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赤心巡天 > 第八十七章 真耶?假耶?

赤心巡天 第八十七章 真耶?假耶?

作者:情何以甚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7-01 12:45:59

薑望與許希名雖是各自為戰,但都下意識地保持著一定的距離,以便隨時可以支援彼此。畢竟洞真層次的惡觀,這裡也並不鮮見。

甚至於他們的戰鬥範圍,始終沒有越過薑望最早的站位,就這樣一隻隻圈過神臨層次的惡觀來殺。

遠處四位當世真君殺得禍水翻湧,這邊薑望和許希名也是始終未曾停劍,保持著幾乎同頻的三息滅殺一頭惡觀的速度。

但在此刻,薑望已然放開了感知,卻哪裡有許希名的身影?

遠處幾位真君的威勢仍然清晰可知。

可身周空空,並無旁人。

許希名去了哪裡?

甚至於……

許希名真的存在嗎?

因為此刻目識無所見,耳識無所察,心識無所感。

當能夠感知的一切都不存在,那個人還存在嗎?

雖然之前與許希名有過對話,也見識了許希名斬殺惡觀的過程,但是那些對話、那些畫麵,是真實的嗎?

薑望脊生涼意!

尤其是看到水下這個滿眼好奇的白胖男孩,更是一下子把心臟提到了嗓子眼!

明明上一刻,他還在和白雲童子溝通惡觀的事情,水下這個竟是什麼東西?

他幾乎立刻便做出反應,先以劍氣回護自身。而後沉下心神,洞察五府海。並未發現什麼入侵的痕跡,也終是在雲霄閣殿中,看到了呼呼大睡的白雲童子。

這小胖子不知何時給自己做了一張綿雲小床,就那麼大模大樣地擺在大殿中央。兩側還有木馬、鞦韆之類的玩意。

此刻他裹著小被子,肥臉紅彤彤。還打著鼾,雖然鼾聲很小。

薑望鬆了一口氣,這個小胖仙童雖然沒啥大用,但好歹也是一起相處這麼久了,總歸是有些感情在。

正要提劍殺進水下,斬了那不知什麼惡觀偽裝的冒牌貨。綿雲床上的白雲小童,一張胖臉忽然變成了烏青之色,整個軀體瞬間僵硬,氣息全無,毫無預兆地成了一具屍體!

李代桃僵?還是直接被抹殺了?

與此同時,禍水下的白胖男孩一下子鑽出水麵,哇哇哭著,濕漉漉地向薑望撲來:「仙主老爺!嚇死小童了,哇哇哇……」

真耶?假耶?

薑望來不及多想。

五府海上空,一座赤金色的府邸轟隆隆撞將出來,迅速靠近了雲頂仙宮!

不朽之光瞬間傾落,遍照仙宮建築群。

如清水洗滌臟汙。

淡淡的陰翳被抹去了。

綿雲床上的白雲小童一下子睜開了眼睛,提起白雲小劍,小眼睛警惕地亂轉:「何方鼠輩,敢惹本仙童?護駕!」

兩尊正在叮叮噹噹幹活的仙宮力士,頃刻拔身而起,一前一後落進雲霄閣內,拱衛他的左右,很是忠心耿耿。

再看他的臉色,已是紅潤非常,哪裡有烏青?

並非是在仙宮之中被悄無聲息地解決或替換了,而是一種感官上的誤導。

此刻五府海內已然清凈。

身外那濕漉漉撲來的白胖男孩,也受阻於赤金光芒之外。

但他卻突然露出邪異的笑容,張嘴便是一口!

將赤金光芒咬下了一大塊!

這一下造成了連鎖的反應。

薑望的乾陽赤瞳幾乎是立刻便崩潰,眼角滴落血痕!

五府海內那燦爛的赤金色府邸,也一下子黯淡了下來。

胸腹之間,五輪熾光同時亮起,在危急時刻,他開啟了天府之軀,以五神通之光回護自身。

這是自他摘下赤心神通以來,第一次於此神通上受到重挫,誰能想到,神通之光竟也能被吞下?

「咯咯咯咯~」

白胖男孩似乎嚼吃得很是滿意,開心地笑了起來。絲毫不在意薑望所展露的威勢,在空中邁開小短腿,往薑望的懷裡飛撲。

「仙主老爺,抱~」

「直娘賊!」雲霄閣內的白雲童子,提著白雲小劍,氣得哇哇亂叫:「誰是你老爺?你個臭不要臉的鬼娃!」

白胖男孩竟能聽得到五府海內的聲音,往薑望的胸腹之間看了一眼。

五神通之光亦不能阻住這個眼神!

整個雲頂仙宮建築群,驟然放出清光。

卻瞬間被無形的力量壓滅!

白雲童子當場摔了個大馬趴,劍也不提了,把腦袋埋進小被子裡,縮著再不露頭。

至於兩尊拱衛左右的仙宮力士,壓根還沒反應過來。

而於身外,麵對濕漉漉撲來的白胖男孩,薑望並不敢留手,橫拉一劍,直接斬出有了斷因果意味的一線天。

那白胖男孩卻是伸出了胖乎乎的小手,竟然把天地間的這「一線」,抓在了手中!

抓虛為實,擬想成形。

然後像吃油條一樣,一口一口地咬掉了!

這到底是什麼層次的恐怖存在?

饒是薑望絕無放棄的意誌,也一時找不到應對的可能,隻能先在原地留下了一方火界,縱身疾退。

試圖以三昧真火,增加一些對這恐怖存在的瞭解,再徐圖應對之法。

卻隻見這白胖男孩伸手一捏,便將這方火界捏成了一個赤紅色的彈丸,如吃糖丸一般,丟進了嘴裡!

嘻嘻笑著,小短腿一邁,便已然貼近了薑望!

薑望的寒毛直接炸開,一點劍意自已經熄滅了赤光的眸中亮起,渾身劍氣勃發!

便在此刻,一根茅草忽然出現,落在這白胖男孩的腦門上。

刷!

白胖男孩直接裂開,然後所有的一切肢體,都消失無蹤。

包括他的笑聲,他所吞食的那些力量。

茅草落在一隻修長的手中,司玉安出現在身前。

下方一大塊水域已是清澈極了,而矩地宮真傳許希名,也回到了視覺聽覺中,仍揮動著那柄六尺長劍,在一絲不苟地斬殺惡觀。

對於薑望剛才所發生的一切,他似乎無知無覺。

不管怎麼說,許希名是真實存在的,這讓薑望好歹放鬆了一些。

他對著司玉安躬身禮道:「多謝司閣主援手!」

「畢竟是本座帶你過來禍水,你若死了,本座豈不是黃泥巴掉褲襠?」司玉安擺了擺手,淡笑道:「我也怕劍閣撐不過三個月啊。」

薑望發現自己之前在劍閣說過的那些話,這位衍道真君真是一個字都沒有忘記。

這會也隻能慚聲道:「晚輩自不量力來禍水,實在慚愧。」

「這不是你的問題。」見薑望的確有些低落,司玉安嚴肅了些:「在你麵前說出祂的名字,的確是霍宗主的疏失。有些存在,知其名,勿誦其名。甚至於,在這禍水,勿想其名。」

按照這話的意思……剛剛那個白胖男孩,竟然是……

薑望趕緊掐滅了念頭,遵從司玉安的警示,讓自己不去想那個名字。

司玉安又道:「但剛才的表現不太像菩提惡祖……你還知道別的名字?」

薑望有些遲疑。

司玉安淡淡地道:「我在旁邊,放心說。」

薑望於是道:「混元邪仙。」

「大齊武安侯是不一樣,知識淵博。嗬嗬……」司玉安看了薑望一眼,斜提草劍,一步又已遠。

亦不再說菩提惡祖,亦不再說混元邪仙。

隻留下一道聲音——「慎思!」

以及此聲之下,握緊了長相思的薑望。

其名不可誦,其名亦不可想,此是何等存在?

神臨層次的他,根本無法揣度那種力量。

倒是司玉安說,不該讓他聽到菩提惡祖的名字,似乎是在暗示什麼。

霍士及為何會有這樣的疏失呢?有意還是無意?

青雲印記一閃而逝,薑望任憑心中想法亂轉,本軀已連人帶劍,又撞近一頭犀身骨翅的惡觀身前。以劍橫攔骨翅的同時,也按出了三昧真火,附著其身。

他沒有忘記自己來禍水是幹什麼的。

雖心有餘悸,而長劍不收,鬥誌未滅。

「咦。」許希名彷彿這時候才注意到薑望的戰鬥,有些驚訝:「你這三昧真火自有真意,與別處不同。」

薑望將惡觀攔在劍圍之外,持續以真火燒灼,隨口道:「讓許兄見笑了。不知前輩高人是如何運用此火,我也隻是用自己的方式慢慢摸索。」

「人為神通之本,神通是修者之用。你已經有自己的路,倒是不必在意什麼前輩高人。」許希名長得不怎麼樣,口氣卻是很大,順暢地斬滅了身前惡觀,忽然笑了笑:「剛才我以為你會掉頭離開。」

「為什麼這麼說?」薑望問。

許希名沒有去招惹下一頭惡觀,而是停下了身形,立在空中,眼睛望著惡觀群,一時間有些唏噓:「我第一次來禍水的時候……大概是十三年前?」

「也是恩師帶我來此,也是懷揣熱血,要降服禍水,護衛人族邊疆。」

「但真正到了這裡,真正與惡觀接觸之後,我感到茫然,感到無措。」

「在外麵我是矩地宮真傳,是師弟師妹們崇敬的物件。維護秩序,護佑一方。我的名字亮出來,就足以嚇退許多惡徒。可是在這裡,有太多危險我無法應對,甚至很多時候,我都不知道危險從何而來。」

「殺一兩頭神臨層次的惡觀,不過爾爾。如神之力隻是這些惡觀裡的基礎存在。」

「我絕不願成為誰的累贅,更不肯在幾位當世真君的回護下,蹭個什麼鎮降禍水的功勞。我心生退意,不知道自己在這裡能做什麼。」

「所以我在那個時候離開了。」許希名的表情,有些苦澀:「人是很難麵對自己的無力的。」

他看著薑望:「所以相對於你的三昧真火,我其實更好奇……你怎麼還能這麼鬥誌堅定地廝殺?」

薑望隨手轉過劍光,再圈住一頭惡觀,也再一次以三昧真火沾染其身。

此刻一人獨鬥兩頭赤焰熊熊的惡觀,依然非常輕鬆。

「我也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他很平靜地回答道:「也許隻是因為,我已經很多次地麵對過自己的無力。」

許希名的眼神裡,有一些同情了:「很痛苦吧?」

薑望隻道:「的確有一些事情我無能為力,有一些人我不可戰勝。但是怎麼辦呢?這是我選擇的路,我又不能停下。」

他說到這裡。

抽身回劍,左手隻是一握——

兩團三昧真火驟然蓬起,被三昧真火覆蓋的兩頭惡觀就此煙消雲散!

真火燒灼這麼久,已經「了其三昧」。

「如若前方已是窮途呢?」許希名問。

薑望圈住下一頭惡觀,仍是不緊不慢地找機會附上三昧真火,隨口道:「就像許兄你先前說的那樣,能為一寸,就為一寸之功,能爭一尺,就行一尺之勇。不然許兄你怎麼會再至禍水?」

相較於那幾位衍道境的存在,他們兩個對惡觀的整體傷害當然是杯水車薪,更別說他們還選擇如此「養生」的戰鬥方式。

但所謂貢獻,本該如此,有多大的力,使多大的勁。

血河宗內府境層次的修士,都還會進禍水清潔水域呢,他們是一滴水一滴水的清潔。如此效率,對禍水幾乎不能夠造成影響,可那也是一片赤誠之心。

一個人一息一滴水,十人呢,千人呢?

百年呢?千年呢?

正是百年、千年、萬年,無數年來,無數修士前仆後繼的付出,才將禍水始終隔絕在此,使之未能侵入人間。

許希名大笑起來,亦是再次撲出,與惡觀殺到一處:「薑兄說得是!」

薑望一邊滅殺惡觀,一邊慢條斯理為三昧真火補充知見,又很是隨意地問道:「對了,向許兄打聽個人。」

「誰?」

「我的一個朋友。前些日子去了三刑宮進修,名叫林有邪的便是。不知許兄有沒有印象?」

「不曾聽說過此人。」

她說不去刑人宮,看來也不在矩地宮,難道是進了規天宮?薑望隨念想著,並未影響戰鬥。規天宮可是一個好去處,由當世法家第一人所執掌,威不可測。

許希名又道:「不過既然是薑兄的朋友。在三刑宮還能讓人欺負了去?回頭我自會照應。」

薑望遲疑了一下,道:「如此我便先謝過了。但還請許兄不要提我的名字,也不要做得太明顯。我這個朋友,外表寡言沉悶,本心其實清傲。」

「知曉,知曉!」許希名大聲道:「我最懂得照顧人心情!」

他的聲音,好像是有些太高了。

或者更準確地說,是被某種規則影響,不自覺地倏然拔高。

許希名自己似無知覺。

但薑望敏銳地感知到,此方禍水世界裡,聲紋在一瞬間發生了變化,懾服於一種全新的規則。

「嗚嗚嗚嗚……」

忽然響起了淒厲的哭聲。

不知從何而起,因何而生。

響在耳邊,如鳴心底。

遍傳禍水,掀起狂瀾!

又發生了什麼變故?

無根世界的確處處危險……

薑望心中陡然生出一種巨大的驚悸,謹慎地沒有以聲聞仙態去溯源,反是第一時間擺出防禦姿態,同時封閉了耳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