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科幻 > 重生南非當警察 > 第1918章 渡河

重生南非當警察 第1918章 渡河

作者:鯰魚頭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1-07-22 12:07:38

歐洲人起名字的習慣和東方人截然不同,東方人起名字很多忌諱,不吉利的不能用,長輩用過的不能用,君主用過的也不能用,為了一個名字絞儘腦汁,甚至到了送禮求人幫忙取名字的程度。

歐洲人就比較隨意,父親叫約翰,就乾脆給兒子取名字也叫約翰,最多名字後麵加個“二世”。

好不容易孫子不叫約翰了,重孫子可能又叫約翰,為的是紀念家族裡的某位長輩。

至於用地名作為名字的更常見,胡德明顯就是這樣,就因為胡德出生於哈利法克斯,所以就乾脆叫哈利法克斯。

國聯討論向巴西派出特彆調查團的時候,維多利亞的戰鬥還在繼續。

美軍參戰這個資訊已經得到證實,在戰場遺棄的屍體上,孫猛和雷克斯發現了美軍士兵屍體上的身份銘牌,證據確鑿。

實話實說,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的單兵戰鬥力,比政府軍士兵的戰鬥力並冇有高出多少,不過部隊的裝備,已經官兵的榮譽感明顯好於政府軍。

政府軍作戰的時候,主要還是依靠人海戰術,而且作戰意誌並不頑強,通常進攻部隊在損失達到百分之十左右,士氣就會崩潰。

美軍在戰鬥開始前會進行長時間的炮擊,戰鬥過程中還會使用迫擊炮伴隨部隊參戰。

迫擊炮對於守軍的威脅還是很大的,美國海軍陸戰隊的炮手,明顯比軍政府的炮手更熟練,對守軍的威脅也更大。

美國海軍陸戰隊參戰後,米州軍超過百分之七十的傷亡都來自迫擊炮。

既然美國海軍陸戰隊都已經參戰了,南部非洲聯盟部隊也不會隔岸觀火。

在得到比勒陀利亞的授權後,南部非洲聯盟部隊也決定參戰,不過聯盟部隊參戰要首先渡過聖瑪麗亞河。

入夜,槍聲漸漸停息,不過所有人都不敢大意,戰爭剛剛爆發時,政府軍和米州軍還不敢主動發起夜戰,現在隨著時間推移,夜戰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激烈程度也越來越高。

為了阻止維多利亞守軍從基欽鈉港獲得補給,政府軍的炮艇24小時不停在聖瑪麗亞河巡邏,半島上政府軍的占領區每到夜間也會燃起篝火警戒,南部非洲聯邦政府畢竟還冇有公開參展,很難打破政府軍和美國海軍陸戰隊聯手佈置的封鎖線,偷偷輸送點物資還有可能,大規模增援基本不可能。

其實政府軍裝備的巡邏艇戰鬥力並不高,巴西還是有一定製造能力的,這些政府軍巡邏艇是巴西軍政府製造的,為了節約成本船體使用的都是木材,武器隻有一挺40毫米呯呯炮,以及一挺12.7毫米大口徑機槍,從這一點上,巴西武器裝備也是萬國造。

排水量隻有150噸的巡邏艇,連個大點的漁船都不如,全部艇員加起來一共才17人,美國海軍陸戰隊參戰後,每艘巡邏艇又增加了12名陸軍士兵,每天晚上最少有4艘巡邏艇在聖瑪麗亞河執行巡邏任務。

“不該管的彆管,不該看的彆看,咱們的任務是活下去,至於最終是哪一方贏得勝利,和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1107號巡邏艇艇長保利尼奧總是這樣說,艇長對於他來說就是一份工作而已。

“軍人難道不應該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嗎?”年輕的副官席爾瓦還冇有被現實磨平棱角,不過也免不了對正在進行的內戰感到懷疑。

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野心。

對於很多平凡人來說,他們並不關心到底哪一方勝利,亂世之中能苟且偷生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年輕人相對好一些,或許熱血還冇有冷卻,可是也忍不住對巴西的前途感到迷茫,幾百萬平方公裡的國家,數千萬人口,資源又是這麼豐富,完全具備成為一個強國的所有條件,現實中卻委曲求全,不得不淪為強國附庸,連自己國家的前途都不能決定,這實在是有點悲哀。

“明知必死的任務也一定要執行嗎?想想你的媽媽,她還等著你回去,你是她唯一的希望。”保利尼奧嘴角叼著一支菸冷笑,煙不錯,美國進口貨,菸葉卻是巴西生產的,美國人低價從巴西收購菸葉,運到美國本土加工之後再高價賣到巴西,一來一回賺的錢何止十倍。

連香菸這種東西巴西都無法生產,其他工業產品就更不用說了。

夜晚的聖瑪麗亞河安靜祥和,左岸是燈火通明人聲鼎沸的基欽鈉,右岸是槍聲不斷遍地斷壁殘垣的維多利亞,對比鮮明,讓人心痛。

戰爭爆發前,保利尼奧來過維多利亞,知道當時的維多利亞有多美麗。

現在美麗的維多利亞已經在戰火中付之一炬,戰後還不知道有冇有恢複本來麵貌的機會,想到這裡保利尼奧就充滿遺憾,同時還有莫名的憤慨。

“我真希望我是美國人,或者是南部非洲人——”席爾瓦很傷心,脫口而出並冇有多少羞恥之心。

對於巴西人來說,有這種想法並不羞恥,甚至絕大部分巴西人都是這麼想。

並不是所有人都和南部非洲人一樣,用幾十年如一日的毅力,在廢墟上建立起一個強大國家。

第二次布爾戰爭結束後,南部非洲同樣是一片廢墟。

這才短短30年,南部非洲就成為全世界最強大的國家,打不過就加入,在21世紀都是真理,1932年簡直天經地義。

“等戰爭結束後,有機會就去美國或者南部非洲吧,巴西——並不是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保利尼奧好半天才說話,聲音壓得很低,不仔細聽都聽不清。

巡邏艇航行到一處淺灣,席爾瓦突然發現岸邊停靠著一艘漁船,有幾個人正在往小船上搬東西。

這是屬於基欽鈉港的岸邊。

席爾瓦還冇說話,保利尼奧悄然加快速度。

“彆說話,就當什麼都冇看到——”保利尼奧雙眼凝視前方,明顯也是看到了的。

“他們搬的好像是子彈——”席爾瓦也壓低聲音,手已經悄悄放到腰間的槍柄上。

雖然距離有點遠,子彈箱的樣子還是很醒目的。

而且看漁船的吃水,以及甲板上堆積的高度,數量也太多了點。

“就算是炮彈我們也管不著。”保利尼奧目不斜視,巡邏艇速度不減,已經越過淺灣,席爾瓦還在回頭張望。

“為什麼?”席爾瓦有點熱血沸騰,年輕人就是這樣容易上頭。

“因為漁船在基欽鈉港,而不是在維多利亞——”保利尼奧悄悄鬆了一口氣,這並不算瀆職。

圍著維多利亞半島轉一圈,再回到淺灣的時候,漁船已經不見了蹤影,舷號為1108號巡邏艇也在附近遊弋。

“晚上好,有冇有什麼發現?”兩艘巡邏艇擦肩而過的時候,1108號巡邏艇的艇員,主動和1107號巡邏艇打招呼。

“一切正常!”保利尼奧微笑迴應,冇忘記送上祝福:“——祝你們好運!”

這個好運的意思,到底是平安,還是有所發現,那就看1108號巡邏艇的命運了。

淩晨兩點,還是在這個淺灣,數百名南部非洲聯盟部隊官兵完成集結,準備渡河前往維多利亞增援。

“巴西人的巡邏艇有點煩,燒了吧——”來自加丹加州的中尉利奧波特不耐煩,聖瑪麗亞河水位較淺,驅逐艦和巡洋艦難以駛入,巡邏艇就算小那也是軍艦,威脅還是有。

“有點耐心——彆著急——”同樣來自加丹加的哈爾上尉不著急,政府軍的巡邏艇總有懈怠的時候,而且今天晚上的天氣不太好,陰雲密佈看上去要下雨的樣子,哈爾抽了抽鼻子,好像聞到了暴雨的味道。

巴西也是南半球國家,每年11月到次年3月是夏季,而且維多利亞屬於亞熱帶季風性濕潤氣候,夏天雨水較多,用俗話說就是六月的天小孩的臉,說變就變。

哈爾的鼻子還是值得信賴的,兩點半開始起風,剛過三點,豆大的雨點劈裡啪啦落下來,河麵上能見度最多五十米,河對岸的篝火也依次熄滅。

哈爾大喜,哈哈大笑著下令渡河。

瞬間隱藏在河邊的十幾艘漁船推出來,近百名士兵依次登船,基欽鈉港就是用這種原始的方式,已經向維多利亞完成了六次增援。

雖然一次隻能送過去500人左右,但也足夠守軍維持住局麵。

多少人先不說,關鍵是這種源源不斷的增援,對於守軍的士氣是巨大的提升。

被包圍沒關係,補給不足也沒關係,甚至彈儘糧絕也能堅持,隻要能看到希望,就能堅持下去。

聖瑪麗亞河河麵還是比較寬的,下了雨本來能見度就不高,漁船行至河心,遠處突然有一艘巴西軍政府的巡邏艇駛來。

哈爾頓時心底一沉,這時候遭遇巡邏艇,一場戰鬥在所難免。

不過這時候讓哈爾驚訝的事發生了,巡邏艇好像已經發現了漁船,又好像什麼都冇看到,突然在遠處掉了個頭,就這麼直接仰長而去,根本冇有過來查問的意思。

這就對了嘛,被收拾了這麼多次,巴西軍政府可能憋著氣要複仇,底層的士兵可不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