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九十五章賈興文的求援

大周不良人 第四百九十五章賈興文的求援

作者:一袖乾坤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9-03 10:07:06

跟萬彥萬刺史談心之後的趙洵可謂是神清氣爽。

對他來說目前的一切都算是比較順利的。

雖然萬彥萬刺史是一個杠頭。但是趙洵發現其實影響並不是很大。

萬彥萬刺史所表現出來的細節,不管是從哪個方麵看都是向好的。

隻要把握住了這些細節之後,終歸是能夠達到一個相當完好的境界的。

境界這個東西有的時候真的是挺玄妙的。

你不看重境界的時候,境界其實並沒有那麼的重要。

當你看中境界的時候,他就顯現出重要性了。

很多的時候,人們之所以會覺得迷茫,其實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受到了心境的影響。

趙洵感覺最近之所以萬彥萬刺史會如此的陰鬱,大半是跟心情有關。當一個人的心情都開始變差了以後,那麼接下來他的狀態就會出現全方位的下降。

趙洵介入的還是非常關鍵的,是恰到好處的。

這個時候介入,可以讓萬彥萬刺史最大程度上維持一個穩定的狀態。

可以說萬彥萬刺史被趙洵拉了一把,在他最需要的時候被趙洵拉了一把。

這一點真的是太重要了。

因為如果趙洵不在這個時候拉上他一把的話,天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萬彥萬刺史一個相當杠頭的事情。如果他認準了一些事情,那基本上就會一門心思的乾到底。

在這個過程之中幾乎不會再有任何的猶豫。

那可真的是太難了。

一旦情緒變化之後,一切就變得不同了。

一旦情緒開始出現了異化一切就都不一樣了。

趙洵的心理安慰可謂是恰到好處。

在萬彥萬刺史最需要他的時候,他毫不猶豫的挺身而出。

趙洵相信萬彥萬刺史應該還是挺感動的吧。

當然,趙洵並不奢求萬彥萬刺史感動。

如果一切都能夠維繫在一個穩定的狀態那就是極好的。

沒有什麼比穩定更重要,沒有什麼比安全更重要。

趙洵所希望的就是萬彥萬刺史能夠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能夠穩穩噹噹的活下去。

隻要活著就一切都好。

趙洵回到竹林之後,看到三師兄龍清泉仍舊在跟竹林檢修姚言練劍,一時間整個人傻了。

好傢夥,三師兄這應該可以算得上是完全體的劍癡了吧。

這麼喜歡劍,而且明顯能夠看出來是打心眼裡喜歡的。

這種喜歡是完全不可能裝出來的。

嘖嘖嘖...

趙洵整個時候不忍心打擾,就在一旁默默的觀看著。

不得不說看兩個頂級大劍師在這裡對決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動的事情。

這裡的每一招一式都是能夠體現細節當中的細節,都值得趙洵去好好的偷師。

在加上趙洵本來練劍就很晚,要想掌握一些劍法的細節就需要付出大量的努力。

所以有這麼好的一個偷師的機會趙洵當然不能夠錯過了。

把握好細節,把握好細節之後纔有可能會獲得提升。

對趙洵來說隻要一天提升一點點就足夠了。

「呼…」

真的是帥啊。

趙洵會很少關注這些細節。

有機會關注這些細節之後,趙洵一瞬間覺得相當的興奮。

不管是從任何角度來看,幾乎都是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啊。

「嘖嘖嘖…」

「厲害了,厲害了。三師兄現在都能夠跟姚劍仙打的有來有回了,真的不容易。」

「哈哈哈…」

「靠譜,真的是相當的靠譜。」

趙洵覺得現在的一切真的是相當的完美了。

能夠將一些細節表現的如此淋漓盡致,這可真的是讓人羨慕啊。

兩個頂級修行者表現的沒有任何藏私,這可真的是相當不容易的一件事。

嘖嘖嘖…

「厲害了!」

當三師兄龍清泉跟竹林劍仙姚言二人打完之後,趙洵立刻拍掌叫好。

厲害了,真的是厲害了!

「哈哈小師弟你怎麼也在這裡,你不是去跟萬刺史談心了嗎?」

「呃…」

一時間趙洵無奈了。

不管是從任何的細節來看,姚言和三師兄龍清泉的表現都可以說是相當的完美了。

這個時候趙洵不必有任何的顧慮,徑直說出自己的的想法即可。

「哎呀呀,我這不是已經跟萬刺史聊完了嗎?」

「目前來看萬刺史的情緒還是比較穩定的。維持一個穩定的情緒,那基本上我們接下來就不用有太多的顧慮了。」

「嗯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三師兄龍清泉點了點頭道:「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好好的提升自己了。畢竟這一次腐蝕者敗北之後肯定還是會再來的。我們還是要提前做好準備比較好。要不然的話可不是鬧著玩的。」

「是的啊,不斷提升修為境界,提升修為法術纔是最關鍵的。隻要能夠一直提升修為境界,我們最終就能達到一個完美的境地。」

「唔…」

一時間趙洵也是開心了。

對他來說目前的一切可以說都是相當完美的。

「當然我來竹林隻是想要看看,沒有想到三師兄你還跟姚劍仙在練劍。這真的是太好了。那我無論如何也要偷師一番呀。」

趙洵的嘴巴是很甜的。但是對他來說他更加關注的是姚言跟三師兄龍清泉對決的細節。

隻有將細節做到位了以後,一切才會順利。

趙洵當然是希望自己的提升速度能夠維持在一個相對快速的階段的。

呼…

「哈哈哈,好說好說。小師弟你在劍道上的天賦其實還是很多的,隻不過一開始的時候被刀法給耽誤了。要我說的話正經人誰會練習刀法啊,正經人肯定都是老老實實的練習劍法的啊。小師弟啊不要再練刀了,老老實實跟我一起來練劍吧。」

趙洵可謂是相當的激動的。

對他來說這算是得到了三師兄龍清泉的官方認可?

這一點真的很重要,對趙洵信心的提振作用相當的大。

有了信心之後一切就不一樣了。

有了信心之後,人所掌握的東西也不一樣了。

「嘖嘖嘖…」

「沒問題啊。隻要三師兄你想要教,那我肯定是好好的練習啊。」

趙洵嘿嘿一笑道:「那我這裡就行拜師禮了。」

「別別別…」

三師兄龍清泉聽到這裡直擺手。

「哈哈哈…」

「小師弟啊你這樣一搞的話我們的輩分就全都亂了。這可不好啊。」

「噗…」

趙洵心中直是樂了。

三師兄這可真的是會說啊。

三師兄這麼能說會道,也真是趙洵所沒有想到的。

隻能說三師兄龍清泉總能夠點到關鍵的點。

「好吧,那就免了拜師禮了。不過我還是希望能夠非常認真的向三師兄學藝的。」

趙洵的嘴巴無比的甜,這麼甜的嘴巴,很多時候都是有作用的。

能夠表達出一個這麼明確的態度,那麼接下來趙洵就可以肯定三師兄一定會毫無保留的向他傳授劍道之法了。

三師兄龍清泉本來就不是一個喜歡藏私的人,為人非常的豪爽。

所以趙洵是非常放心的。

隻要他能夠維持一個積極向上的求索態度,那麼接下來就能夠擁有一個相對光明的前途了。

前途無量,前途似錦。

美好的前途總歸是能夠讓人產生興奮感的。

不管別人怎麼想,反正趙洵確實是相當的興奮的。

「既然你今天來都來了,那我們就好好的開始訓練吧。」

「來吧。」

趙洵知道這個時候不能有任何的猶豫,直接乾脆利落的答應下來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要是拖拖拉拉的總歸會讓三師兄龍清泉覺得不爽。

一旦三師兄龍清泉覺得不爽了那可不是個好事情。

來吧,讓一切開始吧。

趙洵其實是無比期待這一刻的到來啊。

因為他這劍道上的成就其實一直都相當的一般。

很難維持在一個相對靠譜的階段。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一直沒有靠譜的師父教啊。

沒有靠譜的師父教,那就會存在諸多的問題。

問題一旦累積,那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對趙洵來說,他一直都是在致力於尋求良師。

目前有了良師,趙洵自然要非常認真的的對待。

「劍道的核心就在於一個靈字。如果你能夠悟出這個靈字,那麼你所獲得的成就一定不會太低。」

三師兄龍清泉毫無保留,侃侃而談道:「但是靈是什麼意思?你知道嗎?」

呃…

趙洵心道你可真的是問到我了。

三師兄你可真的是相當的能耐啊。

「在我理解所謂的靈就是指的靈氣。人隻有擁有了靈氣之後纔能夠在修行層麵擁有更大的成就。這一點是非常關鍵的。所以修行的高下就在於靈氣的多寡。擁有靈氣越多的人在將來就越有可能得到較高的境界。」

「呃…」

三師兄龍清泉一時間愣住了。

小師弟的理解能力還真的是強啊。

能夠理解到這個程度真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確實,靈是可以理解成為靈氣的。小師弟你悟的很好。如果你能夠擁有足夠多的靈氣,那麼接下來你確實可以達到別人所達不到的境界。」

「嘖嘖嘖…」

趙洵對此可謂是無比期待了。

不管是從哪個角度看,這都是一個相當美妙的事情。

「悟…」

一時間三師兄龍清泉深吸了一口氣道:「現在的話你理解了核心靈字,那麼接下來你要保證的的就是勤字。如果說靈是天賦的話,那麼勤就是修行最關鍵的要素。隻有保證勤奮纔有可能使得你越來越強大。修行劍法其實就是一個攀登的過程。你攀登的越高越能夠感受到這兩者的重要性。如果你不具備這些素質的話,你將來麵臨的局麵就會非常的艱難。所以…」

趙洵這個時候趙洵也是在認真思考三師兄龍清泉說的細節。

在他看來三師兄說的細節還是很關鍵的。

隻要能夠做到三師兄說的細節,那應該還是會有所成就的。

要想全方位的獲得成就其實是相當不容易的。

「嘖嘖嘖…」

「三師兄說的我都明白了,看來接下來我是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啊。」

「嗯…」

三師兄龍清泉上前輕輕的拍了拍趙洵的肩膀道:「美滋滋啊,真的是美滋滋。小師弟你真的是趕上了好時候啊。有我跟姚劍仙給你把關,你在修行方麵是一定能夠達到一個相當強大的境界的。對此我是很有信心的。」

好傢夥…

三師兄龍清泉把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了,那還有什麼可擔憂的呢?

「小師弟你出劍的時候要更快一些,爭取出劍能夠達到一個極值。當你出劍足夠快之後,你就會發現這真的是一件極為簡單的事情了。」

「唔…」

三師兄龍清泉所說的快速,趙洵真的是深以為然。

對他來說,這可以說的上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事情。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當速度能夠達到一個極值之後,那麼就能夠克服很多的東西。

當速度提升之後,那確實是在相當方麵都能夠展現出不一樣的特質。

這一點趙洵還是把握的相當不錯的。

嘖嘖嘖…

「三師兄啊,我也不知道是出自於什麼原因,就是經常會走神。本來速度還是相當不錯的,可一走神之後一切就都不一樣了。我覺得這可真的是太難了。」

「啊…」

三師兄龍清泉又做出來了那個標誌性的單手托著下巴的動作。

好傢夥…

這也太難了吧。

「所以…」

「嗚嗚…」

三師兄龍清泉貌似在很認真的思考,這個思考的過程可是相當的令人暢想了。

「嘖嘖嘖,我覺得還是小師弟你的元神不夠凝結的緣故。」

三師兄龍清泉沉吟片刻道:「接下來儘可能的保證自己擁有一個沉靜的狀態。因為隻有你處於沉靜的狀態之下纔能夠較好的達到一個完美的境界。」

三師兄龍清泉那是相當的認真的。如此認真絕不是一般人能夠達到的。

趙洵很是欽佩很是羨慕。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有如此良好的悟性的。

妙啊,真的是妙。

「元氣凝結,就會變得專註。隻要變的專註,那麼接下來你就再也不會走神了。走神原則上還是因為你不夠專註啊。」

好傢夥…

三師兄龍清泉說的倒是沒有什麼問題。

如果接下來他真的可以按照這個套路發展的話,那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夠達到一個相對較好的狀態了。

趙洵對此是無比期待的。

「三師兄那我現在就試試啊…」

趙洵知道這種時候是真的不能糾結的。

要是繼續糾結的話,那就真的註定一事無成了。

但是如果接下來他可以良好的貫徹實施的話,那應該在短時間內就能達到他個人的最佳狀態。

這一點還是相當關鍵的。

很多時候人們都是庸人自擾。

當自己本身難以達到一個最佳狀態的時候就會變得相當的困苦。

趙洵嘗試性的將元神全部凝結。

乍一看上去這個難度很大,但是在經過了一番嘗試之後趙洵覺得其實還好。

各方麵來看,他都能夠儘可能的做好,完全不會落於人後。

之前是一些細節方麵沒有做到位,所以必須要儘可能的將細節做到極致。

「唔…」

在經過了一次次的努力嘗試之後,趙洵一瞬間變得相當的強勢了。

不一般啊,真的是不一般!

「劍魂合一!」

劍魂合一其實是一個人的最高境界。當達到這個境界之後,那麵對其他的修行者的時候就能夠展現出絕無僅有的一麵。

這一點其實是相當不容易的。

趙洵一開始的時候也沒有想到自己能夠達到這個地步。

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他的潛力無限啊。

當一個人能夠將他全部的潛能發揮出來的時候,他的實力就真的是相當無敵了。

「穩住,穩住元神,儘可能的跟劍魂融合,不要分散,千萬不要分散!」

「嘖嘖嘖…」

一時間,趙洵明白了這些關鍵點。

劍魂合一,達到這個境界之後趙洵就再也不用擔心麵臨兇險的境地了。

不過這其實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容易。

因為在那麼一瞬間,趙洵能夠感覺到融合的過程中有遭到排斥的感覺。

一旦出現了這種情況,那麼接下來整個人就會變得相當的混沌。

有一種明顯感覺到腦袋如同漿糊的感覺,會讓人非常的難受。

趙洵知道這個時候無論如何他也要咬住。

他如果能夠咬住的話,那一切都還好。要不然的話,很快整個人就會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

太難了,真的是太難了。

「小師弟千萬要咬住,千萬不要放棄。」

這個時候趙洵明顯已經出現了疲態。所以三師兄龍清泉還是知道要點一點趙洵的。

無論如何這口氣也不應該泄掉。無論如何這口氣也必須要咬住。

趙洵是一個對自己非常嚴格的人。

別看平時的時候非常的嘻嘻哈哈,但是隻要認真起來,那就會異常的認真。

嘖嘖嘖…

趙洵明顯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變得熾熱。

就像是一股溫熱的感覺蔓延全身一樣。

太舒服了,這種感覺真的是太舒服了。

好傢夥…趙洵一時間覺得美妙不已。

對他來說能夠一直保持這個狀態的話,那接下來真的是不用再擔心了。

「三師兄,我有很好的感覺了…」

「呃…」

一時間三師兄龍清泉有了一種相當釋然的感覺。

美滋滋。真的是美滋滋啊。

「嘖嘖嘖…」

一時間三師兄龍清泉非常開心的說道:「那麼接下來我們要有的狀態就是儘可能的維持穩定。隻有境界維持的穩定,那麼接下來纔能夠達到人劍合一。小師弟啊,人劍合一併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要想達到這個狀態,那需要的努力是有點多的。但是我還是相當看好你的。」

「唔…」

趙洵心道三師兄龍清泉還真的是個狠人啊。

「希望吧,借三師兄的吉言了。」

趙洵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否達到人劍合一的最終境界。

可以說這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個美好的暢想,但是這個暢想最終能否變成現實那還真的不是很好說。

唔…

「好了我們也訓練了一陣子了,接下來好好休息休息吧。」

三師兄龍清泉這個時候雙手一攤道:「我們去泳池區喝一杯下午茶。」

「嘖嘖嘖…」

趙洵心道三師兄龍清泉可真的是太會了啊。

輕易的就能夠拿捏了。

可以說三師兄龍清泉掌握的細節堪稱完美。

不管是從哪個角度看,都看不出來任何的毛病。

「嗯,那我們就去泳池區好好休息一下吧。」

「嗯…」

泳池,奶茶,果汁。

趙洵往躺椅上一躺平,是真的覺得太舒服了。

這種舒服的感覺真的是令人心馳神往。

趙洵已經是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感覺了。

所以當他感受到這種感覺之後,一時間忘記了所有的煩惱。

嘖嘖嘖…

「美滋滋,真的是美滋滋啊。」

「哈哈明允兄原來你在這裡,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旺財突然之間沖了過來,趙洵著實被嚇了一跳。

「嘖嘖嘖…」

趙洵強自壓下內心的激動道:「旺財啊,我說了多少遍了不要一驚一乍的,這樣真的不好。」

「哎呀不好意思啊明允兄,我這個人隻要一激動,就把這些事情都給忘記了。不過我保證下次一定…一定不會再這樣了。」

「嘖嘖嘖…」

「行吧,這次就這樣吧。下不為例。」

趙洵心道已經這樣了他還能怎樣?他就算是現在跟旺財較真也沒有任何意義了啊。

很多時候情緒都是會不斷的變化的。

至少在目前來說,趙洵的狀態還是相當不錯的。

「明允兄…我來找你是因為最近玩偶賣的實在太好了。一開始的時候我完全沒有想到玩偶會賣的如此好。這個效率持續下去,那我們應該能夠維持在一個相對較高的盈利點上。」

旺財目前的思維可謂是越來越先進了。

趙洵一時間都有些跟不上。

如此一來他能夠承受的壓力也會隨之增大很多。

嘖嘖嘖…

「我覺得吧這件事得分成兩個層麵來看。如果我們思考的過於的保守不行,但是太過開放的話肯定也不行,還是要維持一個微妙的平衡才行。」

趙洵的話其實還是有相當的參考意義的。

加之旺財又對趙洵十分的信任,所以不管接下來趙洵說的是什麼他都會去認真的聽。

嘖嘖嘖…

「嗯,明允兄說的我明白了。過猶不及嘛。有的時候確實不能太過,要不然的話,容易吃虧。」

旺財嘿嘿笑道:「但是有一點啊明允兄,我們該擴張的時候還是要好好擴張的,真的不能太猶豫。」

「嗯,該擴張的時候肯定是要擴張的。這點道理我還是明白的。不過我們也要把握好度,絕對不能太誇張。」

趙洵一直都覺得他們之前寫的小說被封殺主要是因為太過高調太過張揚了。

不管怎麼看太過張揚都不是一件好事,會使得人變得相當的容易被集火。

一旦一個人被集火之後,那麵臨的壓力和風險就太大了。

尤其是出現擋人財路的情況,那麵臨的壓力就太大了。

「嘖嘖嘖…」

一時間旺財悟了。

「所以說啊,還是不能夠過於的高調啊。低調一些總歸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趙洵的思路從來都是線上的。

隻是會因為一些具體的問題而出現偏差。

但是他的糾錯能力也是很強的。

所以隻要他能夠及時的將錯誤糾正,那麼最終獲得的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成就。

嘖嘖嘖…

「玩偶市場佔據了之後,我覺得可以再出一些小的掛件。掛件的定價可以便宜一些,這樣買得人就會更多一些。這方麵可以走薄利多銷的路線,可以說是相當完美了。」

「嗯…」

趙洵一時間點透了旺財。

趙洵看的點向來都是十分精髓的。

基本上很少會出現翻車的情況。

所以在趙洵看來隻要接下來能夠貫穿下去,就基本上肯定能夠火能夠發財。

在趙洵看來要想火其實非常的容易,隻要找準了路子那真的是無比簡單的。

怕就怕的是路子不對。

一旦路子不對,那問題可以說是相當大的。

「好掛件設計也是明允兄親自來嘛?」

旺財更加關心的是一些細節方麵的問題。

因為唯有將細節做到位了,纔能夠真正的吸引人來買。

靠著一時的宣傳營銷不會長久的。

對此趙洵心知肚明。

唔…

保持鎮靜,這個時候一定要保持鎮靜。

「我親自來設計吧。」

趙洵毫不猶豫的說道。

若是讓其他人來做設計的話,肯定是不合適的。

「哈哈…」

「那可真的是太好了。」

旺財顯然是覺得應該要由趙洵親自來把關設計最完美的。

因為趙洵的一些設計感能夠完美的覆蓋旺財的點。

雙方之間能夠在某種程度上達成一個共識。

這個共識可以說是相當關鍵的。

一旦有了共識,那接下來就能夠十分順利的展開了。

「嘖嘖嘖,明允兄一出手,就知有木有。」

旺財這個時光開始了彩虹屁的模式了。

「嘖嘖嘖…」

「美滋滋啊,真的是美滋滋。」

「行吧,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我覺得應該不會有任何翻車的可能。」

起風了。

賈興文明顯能夠感覺到起風了。

這個起風的速度還是相當快的,一時間賈興文感覺到有些迷茫。

這個時候起風可真的是太奇怪了。

「唔,該不會是那個西域妖僧在作妖吧?」

賈興文覺得這種可能相當的高。

「呼…」

要是真的是這個西域妖僧在搗鬼的話,那可真的是相當的難辦了。

畢竟對西域妖僧來說,做這些應該是手到擒來的。

基本上隻需要一番操作就能夠實現。那個難度簡直跟和泥巴一樣簡單。

但是要怎麼樣纔能夠知道事情的真相呢?

這個時候的賈興文真的覺得非常的困惑。

太難了,這個時候的賈興文覺得自己真的是太難了。

看來還是要仔細的分辨一下才行。

以賈興文的道行不應該看不出來的啊。

所以,問題到底出在了哪裡?

還是應該仔細的端詳一下判斷一下纔是。

這個時候的賈興文開始變得更加的沉靜。

沉靜狀態之下的賈興文判斷力更加的強大。

他開始拚命的感受天地間元氣的變化,這真的太重要了。

「呼…」

似乎真的是有非常明顯的變化…

妖風四溢,妖風四起。

一股迷霧感非常的強烈。

似乎有非常奇怪的東西在附近。

嘖嘖嘖…

一時間賈興文變得敏感了起來。

唔…

這可真的是相當的奇怪啊。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呢?

呼…

突然之間沙礫紛飛,一些草絮也間或夾雜其中。

那種奇怪的感覺真的是令人很難以形容。

如果這一切真的是那個妖僧所為的話,豈不是說明這妖僧就在附近?

一時間賈興文變得相當的警惕。

對他來說,這一切可以說是非常的迷惑性了。

突然之間一抹猩紅閃過。

賈興文能夠明顯的聽到哀嚎和求救聲。

毫無疑問,是有安西軍的將士被殺死了。

在安西都護府的城頭突然出現了妖僧,這可太憎了。

好傢夥…

一時間所有人都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壓抑的氛圍。

嘖嘖…

賈興文大喝了一聲退散之後,一瞬間迷霧破開了一個口子。

透過這個口子,賈興文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一個身影。

這個身影他可謂是相當的熟悉。

就是慧安法師!

慧安法師的身形實在是太奇怪了。

隻需要一眼就能夠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是看清楚。

好傢夥…

竟然真的是慧安法師!

雖然他早有心理準備,但是一下子還是感覺有些驚訝。

慧安法師這是真的拚啊,竟然不惜親自進場。

「鎖!」

賈興文開始念及口訣,希望這個口訣可以起到催動大陣留下慧安法師的作用。

畢竟這個大陣的最大作用就是針對慧安法師。

這個大陣創立之初也是為了針對慧安法師。

如果無法達到這個目的,那其實完完全全就沒有意義。

當然即便是如此,賈興文也沒有自信一定能夠留住慧安法師。

他隻能去儘力。

一旦留下了慧安法師,那他最近的努力就成功了,就獲得了回報。

如果不能的話,那…

那基本上就真的是隻能哀嘆慨嘆了。

畢竟沒有人希望擁有一個這樣的結果。

如果一切真的是朝著這個方向發展的話,那可真的是命數了。

隨著賈興文的一聲大喝,整個法陣真的開始催動了起來。

整個法陣可以說是相當的犀利了。

在那一瞬間能夠感覺到無數真氣匯聚而來想要將慧安法師鎖在一起。

無數無形的氣柱鎖鏈在這一瞬間開始絞動,給人了相當巨大的壓力。

若是一般的人肯定扛不住如此巨大的壓力。

但是慧安法師不然。

他乃是一品大宗師境界的強者。

隻要他想做的事情就沒有辦不到的。

那一瞬間,強勢的感覺使得他變得愈發的激動。

「破!」

隨著慧安法師一聲爆喝,在那一瞬間,所有的束縛都爆開了。

奇怪,真的是太奇怪了…

如此奇怪的事情一時間有些讓人琢磨不透。

好傢夥,慧安法師瞬間突破禁製逃出昇天。

賈興文倒抽了一口涼氣,覺得相當的氣憤了。

慧安法師又是慧安法師!

慧安法師逃跑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如此之快的逃跑速度,一時間令賈興文始料未及。

好傢夥…

這也太可怕了。

「該死!」

在那一瞬間,賈興文覺得相當的不甘心。

可惡,當真是可惡啊!

賈興文真的是無語了。

但是此時此刻他確實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

對他們來說這簡直是一個最為糟糕的結果了。

「呼…」

不管怎樣慧安法師總算是跑了。

眼下賈興文覺得自己必須要先跟大都護彙報一下。

就目前而言,這確實是最大的一個事件了。

如果這個事件最終沒有處理好的話,那確實會造成非常複雜的情況。

都護府內,大都護劉霖麵色凝重。

他聽了賈興文的彙報之後一時間覺得相當的憤怒。

這個慧安法師當真是可惡至極。

當真以為安西都護府是他的後花園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這簡直是不可理喻,不可理喻!

很顯然這一次慧安法師的前來是試探性的,並沒有立即全麵進攻的意思。

但是這一次可以說是一次完全體的試探。

一旦試探之後那可真的就是將安西軍的虛實摸清楚了。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一旦安西軍的虛實被摸清楚了,那麼接下來要麵對的就是近乎於狂風暴雨一般的侵襲了。

嘖嘖嘖…

一時間劉霖真的是相當的憤怒了。

但是憤怒過後呢?

憤怒過後需要做的是什麼?

肯定還是理性的看待整個問題的。

要不然的話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賊兵不死,賊兵不死啊!慧安法師通過一次次的試探讓人意識到了他的存在感,也意識到了一個頂級強者的重要性。」

「這真的是頂級強者啊!」

劉霖雖然不願意承認,但是他仍然能夠意識到慧安法師就是他們繞不開的一道坎。

如果無法突破這個界限,那麼接下來就會麵對非常不利的局麵。

所以接下來要怎麼做呢?

接下來要怎麼做才能徹底的消除這個隱患呢?

「局勢不利啊,局勢真的是相當不利啊。興文啊,我覺得目前來說僅僅依靠一座大陣基本上是不可能困住這廝了。如果可以的話你能不能寫一封信,然後給書院送去,讓書院弟子能夠跟我們第一時間匯合共同對抗外敵?」

劉霖的這個要求可謂是提的恰到好處了。

其實賈興文也覺得這個時候僅僅靠他們自己是不足以解決問題了。

所以他們必須要能夠形成合力才行。

唯有形成了合力,纔能夠限製慧安法師。唯有限製了慧安法師,纔能夠在最大程度上解決問題。

要不然的話就難以解開這個死結。

「好,我這就去寫信給書院,相信趙洵一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終南山,浩然書院。

趙洵收到了一封信,來自於西域的信,一封來自安西都護府的信,一封來自於賈興文賈大哥的信。

這封信可以算的上是相當關鍵了。

因為這足以讓趙洵理解到關鍵時刻賈興文賈大哥的處境。

如今賈大哥的處境可是真的不妙啊。

慧安法師的出現應該是出乎賈興文賈大哥的意料的。

短時間內出現這麼複雜的情況,換作是任何人都扛不住。

但是賈興文賈大哥仍然在苦苦支撐。

太難了在趙洵看來這真的是太難了。

一時間趙洵能夠對賈興文賈大哥的心情感同身受。

「賈大哥啊,你可一定要抗住壓力啊。」

趙洵肯定是會伸出援手的。

關鍵是什麼時候出手。

不同的時間出手麵臨的壓力也是不一樣的。

這個時候就去嗎?

這個時間點倒是很緊要。

不過…

趙洵還得考慮腐蝕者的問題。

腐蝕者這一次雖然脆敗了,但是還是有可能會捲土重來的。

要是腐蝕者再次捲土重來的話,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所以趙洵必須要提前做好準備。

「必須要派人去西域,但是去的人數不能太多。」

趙洵這個時候有些糾結。

無奈,真的是太無奈了。

「三師兄你怎麼看?」

趙洵第一時間跟三師兄龍清泉開始商談。

三師兄龍清泉還是一個非常靠譜非常實在的人。

所以隻要趙洵能夠跟三師兄達成一致,那麼接下來一切事情都變得簡單了許多。

&n.../> 「小師弟我覺得去的人不宜過多,但也不能太弱了。要不然的話起不到幫助的作用,反而會形成拖累。所以我覺得要麼是姚劍仙要麼是青蓮道長去一個吧。」

三師兄龍清泉還真的是個狠人啊,直接就點名了關鍵所在。

他提到了這兩個人都是一品修行者,絕對實力跟慧安法師在一個層級上,所以接下來要想全方位的對抗對手並不是什麼難事。

如果本身的實力就不在一個層級上那對抗起來壓力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唔…

「倒是真的可以。」

趙洵嘿嘿一笑道:「其實恩師青蓮道長和姚劍仙都是非常好的選擇。選擇他們的話總歸是沒有錯的。這樣吧,我去找他們商量。」

趙洵並不是一個矯情的人。

所以凡事都是以商量為主的,隻要事情能夠商量那就都是好說的。

怕就怕的是完完全全不商量,完完全全拍腦袋。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呼…

保持淡定的心態不容易。

當下的環境會促使趙洵的心態發生變化。

不過趙洵的調整能力還是相當強的。

所以隻要有機會那他是一定會努力的做到極致的。

「臭小子,你想要讓為師去西域?」

恩師青蓮道長吳全義聽到這裡之後很是不屑。

「就為了那個西域妖僧的師弟?要是慧言法師的話也就罷了。慧安法師,他配嗎?」

恩師青蓮道長吳全義眉毛高傲的一挑,展現出了無比強勢的一麵。

「呃…」

這一瞬間吳全義顯得非常的強勢,強勢的令人覺得有些心虛。

「呃,那您是不希望去西域跟慧安法師交手?」

「倒也不是不行。隻是為師覺得總歸不能一個人去,那樣的話太無聊了。」

「恩師是想要找個伴一起?」

「恩,為師就是這個意思。」

「您覺得竹林劍仙如何?」

「竹林劍仙?」

「對!」

「竹林劍仙跟您可是絕配啊。」

趙洵再次開始施展自己的絕佳的口才,一時間便是連恩師青蓮道長吳全義都隻能甘拜下風。

在這方麵趙洵實在是太擅長了。

在擅長的領域趙洵完全沒有理由輸啊。

恩師啊,您就看好吧,看看我是怎麼開始忽悠的。

趙洵不是一個矯情的人。

所以雖然他確實是在忽悠,但是仍然能夠施展出不一樣的功力。

而且他能夠讓人感覺不出來他是在忽悠。

這一點其實是最為難能可貴的。

因為在忽悠的時候,趙洵明明白白的能夠表現出一股真誠感。

眼睛裡寫滿了真誠。

那種感覺是不可能騙人的。

嘖嘖嘖...

一時間就連一向人精的恩師青蓮道長吳全義人都傻了。

好傢夥,這個臭小子,還真的不是一般人啊。

能夠表現出這樣的境界,簡直了。

嘖嘖嘖...

「唔...」

「那倒不是不行。不過問題來了。你覺得為何姚劍仙要跟為師一起去西域?他留在終南山陪著媳婦不好嗎?」

呃...

不得不說,薑還是老的辣。

不管別人如何,但是恩師青蓮道長吳全義表現出來的細節確實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感受到的。

趙洵也是悟了又悟才體會出了細節。

「這個方麵可能確實有些難度,不過也不是沒得聊的。」

趙洵吞了口吐沫,繼而接道:「恩師啊,我覺得世上無難事隻怕有心人。如果我們能夠非常真誠的去跟姚劍仙說的話,他應該是可以答應的。」

「是你,不是我們。」

恩師青蓮道長吳全義糾正道。

一時間趙洵無語了。

好傢夥...

恩師這也太狠了吧,一句你不是我們就把自己的責任摘得個乾乾淨淨。

好傢夥,還真的是內行啊。

內行到這個程度,絕了絕了。

趙洵內心很無奈,但是沒得法子啊。恩師都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了。

如果他這個時候拒絕的話,未免也太不給恩師麵子了。

不管怎樣趙洵都得忍啊。忍一時風平浪靜,忍一時海闊天空。

不管別人是怎樣想的,反正趙洵覺得這個時候不需要考慮別的事情,忍就是了。

「好吧,那徒兒就去勸一勸姚劍仙。徒兒相信姚劍仙是一定會聽我們的。」

呼...

...

...

趙洵從恩師青蓮道長吳全義的住處離開之後,立即就前往了姚劍仙的住處。

姚劍仙所在的竹樓跟二師姐劉鶯鶯所在的竹樓自然是一棟竹樓。

趙洵可謂是相當的清楚。

所以趙洵毫不猶豫的前去,可謂是非常的有氣勢。

人嘛總歸是要拿出一點氣勢來的,要是一點氣勢都沒有的話,那還玩個鎚子。

必須要讓對方完完全全,完完本本的信服他好吧。

卻說趙洵敲了敲門,來開門的卻是二師姐劉鶯鶯。

當趙洵看到二師姐那張略顯得憔悴的臉的時候一時間怔住了。

這是個什麼情況啊。好端端的二師姐咋的成了這個樣子了?

真要是這樣的話,趙洵還真的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他太難了啊。

「呼...」

趙洵撥出了一口濁氣,努力使得自己的心情平復下來。

「那個二師姐啊,我覺得吧咱們現在的這個狀態其實就挺好的。不過呢我還是有一個不情之請。」

「你說小師弟。」

二師姐劉鶯鶯見到趙洵這副狀態直是覺得疑惑不已。

呼...

這可真的是令他覺得相當的奇怪了。

「是這樣的。剛剛我接收到了一封來自西域的信,信是賈興文賈大哥寫的。據說是都護府遭到了西域妖僧慧安的騷擾,他們那裡的形勢十分的兇險。這種情況下基本上很難指望靠著他們自己去對付敵人。所以他在向我們求援。我覺得既然賈大哥求援了,我們肯定還是要拿出一些東西去響應的。咱們去的修行者還不能等級太低,不然很難製服的了那個妖僧慧安。所以我覺得最好的選擇就是姚劍仙跟恩師青蓮道長。兩個一品高手聯手,慧安絕對沒有任何的逃脫可能。」

趙洵知道這個時候絕對不能有任何的猶豫。如果這個時候他表現出了猶豫的情緒,那們二師姐就會斷然拒絕。

這可不是趙洵希望看到的場麵。

不管怎麼說,二師姐跟姚劍仙也是夫妻。

所以二師姐肯定是不希望看到姚劍仙去西域的。

姚劍仙隻要去了西域,勢必就不能陪二師姐,這是一個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道理。

很多時候人的情緒就是如此簡單的。根本不需要去考慮過多的東西。

隻要能夠想明白這個道理,那麼在相當程度上就可以搞清楚非常多的事情。

唔...

撥出一口濁氣後,趙洵在努力的使得自己變得更加冷靜一些。

這個時候其實就是鬥智鬥勇的時候。

如果他在麵對二師姐劉鶯鶯的時候氣勢不足,那肯定是不行的。

但是也不能氣勢太過,不然會有一種咄咄逼人的感覺。

保持一個微妙的平衡,其實這個點是很難拿捏的。

如果拿捏不好的話,那麼麵臨的形勢相當的難說。

果不其然見到趙洵說的如此的堅決,二師姐劉鶯鶯的眼眸中閃過了一抹猶豫。

她是真的非常的猶豫,相當的猶豫。

如此狀態之下,趙洵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好難啊,這個狀態可真的是太難了。

趙洵最是容易心軟,尤其是當看到二師姐這種人開始流眼淚,或者眼眶裡泛淚的時候。

當然,他也知道自己這個時候絕對不能往後退。

這個時候他如果往後退了,就真的不用指望了。

很多時候選擇就是如此艱難的事情。

「二師姐,你意下如何?」

趙洵這一招可謂是相當的巧妙,等於是在一瞬間把壓力給到了二師姐劉鶯鶯的身上。

劉鶯鶯如何看不出來?

但是她當下確實也沒有什麼太好的選擇。

因為對劉鶯鶯來說,她所能夠做的無外乎支援亦或者反對。

但是不管是支援還是反對,她要承受的壓力都是巨大的。

所以到底應該怎麼樣回應小師弟呢?

劉鶯鶯緊緊咬著嘴唇,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好難啊,真的是太難了。

那種痛苦的感覺一直環繞著劉鶯鶯,叫她非常的痛苦。

痛苦的情緒一旦蔓延開來,就很難真正的消散開。

趙洵也非常懂這個道理,所以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勉強二師姐做出決定。

他知道二師姐這個時候一定會是非常痛苦的。

二師姐劉鶯鶯這個時候一定是非常需要時間的。

既然二師姐如此的需要時間,趙洵就必須要控製好情感,必須要保證自己不能過界。

如果趙洵這個時候過界的話,那可不是鬧著玩的,這意味著接下來他會變得相當的痛苦。

「好吧,我同意他去。」

猶豫了良久之後,二師姐劉鶯鶯最終還是做出了選擇。

當趙洵聽到了二師姐劉鶯鶯的這個選擇的時候,他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不容易啊,這可真的是不容易。

呼...

「太好了,二師姐你能夠這麼想真的是太好了。」

趙洵這個時候真的可以說是無比激動的。

好不容易說服了二師姐劉鶯鶯,接下來的一段時間他就要好好的去跟姚劍仙聊一聊了。

其實這本來就是兩件事。

他說服了二師姐,但是並不意味著姚劍仙就一定會選擇去。

二師姐隻是在她這個層麵上不設障礙了。但是萬一姚劍仙自己不想去的話,那一樣會抓瞎的。

畢竟很多時候姚劍仙並不是一個矯情的人,但是卻是一個傲嬌的人。

當一個人開始變得傲嬌之後,那就會展現出充分的難以理喻。

趙洵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是最好的。所以最好要趁著這個狀態去說服姚劍仙。

時間拖得越久其實是越不好的。

時間拖得越久越容易讓事情變得難以理解。

唔...

...

...

「事情就是這樣的姚劍仙,我覺得我已經全部都說清楚了。希望你能夠好好的想想看。」

趙洵知道自己要想表達出來一個非常清晰的思路,其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麵對如此複雜的形勢的時候,要條理清晰的把一切描繪好,還是非常考驗人的。

不管別人是怎麼看的,反正在趙洵看來,這個壓力非常的巨大。

接下來的一切其實相當的關鍵。

如果姚劍仙一上來就明確的表達了態度,那其實趙洵能夠感受到無與倫比的壓力。

但是如果一上來姚劍仙表達出了合作的意願,那其實就還好。

具體還要看姚劍仙自己。

姚劍仙自己想要維持一種什麼樣的狀態。這一點真的是太關鍵了。

一個合作的姚劍仙亦或者是一個難纏的姚劍仙。

趙洵心道諸位神仙大佬保佑保佑小子吧。

這可以說是接下來最為關鍵的一環。

這一環如果能夠處理好的話,那麼接下來的一切就會變得相當的順遂。

但是要是這一環處理不好的話,那很多問題都會因此而變得相當的複雜。

可以說這真的不是鬧著玩的。

好難啊,真的是好難啊。

趙洵這個時候感覺自己的呼吸都開始變得急促了。

所以在這個時候趙洵到底該做些什麼?

他為什麼感覺自己的壓力有那麼的大?

呼...

「所以就是去一趟西域,跟青蓮道長一起對吧?」

「再順帶收拾一個妖僧。」

趙洵毫不猶豫的說道。

好傢夥...

他補充的會不會稍微顯得有點積極?

補充的如此積極會不會稍稍有些問題?

「好,我答應了。」

姚劍仙答應的相當之爽快,比二師姐劉鶯鶯答應的爽快多了。

以至於一時間趙洵都有些沒有反應過來。

好傢夥...

真的這麼簡單嗎?

趙洵一時間都有些感覺到不可思議。

「嗯,答應了?姚劍仙你已經答應了?」

「不然呢?我不答應,難道還是拒絕嗎?」

姚言一時間哭笑不得的說道。

呃...

趙洵仔細想了想,似乎確實沒有什麼毛病啊。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那可真的是太好了。實不相瞞啊姚劍仙,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啊。很多時候要想做出這個決定可不容易啊。姚劍仙你是怎麼如此乾脆利落的做出決定的呢?」

「這有何難?鶯鶯都同意的事情我又有什麼好糾結的呢?」

好傢夥。

這話說的可真的是精彩啊。

不得不說姚劍仙真的是一個妙人。

三言兩語間就點出了精髓所在。

但是不得不說他說的還是有道理的。

唔...

姚劍仙這個時候的狀態維持的很不錯,趙洵也沒有必要打破這個狀態。

畢竟能夠一直維持在這個狀態其實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姚劍仙很賣力氣,趙洵也沒必要去拆台。

何況人家還是願意去幫忙的,趙洵就更得捧著他了。

「嗯嗯呢,您和恩師青蓮道長一起出手,那個妖僧斷然沒有再囂張的可能。您隻管放開了手腳收拾他。我相信這個妖僧用不了多久就會束手就擒。」

趙洵對於恩師以及姚劍仙的組合可謂是相當的看好的。

這個組合不論是從任何的細節看都沒有什麼問題。

發揮好的話,很快就能夠體現出來優勢。

「哈哈,那就借你吉言了。實不相瞞,我還真的是想和這個所謂的慧安法師交交手。他的師兄慧言法師是超品,我肯定是打不過的,但是一品對一品,我還是很有自信的。」

竹林劍仙姚言號稱超品以下無敵,所以他覺得一切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一品對一品隻要不出現天塌下來的這種意外,他完全沒有理由輸啊。

他很久沒有痛痛快快的跟人打過架了。跟妖獸倒是打了一架,但是跟妖獸打跟與人打的感覺完全不同。僅僅從細節之處就可見一斑。

所以趙洵真的不會有任何的猶豫。

對他來說,接下來的每一個細節都至關重要。

呼...

...

...

西域,安西都護府。

賈興文接到了一個訊息。

一個非常重大的訊息。

書院方麵已經同意派人來援助他們了。

這個人還不隻是一個,而是足足有兩個。

包括青蓮道長、竹林劍仙在內的兩位大佬會一起前往西域,幫助他們清楚妖僧慧安的禍患。

可以說這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賈興文聽到的最好的訊息了。

這個訊息不僅從任何的地方看都是完美的。

完美的細節,完美的展示,完美的方方麵麵。

這真的是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啊。

光是瞧上一眼就會讓人覺得心曠神怡。

呼...

保持如此一個完美的狀態之後,接下來賈興文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保證自己和整個安西軍在這段時間內不要被破防。

隻要他們能夠繼續堅持一段時間,堅持到書院的大佬和援軍趕到,那麼接下來就能夠對敵人造成相當巨大的殺傷。

書院的人那可不是一般的人。

尤其是這兩位,賈興文是親眼瞧見過神通的。

不論是從任何細節看他們的發揮都可以稱得上完美中的完美。

除了山長,賈興文一時間真的想不到任何人能夠跟他們比較。

完美,細節之處透露出了種種完美。

這些完美堆積在一起會讓人有一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賈興文感覺接下來自己什麼都不需要做了,隻需要老老實實的在一旁敲著邊鼓就好。

敲邊鼓這種時候賈興文其實是最擅長的了。

隻要他擁有機會,總是能夠發揮的淋漓盡致的。

賈興文不是一個矯情的人。所以對他來說,如果能夠在這個過程中發揮出一些作用的話,那一定就是所謂的敲邊鼓了。

哈哈哈,打輔助也有打輔助的作用。

若是人人都想做主角,那可就沒有輔助了。

這怎麼能行?

有紅花就要有人甘願做綠葉。

賈興文就是這樣一個人。

當初在不良人衙門的時候,賈興文就十分心甘情願的在趙洵身邊作配。

趙洵表現的強勢的時候,賈興文都會十分刻意的收一收節奏。

因為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夠去搶趙洵的風頭。

趙洵是一定要發揮出自己優勢的,是一定要將自己的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的。

很多時候賈興文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會去刻意的壓製自己,他會使得自己不爭不搶。

現在的情況基本上也是一樣的,麵對著來自於遠方的書院青蓮道長以及竹林劍仙,他依然需要扮演的是一個配角的角色。

賈興文早已習慣了這種感覺,所以不會覺得有任何的不適感。他反而覺得這樣很好,非常好。當一個人已經徹底適應了這個節奏之後,就真的不會有任何的異樣感了。

「唔...」

賈興文確實是相當的激動了。

他等這一天等了太長的時間,他不知道再次看到書院獨領風騷這一幕需要多久,但是就當下的細節來說,他覺得自己還是能夠發揮出一些作用的。

呼...

他必須要立即將這個好訊息告訴給大都護,讓大都護第一時間也高興高興。

...

...

大明宮,紫宸殿。

顯隆帝突然之間開始渾身起疹子。

紅色的疹子在他全身都是,不僅僅臉上,前胸、後背。胳膊,大腿。

幾乎能夠想到的任何位置都爬滿了紅色的疹子。

一時間所有人都不禁瑟瑟發抖。

要知道顯隆帝的身子最近一直時好時壞。

好的時候基本上是靠著慧言法師輸送真氣強行吊著的結果。

而壞了的時候一般就是當慧言法師遠離顯隆帝的時候。

慧言法師遠離顯隆帝的時候,他的真氣也就會遠離顯隆帝。

他的真氣遠離了顯隆帝,接下來的一切也就會遠離顯隆帝。

所以這些都是相輔相成的。

顯隆帝本人也很清楚這點。

對顯隆帝來說,控製好情緒實際上是最關鍵的。

但是他這個時候已經無法控製情緒了。

因為這個時候他已經開始被病痛折磨的痛不欲生。

為什麼會這麼的痛苦?

顯隆帝真的不明白,為什麼他要承受如此多的痛苦。

疹子真的是瘙癢難捱。

顯隆帝感覺自己真的是多餘的一刻也承受不住。

那種痛苦的情緒一旦開始蔓延,就會在相當程度上使得人變得難受。人一旦開始變得難受,就會整個狀態出現下滑。

顯隆帝最近身體狀態的下滑就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下滑。因為他真的是太難受了。

他翻來覆去,輾轉反側。

根本就移動不了,根本就無法保證自己處於一個合適的狀態。

禦醫當然早已前來診治過了。

但是診治的效果其實並不理想。

好難啊...

顯隆帝明顯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精力在慢慢的失去。

當一個君王明顯能夠感覺到自己精力開始衰竭的時候,就真的太難了。

「呼...」

撥出一口濁氣,顯隆帝開始閉上眼睛休養。

他覺得自己應該還是沒有到大限將至的地步。

所以眼下出現的這一切,其實對他來說隻是一個小小的磨難而已。

他一定要能夠忍住磨難,不斷的向前。

如果接下來能夠抗住的話,那麼自然不是什麼大問題。

唔...

但是如果扛不住的話...

顯隆帝簡直不敢去想。

一切對他來說都太不公平了一些。

顯隆帝感覺到自己的體力在慢慢的流逝。

是他衰老的緣故嗎?

還是單純的因為慧言法師離開的緣故?

可能這兩種因素都有吧?

有的時候顯隆帝真的會覺得困惑,真的會覺得難以理解。

但是有的時候他也得選擇接受這一切。

因為他如果不接受的話也不會有任何的用,他不選擇接受的話也會麵臨相當複雜的問題。

一旦這些問題累積到一定程度,對於顯隆帝也是一個相當巨大的困擾。

所以與其被這些問題困擾,還不如選擇接受呢。

反正接受也不是一件無法迴避的事情。

不管別人怎麼看,至少顯隆帝覺得一切都好。

維持一個穩定的情緒,維持一個淡定的心態,接下來的一切都會變得簡單許多。

要不然的話,光是自己氣自己,就能夠完完全全的把人給氣死了。

不過雖然顯隆帝能夠接受自己日漸衰老的事實,仍然不可避免的希望自己能夠減少痛苦的感覺。

這個時候的顯隆帝真的是太痛苦了。

那種麻疹讓人渾身瘙癢的感覺,真的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承受的。

禦醫真的都是一群庸醫。

不管是從任何細節來看,都是一群庸醫,表現的沒有任何的專業技術含量而言。

顯隆帝感受到了出奇的憤怒。

唔...

顯隆帝要通過一次次的行為告訴這些禦醫們,沒有他們朕也能夠好起來。

不需要他們朕也可以變成令所有人羨慕的千古一帝!

...

...

當竹林劍仙姚言跟青蓮道長吳全義一起通過傳送術來到安西都護府的時候,竟然覺得眼前的景象很熟悉。

安西都護府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微縮版的長安城啊。

不管是從任何細節來看,說這是一座微縮版的長安城都沒有任何的毛病。

誠然,這座城池應該就是以長安為模板進行仿製的。

嘖嘖嘖...

還真的是充滿了新奇啊。

一時間姚言覺得相當的神奇。

「姚劍仙,你說我們這次來要捉那個妖僧,但是這個妖僧人又不傻他會輕易的上鉤嗎?」

「不好說啊。正常來說隻要不是太蠢笨的人,應該都不會湧上跟前來的啊。這個傢夥倒真是來無影去無蹤呢。要想捉出來他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就是說他,這個什麼慧言法師的也是一個狠角色呢,要想弄清楚他在什麼位置非常的困難。」

「咳咳咳...是慧安法師,這廝是慧言法師的師弟。」

「啊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這下我就明白了。」

「嗯嗯嗯...」

「所以說啊,慧言法師跟慧安法師其實是同門師兄弟。你看慧安法師在整個長安城煽風點火的樣子,大概就能夠猜到慧安法師也是同樣的狀態了。」

「嘿嘿嘿,這還真的是應了那句話啊,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哈哈哈,說的就是啊。不過我們現在沒有必要再糾結這些了,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先去見見大都護劉霖以及賈興文啊。」

「嗯嗯呢,說的正是。」

「呼...」

撥出一口濁氣之後,二人紛紛朝都護府的方向走去。

...

...

都護府內,大都護劉霖和賈興文正在商談著要事。

他們沒有想到突然之間二人會空降。

所以當親兵稟報的時候,他們都吃了一驚。

「快快將二位先生請進來。」

「不必了,我們已經進來了。」

竹林劍仙跟青蓮道長一前一後走入其中。

一時間劉霖和賈興文的麵上都露出了喜色。

對他們來說,看到的這個景象可以說是分外驚喜的了。

「哈哈哈,真的是妙啊,妙啊。真的沒有想到能夠在這裡遇到二位。真的是緣分啊。」

最興奮的當然要屬賈興文了。

畢竟他和二人都算是認識。

「哈哈哈賈興文啊,我就知道你小子也在這裡。聽說就是你寫的信,害的貧道還得專程來西域跑一趟,是也不是?」

青蓮道長的話,一時間令賈興文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他的麵頰通紅,麵上的表情十分的尷尬。

「哈哈哈,跟你開玩笑呢。你不必在意。」

「呃...」

賈興文尷尬的撓了撓頭。

不得不說青蓮道長有時候表達的東西他真的有些忖度不出來究竟。

好傢夥...

「來吧,跟我們說說看吧,慧安這個妖僧到底是如何為禍一方的。我們隻有弄清楚了這些接下來纔能夠做出針對性的應對啊。」

「嗯,好...」

賈興文知道這個時候就算是徹底進入了正題了。

不管怎麼說這也可以算得上是一個極好的訊號。

畢竟很多時候情緒不冷靜也是問題相當大的。

當一個人情緒不冷靜的時候,他所麵臨的就是非常混亂的局麵。

但是一旦人的情緒冷靜下來之後,一切就開始變得輕鬆了。

「唔...」

深吸了一口氣之後,賈興文沉聲道:「其實是這樣的。這個慧安法師一直以來都想要幫助西域叛軍搞亂我們安西軍在西域的部署。但是他一直沒有太好的機會。不過最近他似乎是下定了決心準備和我們死磕了。一開始的時候我們感覺尚且不算是太強烈。但是後來我們漸漸的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來自於慧安法師的壓力。他給壓力的方式是循序漸進的。並不是一上來就把全部的壓力壓上來將你壓垮,而是不斷的給你壓力。當你感受到壓力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那種感覺真的是太痛苦了。就在上一次,我跟大都護在城頭的時候,突然之間妖風四起,突然之間飛沙走石。那個場麵真的是太誇張了。當你能夠親身的感受到這一點之後,你就能夠明白這是痛苦的事情了。」

聽了賈興文一番的描述之後,基本上青蓮道長吳全義和竹林劍仙姚言已經明白了一個大概。

「嘖嘖嘖,這樣一來我們也算是聽明白了。這個勞什子的慧安法師會的旁門左道不是一般的多啊。」

「就是說啊。他搞事情的本領確實有一套的,真的叫人抓不住套路的。」

賈興文這個時候表達出了相當的無奈。

不管是從任何一個細節來看,這個慧安法師跟慧言法師的路數都是一致的。

不愧是同宗同門的師兄弟。

這還真的是應了那句老話。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很多時候正是因為他們是同門師兄弟,才會在如此之多的細節上麵都表現出來別人所沒有的特質。

但是這樣一來,也讓對他們的針對變得簡單了起來。

「我覺得吧是這樣。要想針對他,最重要的細節就是保證一開始的時候能夠擁有一個伏擊陣。這樣一旦他邁入伏擊陣之後我們就可以第一時間做出響應將其擒獲。」

精通符陣術的青蓮道長建議道。

「不行,這個法子我們都試過了。這個套路可以說是相當的強了,但是慧安法師掙脫大陣的本領遠遠比我們想象中要強的多。我們很難將其困在大陣中,他總是能夠輕而易舉的就從大陣中逃脫。所以我覺得還是換個套路吧。換個套路的話,或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

嘖嘖嘖...

一時間,賈興文的話讓青蓮道長怔住了。

「你小子剛剛說什麼,這廝可以輕易的掙脫符陣的束縛?」

這在青蓮道長看來簡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因為符陣對於超品以下修行者的束縛都是相當明顯的。

哪怕是一品修行者其實也免不了這一點。

這個慧安法師,就勉強算他是一品吧。

那麼問題來了,這廝憑什麼能夠直接掙脫符陣的束縛?

憑什麼?

不管是從任何的角度看,不管是從任何的細節看,都沒有這個道理啊。

青蓮道長想不明白,他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

所以問題是出在了哪裡?

「一開始我也不能理解,但是後來我明白了。這廝之所以可以直接掙脫符陣的束縛,應該是他在很遠的地方安排了一具分身,這樣就可以移形換位了。」

「移形換位術?西域佛門的移形換位術?」

這一次接話的卻是竹林劍仙姚言了。

姚言可謂是見多識廣,各大宗門的絕學他或多或少也都瞭解一二。

西域宗門的絕學之一就是這個傳說中的移形換位術了。

此法術可以輕而易舉的使人轉移位置。

也許上一刻這個人還在這裡,下一刻就會換到另一個位置去了。

光是想想就讓人覺得相當的刺激。

好傢夥...

一時間幾乎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涼氣。

不容易啊不容易。

麵對這樣的情況,不管是竹林劍仙姚言亦或者是青蓮道長吳全義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如果這個傢夥真的如此能跑會跑的話,要想捉住他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畢竟有的時候他們也是要做出一些針對性的部署的。

一旦整個部署的環節之中出現了一些問題。

那麼接下來要麵臨的情況就會相當的複雜。

很多時候人們就是在這種無助的環境下出現了一些偏差的。

「這廝用移形換位術來躲避符陣的束縛,其實本質上就是一種投機取巧的行為,是不值得鼓勵的。」

青蓮道長吳全義皺眉道:「但是確實可以看的出來,這個法子相當的高效。這個傢夥用了一次之後可謂是爐火純青了起來。他若是繼續用下去的話,確實可以最大程度的讓人體會到絕望。」

絕望並不是你能夠做什麼,而是你做不了什麼。

當你意識到不管是自己付出多大的努力,都有一件事你肯定做不到的時候你的內心就真的是會無比絕望的。

青蓮道長吳全義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但是他自己確實覺得相當的痛苦。

這種痛苦的情緒累積在一起,確實會讓人覺得非常的難受。

「好吧,我覺得我們得換一個思路了。既然這個傢夥會移形換位術的話,我們就不能一味盲目的去跟著他。而要去守他的幻影。」

「守他的幻影?」

「是的,我們必須要提前預判他的幻影的位置,然後守在那裡。這樣等到他使用了移形換位法術的時候我們就能夠一下子將其抓獲。這個時候的慧安法師肯定是最虛弱,最脆弱的時候。這個時候的慧安法師能夠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我們的壓迫力。」

青蓮道長吳全義的思路從來都是相當的清晰的。

在他看來沒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到的,隻要用心。

雖然不管是從任何的的角度來看,這個慧安法師都是一個十足的老狐狸。

但是對他們來說這確實是一個相當好的機會。

隻要機會把握住了,那接下來就沒有什麼是做不到的。

「好,我也贊同這個法子。」

竹林劍仙姚言這個時候毫不猶豫的說道。

好傢夥...

一時間賈興文感覺到了一股十分強烈的感覺。

「所以說,我們要怎樣纔能夠確定他的影子的位置呢?」

其實這點真的是相當的關鍵的。

因為你不確定影子的位置的話,那麼接下來的很多事情就無法展開了。

隻有先提前確定好了影子的位置纔有可能去守。

守這個詞其實就已經說明瞭一種態度了。

這是一種相對比較被動的方式。

首先要做的就是耐得住寂寞。

如果不能夠保證能夠耐得住寂寞的話,那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就很可能會被慧安法師玩弄於股掌之間。

他完全可以靠著一些小的伎倆來激怒安西軍,安西軍上上下下如果被激怒的話就徹底不可能跟慧安法師相抗衡了。

可以說慧安法師確實佔據了主動佔據了優勢。

那麼接下來就要看他們如何應對了。

如果應對的好的話,那還是很有機會能夠獲勝的。

「嗯,根據他的氣味去追蹤,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法子。我覺得可以一試。」

「嗯?」

當青蓮道長吳全義說出這點的時候,所有人都瞪圓了眼睛。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