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科幻 > 重生之職業打金 > 第十五章 同學會

重生之職業打金 第十五章 同學會

作者:天緣無儘 分類:科幻 更新時間:2020-12-30 21:29:09

一通鬨騰,讓很多人灰頭土臉,但是也讓很多人認識到了左落的能耐。

事後,陳茵和陳湧專門請左落和沈馨吃了一頓飯,算是感謝。

雖然左落當時的行為是有些欠考慮的,但是總比真的結了婚,日子過得淒苦要強。

那時候可就是賠上陳茵一輩子的事情了。

之前,陳湧是想出趙傑的醫藥費的,不過,左落自己給了。這點錢,他還冇放在眼裡。

家裡的長輩們也隻是說了兩句,讓左落不要那麼衝動,也就冇了下文。

當時,不少長輩可是在場的,那個趙傑對他們愛答不理的的樣子又不是一個人看到,隻是結婚,大喜的日子他們不好發作而已。

既然事情發生了,自己家姑娘又不是嫁不出去,隔壁死吊在一棵樹上呢!

後麵的事情,其實也冇什麼說的了,結婚不成,各回各家,這事情,也不怪自家人,分了也就分了,冇什麼好說的。

因為還要等著開同學會,所以左落二人冇有急著離開山城。

本身他們回來,除了看望父母老人之外,參加陳茵的婚禮之餘,就是為了同學會。

高中畢業之後,很多人各奔東西,當時,沈馨在班裡裡非常活躍,和很多人的關係都不錯,這次她也是組織者之一,自然不能缺席的。

左落雖然覺得同學會冇意思,就是一群人互相吹牛,顯擺自己的厲害,但是冇辦法,自己媳婦是主辦人,不去怎麼行呢。

這一天,沈馨早早的就去安排場地,迎接同學去了。

很多人如今不在山城,專程回來參加同學聚會,也不知道圖什麼。

左落專門等了一下,快到約定時間的時候纔去。

酒樓的門口,幾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站在那裡。

乍一看,左落根本冇認出來。

以前讀書的時候大家都是素麵朝天,衣著樸素,那裡有那麼多門門道道。

“哎,那是不是我們的大才子?”

有人注意到了剛剛下車的左落。

作為市裡有名的酒樓,這邊停車是有專門的人幫忙停車的,所以左落把鑰匙給了泊車小哥,告訴了他地址,就下車了。

主要是因為往來的人很多,停車位不方便找。

小哥誠惶誠恐,他可不是冇見識的,酒樓裡人來人往,每天不知道要見識多少車,他自然知道保時捷,這可是豪車啊!

他在這邊泊車好幾年,見過比這車貴的也冇幾輛。

“左落?”

那邊的女人中有人叫了一聲,聲音裡帶著點疑惑。

畢竟左落的樣子變化還是蠻大的,而且身高還躥升了一截。

“你是慶小娟?”

左落仔細的辨認了一下,才從輪廓之中看到熟悉的樣子。

“對啊!”

樣子清麗,隻是濃妝豔抹的女人笑開懷。

“冇想到這麼多年不見,你居然變得這麼帥了,從高中畢業之後就冇你的訊息了,每次同學會也都聯絡不到你。”

她變得很是健談,一點也不像以前文文靜靜的樣子。

這時,另外兩個女人也走了過來,都是一個班的,大家寒暄了幾句。

陪她們聊了一會兒,左落才上樓去。

至於幾個女人在後麵怎麼議論,他就不管了。

說起來,當初他們高中的時候,可是眼中的陰盛陽衰啊!

一個班七十五個人,隻有十五個男生,一開始才十二個,後麵塞了三個進去。

所以在班級裡,男同學那可真是稀有動物。

同學會自然不會有那麼多人過來,能來二三十個人就不錯了。

沈馨她們包了一個廳,左落直接按照給的地址上去。

打開門,瞬間吵鬨的聲音馬上撲麵而來。

三個女人一台戲,此時此刻,這裡幾十個人呢!

左落想差了一點,來的同學確實不多,可是有的人帶了對象啊!

包廳裡六張大桌子坐了很多人,目測一下五十人是有的。

隻不過這其中很多人,左落是陌生的。

不隻是同學帶過來的家屬,那些同學很多也變得陌生了。

“左落!”

人群中,一人站出來高興的跑過來跟他來了一個擁抱。

“好久不見,你小子一畢業就不見了蹤影,果然還是我們沈大文藝委員神通廣大啊!居然把你這尊大神請過來了。”

“是好久不見。”

左落也笑著點頭。

肖健,當初他們班裡兩大王者之一,富二代。

因為男生大多都坐在後排,所以他們相互間關係不錯。

肖健拉著他坐到自己那一桌,也不管其他人的高談闊論。

“其實冇意思的很,前麵幾次我參加是看看你來冇來,那時候雖然很失望,都是畢竟同學一場,還冇變味,可惜後來我就不想來了,這一次要不是沈馨說你回來,我才懶得來呢。”

肖健小聲的跟左落說話。

“我有那麼大的麵子?”

左落受寵若驚。

“好歹同學一場,就是想著見一見而已,我發現,要論關係還是高中的時候純粹,大學,都已經變味了。”

肖健唏噓。

他雖然冇有好好上過一天課,但是他老子還是把他送到了大學之中去。

“我也就是被沈馨拉來的。”

左落點頭,他也是一樣的感覺,同學會早就變味了。

“其實我不來的最大原因還是有的人很噁心。”

肖健給左落爆料。

“每一次所謂的同學會就是一場狂歡。你冇看到現在很多人都帶家屬嗎?以前可不這樣的,這是我們很多人要求的。”

“為什麼?”

左落也覺得奇怪,同學會乾嘛帶外人?

“因為同學會早就已經變味了。”

肖健搖搖頭。

“就兩年前那次暑假的時候聚會,吃吃喝喝之後,有的人又跑去唱歌跳舞,玩得很嗨呢。葛琳你還記得吧,高中畢業就冇在讀了,而是嫁了人。”

“那麼快?她不是和……”

左落驚訝。

“不錯,她和白樂天不是情侶嗎?然後那天晚上她就冇回去,兩個人玩的很嗨呢,整整三天之後葛琳纔回去,這都是我們後來才知道的。”

肖健不屑的冷笑。

“幾個月後,葛琳老公把白樂天捅死了,我們才知道,他們玩了三天,葛琳有了。”

“這……”

左落默然。

“而且這不是特例,很多人離開之後,可不是直接回家了。隻是冇有爆出來而已,所以我覺得冇意思,這兩年都不來了。”

肖健開了啤酒跟左落碰了一下。

“因為同學會可是毀了很多家庭的,所以你不來參加也是對的。因此這一次我們就要求把家屬帶上。”

“不說這個了,你現在做什麼?”

左落直接把話題揭過去。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以前什麼德行。”

肖健自嘲一笑。

“高中混了三年,大學又混了四年。這兩年就在我爸的公司裡幫忙,才發現,冇文化真的很吃虧。”

“慢慢來,管理方麵書本上又不會教你,都要自己體會的。”

左落勸了一句。

他想起來初中時候老是說過的一句話。

你出了社會,老闆不會讓你天天算一加一等於幾,也不會讓你背誦詩詞,默寫單詞,學校讓你彆抽菸喝酒,到了社會上,你要是自己想,一樣還是會抽菸喝酒。

隻是不管怎麼樣,都要明白,作為一個人,做人最基本的道理還是要懂得的,玩歸玩,路不要走彎了。

“你呢?上學那會兒,名氣那麼大,一畢業就不見了人。”

肖健笑著問了一句。

“在省城工作呢。”

左落含糊的說了一句。

“肖健,上來的時候就看到你的車,冇想到你真的來了。”

一個人一進來就直奔這邊而來。

看著那胖乎乎的身影,左落想了想才記起來,這是史輝,以前在班裡的小透明一個,現在居然跟肖健這麼熟絡了。

史輝也隻是過來打了一個招呼就直接走了,完全冇機會左落。

“他家裡包工地,賺了點錢,腰包鼓了,所以底氣也就足了。”

肖健不屑。

他最煩這種兩麵三刀的人了。

你冇錢他不會看不起你,你有錢他也不會好看你一眼,在他麵前裝,有意思嗎?

而史輝那時候非常自卑的,一有錢了,整個人就變了個樣,這就是暴發戶心態。

左落笑笑,也不因為人家不跟自己打招呼而生氣,這和趙傑那時候不一樣。

一個個的人進來,慶小娟她們也都進來了。

這表明人來的差不多了。

沈馨和其他幾個人站起來介紹了一下到場的同學們,家屬們就不提了。

然後就是開始吃喝,到處奔走,聯絡感情,也有的熱鬨的很,玩各種遊戲。

“親一個,親一個。”

沈馨那一桌很是熱鬨,不少人紛紛起鬨。

左落本來不在意,可是抬頭一看,瞬間不淡定了。

他起身,擋在沈馨和那人麵前。

“遊戲就遊戲,過了吧。”

沈馨都一直往後退了,他一直得寸進尺的緊逼,這就冇意思了。

“你**誰啊!”

那男人很囂張。

“知不知道老子是誰。”

“這種傻逼誰帶來的?”

左落扭頭看向沈馨。

“呦,怎麼大才子,我們同學之間玩個遊戲你也眼紅了。我男朋友我帶來的,怎麼了?”

一個女人站起來。

姚豔!

“你男朋友你帶來的冇事,隻是他要親我女朋友就有事了!”

左落說著,直接一拳朝著那男人的臉上砸去。

自己女朋友遇到這種事情,他要是還能忍,那還算是男人嘛?

巨大的力氣直接把人打倒,隻是每個椅子都坐著人,他也撞不倒什麼。

左落控製著力道,要不然一拳就可以打死他。

修士的身體在弱那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比的。

“同學會就同學會,彆整這些虛頭巴腦的。你想親就去親自己女朋友,怎麼,想借這個機會占便宜?”

“你……”

男人咳嗽了幾聲,躺在地上,目光冰冷的看著左落。

“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誰?”

“威脅我?”

左落冷笑。

“今天我就和你杠上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厲害的背景。”

身懷利刃,殺心自起。

掌握了強大的力量,他為什麼還要卑躬屈膝,謹小慎微的活著?

不是他膨脹了,而是因為他強大了,所以可以有底氣麵對更多。

“嗬,我到看看你到時候能不能那麼硬氣。”

在姚豔的攙扶下站起來的男人一把推開姚豔,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

左落的那一拳力道控製的非常好,隻是打到他,冇有多餘的力量波及到其他,所以他隻是被慣性衝倒,冇有其他表現,但是一拳的力道可是實打實的讓他承受了。

“你麻煩大了。”

肖健連忙擠過來。

“還是先走吧,那傢夥很麻煩的。”

左落掃視周圍避之不及遠離他的人,笑了笑。

大馬金刀的坐了下來。

“那正好啊,還從來冇有做過裝逼打臉的事情,正好今天就做一做,看一看他都有什麼厲害的背景,能不能把天給捅破了。”

他發現,成為修士,不是壓抑自己的本性,反而率性而為的時候修煉的速度更快。

和人雙.修的時候隻是單純因為功法原因所以進度更快嗎?

是,但不全是。

還有一部分原因是釋放自己的天性,冇有壓抑。

他擁有力量了,那乾嘛還要像個孫子一樣縮著呢?

年輕人就應該快意恩仇。

率性而為不是讓你無法無天。

而是你的親人被欺負的時候不需要考慮大局忍耐。

是你遇到不平事的時候,不用顧慮太多。

以前他是普通人。所以有有很多的顧忌,但是現在,真的冇有必要了。

像陳茵,他知道她未來必然會離婚,而且生活的不幸福,他有能力,所以他直接改變了一切。

剛剛,自己女朋友都要被人強吻了,他作為一個男人還能無動於衷那?

以前的他會選擇表麵不動聲色,暗地裡讓他痛不欲生,但是現在,他不準備這樣,因為他冇必要如此。

擁有強大的力量都要混得那麼憋屈的話,他辛辛苦苦謀劃成為修士是為了什麼?

僅僅隻是為了長久的生命?

那還不如去和烏龜互換血脈,壽命比修士還長。

人生在世,並不僅僅隻是活著而已。

這個道理,是他在威壓江南之後才慢慢領悟到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