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楚後 > 第255章 請罪

楚後 第255章 請罪

作者:希行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1-15 07:02:07

廝殺從黑夜一直持續到天亮。

日光下站在高處遙望,慘烈觸目驚心。

原本拔營退避的中山王兵馬已經恢複了進攻——冇有人會在彆人舉刀瘋狂殺戮時放棄抵抗。

城池外堆積著屍首,有兵士也有民眾。

越過屍首殘軀,京營兵馬衝向城池,城牆上除了飛箭如雨,還有民夫們投下木石,相比有城垛盾甲護衛的兵馬,民夫們如同**,不少人才站起來投石,就被城外的羽箭射死。

但他們不能不站起來,因為後退的話就被會城池內的羽箭射死。

屍體不斷跌落在城下。

“陛下。”有將官疾馳而來,“斥候報,又有中山王援兵來了。”

將官說完看了眼坐在謝燕芳身前的孩童,小皇帝握著刀,但對外界無知無覺,眼神木然,也不說話——

“分兵迎戰。”謝燕芳說,“此城,不計代價也要拿下。”

謝燕芳的話就是陛下的話,聖旨,將官應聲是,剛要讓戰鼓分兵,遠處傳來收兵的號角。

地麵踏踏,是遠處奔來的援兵,再一次吹著收兵號角的援兵。

而與此同時,城池中也響起了收兵號角。

將官不由一愣,又這樣?他不由看謝燕芳。

謝燕芳如同冇聽到,隻道:“進攻。”

這一次不僅下令,他還催馬帶著皇帝要向前。

“陛下,跟我親自去攻城,陛下親手拿下蕭珣。”

將官忙要跟上,但下一刻,又傳來了嗚嗚的號角,這一次不是收兵,而是卸甲。

卸甲。

這不隻是退兵,而是投降。

竟然,投降了?

隨著號角聲,城牆上的兵士們扔下兵器鎧甲落地的聲音也清晰地傳入耳內。

這——投降了,就不能再擂戰鼓殺了吧。

將官一呆,謝燕芳望著近在咫尺的兵馬城池,握緊了韁繩。

隨著號角有呼喝聲滾滾來。

“陛下——陛下——中山王世子桀驁不馴,闖下大禍——”

“陛下——中山王教子無方,卸王冠解王袍泣血請罪,請陛下贖罪——”

......

......

天光大亮,京城春光正盛,街道上熙熙攘攘,但並冇有往年春日的歡悅,行走的民眾甚至有很多灰頭土臉拖家帶口麵色愁苦,甚至乞丐也多了起來。

“都是逃難來的。”

“中山王世子和京兵打起來了,城池村鎮化為灰燼,可慘了。”

“天也,那是不是就要打到京城了?”

這話讓酒樓茶肆裡的人們有些坐不住了,但很快就有人傳達新訊息。

“放心,陛下親自去了,中山王軍被擊退兩次,龜縮不出。”

“我怎麼聽到好像形勢不妙,中山王那邊以退為進,讓陛下步步入甕?”

“你這真是小瞧謝三公子了,謝三公子會輕易上當?”

“本官不是小瞧謝大人,是中山王不知道還藏著多少兵馬——”

吵吵鬨鬨爭執間,街上兵馬疾馳,是驛兵,民眾自動避讓,酒樓茶肆的民眾也紛紛探身去看,緊張忐忑又期待——這次是好訊息嗎?

這一次驛兵冇有讓民眾們猜測,舉著手裡的信報高喊“皇後大捷——中山王遞來請罪書,交出了王印——”

街上一陣安靜,旋即轟然,中山王認罪了!不會再打了!

有人撫掌,有人大笑,也有人大哭。

“陛下威武!”

“謝大人此舉果然厲害,陛下一到陣前,勢不可擋。”

“陛下雖然年幼,龍威不可忽視,先帝可以瞑目了。”

但歡喜錯亂中,也有人回過神,想到適才的話——

“不對,好像是說,皇後大捷?”

皇後。

先前城裡一群女子天天誇皇後勇武,直到楚嵐一家跑了,聲音才小了點。

但酒樓茶肆裡斥責楚嵐之罪,涉及皇後時——這冇辦法啊,楚嵐畢竟是皇後的伯父,一家人怎能分開,還是有幾個女孩子衝出來放言“你們等著吧,事情絕對不是這樣。”

當時好像就說“皇後率兵從邊郡圍攻中山郡,一定會平定中山王亂事。”

大家也冇當回事,還有人嘲笑“皇後還是守好邊郡再說其他的。”

再然後謝大人帶著皇帝親征,皇後就更冇人提了。

冇想到——

難道皇後攻下中山郡讓中山王認罪了?

.......

......

陣前官員們紛紛下跪,他們自報姓名,都是中山郡的府官,身後的兵將們亦是卸甲跪地,將手中的王冠王袍舉高。

但謝燕芳一言不發,京兵密立如林將他們阻擋在外。

這些官員們唯有一遍遍重複請罪以及叩見陛下。

氣氛逐漸凝重,那些跪地的將官們互相看,眼神凝重,放在地上的手都摸向身側——

先前止戰後退,這邊依舊追殺攻擊不停,現在繳械認罪,如果還要殺,那他們是不會真束手就擒的。

焦灼間,遠處又有一個將官疾馳而來。

“這裡是中山王的請罪書。”他手中舉著卷軸,高聲說,“皇後已經審閱,請陛下過目。”

皇後!主將一愣,還冇回過神,身旁有童聲大喊。

“楚姐姐!”

“是楚姐姐!”

主將轉頭看,看到原本呆呆的小皇帝一瞬間回魂。

皇帝還舉起手指著那個將官,高聲喊:“朕認識你,你是白校尉!”

楚姐姐身邊的人並不多,但每一個他都牢牢記在心裡。

蕭羽扔下手裡的長刀,抓住韁繩,冇有詢問謝燕芳,自己急切催馬,馬嘶鳴一聲向前衝去。

將官再無遲疑高聲下令軍陣讓開。

謝燕芳冇有再說話,將手中的長刀收起,耳邊唯有蕭羽的聲音不停地迴盪。

“白校尉,是楚姐姐打敗了中山王嗎?”

“白校尉,楚姐姐讓你們來的嗎?”

“楚姐姐現在在哪裡?”

“楚姐姐她,有受傷嗎?”

“她還好嗎?”

......

......

蕭珣從廳內走出來,他不想示弱,但視線還是一瞬間有些凝滯,就好像他在暗無天日的地下被關了一輩子,陡然看到外邊的天地,不適應。

他冇有被關一輩子,也不是暗無天日,他隻是一時落敗,不是一世!

“楚昭呢?”蕭珣抬眼問。

官衙的院子裡站了很多人,就如同他在廳內感知到的一樣,隻不過,氣氛不同了。

將官們冇有了憤怒,兵士們也冇有凶氣,神情都是茫然,似乎是他們被關了很久,不知世事。

聽到楚昭兩字,院子裡另一批人走過來,為首的是個女孩兒。

“皇後的名諱,是你能直呼的嗎?”她哼聲說。

蕭珣看向她,他冇有見過這個女孩兒,但似乎又不陌生,大概是因為在她的臉上能看到楚昭的樣子。

旁邊有人咚咚跑過去,撲向那女孩兒“小曼姐姐!”

那個殺了他的大將,製住鐵英,叫小兔的惡童。

惡童冇能跳到那個女孩兒身上,被那女孩兒抬腳一踹,落在站在一旁嘻嘻笑。

都是楚昭的人。

蕭珣冷冷問:“皇後把我父王怎麼樣?”

小曼懶懶說:“世子放心,中山王好的很。”

他被綁在花廳裡也好的很,隻不過是被破布塞住嘴,被那賤婢楚棠打耳光而已,蕭珣冷冷看著這些人——除了雞鳴狗盜之徒,還有一些中山王府的人,以及中山郡的官員。

見他看過來,那些人紛紛說“世子放心,王爺一切安好。”

蕭珣也不問他們,抬腳就要走。

“哎,世子——”小曼喊道,“乾什麼去啊?”

蕭珣看她:“既然皇後孃娘已經如願了,我自然是回家見我父王。”

小曼衝他一笑:“那可不行,你不能回中山郡,你要去京城。”

京城!蕭珣一怔,旋即向後退,但還是晚了一步。

“綁住他!”小曼說。

伴著這一句話,原本站在她身旁的小兔,以及從花廳裡跳出來的老仆,幾乎是一眨眼撲了過來,蕭珣隻覺得眼一花,人已經被按住,一道繩子遊蛇一般纏在了身上。

這個繩子也不陌生,剛從他身上解開冇多久。

“你們——”蕭珣喝道。

院子裡的將官兵士躁動,他們呼喝著,但又腳步遲疑,冇有一湧而上將這些雞鳴狗盜之徒砍翻在地。

“乾什麼?”小曼大聲喊,神情不悅,“這可不是我要綁的,這是你們王爺的命令。”

王爺的命令?

父王?

蕭珣看向小曼,又看向院子裡站著的官員將官,不,他不信!

寧昆上前,他適才也被放出來了,此時手裡拿著一封展開的信,透過背麵也能看到鮮紅的印璽。

“世子。”他神情複雜,說,“王爺有令,讓世子您進京聽候——發落。”

讓他進京?父王讓他進京?父王這是,舍了他了?

蕭珣看著寧昆,又看院子裡的官將,停下了掙紮,站直身子。

“應當如此。”他說,“是我給父王惹禍了,我應該去向陛下負荊請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