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巢之下 > 第六章老家

巢之下 第六章老家

作者:火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24 22:46:43

母親回鄉已有一週。自打從巢城回來後,母親便張羅著把那兩床被絮給裝訂了。絮是已經彈好的,外層用紗線網包裹著,隻需在外麵裝訂上白色的棉被麵,送到鎮上老街口張麗芳的鋪子加工。張麗芳雖是個女子,卻是個行當的老手,和母親也是熟人,不多會的工夫便縫訂的齊整了。母親就手在鋪子裡買了兩床被套,讓她套好了,拉好了拉鏈,裝到了透明的收納袋裡,擠出袋裡的空氣,用繩子繫緊了袋口。張麗芳幫襯著衛靈的母親,將兩個密封的塑料袋套入了帶來的蛇皮袋中,用力的往下壓了,再用繩子紮緊了袋口,垛到了門口。母親從口袋中掏出一個繫繩收口的藍色繡花的布荷包,捏住繩上的扣珠往外鬆開繩口,用手指撐開包口,挑出幾張紙幣遞給了張麗芳。她是個實在人,接過錢,道了句:「收錢嘞!」母親連忙的回道:「啊……,做生意嘛!」張麗芳笑著問道:「可是準備過冬的時候用啊!」

「給我兒子帶兩床被子去。「母親說著。

「給伢結婚用的吧?」

「啊……,給他自己用,一個人在市裡頭,也沒時間自己照顧自己。」母親搖了下頭。

「你家伢也不小了吧?」張麗芳繼續問著。

「二十好幾咯!「

「也不小了,該講了,可談了呢?」

「還沒哦,他還不懂事哦!」

「不一定唉,有可能沒跟你講。」張麗芳點了下頭,說的很是肯定,「我家二子不也是的嗎,家裡頭人都還不曉得,把人帶回來了,才曉得的。」她睜著一雙眼,抿著嘴,脖子往後撇了下,接著說:「現在伢們跟我們那時候不一樣,自己在外頭就談掉了。」母親樂了起來,說道:「到時候等他帶回來,帶回來哪個是哪個。」藏不住的喜悅洋溢在瘦黃的臉上。

「不是的嘛,現在伢們都有主見的很,我們還煩不上他們的神。」張麗芳停頓了一下,又接著說道:「現在伢們結婚都要給他搞一套房子哎!」她又點了下頭,說的更加肯定了,「你沒房子,小丫頭們不跟你。」母親眼皮垂了下來,搓了下手,問道:「你二子在哪買的房子?」「在巢城瑤州區那邊。」張麗芳轉了下脖子,臉朝著門外,對著北麵,又把臉轉了回來,對著衛靈的母親繼續說道:「哪是他買的啊,不都是我們幫他買的嘛。現在一套房子一講都將近百把萬,他哪負擔的起呢。」衛靈的母親愣了下神,又迅速的將神情拉了回來,說道:「你家買了多少錢。」「九十幾平米,買了六十多萬。」張麗芳又點了下頭,臉上多出了一絲負擔的神情,像是剛了了一件心頭事,又添了另一件。「就為了這個二伢子,家裡頭還欠著銀行幾十萬的債。」她又點了點頭,嘴角癟的更加嚴重了,接著又對著衛靈的母親說道:「這就光房子,其他東西都還不算,你想想看,現在一個男伢子結個婚,要花好些錢喔!」她像是嘆氣一樣,拖長了最後一個音節。衛靈的母親寬慰著她,說道:「現在男伢子負擔是重,都講養兒不如養女;不過一生也就這一次,受兒累,過去了也就好著。」接著又說到了自己的兒子,「我家這個現在還不知道怎樣,後麵要是談到了,不也是要拿錢等在那候著。」同樣的朝著北麵看著,又說道:「現在這個社會是這樣,家家都一樣,叫人也沒辦法。」張麗芳嘆了口氣,接了一句:「是啊,現在這個社會叫人沒法子,它要你怎樣你還就得怎樣,你自己想換個方子,還就換不了,隻能隨著它。」衛靈的母親也跟著嘆了口氣,兩人似乎也沒其他可說的了,於是衛靈的母親朝張麗芳說了句:「你在這忙,我先回去了,下回來再講。」拎起胖大的蛇皮口袋往肩膀上扛,張麗芳幫著往上託了一把,口袋上了後背後,衛靈母親一手抓緊了袋口,一手反到背後托著底,弓著腰走了出去。沒承想,恰是這一次的談話,讓衛靈母親的內心產生了一道之前不曾有的念頭。

衛靈母親回到家中,解開外層的蛇皮口袋褪了下去,將照著塑料袋的被子放到臥室內的木箱子裡,等再上城裡的時候,帶給自己的兒子。然後朝著臥室裡的五鬥櫃走去,用隨身掛在腰上的鑰匙開啟了最上麵的那層抽屜,翻出了那本比命還重要的綠色存摺,開啟後,貼近了眼,仔細的瞅著,然後輕輕的、慢慢的合上,把原先拿掉的手帕又重新包裹上,小心翼翼的放回抽屜的最裡麵,推合上抽屜,扭了圈鑰匙,再次將其鎖好。

當一個母親衛護自己子女的時候,沒有任何一種力量可以衝破。

衛靈剛畢業的時候,母親因一場大病,不得不放棄了自己曾經經營的小生意。這幾年也隻是斷斷續續的為開在臨鎮——樂長鎮上的一家玩具廠縫製布藝玩具,打的是散工,收入十分有限。父親從鄉中退休後,便一直閑在家裡,老兩口的生活基本靠著學校的退休工資,保他們的生活尚不成問題,想要有多少結餘卻是奢求過望。正是鑒於這樣的情況,衛靈的母親迅速的做出了一項決定——生意得重新開起來。

玩具廠裡又有一批貨要急出,這讓原本閑著的她又有了活計,裝訂好被子的第二天,衛靈的母親便到了廠裡。玩具廠不大,有一間單層的廠房,這間廠房裡擺著縫紉的工位,還有裝填的工區和堆料的地方。縫紉的工位上裝著縫紉機器,用以將裁剪成型的布料片進行車縫,縫成一個個布偶玩具的外套,修剪好後,留個開口,交給裝填的往口裡填充絲綿。衛靈的母親年輕時是個裁剪縫紉的好手,然而隨著歲月的老去,手腳已不似以前靈活,最要命的是眼力的下降,使得她再長時間盯著某一塊區域後,會產生明顯的視線模糊,更有時會形成重影,這讓她的效率大幅的下降。如今的廠裡,像衛靈母親這樣的縫紉工已多是三十來歲的年輕女紅,似她這般歲數的已寥寥無幾,好在做的是按件數計算的零工,虛弱的身形尚能承受。當然這家臨鎮的廠子也不是每天都有單子,要節省人力的開支,招零時工對廠裡的老闆來說是最合適不過了。薪水是按件數算的,工作的時間便沒有個固定的時長,做得越多掙到的也自然多些,玩具按照種類和大小件分成幾檔不同的報酬標準。活少的時候女紅門便裝填、釘扣、套圈的事情都一發自己做了;要是單子的件數大、時間緊的話,又會請兩個專門裝填、套圈的老媽子幫襯著做活。

這一批的貨量算是廠裡接到的比較大的,要做一匹毛絨的布馬,似乎是為來年的馬年預售的手藝品。廠裡的女紅都為了能多掙幾兩,而自發的加班,年輕的、手眼快的自然做的多些,衛靈的母親為了多計點件,便起的更加早些,回來的也更晚了。每做完一天都有個記賬的清點數量,到時好按照賬本上的件數核對工資。連著一個多禮拜,衛靈的母親都隻來回在廠裡和家中,不曾抽的絲毫的空閑。然而忙過這一段,又不知道要隔多久,才能接到下一次的活計。衛靈的母親想過去其他的廠子裡做份長期的女紅活計,然而現實的情況卻是,那些個招工的廠子看到她的年齡後,不謀而合的都選擇了拒絕。

這一天依然是深秋的晴天,衛靈的母親同樣早早的起來,搭著農班車從臨河鎮到了樂長。衛靈小的時候,跟著父母進巢城的時候,便是坐的農班車,這種交通方式在巢城的農村延續了二三十年,是那個時候買不起汽車的家庭進城的最經濟實惠的交通形式。看守廠門的是一個姓劉的老頭,比衛靈母親還要大上一截,是樂長鎮的五保戶,上了歲數,別的事情乾不動,也沒這能力幹了,隻好幫人家看看廠子,算是做著一份事頭,也打磨著晚年的時光。劉老頭經常夜裡就住在廠裡,好方便早晚的開門鎖門,鎮上給他的老房子翻修了,自己卻不長呆在那。一大早的,老頭便把門開啟了,廠裡幹活的也都陸續的到了,衛靈的母親和孔集村的汪雲霞總是來得最早,衛靈的母親管她叫「小汪」,雖說是小些,也四十好幾了。打年輕的時候嫁到孔集來,便一直待在這裡。家裡的孩子也上了中學了,想著明年考高中給送到縣城裡去。在巢城,甚至整個徽省這兒,不單是她們家這麼想的,各家都想方設法的把自家孩子送縣城裡或是市裡念去,總想讓自家的孩子通過教育找個好的出路,這也是本省的人之所以稱徽省為教育大省的緣故;然而走這條路的人多了之後,也讓路上的人負擔重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