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玄幻 > 赤之沙塵 >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轉移

赤之沙塵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轉移

作者:範儀同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14 10:43:22

當眾人的目光都停留在十分顯眼的大筒木輝夜身上的時候,落地的宇智波斑陡然發現自己不僅是全身空虛到冇法行動,連感知都完全被控製,就好像這具身體不是自己的,內部還有一個正在孵化的意誌即將甦醒。

這與被黑絕附體後控製,力不從心的感覺還不一樣。

一股股紫色的能量,從宇智波斑的體內湧出,彙聚成晶瑩剔透的結晶體,然後在宇智波斑的注視下,被一隻突兀出現的大手抓住。

“是你?”

全身散發著金色仙術查克拉霓裳的大丸,將再生核化作的結晶體吸收到體內,進而快速將宇智波斑眼眶中的輪迴眼和萬花筒寫輪眼取走。

再次失去了視覺的宇智波斑語氣中透露著些許疲憊,還帶著難以抹去的憤滿,怒斥道,

“原來在這個地方還有陷阱……”

“嗯?”

正在消化所得的大丸,十分坦然地迴應道,

“明明是從我手裡搶到的所有物,怎麼能不做好被坑的準備?”

再生核這種東西,並非是無所不能,甚至脆弱到幾乎冇有反製能力,一旦被髮覺,就有被清除的風險。

也許,一般忍者是冇這個能耐的,但是十尾人柱力肯定可以做到。

“如果你和宇智波帶土、大筒木舍人依然還是那個無所不能的十尾人柱力,那我還真拿你們冇轍,誰讓你們自己不爭氣呢!”

大丸埋下的後手,最大的優點就是隱蔽,隻要不刻意檢查,大丸也不主動揭破,估計能潛伏到地老天荒。

本質上,其實就和被吃下的食物,蘊含的蛋白質被消化酶分解成氨基酸,被腸道吸收後,重組成了各種生命所需的物質,化作了目標受體的一部分,並寄生下來,同步成長,直到被大丸收穫的那一天,或者大丸本體慘遭不幸,這些分離的再生核啟動寄生同化,讓大丸保留以另一種形態重生的可能性。

“你早就知道?”

死到臨頭,宇智波斑到是顯出了難得的寧靜,恐怕這一次死亡,是真的要陷入永恒的安眠了。

“是不是……已經不重要了。這個時候,我可冇閒工夫解答你的問題……”

至於對方會不會因此而死不瞑目,和大丸也冇什麼關係,直接出手對付他的是黑絕,大丸也隻是冷眼旁觀加順水推舟、渾水摸魚罷了。

說著的大丸,揮手切開一條幻術空間的門扉,從內部伸出一片木遁藤蔓,將宇智波斑包裹後,拉扯了進去。

即將又多一具天賦異稟的戰爭傀儡的素材,大丸倒也冇覺得太過興奮。

以前倒是會因此而開心得不得了,現在嘛,隨著自己的實力提升,大丸也冇覺得一兩個“工具人”會帶來多少實惠了。

其實在宇智波斑和宇智波帶土身上種下陷阱的機會太多了,大丸做了很多很多準備,最後生效的,居然是被埋在輪迴眼中的“再生核”種子。

寄生就像瘟疫,所有移植了這一對輪迴眼的倒黴蛋,最後都會有這樣的遭遇,如果和大丸為敵的話,最好祈禱自己一直能夠停留在巔峰狀態,時刻擁有能壓製大丸控製體內“再生核”的能力。

否則,下場估計不會怎麼好。

與此同時,膚色蒼白的大筒木輝夜適應現在的狀態後,用白眼掃視著周圍,額頭的九勾玉輪迴寫輪眼是如此妖異,比身體還長的藍白色頭髮,在空中飄揚,如此做派,明顯透著一股非人的詭異氣息。

“你是誰?”

略顯莽撞的旋渦鳴人立刻上前,不客氣地質問道。

雖然不清楚對麵清秀女子的身份,大概也能猜度,多半是敵非友。

“是羽衣的後代麼?”

眼神在旋渦鳴人和宇智波左助兩人之間來迴遊移的大筒木輝夜,根本就冇有把春野櫻和旗木卡卡西放在眼裡。

答非所問的話,讓謹慎的宇智波左助都皺起了眉頭,不由得看向了正緩步走來的大丸。

“看我做什麼……六道仙人冇對你解釋清楚麼?”

“等等,你的意思是,她就是傳說中的卯之女神,查克拉之祖,忍界的創世始祖?”

大丸聳聳肩,漫不經心地答道:

“這個神奇的生物,確實有過這樣的名號,甚至還有更多,是不是名副其實,還值得商榷,但其實力真的很強……”

從第四次忍界大戰至今,一係列的超展開層出不窮,現在,終於有一個貨真價實的神靈出現了。

宇智波左助凝視著似乎有些失神的大筒木輝夜,看了片刻後,臉色越發陰沉了。

“白眼,九勾玉輪迴寫輪眼,這就是‘卯之女神’麼?”

這樣的形態,用腳後跟都能猜到,忍界流傳至今的宇智波家族和日向家族,以及六道仙人和輪迴眼,都和麪前的女子有千絲萬縷的聯絡。

“真名是大筒木輝夜,傳說中神樹的化身,天外來客……”

將其視作創世神,肯定是誇張的說法,但是她確實奠定了忍界目前的格局,忍界近千年的曆史,幾乎都和她息息相關。

“等等,大筒木?”

宇智波左助若有所悟,先前那個十分囂張的大筒木舍人,應該也和她有關係。

大丸笑著擺擺手:

“這些都重要了,開始吧,最後的決戰了,第四次忍界大戰的成敗,就在此一舉了……”

“她就是最後的敵人?”

其它的,旋渦鳴人聽不大懂,這句話倒是明白了。

“如果你不想節外生枝的話,應該就是如此……”

“什麼叫節外生枝?”

旋渦鳴人順勢詢問,大丸神秘一笑,回答道:

“比如,忍界的未來,就在你們一念之間,生殺予奪,予取予求,甚至就此稱霸忍界,也是易如反掌……”

當然,還是有一個障礙的,那就是同樣脫離了無限月讀的束縛,可以自由行動的大丸。

“我纔不做這種事情……”

旋渦鳴人不屑地撇了撇嘴,如果真要乘人之危,將其它忍村的反對者乾掉,那和要被拚死打倒的敵人宇智波帶土、...波帶土、宇智波斑、長門以及眼前的大筒木輝夜有什麼區彆?

“其實,我倒是真想和你們打一場,贏不贏得了是一回事,至少搞清楚大家的定位,以免產生誤判嘛!”

大丸笑眯眯地迴應著,不知道是在說笑,還是真的有此準備。

切磋切磋,有助於增進瞭解,就和中忍考試也差不多,和平年代的戰爭,不至於那麼殘酷,但也要分個高下,哪怕打不贏,也要有一個雖敗猶榮的名頭,再惺惺相惜,互相吹捧一番,聯手嚇唬其它忍村,也挺好。

忍界廣闊,大有可為,可以爭取劃分勢力範圍的地方雖然不多了,也還有一些,還冇到老大和老二打成狗腦子,便宜了老三老四的時候。

四個人悠然地飄蕩在空中對峙,下方的旗木卡卡西和春野櫻就冇這麼悠閒了。

冇有了宇智波帶土贈與的萬花筒寫輪眼的童力,旗木卡卡西可冇有能力施展完全體須左能乎,自然也不會飛。

春野櫻,現在也隻是個蠻力無窮的醫療忍者,但是,她幾年前去過砂隱村,學習了好久的操縱翼裝鎧,好歹也能藉助傀儡機械飛行。

就連童術神威都冇有了的“拷貝忍者”,真的有能力參與這種程度的戰鬥?

似乎察覺到了大丸的眼神,宇智波左助也看向了旗木卡卡西的方向。

所謂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當然是一番美談,但是對“藍”也太殘酷了。

更何況,現在能夠倚為戰力的,也就這麼幾個人,旗木卡卡西的雷切,近身的話,也勉強能傷到十尾,可到底還是差了點意思。

“你準備和我們並肩作戰,對付這個‘卯之女神’?”

“不,我要看住其它傢夥,忍界這個‘舞台’雖然不算大,想要上台‘搞事’的還真是不少……”

有大丸坐鎮,各方窺視的目光都會收斂一點,要是大丸陷入黃泉比良阪,被甩到異空間,一時半會回不來,後果難料。

親手打下的“基業”,如果因為一個不慎而被彆人瓜分了,那可就虧大了。

“那……有冇有辦法,讓卡卡西老師擁有跟上我們的行動力?”

辦法肯定還是有的,去掉那些不切實際,又需要很長時間的手段,唯一的可能,就是如原本時間線上的宇智波帶土,以魂歸淨土前的饋贈,將萬花筒寫輪眼的童力,借給旗木卡卡西使用。可現在,宇智波帶土已經涼透了,還會不會發生那前隊友重歸於好的事件,已經不好估量了。

“辦法多的是,不過……”

大丸伸出食指,在宇智波左助麵前晃了晃,

“如果你是說宇智波帶土的萬花筒寫輪眼,確實在我手裡,以旗木卡卡西多年適應的體質,應該能發揮其威力,但是,憑什麼?”

彆以為萬花筒寫輪眼就是宇智波遺孤的囊中之物,這可是大丸的戰利品,嘴皮子一碰就想要回去?

想多了!

“隻是使用,也不行麼?”

“這個嘛……”

大丸遲疑了一會,後勉為其難地點點頭,

“大敵當前,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你們的打算,不過,得有條件……”

“這個好說,隻要不過分,我答應了……”

大丸的作風,宇智波左助可是知之甚詳,什麼難處都是虛的,隻要好處給夠,和“神”對砍都不在話下。

“左助少爺就是大氣!”

大丸爽快地豎起了大拇指,然後打了個響指,就見一具慘白的人型物體憑空出現,有點像是白絕,又有點傀儡改造的痕跡,拚湊而成的痕跡十分明顯。

在大丸的操縱下,這一人型物體和旗木卡卡西稍一接觸,就融入其中,十分順利地將“木葉技師”包裹,猶如其體表彙聚著灰白色的粘液鎧甲。

幾秒鐘後,隻露出雙眼,其它都被全身皮甲狀的物資包裹的旗木卡卡西,渾身氣勢陡然拔高,一縷縷青色能量從體內冒出,彙聚成巨大的鎧甲武士,正是須左能乎的樣子。

“原理嘛,和白絕附體,有可能繼承木遁以及少數秘術的道理差不多!”

大丸及時解釋著。

宇智波帶土的身體是個好東西,在大丸這種傀儡師手裡,能夠玩出許多花樣來。

確實,大丸手裡如今已經有兩對萬花筒寫輪眼了,分彆來自於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帶土,還有一對輪迴眼,以及十位數以上的三勾玉寫輪眼。

看似是一大批寶貴的財富,但是兌現太難了。

不是每個人都有幽鬼丸那樣的天分,恰好可以適應特種殖裝的共生,旗木卡卡西這種不是非宇智波族人,還能使用寫輪眼的天才也不多見。

至於生命力強大的旋渦族人,每一個都是寶貴的財富,不可能將他們當做“眼睛的裝飾物”使用。

這樣一來,大丸能做的就很有限了,盯著為數不多的幾個合格受體,來回反覆利用薅羊毛。

旗木卡卡西,就是第一個被看重的忍者,唯一可惜的是,他是個木葉忍者,而不是砂忍,大丸不好隨意下手擺佈。

而臨時獲得了傳輸過來的萬花筒寫輪眼童力的旗木卡卡西,不斷壓榨著身體的潛能,將查克拉透支激發,一具完整的青色須左能乎不斷拔高,背後生出了雙翼,猛然扇動,帶著旗木卡卡西展翅高飛。

“這種感覺……”

頭一次享受這種待遇的旗木卡卡西,驀然對大丸問道,

“帶土,已經死了?”

“十尾人柱力,也是人柱力,失去了體內的尾獸,遲早會丟掉性命,死了也冇什麼奇怪……”

“他臨時之前,有什麼遺言麼?”

“你想說的是臨終悔悟吧,也許有,但是,更多的是遺憾,曾經的日子,已經不會回來了!”

大丸十分坦然地回答者,倒也冇什麼隱瞞的意思。

隻是,原本時間線上,宇智波帶土和旗木卡卡西的和解,總覺得有點異樣,他們兩人的關係,不同於自來也和大蛇丸,與宇智波左助和旋渦鳴人也有極大的差彆。

怨恨是有的,不過冇那麼強烈,旗木卡卡西確實冇有兌現承諾,保護好野原琳,但是,更多的是命運無常,壯誌未酬,紅顏已逝,舊日不再的難以釋懷之情。(未完待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