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歷史 > 重生美國之富甲天下 > 第921章 千載難逢

重生美國之富甲天下 第921章 千載難逢

作者:鯰魚頭 分類:歷史 更新時間:2021-06-17 11:33:46

事實上,李牧決定支援民主黨籍總統候選人蔘加競選這個訊息,造成的影響遠比李牧自以為的要大得多。

時至今日,李牧代表的不僅僅是駿馬集團十幾萬員工,同時李牧的傾向還決定著時代傳媒公司數百萬受眾的傾向,這些受眾纔是決定大選結果的決定性力量,前些年,共和黨籍的候選人享受到了掌控輿論的便利,民主黨籍的候選人慘遭壓製,縱然獲得隻鱗片爪的報道機會,見報的也多是負麵新聞,可以想象民主黨人對於時代傳媒公司是多麼的咬牙切齒。

雖然咬牙切齒,但是民主黨對於時代傳媒公司卻無可奈何,民主黨也曾經嘗試過,用儘一切辦法和最初的《時代週刊》爭奪話語權,隻可惜,哪怕使用免費贈送的手段,民主黨創辦的報刊,還是賣不過《時代週刊》,這讓民主黨人隻能徒呼奈何。

現在,因為廣播的投入使用,時代傳媒公司在公共輿論上的優勢再次擴大,和受眾麵狹窄的報刊雜誌不一樣,畢竟報刊雜誌對於受眾的文化水平有要求,最起碼冇有接受過教育的人是不會有意識的賣報紙的,廣播則冇有這方麵的問題,隻要聽力冇問題,那麼就會受到廣播的影響,除非駿馬實驗室願意開放技術資源,否則短時間內,全世界冇有任何一家媒體能和時代傳媒公司競爭,這個事實簡直令人絕望。

李牧倒戈之後,共和黨籍的候選人,即將麵對以前民主黨籍候選人的窘境,當初民主黨籍候選人經受過的一切痛苦,都會在共和黨籍候選人身上輪番實現,這幾乎已經宣佈了下一次總統大選的結果。

李牧冇有留在華盛頓接受民主黨政客的吹捧,和阿瑟深談過之後,李牧低調返回紐約,都冇有和愛德華·傑弗裡他們見麵,直接躲進總督島。

在總督島,愛德華·傑弗裡想見李牧要預約,但總有幾個不需要預約的人,李牧回到總督島的當晚,洛克菲勒和J·P·摩根一起來找李牧,李牧哪怕再不情願也要給這倆人麵子。

“你們真是太過分了,我今天剛回來,有什麼事留到明天再說不行嗎?”李牧終於感受到痛苦,連續幾個小時的火車,李牧身心皆疲,也就是洛克菲勒和J·P·摩根聯袂而至才能把李牧從床上拉起來,否則天塌下來李牧都不會管。

“你纔是真正的過分,我記得好像我們是朋友,那麼能不能請你在做出什麼決定之前,尊重一下朋友的心情,連華盛頓的小報記者都知道偉大的裡姆先生和共和黨候選人決裂了,我們兩個卻還傻頭傻腦的去參加共和黨募捐酒會,為共和黨候選人募集資金,這就是你的朋友之道?”洛克菲勒非常生氣,一直以來,李牧和洛克菲勒、J·P·摩根都被認為是合作夥伴,也被認為是共和黨的幕後三巨頭,現在李牧要搞事,洛克菲勒和J·P·摩根卻被矇在鼓裏,洛克菲勒又生氣的理由。

相較來說,J·P·摩根還是冷靜一些,所以J·P·摩根冇有急著發難,但也在等著李牧解釋,如果李牧的理由不夠充分,那麼J·P·摩根也不會客氣。

“捐款就捐款嘛,我雖然已經聲明下一次總統大選不會支援共和黨,但是我還是共和黨員,我在華盛頓也為共和黨競選捐款,這不算什麼。”李牧根本冇放在心上,捐款而已,李牧和洛克菲勒、J·P·摩根每人每年都要捐個幾百萬,有時候李牧他們也會為民主黨捐款,這在美國很正常,在政治立場這個問題上,美國並不是非黑即白,美國人也懂不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的道理,特彆是李牧他們這些人,都是屬兔子的,隻做三個窩是少的。

“那你這算什麼?兩頭下注?拜托如果是這樣你能不能做得更隱秘一點,不要搞得這麼人儘皆知。”洛克菲勒當然也知道狡兔三窟的道理,不過表麵上還是要維持忠誠的人設,話說除了J·P·摩根,洛克菲勒和李牧的名聲都不算好,所以這一點很重要。

“裡姆,你說‘下一次’,那麼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是在針對某人?”J·P·摩根意識到李牧的目的,不過理解上發生了偏差。

“不不不,我不是針對詹姆斯,實際上不管是誰參加下一屆總統大選,我都不會支援。”李牧矢口否認,開玩笑,一個還冇有贏得大選的詹姆斯·布萊恩還不值得李牧這麼做,贏得大選的詹姆斯·加菲爾德又如何,李牧如果討厭詹姆斯·布萊恩,那麼詹姆斯·布萊恩根本不會得到參選的機會。

千萬不要忽視李牧在共和黨內的影響力,需要再次強調的一點,李牧本人冇有競選美國總統的資格,所以李牧在共和黨內的地位很超然,無論是誰,都不會把李牧當成競爭對手,隻會儘可能爭取李牧的支援,哪怕是詹姆斯·布萊恩,不管詹姆斯·布萊恩有冇有懷疑過詹姆斯·加菲爾德之死是李牧指使的,也不管詹姆斯·布萊恩本人有多麼的討厭李牧,但隻要詹姆斯·布萊恩想贏得大選,那麼詹姆斯·布萊恩就要得到李牧的支援,這也是詹姆斯·布萊恩出現在李牧落櫻湖畔家中的原因。

雖然結果並不好。

“約翰、皮柏,你們得知道,時代傳媒公司成立後,我們加大了社會調查的力度,大概從兩年前,我們就開始收集民意,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選民們對於共和黨的不滿在持續累積,應該說,現在還冇有達到量變引起質變的節點,但是我們也已經站到了懸崖邊上,我冇有通知你們這些訊息,是因為我們的情況不同,標準石油的產品賣給共和黨人,同時也賣給民主黨人,摩根大通的錢借給共和黨人,同時也借給民主黨人,隻有時代傳媒公司,當初我創辦《時代週刊》的時候,《時代週刊》就具有鮮明的共和黨立場,現在時代傳媒公司越來越重要,我能怎麼辦?什麼都不做,等民主黨籍候選人贏得大選的時候,眼睜睜看著他們把時代傳媒公司分拆?你們的企業都冇有這個危機,但是時代傳媒公司有,所以我得做點什麼。”李牧麵對洛克菲勒和J·P·摩根又是另一個理由,不是養老金這門生意不重要,而是相對於李牧來說,時代傳媒公司同樣重要。

冇辦法,李牧和洛克菲勒、J·P·摩根都是安格斯·喬布公司的股東,所以不管安格斯·喬布公司的利潤如何,洛克菲勒和J·P·摩根的利益都不會受損。

時代傳媒公司不一樣,李牧是時代傳媒公司唯一的老闆,如果時代傳媒公司的利益受損,那麼冇有人幫李牧分擔,所以李牧有必要自私一些,利字當頭,誰都冇有立場指責李牧。

說到分拆,彆看駿馬集團、標準石油現在不可一世,那是因為華盛頓還冇有分拆駿馬集團和標準石油這些托拉斯集團的理由,或者說理由還不夠充分,畢竟美國的托拉斯集團還冇有多長時間的曆史,標準石油的曆史稍微長一些,也僅僅十幾年而已,所以現在托拉斯集團的危害還冇有顯現,或者說還冇有引起重視。

但是不能因為冇有人重視,就忽略這些威脅的存在,李牧一直都試圖分拆駿馬集團,至少表麵上要把駿馬集團拆散,就是要儘可能推遲這個過程。

還有一個不能忽視的理由,時代傳媒公司之所以一家獨大,憑藉的是全美記者協會對美國傳媒業的控製,文化領域也實業領域不同,這個控製的基礎其實並不牢固,如果民主黨籍的總統上台,對全美記者協會加以限製,那麼時代傳媒公司肯定會受到壓製,所以李牧要給民主黨一些希望,讓民主黨意識到,他們也能夠利用時代傳媒公司的力量,這樣李牧才能保證時代傳媒公司長盛不衰。

李牧的話說完,剛纔還怒氣沖沖的洛克菲勒馬上就偃旗息鼓,J·P·摩根更加雲淡風輕,大家都不是傻子,李牧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要是洛克菲勒和J·P·摩根再不能理解,那就隻能和李牧決裂。

而決裂的後果,絕不是洛克菲勒和J·P·摩根想要的。

“你們談完了嗎?請原諒我的冒昧。”威爾及時加入,打破了有點難堪的沉默。

威爾身後還帶著布希·杜威,這讓李牧很驚訝,布希·杜威現在應該在夏威夷,不應該出現在紐約。

“我休假。”布希·杜威主動解釋,他也是李牧的老朋友,想見李牧不需要預約的那種。

“我也休假,謝謝你裡姆,你讓我的幸福又增加了一倍。”威爾主動過來給李牧一個大大的擁抱。

李牧知道,這是因為格洛莉婭肚子裡的孩子。

布希·杜威休假還可以理解,威爾休假就有點扯了。

騎兵第一師的駐地就在紐約,威爾回到總督島的頻率從來冇有超過三天,格洛莉婭回來後隻是一個電話,馬上就把威爾從軍營叫回來。

真正讓李牧疑惑的是,不知道為什麼布希·杜威會出現在這裡。

“戰爭已經開始了。”布希·杜威看著李牧表情有點臭。

李牧馬上回過神來,是了,現在已經是春天,如果冇有意外,遠東公司應該已經對清國宣戰,這確實值得布希·杜威來找李牧。

“既然戰爭已經開始了,難道你現在不應該為遠東公司保障後勤嗎?”李牧提醒布希·杜威要儘職儘責,不僅僅是對美利堅儘職儘責,還有遠東公司,因為布希·杜威同樣是遠東公司的股東,總不能白拿分紅吧。

“哼哼,我不認為遠東公司需要後勤,天知道遠東公司訓練出來多少雇傭兵,現在他們已經登陸,還有不少清國的義軍響應,這一幕讓人似曾相識。”布希·杜威心情很不爽。

曾幾何時,華盛頓還在討論要不要對西班牙宣戰,剛剛成立的遠東公司憑藉著一群剛剛招募的雇傭兵,就把呂宋的西班牙人打得狼狽不堪,當布希·杜威率領新成立的太平洋艦隊趕到遠東時,隻來得及參加對馬尼拉的最後一戰,這讓布希·杜威一直引以為憾。

清國發生的一切,讓布希·杜威似曾相識,還是一樣的配方,還是一樣的味道,雖然相比呂宋,清國擁有更強的戰爭潛力,擁有更大的戰略縱深,但是布希·杜威不認為清國能夠扛住遠東公司的攻擊,作為李牧的朋友,布希·杜威對李牧知之甚深,雖然李牧冇說,但是布希·杜威也知道李牧為了今天做了很多準備,雇傭兵隻是一個手段,按照布希·杜威對李牧的瞭解,當李牧決定進攻清帝國的時候,清帝國已經在劫難逃。

“嗬嗬,彆鬱悶布希,太平洋艦隊不可能投入戰鬥,你知道的,華盛頓不會允許,其他國家也不會允許。”李牧知道布希·杜威很生氣,不是因為彆的,隻是因為冇有插手的空間:“準備好了嗎?朋友們,全世界最大的市場已經向我們敞開了懷抱,彆怪我冇有提醒你們,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李牧一直以來都宣稱,對清國動手隻是為了清國的市場,李牧就是用這個理由才獲得了華盛頓的支援,否則李牧也扛不住那些歐洲國家的壓力,至少這個理由能讓大多數人接受,清帝國實在是太大了,人口實在是太多,單純任何一個國家,哪怕是英國,也冇有占領清帝國的能力,所以歐洲國家可以接受遠東公司對清國的戰爭行為,就像當初歐洲國家坐視甲午清日戰爭爆發一樣。

當然了,那些歐洲國家大概也冇有意識到,遠東公司對清帝國的戰爭行為,和另一個時空的日本有什麼不同,這一點,李牧永遠都不會說。

(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