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長女威武,謀亂君心 > 第553章 我會,繼續守下去

長女威武,謀亂君心 第553章 我會,繼續守下去

作者:九歌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10-20 21:35:29

第553章我會,繼續守下去

外頭的家仆催的急,我隻得換了衣服,隨同宮裡的太監往皇宮而去。

這鄯朱那也真是……他自己登基,自己高興就行了!還非得召我來恭賀他不成?

等我擠過了人群,終於到達皇宮的時候,登基大典已經禮畢了。

黃袍加身的鄯朱那,在偏殿之中召見了我。

我正欲屈膝行叩拜大禮,他慌忙叫左右人攙住我,“嬸母不可!”他擺手道,“請嬸母來,乃是有事要告訴嬸母知道,在您臨走之前,好叫您放心。”

我還以為我要走的事情,做的隱秘呢……如今看來,人儘皆知啊?

我抬眼看著他。

黃袍加身的鄯朱那,看起來,倒比以往更顯持重老成。到並未有欣喜到難以自持之意……也許死過一遭的人,真的看淡了世間種種吧?

我這麼揣度著,他忽覺左右展開了一幅碩大的畫卷。

一股磅礴的氣勢自那畫捲上,撲麵而來。

我上前看著那畫,細膩的筆觸,鮮亮的色彩,逼真得勾勒……如同叫人身臨其境,能感受到哪裡的莊嚴肅穆,靜謐沉重卻並不荒涼……

“這是……”我皺起眉頭,“公主陵?”

“是宮中畫師,特地去公主陵,身臨其境所描繪的,主陵已經塑成,周遭還有一些輔助的建築尚未完工……不過不急,慢慢來。”鄯朱那說著揮了揮手,叫宮人收起畫卷,一個個都垂頭退了出去。

我抬眼狐疑看他,他這樣,是要單獨與我說什麼私密的話嗎?

果然,待大殿裡隻剩我們兩人時,他忽然朝我拱手。

一身黃袍的人朝我拱手……嚇得我忙躲去一旁,“折煞我了!”

他起身嚴肅道,“那不敢忘記曾經答應嬸母的事情。”

我愣了一下,不明白他說的是哪件?

“從此以後,再冇有鄯朱那這個人了……他與樓蘭一起,永遠的消失在曆史的長河裡了!”他挺直身子,望著殿門之外,望著朗朗乾坤,“吾從此以後,就是魏國百姓的君。”

一股難以言喻的激昂之情,滌盪在我的胸腔……叫我眼眶濕熱,心頭卻滿滿噹噹。

“我相信,他們的君,不會叫他們失望的。”我說著,鄭重的福身行禮。

這次,他坦然的受了,冇再躲避。

“民婦告退,盼聖上珍重。”我頓了頓,“從今以後,也冇有樓府,冇有樓相,冇有丞相夫人了……”

他幾不可聞的歎息一聲,“珍重。”

我退到殿門邊,他卻有忽而喚住我,“今日就要走嗎?”

“已經道彆了,這便走了。”我微笑說。

他卻皺了皺眉,“還有個人……你臨走之前,不見見?”

我起初以為他說的是阿嵐公主,便笑著說,“我進宮之前已經遣人給阿嵐公主送了信,待她見信,就算道彆了。”

卻見他聞言冇有點頭,隻是緊皺著眉頭。我當即明白,他說的人,並非阿嵐公主……而是另有其人。

我未曾再猶豫,忙躬身退出殿外。

待我回到府上時,果然見師父已經收起了棋盤,下完了他那最後一局。

他不用幫忙,一手抱著朝兒,還騰出另一手把我扶上了馬車。

天色已經有些晚了,這季節天也冷了……風裡都有股蕭瑟清寒的味道了。

可馬車裡一家人相依相偎,卻是暖和又溫馨,晃晃盪蕩行路,也不覺無趣。

臨出城門的時候,駕車的驚鴻敲著車門子說,“聖上和阿嵐公主,都在城牆頭上目送呢。”

我掀開車窗簾子,半身探出車窗,果然在城牆頭上看到那金燦燦的身影,以及立在他身邊的阿嵐公主。

距離太遠了,我瞧不見他們的神情,不知他們會不會為分彆而悵然,不知阿嵐公主會不會黯然落淚……不過想來他們是連生死離彆都經曆過的人了,再經曆這樣的分彆,便是傷感,也能泰然處之吧?

我的目光在城牆頭上掃了一圈,兀自笑了笑,坐回了車裡。

驚鴻這話癆,竟不放過我,“咦,奇怪了,怎麼冇瞧見襄陽王呢?哦,對了,人家如今不是襄陽王了。聖上登基,他的瘋病也好了,被封了大將軍王呢!莫不是大將軍王已經把有些人忘了?”

我翻了個白眼……有時候真後悔治好了他的啞病!若他還啞巴著,哪能說出這麼討人嫌的話來!

“有些人,有些關係,不告而彆就是最好的告彆!”為了堵他的嘴,我語氣重重的說道。

驚鴻嗬的笑了一聲,自得的哼著小曲兒,“駕……咦兒喲,咦兒喲!”

他這秉性,師父往日怎麼忍受的?我兀自搖頭笑了笑,抱起朝兒,與師父一起逗弄著。

馬車均速行進,卻猛然聽到後頭有急急的馬蹄聲而來,踢踢踏踏,像是踏在了人的心頭上。

“駕……”驚鴻往後看了看,不知發現了什麼,咦兒喲也不唱了,打馬狂奔。

若不拖著車廂還好,如今馬跑得快,車廂裡就顛簸的厲害。

朝兒被晃盪的一臉懵,無措的看著他爹。

師父低喝一聲,“驚鴻,停車。”

“大人!”驚鴻不滿嘟囔,卻並不違抗,他老老實實勒停了馬。

馬兒噴著響鼻,任憑後頭那急促的“踢踏”聲追上前來。

“大將軍王,這是要往哪兒去啊?”驚鴻陰陽怪氣的問著,跳下了馬車。

隔著厚重的馬車門子,隔著車廂壁,我都感覺到了他滿滿的敵意。

聽得外頭有翻身,下馬的聲音,還冇等我掀開車窗簾子,就聽驚鴻低喝一聲,“休要近前來……”繼而,就與人謔謔生風的動了手。

師父將朝兒從我懷中接過,垂眸看著他笑,意味深長的說,“年輕氣盛,這有什麼好爭的,你阿孃還能跑了不成?”

朝兒的十分配合的嘿嘿一笑,在他懷中,咿呀作聲。

倒是叫我麵紅耳赤,萬分不好意思,掀起車簾喊驚鴻,“驚鴻你動的什麼手!快回來!”

一身甲冑,微微偏西的陽光,把他的甲冑上塗抹了一層金燦燦的光,叫人目眩。

而他的動作,更是比先前受傷,昏迷,又發瘋以前,精進了許多,叫人眼花繚亂。

不知是我的聲音打亂了驚鴻的節奏,還是他本就不敵元奚。

他被一腳逼退,撞在馬車車廂上,把馬驚的揚了揚蹄,原地踢踏了好一陣子。

元奚冷冷一哼,“我還未找你算賬呢!你一個男子,竟扮作女裝,在她身邊那麼久……”

他怒沖沖的哼了一聲,這才抬眼朝我看我來。

見我也正看著他,他不由臉麵一僵,邁出的步子都停了一瞬,繼而才大步闊行到車廂近旁,“阿瑜!”

我朝他笑了笑,“恭喜,大將軍王。”

他眉頭皺了皺,欲揚未揚的嘴角,帶著那麼一絲酸酸楚楚的味道。

“日後,保重。”我笑著說,“天下無不散……”

“阿瑜,一場瘋癲,一場癡狂,叫我明白了很多……”他打斷我的話,深吸一口氣,“守候,其實無需高聲,無需弄得人儘皆知。他……默默無聲的守了你兩世,是我不及。”

他目光略有些黯淡,眼眸微垂,但片刻之後,就倏而抬起頭來,眼目熾熱有光的看著我。

“但日後……總會輪到我!我慶幸自己身強體健,慶幸自己還年輕!”他聲音都帶著微微的顫音,眼目裡的光也蒙上了一層淡淡水汽,“我聽薛駙馬說,他已經垂垂老矣,嗬,我能等!等到……”

元奚話未說完,馬車卻猛地一動。

車視窗頓時多了一個腦袋出來,師父他把我擠到一邊,大半身子探出車窗,“誰?垂垂老矣,是說我嗎?”

元奚頓時一口氣憋在胸腔,臉麵漲紅。

師父麵如白玉,神采奕奕,以往深沉的臉麵之上,如今還多了幾許孩子般的頑皮之氣。一雙碧色的眸子如波光瀲灩的湖麵,哪有半分的老氣?

“哼!”元奚氣結,“雖你臉麵未老,不過心智已經開始退化!開始健忘!但我卻會記得一切!”

師父嗬嗬一笑,又坐回馬車裡,幽幽說道,“健忘是好事呀,是天道的恩賜呢……”

元奚怔了怔,糾結的眉宇表明他並不認同。

但他也不就此糾纏,甩了甩頭,又衝我道,“等他不能再守著你,我會……繼續守下去!記住!我會一直等著!”

說完,他忽而靠近馬車,長臂猛地伸進馬車裡,猝不及防的攬住我的脖子,單臂緊緊抱了我一下。

“你……”等驚鴻衝過來,朝他發怒之前。

他卻已經放開我,飛速的退了兩步,“記住……”他又說了一聲,翻身上馬,打馬回城。

馬蹄濺起一溜煙塵,又把煙塵踏在腳下……

與煙塵一起被踏去的,還有他再也忍不住、抬手抹去的淚,以及奔流而去的過往……

彆了,元奚。

彆了,平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