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玄幻 > 重生獄卒,被火雲邪神偷聽心聲 > 第151章 失態的拉爾托娃

漢丁莊園。

一棟經典的古堡建築,建在高高的半山腰,後麵是穩固的大山,前麵是下山公路,除此之外,它擁有針葉鬆樹,高高的花岩圍牆,起伏得如同海浪的巨大花園。

在這座城堡的花園裡,可以進行高爾夫,橄欖球。

此刻,古堡一樓正廳。

陽光灑過寶石彩窗變成了五顏六色。

水晶吊燈下,一排排傭人穿著乳白色的圍裙,委屈巴巴站在壁爐旁。

老托馬斯手裡拿著大剪刀,眉毛還有鮮草渣,也在此列。

中央餐桌的凳子上,一男一女優雅地坐著,男士頭髮油潤,臉龐威嚴,女士則抱著一本書,戴著圍巾,知書達理。

漢丁伯爵和夫人,艾莉茲女士。

“諾娃。”

率先開口的是那個男士,他談吐時咬字清晰,注意儀態,給人乾淨穩重之感。

“父親教導過你,女孩一定要端莊嫻靜,有女孩的樣子。”

“我之所以送你去拉爾托娃修女那,並非是要你掌握技藝,是希望你能找到自己的興趣,使自己的生活有意義,作為我的女兒,我不需要你刻意學什麼,你未來所需要的一切,我都能為你準備好。”

“對比其它家族,我自覺算是開明,但你要明白,並不是說我準許你夜不歸宿,留宿在彆人家中,並且如此衣冠不整。”

看著諾娃身上白色的衣服,漢丁伯爵無怒自威:“我丟不了這個臉。”

“我希望你把昨晚發生的事一絲不苟交代出來,如若不然,我會關你一週小黑屋。”

母親艾莉茲不忍看了女兒一眼,最後還是將目光投向手上的書,睜隻眼閉隻眼。

她甚至認為,一週的緊閉,這個懲罰太輕了。

作為一個傳統女性,她不能理解,尚未出閨的女兒,這般偷溜出去,第二日衣衫襤褸歸家的行為。

是家裡的床不夠大,不夠暖嗎?

艾莉茲放下書,從桌子便的壁櫃中拿來自己的針線活,是一隻繡到一半的鞋子。

丈夫穿的鞋子磨損很重,需要一雙新鞋。

“管家,給我搜!”漢丁伯爵見冇有進展,一氣之下道。

一位中年女傭走到諾娃麵前,道一聲對不起,然後徑直搜尋諾娃保護的口袋。

諾娃精心保護的東西,正是王強送他的鳳凰手帕。

漢鼎伯爵接過手帕,看到角落裡那隻陌生的孔雀,不知所指,便扔給了自己的夫人。

“你衣服上這些痕跡怎麼回事?”

“你好好考慮吧,下午客人到家之前,你最好交代清楚。”語罷,漢丁伯爵走進自己書房。

漢丁伯爵最常呆的就是自己的書房,但大多不看書,而是進行一些股票交割的工作。

艾莉茲接過那隻手帕,看向女兒:“你自己好好思考吧,我還要和拉爾托娃喝咖啡。”

女性提醒眾多下人:“你們都不準和小姐說話,知道嗎?”

得到肯定的回覆後,艾莉茲點頭離開,起身之際,透過彩玻璃窗透下的光芒,看到了女兒的那隻手帕。

整體的顏色樸素,有金色的細線束邊,角落裡那隻展翅的禽鳥帶著玻璃窗的五彩光芒,儘顯祥瑞,活靈活現。

艾莉茲懵了。

她對手帕並不瞭解,但作為一個傳統婦女,她對縫紉以及刺繡很清楚。

因為和英吉利皇家縫紉師--拉爾托娃私交不錯,而那個女性尤其對精美的刺繡感興趣,受其熏陶下,她也瞭解了不少相關知識。

諸如針的走法,表現手法,臨摹技巧等。

“好漂亮的一隻鳥兒,諾娃,這隻手帕你從何處買來?”

她戴上眼鏡仔細觀察,感到手帕更多細節時,才更加驚歎於這件手工藝品的精美。

手帕裡的鳥,像是從想象飛進現實,滿足每個人對美的幻想。

看向諾娃時,她這才注意到女兒身上那些花紋,那些在丈夫嘴裡一塌糊塗,亂七八糟的花紋。

“好美的雲,好驚豔的鳥兒,這還是我當初在大熊湖畔為你買的那件衣服?”艾莉茲徹底震驚了。

她記得這件白色的衣服,外麵應該還有一層藍色的絨毛套。

是她買給女兒的,絕對冇有這些花紋。

她方纔冇有戴眼鏡,加上她坐在光堆中,並冇有看清楚女兒身上的花紋。

這一刻,她看見了。

女兒站在牆邊,穿著那套衣服,瞬間成為屋子的焦點,滿是雲紋的衣服,使得她如同從天空踏雲而來,但衣角處有騰飛趨勢的火紅大鳥,又彰顯出女兒尊貴之際的身份。

一件衣服,襯托氣質,表明身份。

無比高明的縫紉手法!

“快,快到陽光底下來!”艾莉茲起身,拖著女兒從牆邊來到窗戶下,而她自己則置身黑暗當中。

這一次,當她再看那件衣服時,感受完全不同。

有了光源的加入,雲彩活了,紅色的鳥也活了,赤鳥並未露頭,隻顯露了身軀,但正是因為如此,纔給人以無限遐想。

神聖是不容直視的,正如此刻翱翔在雲彩中的赤鳥一般。

“諾娃...這衣服是誰幫你繡的?”

“這隻紅色的鳥兒,它叫什麼?”

艾莉茲像個沉迷健身的中年婦女,詢問女兒,絲毫不顧及剛纔說過的話。

“任何人不準和諾娃搭話。”

諾娃倒是聰明,直接忽略第一個問題,回答第二個:“它叫朱雀!”

“手帕那隻叫鳳凰!”

她不可能暴露托馬斯,因為那樣會為他帶去麻煩。

“朱雀,鳳凰...好奇怪的名字,但卻完美契合了這種神秘感。”

“我也很想要。”

以她的審美來講,這兩件手工刺繡都以巨大的想象力,全新的意象,博取了觀看者心裡的新鮮感,又以大開大合的氣勢,恰到好處的細節,近乎完美的色彩搭配,讓人徹底沉醉其中。

艾莉茲恨不得馬上拿到拉爾托娃麵前去,讓對方品鑒一番,以此證明她的審美。

自己認為很美的東西,在那位專家的眼裡,又將如何?

“女兒,很顯然,你在深夜私會的人,應該是一位男子,並且,他是一位縫紉大師,具備深厚的藝術功底,家學淵博。”

“我能夠理解,你被那位優秀的紳士身上優良的品格所折服,甚至不惜獻出自己,作為一個女性來講,這是最本真的行為。”

“但你要記得,我們是人,既然是人就不能任由自己的天性行事,你必須學會剋製,學會抑製天性,你是漢丁家族的女兒,你應該比尋常人更懂得這一點。”

“你的身份,使你不得不付出更多。”

“好了,現在陪我一起去見你的老師吧,因為這兩件縫紉物...她應該知道出自誰手。”

女人冇有把衣服還給諾娃,而是脫掉自己身上的外套,套在諾娃身上。

母女兩的個頭差不多,隻是父親稍微豐腴,衣服互穿不成問題。

房間內的庸人望著男女主人相繼離去,這才各自回到崗位。

老托馬斯手裡拿著剪刀,他很想捅破一切,但又缺少膽量。

令他疑惑的是,兒子是從哪買到兩件東西,令艾莉茲女士如癡如醉?

...

咖啡廳中。

拉爾托娃正在沖泡咖啡,一共兩杯。

當然,都是傭人早已經沖泡完成,她隻是負責輕輕攪拌一下。

女人身穿黑色絲織,頭戴白色方巾,除此之外再無其它裝束,可以很容易推測出來她是一位修女。

但她同時還是英吉利皇家縫紉師,擔任一家跨國公司的設計方案谘詢師。

在女子學院教授縫紉課,是她的愛好。

“艾莉茲女士,您來了。”

“諾娃,你也在。”

一番簡單地打招呼後,三人紛紛坐於長桌兩側,一旁的庸人連忙補上第三杯咖啡。

“拉爾托娃,你看看這兩件刺繡如何?”

拉爾托娃驚異於艾莉茲為何脫掉衣服,這室內雖然燒著壁爐,但也不至於熱到那種程度。

“好,我看看。”拉爾托娃笑了笑,藉著室內的燈光,接過那兩樣東西。

艾莉茲總喜歡讓她看一些刺繡,並讓她做出評價。

但她從未給過太高的評價,因為少有刺繡能得到她的肯定,不是眼光太刁,是她的身份決定了這一切。

她曾為英吉利海航公司設計船標。

“一件小衣服,一隻手帕。”

她從手帕看起。

略微禮貌的欣賞五秒後,她不能再像一開始那般鎮靜。

拉爾托娃敢確定,她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精美的刺繡!

絕對是。

這種精美,不是指技巧多麼細緻,也不是某一方麵,而是整體的概念。

配色,構圖,形體等多方麵,搭配出了這種精美。

然後,她看到了雲紋中騰飛的朱雀。

“這...很樸素的手法,但這些形象,儼然超越了這個時代,甚至環境!”

“製作它們的人,一定有超前的審美能力,因為太過超前,他甚至可能遭到孤立和敵對,他手下的刺繡,不同於大家閨秀所追求的安靜甜美,多了一種彆開生麵的大氣磅礴,像是對人生和未來的探討。”

“這種意識形態,是縫紉一道多年來所不曾具備的,他的作品賦予了這一道嶄新的含義,這也註定這些作品會帶著此番含義一起,掀起一股手工縫紉的熱潮。”

“這會是下一個大師。”

拉爾托娃心緒波動太劇烈,身體帶了一些前傾,她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整理一番自己的儀容儀表,問:“艾莉茲女士,能為我引薦一下這兩件藝術品的創作者嗎?”

“作為英吉利的皇家縫紉師,我對於目前傳統手工縫紉業被機械縫紉取代的現象感到非常痛心,但我無能為力,因為他們藉助各種機器設備,擁有更加高的效率,和更加統一的規格。”

“現在,或許出現了一個契機,這些東西當中蘊含的藝術價值,絕對不是憑藉機器能夠複製出來的東西!”

“手工縫紉,或者因為他再次興起。”

艾莉茲顯然冇有想到拉爾托娃的評價能如此之高,她讚同道:“確實,這兩樣手工藝品我也喜歡得緊,你說出了我心底的話,不愧是專業縫紉師。”

看了眼裹著自己大衣的女兒,艾莉茲猜測:“那位大師應該是位男性,聲明早已顯赫,並且年輕,儀表堂堂。”

“難道修女猜不出是誰嗎?”

艾莉茲雖冇有將諾娃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但她也將自己的審美觀成功傳給諾娃。

對於擇偶,母女兩都不是隨便的人,首要是心,其次是外表。

一定要陽光帥氣白淨,積極且向上的大男孩。

拉爾托娃搖頭,並道:“艾莉茲女士,我以一個老朋友的身份請求你,務必替我聯絡到那位縫紉師。”

“花費的一切代價,我都會補償。”

“他或許還未意識到自己的重要性,但事實是,他的出現,就是手工縫紉多年來呼喚的救星。”

“如果早點知道他,在泰坦尼克號為一等座征求訂製刺繡時,我一定會讓他前往。”

修女淡淡喝了口咖啡。

按理來說,修女一般隻喝白水,但拉爾托娃不同。

“泰坦尼克號?那艘世紀之船要出發了嗎?”艾莉茲雙手握著咖啡杯,顯然也很感興趣。

“4月10號,還有十天呢,原本定在3月20號,不過因故推遲了一個月。”

“在南安普敦港。”

艾莉茲數了數日子,問:“我們可以參加它的處女航行嗎?”

艾莉茲雖然是個讀書人,但他追求浪漫,這也是他嫁給漢丁伯爵的原因之一。

頭戴桂冠,手持權杖,身穿長袍的男人,足夠浪漫。

在大海上追星趕月,顯然也很浪漫。

“夫人,您與漢丁伯爵當然有資格參加這次航行,隻要你們願意。”

“至於我,或許要差一些。”

艾莉茲客氣一番,讓女兒諾娃回去反思,自己則和修女探討起了泰坦尼克號的事。

諾娃回到客廳,見到老托馬斯正在修剪窗台的爬山虎,她靠到近旁,悄悄道:“托馬斯伯父,能麻煩你一件事嗎。”

老托馬斯聽見被諾娃喊作伯父,嚇得生活不能自理,急忙環視左右,冇有人注意到,才鬆了口氣。

“諾娃小姐請說。”

諾娃點頭:“我要把自己的近況告訴托馬斯,以免掛念。”

“我今天見到拉爾托娃老師,托馬斯的作品被表揚了,那可是英吉利皇家縫紉師。”

“另外,我還聽到了泰坦尼克號首航的事,在南安普敦港,諾娃希望和他一起上船,體驗這次浪漫的旅行,如果他願意,我會想辦法弄到兩張船票。”

“最後,請轉告他,我想他。”

二人未曾注意到,這一番話被人偷聽了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