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遊戲 > 重生之職業打金 > 第三十四章 奇異山穀

重生之職業打金 第三十四章 奇異山穀

作者:天緣無盡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1-01-14 11:24:07

第三十四章 奇異山穀

等左落睜開眼睛,從地上爬起的時候,原本艷陽高懸的天空已是漆黑一片,換作一輪明月掛在了頭頂。原來他這一次調息修煉已經有半天之久。

他此時身體上雖然還略有幾分疼痛的感覺,但是在乙木之氣的修復之下,身體大體上已經好的差不多,剩下的就隻能慢慢調理了,除此之外法力也恢復了不少,不管怎麼說,在這個陌生的地方總歸是有了幾分自保之力。

他貪婪著地呼吸著四周青草的味道,感到了無限的生機。對於一個死裡逃生的人來說,沒有比重新呼吸一口這個世界清新的空氣再高興的事情了。

他當然不怕死,但是可以不用死,也算是變相的減少了損失,誰沒事喜歡死呢!

左落高興了一陣,就走到了南宮楚楚的身邊。見她還躺在那裡,心頭不由有些訕訕,光顧著自己療傷把人家給忘了,他探手過去,直接把她扶坐起來。隻見她臉色蒼白,嘴角之上仍是掛著幾分血跡。厽厼

左落憐惜地將她嘴邊的血跡擦去,盤膝坐在她的身後,左手扶住她的香肩,右手按在她的背後,渾厚的法力帶動天地間遊離的乙木之氣已是向她的體內湧去。

他此時的法力雖然不在巔峰,但是現在又不需要戰鬥,法力夠用就行,何況他的法力也隻是一個引子而已,隻是牽引乙木之氣罷了。

乙木之氣纔是於療傷有莫大功效的能量,畢竟是木行靈氣的精華。功行不過半周天,南宮楚楚已是“嚶嚀”了一聲醒了過來。

左落沉聲開口。

“抱元守一,隨我的真氣而行!”

他沒說法力,因為說了她也不懂,還要費心思解釋。

南宮楚楚原本是中了三仙教的三花斷腸散,體內真氣被壓製住了。不過這藥物的名字雖是嚇人,但對人體卻是沒有絲毫殺傷力,隻是讓中者在兩天之內真氣渙散,全身泛力。她中此藥物已經過去差不多一天半,再加上她美吃多少,服用的量極少,到了此刻也差不多全部化去了。

事實上能對先天高手起作用的毒藥已經很少了,不管是三花斷腸散還是真紅血霧都能對先天起效,已經足以證明三仙教以毒立本,是真有幾把刷子。

從昏迷中醒來的南宮楚楚,本來頗為彷徨不安,但聽到左落的聲音,立時覺得心中一安。聽到他命令一番的口吻,居然也絲毫沒有半分質疑的地方,心神合一,已是調息起來。

在乙木之氣的貫行之下,南宮楚楚渙散的真氣立刻重新聚合起來。纔不過一柱香的功夫,南宮楚楚已是內力全復。她雖然也是受了重擊,但比起左落來,卻要輕了許多,畢竟他墊在下麵,承受了大部分的沖擊。隻是她原本真氣不順,才會一直昏迷不醒。此刻她功力全復,身體反倒比左落靈活得多。 笔下文学 bxwx.co 厺厽

兩人經過了這大半天折騰,都是極其疲勞,肚中都是饑腸轆轆。好在他們兩個雖然被擊下了懸崖,但身上所帶的物品都是一點也沒有遺落。

左落身上有儲物的法器,裡邊常備各種日常消耗之物,隻是這時候卻不好拿出來,好在南宮楚楚身上還有乾糧,這時候取出一些,兩人都分著吃了一些。但卻不敢多用,誰知道這崖底有沒有出路,又能不能找到食物。

吃完乾糧後,頓覺精神一振。隻是明月雖是高掛,但遊目四周,俱是黑壓壓的一片。左落狀態恢復了一些,神魂已經可以放出去一部分,隻不過範圍和以前不能比,還不如用眼睛看呢。隻是左落雖然經過修煉,身體各方麵得到了強化,眼神極佳,但也隻能看到四麵都是大山。

左落想了想還是對少女開口。

“楚楚,此時已是天黑,我們還是明日再去看看可,以從哪裡走出去吧!”

他要是狀態完好,神完氣足,區區懸崖自然不放在眼裡。

但是他最大的威脅還是時不時冒出來的心猿,要是不解決,他隨時還會有這樣的下場。

這裡天地靈氣充沛,他想著在這裡潛心修煉一下,把心猿解決了再說。

兩人同生共死,患難與共,都是有了一層微妙的情感。南宮楚楚原本對他就很有幾分異樣感覺,雖然聽他這麼親膩的稱呼自己,但卻沒有駁斥他,隻是緩緩點了下頭。

墜崖的瞬間,她雖然心中一陣懼怕,但隨即卻安下了心來。隻覺得擁著所抱的男人,哪怕就算是下到了地府之中,他也會為自己擋在身前。她半生沒有違抗過父命,一直為家族利益所犧牲,心中早就充滿著叛逆的心態,而且家族突生變故,遭逢大難,正是患得患失的時候。

在山神廟被左落一番話教訓下來,心中已經隱隱有幾分反抗之意。後來雖然被擊飛出了懸崖,但心中卻沒有一點恐懼,反而想到:爹爹,你一生算計,從無遺策。但卻想不到你女兒竟然會身陷死地,也要追隨你而去了。

她從不敢違背自己父親強加給她的種種意願,十幾年來年的人生,隻是如同木偶一般。而那時性命已經難保,終於第一次順從了自己的意願,牢牢地抱住了左落!

她雖然對懷中這個男人的認識多還隻是停留在好奇和聽到的江湖上關於他的傳聞之上,但左落毋庸置疑是第一個闖入她心扉的男子,在墜崖的時候,讓她想到了左落霸道的吻,溫柔的擁抱,強烈的男子氣息……

死裡逃生的瞬間,她雖然為能夠重新獲得生命而高興,但更多的卻是遺憾,從醒過來的那刻起,她的腦海中不知翻轉過了多少心思。她經歷了一番由死到生的劇變,性情也發出了巨大的變化。聽到左落的話,雖然點了點頭,但心中卻隱隱希望這是一個死穀,沒有半分出路。

這樣她也就不用背負家族大仇,不用擔心該怎麼麵對他,更不用去想他身邊有多少女人的問題。

左落見她的神色奇奇怪怪的,隻以為她是擔心走不出這個崖底,當下連忙寬慰她。

“楚楚,你不用擔心,我一定會帶著你到外麵的世界去的!我要帶你去落城,去見沈馨,喬翹她們,還有絲絲,張歆等很多人,她們性格都很好的,你一定可以和她們相處的來!”

左落沒想那麼多,隻是想著這女孩突然遭逢大難,又遭遇了生死危機,現在死裡逃生,大起大落,難免情緒激蕩,自己應該安慰她,給她點安全感。

左落每報出一個女人的名字,南宮楚楚的臉色便難看上一分,等他說完,直接冷冷地看著他。厽厼

“我為什麼要同你一塊出去,我為什麼要去見你那些紅粉知己!”

左落一怔,馬上反應過來,知道她是吃起了醋來,當下笑笑。

“楚楚,你吃醋了?”

南宮楚楚冷笑一下。

“你以為你是誰啊?我又怎麼可能吃你的醋呢?”

左落突然一動不動地用滿帶侵略性的眼神盯著她看,南宮楚楚毫不未弱,也是凝眸回望過去。

兩道視線也不知交視了多久,南宮楚楚從開始的反抗、不甘、惱怒,漸漸變成了溫順、平和。她又是堅持一陣,終是匹敵不住左落目光中火辣辣的熱情,垂下了頭來,雙手撫弄起了衣角。

左落突然一個長身,已經把她摟到了懷中。南宮楚楚猝不及防,武功又遜了他那麼多,竟是半分反抗之力也沒有就被他占去天大的便宜。

“惡賊,你放開我!” 叮叮小说 dingdingxiaoshuo.com 厺厽

南宮楚楚死命地掙紮起來,渾然不知自己在他懷中的扭動,對左落而言,是多麼的誘人。

他都感覺自己的負麵情緒有開始累積了起來。

隻不過男人嘛,都這個時候了,難不成還懸崖勒馬?負麵情緒增加就增加吧,日後在慢慢清除就是了。

左落猛地嚥了下口水,雙手已是按到了她高聳的胸部之上。南宮楚楚渾身一陣僵硬,突然之間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楚楚,我喜歡你!”

左落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

“哼!”

南宮楚楚被他一句話驚醒過來,重新又掙紮起來。

“喜歡我?你喜歡的人還多著吧,沈馨,喬翹還有一個叫的那麼甜蜜的美人兒絲絲……天女宗的那個天下行走聽說也是個美人,我看你定也是挺‘喜歡’人家的吧!”

她聽說過他和穆顏同行過。

左落被她扭動得渾身都麻癢起來。

“你不要再動了,不然的話,我真得要控製不住自己了!”

南宮楚楚一怔,隨即卻是扭動得更加厲害,臉上表情嘲諷起來。

“你這個惡賊,要占人家的便宜竟還要叫別人不動任你淩辱嗎?”

“你不是別人,你是我的寶貝楚楚啊!”

左落在她的耳邊輕輕吹了一口氣,無師自通的學會了用甜言蜜語來哄人。雖然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啊!現代社會那麼多都市電視劇,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型別也不知道多少。他雖然不看,多多少少也總要接觸一些。

“你看你還不是吃醋了!”

“我沒有!”

南宮楚楚受不住他的親熱,渾身都哆嗦起來。

“我不要吃你的醋……你放過我吧!我不要同別人分享自己的丈夫……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

她的目中突然流露出強烈的憎恨之意,左落猛然瞥到,突然一怔,將她的頭摟在自己的胸膛上,雙手環著她的腰,不再有進一步動作,溫柔地看著她。

“楚楚,怎麼了,你有什麼心事嗎?”

南宮楚楚突然像一隻小貓般蜷伏在他的懷中,一動不動。左落更生憐惜,伸手輕輕撫了下她的秀發。

“楚楚,不要難過了,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南宮楚楚雙手抓在他的胸襟之上,猛地痛哭起來。

左落捧起了她的頭,隻見她美麗的大眼已經紅腫異常,秀頰之上滿麵是斑斑淚跡。左落伸出手去,把她的淚痕一一拭乾。

“楚楚,莫要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女子要漂亮有什麼用呢?隻是讓自己受更多的痛苦!”

南宮楚楚的雙眼中重新恢復了恨意,話聲之中,說不出的寒冷。

“楚楚——”

左落讓她倚靠在自己的肩上,明白這個時代的女人是多麼的悲慘和無奈,但是畢竟不是感同身受,真的讓他說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到底怎麼了?你經歷了什麼樣的慘事,怎麼會害得你這樣……”

南宮楚楚怔怔地看著月亮,出神了好久。

“我娘親,我娘親是爹爹第十一房小妾……”

左落一聽,不禁也有些佩服。乖乖,這個南宮老頭也是蠻好色的!十一房小妾?這可不是像他這樣隻是發生了關係的那種,這在這個時代隻是連侍妾都算不上的,小妾人家好歹過門了。

咦……左落心中一動,突然思維發散想到:楚楚是南宮世家的大小姐,難道南宮老頭前麵幾個夫人生得都是兒子,還是都沒有生育?

“娘親長得很漂亮……可是,娘親本是與南宮家有著滅門之恨,她將自己賣身到南宮家,做了爹爹的第十一房小妾,想要伺機殺他……可是爹爹的武功太高了,娘親哪裡是他的對手,便是犧牲了清白的當晚,也隻是將他輕傷而已,反倒被爹爹製住了!”

聽著她用極其平淡的口氣說著這事,左落突然有一種不忍之感,但看到她木然無表情的樣子,知道她已經忍受了很久,若是不讓她說個痛快,心結便永遠也難以解開!隻是將抱緊她的雙手更加用力了一些。

南宮楚楚將自己的身體向左落的懷中縮了縮,似是要從他的身體汲取更多的溫暖一般。

“爹爹十分地憤怒,他叫來了他的幾個兄弟……強.暴了娘親!”南宮楚楚突然一哽,猛然哭了出來,雙手捂在臉上。

左落低下頭來,將自己的臉頰貼在她秀發之上。

“楚楚,別說了!”

“不!”

南宮楚楚似是發了瘋一樣,想要從左落的懷中掙出。左落生怕弄傷了她,隻得放開了對她的鉗製。

“娘親被這幫禽獸淩辱後,爹爹原想殺了娘親的。可娘親是爹爹所有的妻妾中最漂亮的,他不忍心殺了她!但娘親恨爹爹,爹爹得不到娘親的心,便每日都折磨她……娘親表麵是南宮世家家主的小妾,但實際過得比妓女都不如!”

南宮楚楚搖搖晃晃地說道:“三個月之後,娘親有了我……我是什麼?我隻是一個雜種而已,我連自己真正的爹爹都不知道是誰?但我不要知道,他們都是禽獸,不是我的爹爹!”

“楚楚……”

左落終究是忍受不住,跳起來將她重新摟入懷中。南宮楚楚也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一般,軟軟地倒在他的懷中。

他心中嘆息,不管任何時代都有這樣人性泯滅的畜生,別說是古代了,號稱文明社會的現代不也一樣有很多的陰暗嗎?

人性的黑暗從來不是因為時代的變遷而變化的。厽厼

人性本惡,這本就是烙印在骨子裡的,隻是大多數人在後天受到倫理道德還有國家法律的約束。

“爹爹一直沒有子嗣……大家都知道,爹爹是不會讓女人懷孕的!我名義上是南宮世家的大小姐,但背地裡,下人們都說我是娘親偷漢子生出來的賤種!”

南宮楚楚突然急喘起來,“那幫禽獸不但汙辱了娘親,竟還要汙辱我!若不是那天爹爹趕來,我在十三歲的時候,便要重復娘親的遭遇!爹爹沒有孩子,他將我當親生女兒一般養大,教我武功,我也拚命地練功……我恨爹爹,是他將娘親推到了深淵中的!可我又感激爹爹,若是沒有他,我早已如同妓女一般了!我不要像娘親一樣,不要!不要!”

撥開堅強的外表,她卻比普通女子還要柔弱!她隻是一直強撐著自己的尊嚴而已!

南宮楚楚的身體猛地抽搐起來,呼吸也變得極為紊亂。左落忙打了一道法力到她的體內,平復她激跳的心脈。

“你還要娶我嗎?娶我這個妓女的女兒嗎?”南宮楚楚冷冷地看著左落。

“我的傻姑娘,所有的一切隻會讓我更憐惜你!”

左落懷抱著這個有著痛苦過去的女子,用自己的體溫去驅逐她身上的寒意。

南宮楚楚的情緒慢慢平穩下來。

“我雖然恨爹爹,但更不敢違抗他,我怕爹爹不要我這個女兒了,讓我如同娘親一般,每日都過著以淚洗麵的日子……所以,我要為南宮家報仇!你明白嗎?我不屬於自己,我沒有自己的一切!”

“楚楚——”

左落憐惜的看著她。

“你有的!跟我在一起,南宮家已經不復存在,以後有我保護你,我不會讓任何人傷著你的!你要報仇,我幫你,你知道我有這個能力的。”

南宮楚楚緊緊地看了他一陣,突然道:“大哥,我喜歡你!我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開始有這種感覺的,但我現在知道,我是喜歡你的……如果這是一個死穀,那我便嫁給你!若不是的話,那……蕭郎從此是路人,此後縱使相見,有若不識!”

她猛地脫出了左落的懷抱,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脫下,道:“大哥,也許我不能給你我的一切,但我要把自己唯一珍貴的東西留給你!”

月光清冷,撒在眼前這個美得驚人的女子身上,溝巒起伏的身軀能讓每一男人瘋掉。

張開雪白的雙臂,南宮楚楚輕盈地轉了個圈子,沒有絲毫的羞赧之意,隻是俏臉上微微有一絲動人的紅暈。

“大哥,我美嗎?”

她的眼神中幾絲迷濛,媚眼兒已拋向了左落,扁貝玉齒輕輕咬住下唇,說不出的誘人。

若是沒有聽過南宮楚楚先前的一番淒慘往事,左落定會慾念大發,動作比誰都快。隻是此時此刻,心中隻剩下無比的愛憐,見到她故作嫵媚的樣子,心中更是泛起了一股痛惜。

破天荒地,左落退後了一步,轉過臉去,強自壓下升騰而起的慾念,以及不安分的心猿。

“楚楚當然是最美的!”

“那你還不過來抱抱我?”

南宮楚楚哀怨的目光拋了過來,雪白的纖手輕輕撫過胸膛,帶起一絲驚心動魄的顫動。

左落雖然知道在這種時候絕不能起慾念,但看到她如此誘人的樣子,還是情不自禁地將雙眼盯到了她的酥胸之上。目光掃到了她潔白如玉的胸膛之上,便再也收不回來了。

他強行忍著上前摟著她的沖動,因為自家事自己知道,若是將她抱住了,那麼接下來的事,便再也不是他所能控製的。他雖然好色,雖然風流,但心性認知畢竟正常。知道南宮楚楚此時情緒極不穩定,十幾年所受的委屈,突然在一瞬間爆發出來,恐怕連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

何況這也是他在和自己做的抗爭,他要是控製不住自己,也就意味著自己向心猿屈服了。

“楚楚,乖乖地將衣服穿上,會凍著的!”

左落的聲音柔柔的,話語中帶上了一點精神暗示。

“你將衣服穿上了,大哥便會來抱你了。”

這山穀裡真的是奇冷無比,白天有陽光的時候還好一些,可是一到夜裡,比之三九之寒,那也是不遑多讓。

“大哥,難道你嫌棄我嗎?”

南宮楚楚的聲音無限淒楚,慢慢向左落走去。 英雄联盟小说 yxlmxsw.com 厺厽

“你不是說我長得很漂亮嗎,難道你連碰也不想碰我一下嗎?”

左落回過頭來,突然對她柔柔一笑。

“我怎麼會嫌棄我的楚楚呢!我的楚楚又怎麼會不漂亮呢!隻是,若是你現在將身子交給我的話,你不會後悔嗎?”

南宮楚楚奔上兩步,投到左落的懷中。

“大哥,楚楚是不會後悔的!”

她拉住左落的手,蓋上了自己豐滿的酥月匈,卻將臉湊到了左落的頸間,伸出丁香玉舌在他的麵板上輕輕舔舐起來,一股酥癢的感覺頓時傳遍了左落的全身。

本來左落本來還有三分自製之力,但現在這麼以來那是半分也沒有了。他低吼一聲,捧起了她的螓首,在她的唇上重重吻了下去。

在她的櫻唇上吮吸了許久,左落方纔把嘴唇移開,湊到了她的雙眼之上,舌尖所觸,卻是冰涼冰涼的,略微帶著一點鹹味。左落一驚,抬起頭一看,卻見南宮楚楚不知何時,早已經是淚流滿臉了。

見左落抬頭看自己,南宮楚楚突然綻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大哥,楚楚是不是很下賤啊!這個就是楚楚在家裡麵學的……楚楚隻是一件工具,隻是爹爹用來討好別人的一件工具,將來無論是誰做了楚楚的夫君,楚楚都要替他這麼做的……”

“楚楚!”

厽厼。左落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裡,完全擁著她,再沒有半份欲.望在其中。他心頭大痛,如欲泣血一般。

他對南宮楚楚很確定沒有愛意,這本就是正常的,他們相處纔多長時間啊,吸引他的不過是女生遠超常人的顏值罷了。他對南宮楚楚的感情,始於她在山神廟受驚之下的投懷送抱。對於這個外表堅強、為家族利益犧牲的女子,左落心中除了充滿著憐惜之情,還有就是男女之間最本能的吸引而已。

而在她吐露心曲,自曝出南宮世家淫.亂的一幕後,左落心中的憐惜之心更增。終於由憐生愛,但畢竟這隻是憐惜,隻是左落這個好色之人對美麗女子掠奪的本質,不是真正的喜受。但他此刻卻不敢說自己不愛她,生怕這個已經飽受委屈的女子更受打擊。

“楚楚,你快些睡吧!”

左落輕輕撫摸著她的秀發。

“明天我們就能出去了!我會帶你回落城的,還有你的母親,我會幫你去救她,南宮家的女人不是還在被關押嗎?我幫你,你就安心的留在我身邊,我會永遠愛惜你的!”

愛惜,也隻是愛惜而已。

要說愛,他不敢保證,因為現在他肯定是不愛的,能入他心的,除了沈馨,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是要差點分量的,隻不過相處的久了,相互之間有了感情。

“不成的,大哥,”南宮楚楚輕搖著螓首。

“若是能出去的話,我還是要嫁給李劍英的,他是西北李家的人……我是不能違拗爹爹的!”

她的美目中突然出現了害怕的神情,想來童年的生活中,她的父親對她而言,隻是一個惡夢般的存在。

左落知道她對自己的父親的恐懼不是一天兩天所能減退的,也不再勸她,隻是眼神之中卻是閃爍著冷光。既然是自己認定了的女人,他又豈會讓她嫁給別的男人!

西北李家,頂多不過就是一個門閥罷了,現在西北就在他的手裡,他要女人對方還不是隻得乖乖的獻上。

“大哥,抱緊我!”

南宮楚楚雙手圈著黃羽翔的頭頸。

“占有楚楚吧,楚楚要將最珍貴的東西奉獻給大哥!楚楚要在這裡留下最美好的回憶,今生今世記著大哥!”

左落微微猶豫一下,隨即卻想通了。

“我害怕些什麼啊!要是這時候拒絕她的話,隻會讓她更加傷心而已。況且,我已經認定她是我的女人了,這件事隻是發生得早晚而已,我又不會讓她嫁給什麼李劍英!去他的心猿,什麼意馬。修行就應該順應本心,哪來那麼多顧忌的。”

他說服了自己,便不再畏畏縮縮。生怕雜草割傷了她如羊脂白玉般肌膚,左落脫下自己的衣物襯在草地之上,方纔把她抱起放在那攤衣物之上。

南宮楚楚雪白的肌膚之上泛起了一層驚人的緋紅之色,長長的睫毛不斷抖動著,一雙明眸已是瞇成了一條縫。她的雙手環著黃羽翔的頭頸,十指互絞,嘴裡發出低低的輕哼聲。

左落畢竟已經不是當初的初哥了,這些年,公司裡的,手下聖教裡的,經歷了不知道多少人,當下就用豐富的經驗,熟練的技巧,一步步將身下的美女推上了快樂的顛峰。而當他劍及履及時,南宮楚楚發出低低的一聲長鳴,雙眼之中,淚水滾滾而下。

她臉上雖然帶著痛苦的神情,但更多的卻是歡喜與自豪。

“楚楚終於屬於大哥了……”

疼痛過後,她開始狂野起來,動作之猛烈,全然不像是個新瓜初破的少女。

十幾年的擔驚受怕、懷恨、痛苦,所有的負麵情緒全在這最原始的欲.望之中暴發出來。

左落雖然被她的熱情驚訝,但自己也因為她的熱情而愈加興奮起來。低低的呻.吟聲與粗粗的喘氣聲在這個幽靜的山穀裡傳得老遠。

月兒也不忍見這一幕,悄悄的躲到了雲朵後麵,卻又捨不得這一切,忍不住偷偷的窺視,隻露出一抹月牙。

艷陽重又升起,火辣辣的陽光照在山穀之底,驅散了山穀中的寒意,煞是溫暖。

奇幻小说网 7huan.com 厺厽。左落溫柔地撫摸著身邊女子白皙的肌膚,目光之中,滿是愛憐之意。

南宮楚楚在經受了幾近半夜的瘋狂後,終於沉沉睡去。左落怕她著涼了,就小心翼翼地替她穿好了衣服。隻是他既然已經放開了心懷,自然是不會乖乖做事,還是忍不住揉揉捏捏起來。

南宮楚楚雖然是極度疲勞,又在沉睡之中,但練武之人反應卻是極其的敏銳,他才替她把貼身小衣穿上一半,南宮楚楚已是醒了過來。

左落輕輕一笑。

“抱歉,把你弄醒了!你再睡一會兒吧,我去看看能不能抓些野味回來!”

他心中微微一動,想到南宮楚楚之所以會這麼警覺,一定是因為長期生活在狼窩之中,每天都要擔驚受怕,提防著那幫禽獸的窺伺之心。

南宮楚楚俏臉上微微一紅,想起了自己昨日的狂野,將左落一把推開。

“我自己穿!”

看著她動人的身軀一點點隱沒在衣服裡,左落不禁暗嘆可惜,恨不得讓她的雙手止住。

要知道昨晚他可是沒有得到完全釋放的,隻不過憐惜她初為人婦,一直在控製自己而已。

此時天際大亮,左落環顧四周,才發現這個山穀卻是個三麵環山的地形。他正要抬步而行,卻聽南宮楚楚道:“大哥,我陪你一塊去。”

她的臉上有著初為人婦的嬌羞,將原本已經美麗無比的俏臉映襯得更加動人。

左落轉過身來,伸出一隻大手,微笑地看著她。

兩人在穀底轉了一圈,發現這個山穀的三麵都是陡峭無比的絕壁,根本不容攀登,隻有向西的方向是一片樹林。左落飛到樹頂看了一下,隻見這樹林約摸幾十丈的距離,樹林的外邊卻像是一個大湖。

兩人走了這麼久,見到的都隻是茂密無比的雜草樹木,其它的半隻活物也沒有看到。不過左落飛落穀中時,掉下來的長劍卻是又被他揀到了,那畢竟是張歆送給他的天外異鐵煉製的法劍胚胎,可遇不可求,真的丟了,損失不小。

“大哥,我覺得這裡陰森森的,好像沒有半分生命的氣息!”

南宮楚楚一雙眼睛東瞟西看的,一副害怕的神情,彷彿樹林之中會突然沖出一個惡鬼來,將她拖到地獄中一般。

左落將拉著她的手緊了下。

厽厼。“楚楚,別怕,萬事有大哥呢!”

他略略皺皺眉,神魂隨時遍佈他們四周,雖然範圍不大,但是有什麼危險可以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看來,在這裡是不可能打到野味的,咱們還是先吃些乾糧吧!”

隻是兩人剩下的乾糧已經不多,分食之後,已然用罄。要是出了這樹林還是一片死地的話,兩人恐怕便要以草皮樹根為食了。

左落的儲物空間裡當然有吃的,問題是他也沒想過會遇到這樣的情況,自然沒有提前準備,東西根本不多,何況武者還是大胃王,吃的本來就比一般人多,他就是拿出來也撐不了多久,隻能是拿來應急。

不過一會的功夫,乾糧就已用盡。南宮楚楚胃口不大,見左落三兩下便已吃完,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便把自己的那份又分了他一些。這個動作一做,頓時讓她想起了自己的小婢女小綠。在南宮世家,也隻有這個小婢才將自己當作主子,當作一個人來看待。

見她的臉上露出幾分擔心之意,左落三兩口將她遞過來的乾糧吃個乾凈,心裡在想怎麼合理的把扳指裡的東西拿出來,畢竟修士的事情隻有少數人知道。

他的手環已經給了沈馨,這個扳指還是從於宿那裡得來的呢。

“楚楚,怎麼了,你在擔心什麼?你放心吧,我們一定能走出去!”

南宮楚楚知道此刻縱使與他說了小綠之事也是於事無補,當下強打起精神,兩人開始往樹林中走去。

才走出不過十來丈,卻覺得奇寒之氣越來越重,南宮楚楚雖然真氣頗佳,但身上的衣物單薄,哪怕真氣護身,居然也抵受不住這足比嚴冬的氣溫,已是瑟瑟發抖起來。

左落身為修士,法力護體,自然是絲毫不受影響。從握著她的纖手知道她所受的寒意,一股純厚的法力已經輸了過去。

南宮楚楚隻覺一股綿和的力道湧來,渾身都熱了起來。丹田之中隱隱有一股力道應和,隨著左落的法力緩緩遊動起來。

她昨日與左落春風一度,左落修煉的雙.修功法的陽氣也隨著他的生命種子進入她的體內。隻是她未曾及時行功,這股陽氣便停留在了她的丹田之內,此時被左落的法力所牽引,頓時活躍開來。

兩人又走出三十來丈,總算是出了樹林。抬目看去,隻見十來丈遠的地方,果然是一個大湖。但大湖與樹林之間的十丈距離,竟然是寸草不生,全是白色的細沙!

左落與南宮楚楚對望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驚奇之意。隻是越是走近湖泊,越是能感受到這股寒氣之凜。此時左落若是不主動釋放法力,也大感吃不消,當下法力遍行百脈,頓時覺得身體一鬆。

這大湖約摸三十來丈的方圓,兩麵接山,另外一麵也是連著一片樹林。

“楚楚,看來我們要遊過這個大湖了。想來出了對麵的樹林,我們就可以走出這個穀底了!”

他的話聲頗有幾分興奮之意。

之前他曾飛上半空,完全看不到邊際,所以也不敢隨意帶人飛,自己一個人和帶人完全不同,要是中途法力不濟掉下來就好笑了。

他暗恨自己不是劍修,不能禦劍飛行,不然早出了這個地方了。

朝上飛也不行,他現在的狀態根本支援不了他飛到千米高空,何況還有南宮楚楚呢,總不能人剛剛**給了他,轉身他就不管人家吧。

LOL小说网 lolxsw.com 厺厽。南宮楚楚看著他興奮的樣子,不禁有幾分失落。若此穀是個絕地,她便可以逃避她在外麵一定要麵對的所有負擔,與心愛的男人共度一生,哪怕就是生活淒苦,也是心甘情願。

她轉過臉去,強自忍住,不讓眼淚流下來。

左落走到湖邊,伸手試了下湖水。誰知他的手剛放到湖水中,便“呀”地一聲縮了回來,彷彿被針紮了一樣,臉上俱是震驚之色。

南宮楚楚關心則亂,一時也顧不得自己的心事,忙走上前。

“大哥,你怎麼了?”

“這湖水好冰啊!”

左落晃動著兩根碰到湖水的手根。

“我的手根都快要凍住了!”

這卻不是假裝的,他有法力護身,可是在遇到湖水的時候他的法力居然無聲無息的就被消融了,半點防護作用也沒有。

南宮楚楚抓住了他的手,放到自己的雙手中間,輕輕嗬著氣,過了良久。

“大哥,你好些了嗎?”

她自己受左落手上的寒氣所侵,已是冷得雙手發抖,連聲音也輕顫起來。

左落心下感動,手上升騰起一股熱浪,溫暖二人。

“楚楚,你乾嘛要對我這麼好!”

南宮楚楚深情地看了他一眼。

“大哥,我怕我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再也不能讓大哥抱住了!所以,我要好好珍惜與大哥每一分相處的時間!”

左落心頭突然泛起了一股沖動,忍不住便要答應她長留穀中。但隨即他清醒過來,知道自己在外麵還有多少事情等著處理。現在的他可不是獨自一個人,有三百個女孩子還有聖教一大幫人跟著他吃飯。想到這裡他便強自狠下心腸,隻是在心中暗暗發誓:楚楚,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左落抽出了自己的手。

“楚楚,我去紮一個木伐,等會再渡過去。這湖水實在太冷,要是落到下麵,保準會凍成了一塊冰陀!真是奇怪,怎麼這湖水竟然沒有結冰呢?”

他嘴裡說著,徑自重又往樹林中走去。南宮楚楚默默地跟著他,一句話也不說。

他剛剛已經試過了,哪怕隻是在湖水上麵,他放到體外的法力也會在轉瞬之間消散一空,根本無法凝聚。

這讓他猜測這到底是什麼水,肯定不是一般的東西,但又不是傳說中的弱水。

第三十四章 奇異山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