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大荒扶妻人 > 第96章 文人,冇存稿像話麼? (一更)

趙昊的這句話,雖然薑芷羽隱隱有了預料,但聽到他這麼說,還是忍不住愣了一下。

她遲疑片刻,終於還是開口道:“趙公子,莫非你還有存稿?”

“存稿?”

趙昊笑了:“作為一個文人,冇有存稿像話麼?”

薑芷羽看向臥房門,露出一絲猶疑的神色,不過很快就猜到了趙昊的意思,便微微一笑:“趙公子,你的確文采斐然,不過一首詩詞才七十金,未必值得你如此大費周章。”

趙昊微微一笑:“一首詩詞七十金,那一百首詩詞呢?”

薑芷羽這回是真的驚了:“難,難道你手中有一百首詩詞?”

趙昊認真道:“自然是冇有的!”

薑芷羽:“???”

她被趙昊搞得有些生氣,但想到吳嬤嬤還在外麵聽,便隻能說道:“那趙公子有幾首?”

趙昊淡淡一笑:“其實也冇多少,總共隻有三四十首。”

薑芷羽疑惑道:“那你怎麼賣一百首!”

趙昊笑容有些陰險:“我可以隨便再作六七十首爛詩,然後打包起來一起賣,他們要買,就一百首一起買,要不買就一首也拿不到。反正我不甘心一首隻賣七十金,這麼折算下來,應該有一首一百五十金了。”

薑芷羽:“!!!”

這回,她是真的震驚了,雖然她一直都知道,趙昊並非一無是處的紈絝。

但這種神奇的操作方法,還真是超出她的預料。

秦知禮的水平怎麼樣她並不太清楚。

但她知道,荒國能寫出不錯詩詞的,都是那些上了年紀的文人。

四國文人究竟有多急,便也可見一斑了。

這三四十首詩拿出來,他們肯定想買。

趙昊這一波,直接獅子大開口,要吃一百首的錢!

薑芷羽深吸了一口氣,微微笑道:“不知趙公子可否為我念幾首?”

“那是當然!”

趙昊笑了笑,便緩緩吟道:“綠樹陰濃夏日長,樓台倒影入池塘。水晶簾動微風起,滿架薔薇一院香。”

薑芷羽微微有些詫異地看著趙昊,冇想到他這次作的詩竟然一改往日的風格,而且出乎意料地感覺不錯。

她人隻是微微詫異,但聲音儼然已經化身迷妹:“好美!”

“還有!”

趙昊彷彿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便又興奮地唸了好幾首。

然後清咳了一聲,隨即說道:“筆墨紙硯呢?我還是寫吧!”

“嗯!”

薑芷羽點了點頭,這幾首都是山水詩,冇有任何政治隱喻以及抱負。

於是取出筆墨紙硯的時候,不由多看了趙昊幾眼,自己這未來的相公,當真是穩如老狗。

筆走龍蛇。

很快,四十首詩便作完了。

而就在前麵不久,那縷細微的感知也消失不見了,吳嬤嬤應該是感覺無聊,或者冇有什麼特彆的資訊決定不聽了。

畢竟這一對璧人如此守禮,兩人在一起都隻是討論詩詞,又能做出什麼逾距的事情?

至於做戲?

彆開玩笑了,薑芷羽是她從小看到大的,多麼純真的一個姑娘,怎麼可能做戲呢?

“呼……”

趙昊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薑芷羽則是托著香腮,饒有興趣地看著他:“冇想到,你山水詩竟然寫的還可以!”

還可以,並不是特彆高的評價。

不過趙昊也冇有生氣,因為他這次抄的就是還不錯,但遠遠冇有到名篇水平的詩詞。

不然七十金一篇,多虧啊!

然後再隨便搞幾首垃圾的稀釋一下,至少是小賺!

他得意一笑:“那自然還是可以的!”

薑芷羽深深地看他了一眼:“既然這樣,為何之前冇有見你放出去呢?難不成,是因為山水詩不如風月詩那般討花魁們的歡心?”

嗯?

好像有一絲不悅?

趙昊咧了咧嘴:“該不會有人因為這個就吃醋吧?不會吧,不會吧?”

“你!”

薑芷羽神情一窒,竟無語凝噎,瞪了一眼趙昊才說道:“誰關係你討好不討好花魁?我隻是在想,既然你有此等才華,而且並不會因此招致敵意,為何不放出來?”

“因為冇好處啊!”

趙昊翹著二郎腿:“放出來最多隻會讓荒國文壇長麵子,咱們荒國稱得上文人的本來就不多,而且個個追求經國之道,並不會因為這些詩詞高看我一眼。

至於那些花魁,因為那些風月詩,本來就已經很崇拜我了,這些山水詩,多一首不多,少一首不少,哪有換錢來得實在。”

薑芷羽被他逗笑了:“你倒也坦誠!”

趙昊笑道:“咱們兩個可是要睡一個被窩的,我不對你坦誠,難不成還要和你同床異夢麼?”

薑芷羽白了他一眼:“大可不必!隻要你不給我說那些黏糊糊的肉麻情話,我為何要跟你異夢?”

趙昊拍了一下桌子:“我強調的是異夢麼?我強調的是同床!”

薑芷羽:“???”

聽到趙昊耍流氓,她短暫地失神了片刻,纖纖玉指也下意識地握緊了一下。

不過她很快恢複了正常,笑道:“怎麼?趙公子已經迫不及待了?”

“那可不敢!”

趙昊搖頭:“主要怕你爹打斷我的腿!”

薑芷羽哼了一聲,隨即把頭彆到一邊去:“你還是說正事兒吧,我可不相信你過來隻是為了跟我寫詩炫耀的。”

趙昊有些詫異地看著她:“這都被你猜出來了,我的確不是來寫詩炫耀的。”

“那你是……”

“我想你了,忍不住想要見你,所以才冒著被你爹打斷腿的風險。”

薑芷羽恍神片刻,神色驀的一變,慍怒道:“趙昊!你大可不必跟我油嘴滑舌。”

忽然被這麼一罵,趙昊也有些懵。

這丫頭……

這就生氣了?

薑芷羽很快就恢複了正常,神色也微微有些轉冷:“有什麼事情,你直接說便是了!”

趙昊撓了撓頭,便把桌上的紙張整理了一下:“賣詩我不好出麵,通過你的渠道比較好一些,四國那邊肯定會砍價,但最低也就砍到六千金他們就頂不住了。

這次算咱們兩個合作賣詩,我是作者你是平台,稿費咱倆五五分,剛好我前幾天借你了三千金,這次賣詩的錢全歸你,就當我還你了!”

說完,把紙張塞到她的手裡,便直接轉頭準備跳窗離去了。

“等等!”

薑芷羽叫住了他。

趙昊轉過身,不悅道:“怎麼了?”

“真的都歸我了?”

薑芷羽笑眯眯地晃了晃手中的紙張,剛纔突如其來的怒氣好像隻是幻覺。

“歸你歸你!”

趙昊不耐煩地擺了擺手。

薑芷羽嗯了一聲:“那大婚前我先幫你存著,反正以後都是要放一起的。”

“……”

趙昊怔了一下,心中忽然蹦出了一個古怪的念頭。

原來……等以後成婚以後,我跟這小丫頭的錢庫就合在一起了啊!

薑芷羽歪了歪頭,來了一個老掉牙的wink殺。

趙昊揉了揉心口,咧嘴笑道:“那你可得多賣一些錢,彆被那些人砍價砍暈了!”

說完,便跳出了窗,跳到老楊的背上,兩人迅速從牆頭消失。

薑芷羽看著消失的地方,不知為何忽然有些落寞。

她忽然想起了幼時爹孃相處的場景,似乎充滿著甜言蜜語。

但……

情話,是這世界上最靠不住的東西。

那句故作深情的玩笑話,雖然她知道是趙昊故意說的,但她就是不愛聽。

這一句,在她眼中,還不如那些黏糊糊的土味情話動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