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大周不良人 > 第四百九十六章 佈局與追蹤術

大周不良人 第四百九十六章 佈局與追蹤術

作者:一袖乾坤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06 03:11:09

其實,大家感到疑惑不解也是能夠理解的。

畢竟他們是修行者又不是靈獸,怎麼可能對於氣味追蹤那麼擅長呢?

換句話說,如果他們真的對氣味追蹤如此擅長的話,從一開始的時候就使用好了,為何要拖到現在呢?

“你們都盯著老夫看作甚。難道貧道的臉上長了一朵花嗎?”

青蓮道長吳全義冇好氣的白了他們一眼道:“貧道的意思是,要想全麵的控製好一切,那就必須要保證自己能夠擁有一個最基本的嗅覺辨識力。但是真正追蹤的話肯定還是交給靈獸去做的。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我們的嗅覺辨識力即便是再強那也不會比靈獸強。所以我們還是可以期待一下的。如果靈獸能夠幫助我們找到敵人的位置,對敵人造成巨大的衝擊的話,那麼接下來就可以享受美好時光了。”

嘖嘖嘖...

青蓮道長的話其實還是擁有一定的道理的。

這些道理累積在一起的時候也是會給到人相當的啟示的。

但是...

靈獸在哪裡?

這纔是所有人現在關心的重點。

靈獸在哪裡?

要是找不到靈獸的話,一切不都是白搭嗎?

要是找不到靈獸的話,一切不都是瞎扯嗎?

這絕不是輕易動動嘴皮子就能夠決定的事情,需要的是切切實實的靈獸啊。

“唔,安西都護府內應該有靈犬的對吧。”

青蓮道長吳全義望向劉霖。

劉霖是大都護,是這裡的扛把子。

他理所應當的對這裡的一切有所瞭解。

要不然的話...

要不然的話,真的會讓人很困惑的。

“嗯,確實有。”

果不其然,這個時候大都護劉霖毫不猶豫的說道。

好傢夥...

這樣一來可真的是厲害了。

從細節上來看,這麼做是冇有任何毛病的。

“嗯,那塊帶我們去看看這個靈犬吧。”

青蓮道長吳全義顯然對此期待極了。

他很期待能夠有所發現,能夠有重大的發現。

但是如果一切都冇有的話,隻是能夠見到靈犬的話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了。

隻要他們能夠見到靈犬,那麼接下來仍然可以有所突破,仍然可以有所得。

關鍵的關鍵是他們能不能夠把握好這個細節。

因為靈犬其實隻是充當了一個探測者角色。更為重要的還是控製靈犬的人。

如果控製靈犬的人能夠發揮出相當重要的作用的話,那麼追蹤慧安法師的氣味就會變得相當的簡單。

...

...

當劉霖帶著青蓮道長吳全義、竹林劍仙姚言來到了飼養靈犬的圈裡的時候,一時間他們感受到了極為奇特的感覺。

那是一種從內向外,自上而下的感覺。

那是一種貫穿始終的奇特的感覺。

這裡的靈犬的靈氣真的是太足了。

也不知道是因為安西都護府地形的因素,還是其他的一些因素,總之他們能夠明顯都感受到這巨大的靈氣。

巨大的靈氣在這一瞬間能夠給人巨大的吸引力。

這巨大的吸引力又會在一瞬間讓他們意識到眼前的靈犬具有卓然非凡的實力。

嘖嘖嘖,當真是厲害了。

“這個靈犬的靈氣很不錯,你們飼養的很好。”

第一時間青蓮道長吳全義就給出了讚譽。

在他看來,整個安西都護府做的都很不錯。當然,最主要需要表揚的還是劉霖。

畢竟劉霖是主導者,是領路人。

有劉霖在這裡定下基調,整個安西都護府纔會有接下來的一係列的操作。

如果冇有劉霖在這裡定下基調的話,那麼安西都護府基本上會是一盤散沙的狀態。

對此他們十分的清楚十分的瞭解。

很多時候人們就是太過情緒化了,很多時候人們就是太過主觀化了。

當一個人的情緒變得主觀化的時候他就會聽不進去彆人的意見。

這其實是相當可怕的。

尤其是劉霖作為主導者,能夠始終保持清醒,始終保持著一種兼聽則明的態度其實是非常不容易的。

能夠達到這個境界的人,其執行力是無比強大的,也是非常自律的。

劉霖的表現讓青蓮道長吳全義十分的滿意。

他也終於明白了,為何賈興文會心甘情願的替劉霖去賣命。

因為劉霖是真的展現出了一個不一樣的特點啊,劉霖是真的展現出了不一樣的特質啊。

特質這方麵真的是無比的強大的,劉霖展現出來之後賈興文就會跟上,就會去有樣學樣。

在這方麵劉霖的作用真的是難以用言語去形容的。

感受到了這些細節之後,人們就會明白作為一個優秀的主導者,是多麼的有意義。

“呼...”

“現在差不多可以開始了吧?”

“嗯...”

保持一個良好的狀態對於所有修行者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

青蓮道長吳全義在感受了一下整個安西軍的氛圍之後認為真的是可以開始操作了。

他的細節把握的可謂是恰到好處,有了這麼好的細節,那接下來一切也就變得簡單了許多。

“我們就用這個靈犬做銀子,然後去追蹤慧安法師,確認了他存放影子的地方,我們接下來就可以哄騙著他上鉤了。隻要能夠讓他上鉤,接下來我們所做的事情就變得容易許多了。”

青蓮道長吳全義的思路可謂是非常的清晰,什麼時間該做什麼,什麼時候該敢什麼。

將這些事宜隻有完完全全的鋪排安排好了他纔會有一種安全感。

要不然的話,青蓮道長總覺得哪裡都不踏實的感覺。

一旦整個人有了不踏實的感覺,那麼接下來就會迎來令人絕望的結局。

青蓮道長隻要出現了不自信,不踏實的情況,那基本上就冇有什麼好結果。

所以他是不敢去賭的,他必須要老老實實,腳踏實地的將每一步做好。

這或許看起來會稍稍顯得有些困難,但是總好過完全無目的瞎走瞎闖。

...

...

慧安法師感覺到了危機感,一種完完全全的危機感。

當危機感開始蔓延的時候他有些開始慌了。

對慧安法師來說,當下的一切其實都是一個巨大的考驗。

因為他明顯能夠感覺到一些強者正在湧入,正在靠近他。

而且還不止一人!

慧安法師的直接是相當的強烈的,也是相當的敏銳的。

幾乎不會出錯!

此時此刻,慧安法師能夠明顯的感受到距離的感覺。

嘖嘖嘖...

這些傢夥已經開始靠近了,越來越近了。

隨著對方的靠近,慧安法師知道自己要開始跑路了。

這個時候繼續的扛著冇有任何的意義。

該跑路的時候還是要果斷的跑路的。

繼續扛著隻會讓局勢變得更加的撲朔迷離。

唔...

慧安法師的輕功相當強悍,既然已經決定跑路,就不會再有任何的猶豫。

一時間他腳下生風,以最快的速度逃走。

他能夠跑多遠就會跑多遠,能夠跑多遠就要跑多遠。

這種時候絕對不能再有任何的猶豫。

...

...

終南山,浩然書院。

還彆說竹林劍仙姚言跟恩師青蓮道長吳全義這麼一走之後趙洵隻覺得自己的心裡空落落的。

一下子走了兩個人,趙洵一時間還真的是有些不適應呢。

“哎呀小師弟要我說你這個時候就不要再去想這些有的冇的事情了。你再去想這些事情也於事無補的啊。還會讓你的心情變得更加的煩躁,但是不如直接放開點。如果能夠把心情放開一點的話,那就會好很多的。”

“呃...”

趙洵仔細想了想,三師兄龍清泉說的也冇有任何的毛病啊。

人有的時候真的是不能太矯情的。

太矯情了,整個人都會處於一種非常emo的狀態。

趙洵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想的,反正他隻要變成這種狀態之後那就是一定會變得emo的。

好傢夥,這可不是鬨著玩的。

趙洵是一個非常現實的人,所以他會儘可能的將自己的狀態一直都保持在一個相對完美的狀態之下。

在進行了一番調整之後如果能夠回到一個完美的環境狀態之下,那自然是最好的。

要不然的話,恐怕整個人都會變得相當的壓抑。

“三師兄,那我們就去練劍吧。”

趙洵知道這個時候練劍其實是一個相當好的選擇。

因為這個時候練劍可以發泄他過多的體力。

人一旦體力過剩之後就很容易去胡思亂想。

而如果可以將這一部分的體力及時的消耗掉之後,就會好很多。

趙洵非常在意這一點,所以他希望能夠發揮的完美一些。

來吧,這其實真的不是像想象中的那麼重要。

隻要能夠將體力消耗,那真的就是極好的。

消耗了體力之後趙洵就真的暫且可以將這一切放下了。

放下了之後,一切就都變得簡單了,一切就都變得輕鬆了。

...

...

竹林之旁三師兄龍清泉跟趙洵已經全部醞釀好了狀態。

對他們來說當下的這個狀態可以說是完美了。

但是要長時間的維持在這樣一個狀態,其實還是相當考驗人的。

如果無法發揮好的話,那就會造成一些很嚴重的後果。

“三師兄,可以開始了嗎?”

趙洵目前對三師兄龍清泉那是相當尊重的。

因為三師兄哪怕隻是做出一些細節,就能夠展現出非常不同尋常的一麵。

如果可以展現出這些不同尋常的一麵,那確實相當的具有競爭力。

呼...

“好了,開始吧。”

三師兄龍清泉顯然也不希望繼續耗下去了。

跟小師弟之間的訓練可以說是非常考驗技術的。

如果技術發揮出色的話,是一種狀態,如果技術發揮的一般的話又是一種狀態。

可以說兩種狀態簡直是有著天壤之彆。

很多時候龍清泉其實都能夠將狀態拿捏的恰到好處,但是片刻之際他的修為狀態也是會有輕微的波動的。

對龍清泉來說要儘可能的將情緒控製在一個相當平穩的狀態。這樣他跟趙洵之間的對決纔會顯得相當的愜意,相當的輕鬆。

完完全全就是點到為止,不會有任何的衝動性。

衝動是萬萬使不得的。

衝動會使得龍清泉感受到冇有必要的東西。

這些額外的點是龍清泉一點也不希望得到的。

他所希望看到的展現的其實就是原原本本的東西,是他修行之路上一開始所展現出的最本真的東西。

這些最本真的的東西真的能夠讓人獲得極大的提升。

“出劍吧,小師弟。”

三師兄龍清泉率先出劍。

葬花劍不管是從任何的角度來看,都是相當的強勢的。

龍清泉也習慣了這種強勢的用劍方法。

在龍清泉看來,隻需要在細節之處多做文章,就能夠展現出絕無僅有的劍法。

劍法這個東西有的時候是真的很看水準的。

你能夠掌握到什麼程度,能夠發揮出什麼程度,都決定你的境界到底處於一種什麼樣的狀態之中。

境界不同,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自然也會有不同。

境界不同,發揮出來的劍法淩厲程度也會不同。

雖然龍清泉知道這個時候對決的是同門的師弟,但是他仍然不會有任何的留情。

因為他想讓趙洵感受到麵對一個頂級的對手,麵對一個跟他拚命的對手時應該是怎樣的狀態。那真的應該是一個完美的狀態纔對。

完美的狀態能夠展現出來的實力絕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承受的。

完美的狀態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是需要一個不斷進階的修行者才能夠最終體現出來的。

實力終歸是需要全方位的提升的。

全方位的提升實力可以讓一個人的修為狀態獲得極大的提高。

出劍就出劍,誰怕誰啊!

趙洵這個時候即便是不想出劍也不行了。

因為三師兄龍清泉也出劍了。

在那一瞬間,說趙洵是被動出劍也好,無奈出劍也罷。

總之趙洵是真的出劍了。

一劍所感受到了的淩厲氣勢讓所有人都開始膽寒。

這可真的算得上是無敵寂寞冷。

趙洵學劍是很後來的事情。

一開始他學習的是刀。

但是三師兄龍清泉打開了他學劍大大門。

當趙洵開始認真的學劍之後他開始意識到,其實劍法真的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困難,劍法的核心其實就是一個柔字。

隻要做到了柔字,那麼其實接下來的一切事情都開始變得簡單。

以柔克剛,以柔克一切。

劍看上去柔,但是實則內裡是剛。

巨大的差異可以讓人體味良多。

當然,在硬實力方麵,其實趙洵跟三師兄龍清泉還是存在著較大的差距的。

這個差距從一開始的時候趙洵能夠明明白白的感受到。

而且他還能夠感受到三師兄龍清泉是在讓著他的。

所以趙洵在使用各種劍法的時候也會更加的小心,以免會出現用力過猛的情況。

用劍的時候最忌諱的就是用力過猛,這一點跟用刀可以說是截然相反。

使用刀法的時候能夠明顯感覺到要儘可能的將刀法揮舞的颯颯生風。

一旦將刀法使用的颯颯生風那麼基本上這套刀法就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了。

但是劍法則不然,即便是你的劍法用的相當之好,仍然可能會出現各種翻車的名場麵。

所以趙洵時刻都不敢大意。

對他來說每一個細節都是非常關鍵非常重要的。

如果在這些細節方麵出現了非常明顯的漏洞。

那麼接下來他們要承受的壓力那就不是一般的大了。

壓力感這個東西都是逐漸產生的。

產生伊始的時候尚且觀感不明顯。

但是累積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那就變成了相當敏感的事情了。

趙洵則是從一開始就感受到了來自於三師兄龍清泉的淩厲攻勢。

三師兄龍清泉是個狠人啊,能夠將細節做到這個地步,真的是相當的可以了。

很多時候瘋狂的進攻總歸是能夠帶來相當多的後果的。

因為當你進攻的時候其實就等於是將漏洞和破綻暴露在了對手的麵前。

當你明顯的感受到了這個漏洞的時候,對手也察覺到了你的漏洞。

可以說這就是在所謂極致對攻模式下的一種選擇。

無所謂對錯,可能隻是一種單純意義上的選擇吧。

做出這種選擇之後就得想好這種選擇所應該承受的結果麵臨的後果。

趙洵是一個絕對意義上的進攻主義者。

所以他會儘可能的將自己的進攻節奏把握到極致。

隻要有機會擺在他的麵前他是絕不會一味的退守的。

對趙洵來說,進攻不斷的進攻,這纔是人生當中最重要的事情。

不進攻毋寧死。

隻有不斷的進攻才能夠全方位的展現出他的決心以及修行的勇氣。

修行者是需要擁有勇氣的。

這一點趙洵非常的清楚。

哪怕是從一開始的時候展露出勇氣,也比一直憋著好。

趙洵知道越早展露勇氣,越能夠表達出自己的強勢感。

越早表露出勇氣,越是能夠讓對手忌憚。

這一點真的是太關鍵了。

因為很多情況下人都是不會主動的去尋求進攻的。

一旦一個人不主動的尋求進攻,那麼他基本上就是采取了被動守勢。

這樣命運就不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所以他們需要能夠緊緊的握著自己的命運,需要能夠牢牢的把控自己的命運。

主動進攻,這很難啊,但是即便再難也不能猶豫,即便是再難也不該有猶豫。

趙洵並不是一個矯情的人。

但是在跟三師兄龍清泉的對決之中,趙洵悟到了一個相當重要的點,那就是永遠也不要給對手機會。

哪怕是一絲一毫的機會也不要給。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對手會在何時何地給予你致命一擊。

也許隻是你一個十分細小的疏忽,也許隻是你一個不經意間的失誤,有可能最終就會造成不可估量的後果。

後果一旦產生,那真的是令人絕望的。

絕望的情緒蔓延開來,會讓所有人感受到恐懼為何物。

恐懼真的是非常的令人絕望的。

趙洵跟三師兄龍清泉激戰了幾十個回合一時間仍然冇有分出勝負。

趙洵知道這是三師兄龍清泉在讓他。

如果三師兄龍清泉冇有讓他的話,他已經早都輸了。

但是讓與不讓真的有如此重要的意義嗎?

或者說讓與不讓真的如此的關鍵嗎?

有的時候趙洵是會想這種類似的問題的。

三師兄龍清泉為什麼會選擇在這個時候讓他?

單純的因為他是一個剛剛步入劍道修行的新人?

還是因為其他的一些因素?

趙洵知道不管是因為什麼因素,總而言之,就當下而言三師兄龍清泉所展現出來的東西都是一個頂級修行者的擔當。

一個頂級修行者要做的不隻是比勇鬥狠,而是要能夠儘可能的去爭取一些節奏。

如果能夠為後輩爭取到進步的空間,爭取到進步的可能的話,那其實他的付出是完完全全有意義的。

龍清泉是一個非常注重細節的人。所以他會儘可能的在整個過程之中給予趙洵一些點撥。

趙洵如果能夠悟出來的話,那麼他就會在接下來的過程之中,儘可能的給予更多的點撥。

趙洵如果悟不出來的話,那可能就此打住了。

但是不管趙洵能否悟出來,不管接下來趙洵會做到一種怎樣的程度,龍清泉已經把他能夠做到的做到了極致了。

這可真的是不容易。

畢竟很多時候,龍清泉都是一個相當強勢的人。

也隻有在小師弟趙洵的麵前他會表現的如此有耐心。

但這恰恰也就是趙洵的服氣啊。

趙洵真的是一個相當有服氣的人。

他能夠感受到來自於三師兄龍清泉的關愛。

這些關愛會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給予趙洵營養。

趙洵也會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從這些給養之中不斷的變強。

變強很難,但是變強很重要。

趙洵目前的劍法最多能夠算是二流,可能都得歸到三流。

但是那又如何。趙洵有一顆敢於直麵危險的心。

他知道自己能夠戰勝很多人,他知道自己可以做到這點。

敵人或許很強大,但是趙洵並不在乎。因為他知道自己是不可戰勝的。

當他發揮出自己的極致的時候他就是不可戰勝的。

這是一個書院弟子該有的狂傲。

書院弟子本就該如此。

三師兄龍清泉此時此刻隻不過把他該有的那些東西傳給了趙洵而已。

...

...

大明宮,紫宸殿。

慧言法師還是來了。

雖然顯隆帝最近對他的狀態有了一些下滑,但是他還是來了。

在這方麵,慧言法師顯得無怨無悔。

畢竟這個時候他幾乎不能夠對顯隆帝有任何的埋怨。

因為他幾乎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了顯隆帝的身上。

不僅僅是他,還有西域佛門。

近來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多到了令慧言法師完全的出乎意料。

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慧言法師一時間真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好了。

顯隆帝在這個時候表達出了憤怒的情緒也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通天佛塔可以算得上是顯隆帝給予了極大精神寄托的地方。

就那麼一下子轟然倒塌了,換做是誰也扛不住也忍不了的啊。

麵對如此複雜的情形,顯隆帝非常的鬱悶。

顯隆帝可以算的上是相當複雜的一個人。

他總是能夠在群臣爭權奪利的情況下穩穩壓製大局。

他能夠將一切處理好,能夠將一切控製在一個最完美的狀態之下。

這其實是很難的。

所以在這方麵慧言法師其實是有些崇拜顯隆帝的。

但是在另外一些細節方麵,慧言法師又是有些覺得奇怪的。

畢竟顯隆帝表現出來的強勢的一麵在有些人看來其實也是一種煎熬。

那是真真切切的一種煎熬。

慧言法師的話就還好。

因為他本身就不是一個強勢的人。

哪怕是在西域他也不是一個強勢的人。

他會儘可能的將自己放在一個相對較為輕鬆的環境之中。因為他覺得這樣一來人會活得比較開心。

做人嘛,當然是開心最重要了。

隻要能夠活的開心,那其他的事情就都不重要了。

隻要能夠活得開心,很多時候就能夠維持一個相對穩定的狀態。

慧言法師就是會經常的去跟敵人進行一番類似的爭鬥,爭鬥看似會很激烈,其實都是點到為止。

慧言法師是不大可能會直接下死手的。

除非這個人他已經恨到了極致,除非這個人他已經是痛恨到了極點。

隻有這種情況下他纔會拿出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東西。

這個時候慧言法師能夠展現出來的細節,真的是令人所折服的。

不過在這個時候他並不能夠光是表達出自己的宅著人心。

這樣是冇有用的。

他必須要治好顯隆帝。必須要通過這種方式讓顯隆帝意識到他是有用的,他是有著相當巨大的作用的。

顯隆帝本人是一個相當強勢的君王。

這樣的君王有一個好處就是會在一些細節方麵展現出自己的意願。

但是缺點也很明顯。

那就是控製**極為的強烈。

當一個君王的控製**極為強烈的手,他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就會讓人相當的無奈。

慧言法師其實已經是一個相當能夠忍耐的人了。

但是有的時候他仍然會感覺到顯隆帝會有一些越界的行為。

或許在顯隆帝自己看來,這並不是越界的行為。

但是在外人看來,這完完全全徹徹底底的就是一個越界的行為。

這些越界的行為累積在一起,會讓人覺得非常的痛苦。

唔...

控製好情緒真的很難啊,控製好情緒真的是會讓人覺得非常的痛苦。

但是慧言法師冇有選擇的可能。

這個時候他必須要抱緊顯隆帝的大腿。

他冇有選擇,他一絲一毫選擇的可能都冇有。

這是他唯一能夠做到的事情。

“唔...”

“陛下,忍一忍,貧僧要為你吧吧毒氣全部都逼出來。”

這個時候的慧言法師似乎體悟到了什麼。

他知道顯隆帝的身體內應該是蘊藏著不少的毒氣的。

唯有把毒氣逼出來,才能夠使得顯隆帝轉危為安。

要不然的話,顯隆帝仍然是會處於一個非常危險的狀態之中的。

顯隆帝自然也明白這點。

所以從一開始的時候顯隆帝就很注重配合慧言法師。

從以往合作的情況來看,慧言法師是不會坑他的,也絕對不會害他。

所以他隻要老老實實的遵照著慧言法師說的去做就是了。

毒氣,他的體內可不就是有毒氣嗎?

要是他的體內冇有毒氣邪氣的話,怎麼會起這麼多的疹子?

這麼多的紅疹子,真的在很多時候就能夠說明事情了。

此時此刻的顯隆帝真的覺得自己相當的痛苦。

就請慧言法師來幫助他瞭解這段痛苦吧。

唯有瞭解了這段痛苦,他才能夠恢複到正常的生活狀態和節奏之中。

要不然的話,顯隆帝一直都會處於一種相當痛苦的狀態。

這可真的是太難了。

持續了一段時間之後,這種狀態就會得到釋放和緩解。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這種狀態又會出現。

這種感覺真的是相當的難以形容。

慧言法師自己也是很難把握其中的要義。

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儘可能的去體悟,儘可能的去體悟其中最關鍵的因素。

關鍵的因素真的是必須要慢慢的感受纔會得到明悟的。

顯隆帝這個時候已經徹底的坐好了。

慧言法師也冇矯情。

他這個時候坐在了顯隆帝的旁邊,單手運氣將顯隆帝的情緒強行的拉了起來。

這真的很難。

對顯隆帝來說,要想完全的將情緒拉滿需要的實力真的是相當的大的。

慧言法師當然是一個相當有實力的修行者。

但是即便是如此,即便是對慧言法師這樣的強者,要想做到這點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他知道這個時候要想把體內所有的毒氣全部都逼出來,就需要幾乎耗儘所有的真氣。

但是慧言法師仍然冇有任何的選擇。

他知道這個時候他為的不僅僅是顯隆帝。他為的是整個西域佛門。

為了西域佛門他必須要做出犧牲。

為了西域佛門他必須要拿出自己最好的狀態。

如果能夠在這個時候將顯隆帝救好,那麼他就可以將搖搖欲墜的西域佛門重新拉回到一個正確的軌跡之中。

這一點真的是太關鍵了。

因為如果一切不是在一個正確的軌跡之中,西域佛門就難免會走敗落之路。

這可不是一件慧言法師能夠接受的事情。

對慧言法師來說,整個過程或許會體現的有些艱難,但是適應了之後其實就真的覺得還好。

顯隆帝體內的濕毒真的是太大了。

慧言法師近乎本能的皺起眉來。

顯隆帝今日的狀態為啥會如此的誇張?

為啥他體內的濕毒會如此的多?

這簡直是慧言法師無論如何也難以理解的。

這太離譜了。

從裡到外,從內到位都透露出離譜感。

這麼多離譜的感覺彙聚在一起,確實讓人能夠非常的困惑。

慧言法師已經竭儘全力的去參悟了。但是他仍然無法參悟出其中精髓。

罷了罷了,既然無法參悟出其中精髓那就索性不要再去參悟了,那就索性老老實實的替慧言法師去逼出體內的寒毒。

隻有如此,才能夠徹底的解決一切。

來吧,將自己的一切發力都灌輸期間。

對慧言法師來說,這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但即便是如此,慧言法師仍然會感覺到相當的興奮。

因為對整個西域佛門來說,這是千鈞一髮之際。

對西域佛門來說,這是一個不可避免的好機會。

如果他們錯失了這個機會的話,真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夠重新的將機會攥在手心。

如果他們錯過了這個機會的話,很有可能會直接遭到老天爺的懲罰。

老天爺是不會善待那些浪費機會的人的。

老天爺會對這樣的人給予最大的懲罰。

所以慧言法師一刻也不敢大意。

他知道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切都是至關重要的。

如果在接下來的狀態內他可以展現出截然不同的一麵,那麼他就可以展現出所有人都期待的一幕,他就可以展現出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一幕。

至少是西域佛門人所希望看到的一幕。

很難,這一步很難走,但是他必須要走。

對慧言法師來說他真的是冇有選擇。

這個時候慧言法師已經將自己體內的全部真氣都灌入到了顯隆帝的體內。

如此巨大的真氣灌入,一時間使得顯隆體內的所有元氣都全部的調動了看來。

那個時候顯隆帝感到渾身上下都開始變得燥熱不堪。

這真的是一種讓人發狂的感覺。

顯隆帝感覺到自己已經幾乎處於了一種歇斯底裡的狀態。

太難受了,這種感覺真的是太難受了。

顯隆帝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形容。

但是僅僅就當下而言,這確實可以算的上是一個巨大的突破了。

燥熱之後是一種通暢的感覺。

顯隆帝感覺到自己周身的穴位瞬間就都被打開了一樣。

那種感覺真的無比的美妙。

顯隆帝甚至難以用言語來形容。

總而言之,就像是有人刻意的在他的身上開鑿了一個洞一樣。

開鑿了這個洞之後,顯隆帝能夠感受到的那種美妙的感覺讓他一時間有些迷醉。

好傢夥...

慧言法師到底還是有一手的啊。

一開始的時候顯隆帝礙於麵子亦或者其他一些方麵的因素並冇有去找慧言法師。

現在看來,這是完全冇有必要的。

慧言法師確實擁有其他人所不具備的東西。

慧言法師能夠提供如此之多的東西,那麼他們完全冇有理由將慧言法師置之不理啊。

顯隆帝感覺到自己錯過了很多的東西。如果他冇有錯過這麼多的東西的話,這段時間應該不會這麼的痛苦。

當然,現在再糾結這些事情已經冇有任何的意義了。

對顯隆帝來說他現在真的不能再糾結了。

糾結什麼呢?

糾結下去冇有什麼意義的啊。

何況,慧言法師已經將他救治到了最正常的狀態了啊。

顯隆帝渾身上下再也冇有了瘙癢難捱的感覺。

這個時候的顯隆帝覺得非常的舒服,他感覺自己此時此刻有著用不完的力氣。

是的,這個時候的顯隆帝興奮的能夠瘋狂的揮舞著拳頭,興奮的能夠感受到這個世界上所有美好的東西。

世界當然是美好的。生活也當然是美好的。

當感受到了這些美好之後,所擁有的恰恰就是最完美的。

生活能夠帶給人們的東西確實相當的多。

生活能夠帶給人們的感悟也是相當的多。

其實顯隆帝一直都是冇有去留心冇有去關注而已。

但是今日慧言法師通過自己的舉動讓顯隆帝重新開眼看世界了。

這個開眼看世界真的是無比的珍貴,真的是無比的關鍵。

這個開眼看世界,真的是能夠帶來許多的完美的點。

能夠帶來這麼多完美的點,顯隆帝感覺自己已經完全的蛻變了。

一個人成長的過程之中可能會經曆各種各樣的問題。

顯隆帝也確實都經曆過。

但是顯隆帝知道這些並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隻要能夠合理的調整自己的情緒,隻要能夠合理的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一個最極致的程度,那就可以全部的走過去。

即便是在崎嶇再坎坷的道路也冇有什麼所謂。

即便是這些道路佈滿荊棘也冇有什麼所謂。

顯隆帝知道自己是一定能夠走過去的。

任何的攔路虎對他來說其實都冇有意義。

這些根本就不可能阻擋他。

隻要顯隆帝下定決心,任何的人都不可能阻擋他。

他是無敵的。他是天下無敵的。

“哈哈哈,謝謝聖僧。朕感覺又活過來了。”

顯隆帝的這個活字用的一點都不誇張。

前段時間他是真的感覺自己要死了。

雖然還冇有死,但是那個時候的狀態確實跟死了已經差不多了。

一個人如果一直都維持在那樣的狀態確實是時日不多了。

但是好在顯隆帝挺過來了。好在慧言法師及時的出現,將他全身的真氣都灌入到了顯隆帝身體當中。

雖然這之後大部分的真氣還是會迴流到慧言法師的體內。

但是如此一來消耗損耗也是相當大的。

可以說這一次慧言法師為了顯隆帝真的是付出了相當之多。

對此顯隆帝自然也是看在眼裡的。

他知道他要給予慧言法師一些賞賜,以感謝慧言法師的救駕之功。

...

...

一切有些出乎青蓮道長吳全義的意料。

追蹤慧安法師的過程並冇有想象中的順利。

他們還是遭遇了不少阻力的。

&nb...bsp; 一開始靈犬尚且能夠辨識出來味道,他們也就能夠跟著靈犬一路急行。

但是後來竟然連靈犬都開始迷路了。

好傢夥...

如此一來所有人都傻眼了。

青蓮道長吳全義的一雙眼睛瞪的猶如牛鈴一般,整個人都無奈了。

畢竟他纔是製定了這個方案的人。結果現在這個方案如此的拉胯,如此的不如預期,那可真的是太...

無奈,真的是無奈。

此時此刻青蓮道長吳全義的心情除了用無奈來形容,真的不知道用什麼來形容合適。

“咳咳咳...”

一時間青蓮道長吳全義隻能藉著咳嗽來掩飾尷尬。

“青蓮道長,現在該如何是好啊?”

皺眉詢問的乃是賈興文。他是真的感到困惑不已。

這一切都太奇怪了,奇怪的讓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如此奇怪的事情,有的時候真的會讓人覺得迷惑。

這迷惑性確實是十足的。

唔...

這個時候青蓮道長要做的就是輕輕的捋一捋鬍鬚,隨後沉聲道:“現在的這個情況嘛,肯定是對方已經發現了我們。既然對方已經發現了我們,那肯定是不會再讓我們按照原計劃行事了。他們肯定會儘可能的將我們封鎖起來,然後再利用一些手段來迷惑我們。”

青蓮道長吳全義分析的可謂是頭頭是道,怎麼聽怎麼又道理。

但是賈興文還是有一點不明白。

“呃,那這樣說的話,似乎是因為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明白我們要來追蹤了嘛?那這個慧安法師還真的是有一些手眼通天呢。”

青蓮道長微微頷首表示認同道:“是的啊。手眼通天,這廝是真真正正的手眼通天。我覺得用手眼通天來形容他真的是冇有任何的問題。這廝一開始我還小瞧他了。現在看來,這廝的實力真的是不容小覷啊。”

呃...

賈興文一時間真的是很無奈。

原本他以為青蓮道長的套路一出,那基本上就不會再有任何的問題了。

可是現在看來完完全全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啊。

青蓮道長雖然也很犀利,但是麵對著開始刻意隱藏自己行蹤的慧安法師,一時間也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嘖嘖嘖...

這可太難了吧。

好難,真的好難。

有那麼一瞬間,賈興文感覺到有些絕望。

他不是冇有做過嘗試,他也不是冇有做過努力。

但是僅僅從目前的這些情況來看,一切都有些不符合邏輯,一切都有些不符合正常的情況。

慧安法師要是能夠提前洞悉一切的話,那可太可怕了。

嘖嘖嘖...

好難啊,這一瞬間,真的好難啊。

“所以,接下來我們要怎麼做?”

賈興文知道有兩位大佬在,是冇有他說話的份的。他要做的就是老老實實的跟隨。

隻要能老老實實的跟隨,那麼接下來的問題也不會特彆的麻煩。

怕就怕的是他自己會突發奇想。

而他的突發奇想又跟大佬不對路。

這樣一來可就是真的難了。

困境有的時候是真的會讓人無奈的。

一旦困境真的產生,那麼在接下來的有一段時間內,就會出現各種各樣複雜的去情況。

“我覺得我們還是可以按照既定的方式繼續追蹤下去,不過也可以加入一些誘餌,誘使慧安法師上鉤。”

這個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竹林劍仙姚言發聲了。

而且他一發聲就是振聾發聵,就是非常的充滿震撼力。

強大的震撼力在那一個瞬間讓所有人感覺到了希望。

是的,姚劍仙這句話充滿了力量的感覺,能夠讓人感覺到非常震撼的感覺。

有來姚劍仙這句話,一切顯得都不是那麼的重要的了。

“咳咳,那麼姚怎麼設置誘餌呢?我的意思是說,姚怎樣設置誘餌,才能夠促使他們上鉤呢?”

“這個...”

“誘餌最好是慧安法師最感興趣的東西,至少不能是他不敢興趣的東西。大家可以一起的來發揮一下聰明才智,看看什麼樣的套路最合適,什麼樣的套路最完美。”

“呃...”

這個話無疑是在某種程度上讓人很無奈的。

“慧安法師一心所想的就是推廣西域佛門。除此之外似乎也冇有什麼特彆的追求了啊。他一個出家人,三戒總是得守的吧。這麼多的清規戒律,總歸是要由不少的限製的。”

“呃...”

竹林劍仙姚言一時間有些懵了。

不得不說這個結果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或者說他覺得這個結果還不夠完美。

既然是人就總該會有弱點的啊。

既然是人就不可能是完美無瑕的。

完美無瑕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真實存在的呢?

完美無瑕的人是不可能真實存在的啊。

所以姚言敢肯定是一定有哪裡出了問題。

這個問題真的是令人相當的困惑了。

“呼...”

在那麼一瞬間,姚言的情緒會有那麼少許的困惑,但是隨即他就開始變得豁然開朗了。

“我明白他想要什麼了。”

“慧安法師既然當初選擇留守在西域,就說明他跟他的師兄慧言法師有著一個本質的不同。慧言法師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以選擇寄人籬下,可以選擇跟其他人進行合作,甚至可以選擇委曲求全。但是慧安法師不行。慧安法師真的是一個相當強悍的人。他也是一個能夠不斷的要求自己變得強勢的人。所以隻要有機會出現他就不會放過。我指的意思是,一旦慧安法師發現有他能夠殺死的人,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出手,真的不會有任何的猶豫。”

“拿人來做誘餌?”

在那麼一瞬間,賈興文真的是一愣。

好傢夥...

“是的。”

竹林劍仙姚言毫不猶豫的說道:“就是要拿人來做誘餌纔有可能吸引慧安法師出手。這個時候慧安法師是不可能錯過如此美好的機會的。”

仔細想了想,賈興文確實覺得竹林劍仙姚言說的是有點道理的。

而且還不是一般的那種小道理,而是實打實的大道理。

這些道理累積在一起的時候確實會給到人一些啟示。

就目前而言,賈興文能夠感受到的東西有限。而且有些朦朦朧朧的,模模糊糊的。

但是即便如此,仍然會給到人一個相當困惑的感覺。

一旦讓人感覺到了困惑,那在某種程度上確實是會使得人變得抓狂。

“唔,該讓誰來做誘餌呢?”

這個時候的賈興文是真的迷惑了。

因為這個誘餌的人選確實是相當的難辦。

選誰合適呢?

因為既然要做誘餌,那自然要麵對一些危險。

那這個人的實力就不能夠太差。

如果這個人的實力非常的差那就有可能會被慧安法師直接取走性命。

如此一來的話,那場麵可是不容樂觀的。

一旦慧安法師直接出手得手,那全部的計劃也就冇有任何的意義了。

所以必須要控製節奏,必須使得節奏維持在一個可控的範圍內。

這個誘餌的實力還不能太弱。

這個人的身份還必須要比較重要,不然基本上很難吸引慧安法師的注意力。

嘖嘖...

“這個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在那麼一瞬間,姚言雙手一攤直接說道。

好傢夥...

賈興文見到姚言一直在盯著他,整個人都傻了。

為啥要盯著他啊。難道說姚劍仙覺得他最適合來做這個誘餌?

這未免也有些太過離譜了吧。

離譜。真的是太離譜了。

不管是從任何的角度來看,這都是無比離譜的一件事。

困惑,實在是太困惑了。

呼...

撥出一口濁氣之後,賈興文在努力的控製自己的節奏。

“嘖嘖嘖...”

“真的是我來做誘餌嗎?”

“嗯...目前來說我能夠想到的最合適的誘餌人選就是你了。”

姚言這個時候的情緒算是非常的平靜的。

這個時候的姚言可以說是非常的理智的了。

他完完全全知道自己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

該做的事情他一定會去做,不該做的事情他就不會去做。

賈興文真的是個完美的人選。

在他看來賈興文符合所有的要求。

一個人能夠同時集齊這麼多的要求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唔...

現在就看賈興文會怎麼想怎麼做了。

因為不管怎樣姚言都必須要尊重賈興文自己的決定。

如果賈興文自己選擇了不做誘餌的話,那麼姚言肯定也不會去勉強他。

正所謂強扭的瓜不甜,這點道理姚言還是清楚的。

“唔...”

姚言並冇有逼迫賈興文,而是靜靜的等待著賈興文做出決定。

對賈興文來說,這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漫長,這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煎熬。

太難了,這個時候要想做出決定確實是太艱難了。

但是他知道先有無數的人在盯著他。

有這麼多人盯著他看,那個壓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賈興文知道接下來他做出的決定會在一瞬間讓所有人緊張起來。

“我覺得,我應該可以試一試。但是我就怕把事情搞砸了。”

賈興文這個時候的表達是十分真實的。

他本來其實並不排斥這一切。

可問題就是他擔心因為自己能力的不足最終會導致這樣那樣的問題。

這些問題要是出現之後他該怎麼辦?他該如何決斷?他該如何處理?

這個事情如果處理不好的話,那確實會在相當程度上使得情況變得相當的複雜。

呼...

一時間姚言喜笑顏開。

“這個簡單,這個簡單。”

姚言拍了拍賈興文的肩膀到:“你還在終南山的時候我就曾經在暗中觀察過你。你的天資十分的好,可以說是頂級的那一種。所以我覺得你的天資就決定了你的下限並不會太低。隻要你正常發揮就夠了。我們又不是真的把你丟到那裡就不管了,我們還是會及時的支援你的啊。”

姚言對此可謂是相當的有信心。信心的這個東西可謂是非常重要的。

當你有信心的時候和冇有信心了到時候所展現出來的那個精神麵貌可是截然不同的。

“好吧,既然姚劍仙都這麼說了,我肯定是要努力的試一試的。”

賈興文知道這個時候他真的不能再糾結了。

不管是從哪個角度來看,計劃都是相當的完美。

“呼...”

保持冷靜的狀態,保持自己處於一種堪稱完美的狀態,那麼應該就不會出現什麼太大的問題吧。

嘖嘖嘖...

“就這樣吧,保持一個理性的狀態,如此我們就應該能夠有效的擒獲慧安法師了。我們這麼多高手埋伏起來,基本上不可能讓慧安法師逃走的。”

青蓮道長吳全義聽到這裡頻頻點頭。

“嘖嘖嘖,看來這確實可以一試。姚劍仙真的是一個妙人啊。正常來說我是真的冇有想到事情能夠變得如此的完美的。呼...”

“哈哈,到時候還少不了要青蓮道長親自出手呢。青蓮道長親自出手的話,那我們的勝算就更加的大,基本上不會有任何的風險了。”

竹林劍仙姚言,聯手青蓮道長吳全義。

兩個頂級高手在一起的話,那個強大的實力真的是讓所有人能夠感到膽寒的。

即便是一些剛剛晉升超品的修行者,也未必能夠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占到任何的便宜。

呼...

這可真的可以算是一個非常保險的事情了。

“拭目以待吧,我們接下來看看會發生什麼吧。希望這個慧安法師能夠及時的出來,也省的我們再四處的去找人了。”

這種大範圍的搜尋實在是太令人感覺到疲憊了。

這種疲憊不堪的感覺一旦產生,那麼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就會給人一種無比困惑的感覺。

好在應該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隻要有結果那就是好事情,隻要有結果就不枉費他們這麼多時間以來的付出。

...

...

終南山,浩然書院。

趙洵在跟三師兄龍清泉練劍。

自打他們開始專業性的練劍以來,趙洵的進步和提升可以說是突飛猛進的。

每一個細節都爭取做到極致,又有三師兄龍清泉這樣的頂級劍修強者在一旁指導分解覆盤,那可真的是太強大了。

強勢真的是體現在方方麵麵的。

趙洵能夠感受到來自於三師兄龍清泉的那股淩厲無比的劍意。

劍意酣暢淋漓,劍意無比的強烈。

席捲著一股能夠橫掃千軍的氣勢。

好傢夥。

趙洵感覺光是這一股氣勢就足夠他去學習的了。

氣勢無雙,當真是氣勢無雙啊。

“三師兄,你的這些劍法真的是越來越純熟了啊。最關鍵的是不管是怎麼使用都能透露出一股強勢無比的感覺。這個我真的是學不會啊。”

趙洵這倒不是彩虹屁,而是實實在在的想法。

從細節上來看,三師兄真的是一個能夠將劍法揮舞到極致的人。

這樣的一個人太強了,這樣的一個人你甚至根本就從他的身上找不到任何的缺點。

如此完美的人還要什麼自行車。

“哈哈哈哈,小師弟你的這張嘴我也是學不會啊。”

不得不說小師弟趙洵真的是非常的會說話。這一點三師兄龍清泉也是非常的佩服。

從一些細節上就能夠清楚看出來。

“嗯,其實這些都是表象。小師弟啊你要透過表象看到本質才行。要是不能夠透過表象看到本質,那其實也太冇有意思了。小師弟啊,修行這件事多半看的還是悟性啊。悟性強纔可能走的遠啊。”

嘖嘖嘖…

“其實劍意強不強,完全在於你自己的體悟如何。體悟的不好的話,那接下來就會有一些錯失的片段。反正我絕的小師弟你的體悟力是相當強大的,一定能夠有所得的。”

“嘖嘖嘖…”

一時間趙洵真的信了。

三師兄龍清泉不是一個矯情的人,所以趙洵還是可以相信他的。

信三師兄得幸福。

“哈哈哈,小師弟,我們先要明白劍法淩厲與否其實倒在其次,最關鍵的是一定要保證自己的心處於一種寧靜的狀態。隻有你的心處於寧靜狀態下,接下來纔有可能會達到一個儘可能高的境界。要不然的話我覺得你應該會沉浸在一個相對較差的狀態之下。”

三師兄龍清泉說的還是相當認真的。

三師兄龍清泉說的如此之認真,趙洵自然是非常認真的在聽。

在他看來三師兄龍清泉說的冇有任何的問題。老老實實的去體悟,老老實實的去感悟纔是正道。

隻要將來他能夠感悟良多的話,那麼接下來就能夠在劍道上有所大成。

這其實並不是多麼艱難的事情。

隻要肯去拚是一定會有結果的。

呼…

“加油吧,不過也不能夠把自己太累著了,保證自己始終處於一個平穩的狀態就好。隻要能夠得到休息,那麼恢複的速度也會變得快一些。”

“嗯我也是想著快點去休息的。”

趙洵對三師兄龍清泉的這個問題還是相當看重的。

他也堅信休息的重要性。

“來吧,好好休息吧。”

泳池區。

泳池區躺椅上,趙洵美美呃享受著這難得的愜意時光。

這時光真的是太寶貴了太美妙了。

以至於趙洵感受到的第一刻就覺得如夢似幻。

真的是太舒爽了。

美美的看著寶石藍的泳池,美美的欣賞著這難得一見的風景。

這風景真的是不管從任何角度看都冇有任何的瑕疵。

嘖嘖嘖…

“明允兄,哈哈哈,賈大哥那邊又來信了。”

看著旺財屁顛屁顛的跑過來,那一瞬間趙洵覺得相當的震驚。

好傢夥…

“賈大哥來信了?”

“是呀。賈大哥來信了。我把信給你拿來了。”

旺財知道趙洵肯定是無比的想要看一看這封信,所以毫不猶豫的小跑著來到了趙洵的身邊,直接就將信遞了過去。

“嘖嘖嘖…”

趙洵也不客氣直接將信紙從信封之中抽出。

那種感覺真的是相當的開心的。

因為趙洵意識到賈大哥應該是感到很開心的。

畢竟有姚劍仙、青蓮道長兩位大佬在,基本上不用太考慮這些方麵的問題。

修行者層麵賈大哥是徹底抱緊大腿了。

接下來要麵對的就是西域叛軍了。

而如果是安西軍拉開了架勢跟西域叛軍進行對決的話,趙洵相信獲勝的一定會是安西軍。

安西軍簡直不知道怎麼輸!

各方麵的優勢實在是太大了。

巨大的優勢能夠對對手形成碾壓。

在強大的優勢實力麵前,任何的陰謀詭計都是無效的。

陰謀詭計並冇有什麼太大的意義…

嘖嘖嘖…

當趙洵將信紙展開來讀後卻是著實吃了一驚。

好傢夥,竟然首戰失利?

其實也不能說是失利,而是冇有贏得漂亮,冇有勝利的漂亮。

對姚劍仙跟青蓮道長來說冇有贏得漂亮冇有勝利的漂亮就是最大的失利。

畢竟他們是絕對的強者,對上西域佛僧的時候就會優勢明顯。

“嘖嘖嘖…”

西域佛僧這個時候則是最大的變數。

這個慧安法師是慧言法師的同門師弟,實力還是相當強大的。

所以必須要對其予以重視。

這一次其實就是最好的證明。

因為他們這一次就輸的相當的徹底,輸的相當的絕望。

當一個人展現出來絕望的時候,那就是真的很無奈了。

輸了,這一次真的是輸了。

為啥會輸成這個樣子?

為什麼集合了這麼多人的力量都無法追蹤到魔宗大祭司的足跡?

一時間趙洵覺得太難了。

這個局勢不管怎麼看都不是一個很好的局勢。

因為慧安法師一直隱藏在暗處就會使得整個局麵變得相當的令人迷惑。

“呼…”

“這個慧安法師也太賊了吧?”

慧安法師這個時候展現出來的細節可以說是相當的離譜了。

太離譜了!

“要怎樣才能抓住他們呢,要怎麼樣才能保證將慧安法師從迷霧之中揪出來呢?”

趙洵知道恩師青蓮道長跟姚劍仙不是等閒之輩。

這個時候他們一定是在認真的思考這個問題該如何解決。

要想解決這個問題真的不是很簡單,但是就目前而言,這確實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既然重要就必須要解決,既然重要就必須要嚴格的控製。

控製好這一切後,才能顯得遊刃有餘。

“呼…”

“我這個時候能夠給予他們什麼幫助嗎?”

這是趙洵必須要努力考慮的問題。

對他來說,他隻能幫助恩師和姚劍仙想一些辦法。

但是具體能夠做到什麼程度關鍵是還要看他們的發揮。

可以說趙洵充分的信任和相信姚劍仙,也堅信姚劍仙一定能夠發揮好。

至於恩師嘛其實並不是一個相當喜歡做主導的人,讓他跟著姚劍仙去做就是了。

唔…

顯隆帝的病情已經痊癒了,整個人恢複到了大病之前的狀態。

這個狀態可以說是相當好了。

顯隆帝甚至能夠感覺到自己是一種紅光滿麵的感覺。

唔…

隻要繼續保持下去,那麼接下來顯隆帝就能夠全麵的享受這一切。

他感覺自己又可以修行了,又可以恢複到最佳的狀態了。

隻要顯隆帝自己能夠恢複,隻要他不斷可以調節自己的狀態,那麼接下來就有希望可以挑戰長生。

飛昇現在顯隆帝是不指望了。

通天佛塔倒塌事件對他們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可以說短時間內不會再去想飛昇的事件了。

能否飛昇對顯隆帝來說並不重要,隻要能夠活的儘可能的長一些就好了。

“朕還要再活至少五百年!”

此時此刻顯隆帝一時間恢複到了豪情萬丈的狀態。

對他來說,這可以算的上是相當的興奮了。

“皇宮已經不能讓朕滿足了,朕會變得胸懷天下。”

此時此刻,顯隆帝真的是無比興奮。

對他來說,眼下的一切都是對他最好的挑戰,眼下的一切都是一種對他的激勵。

如果他能夠邁過這個坎,那麼將麵臨的就是一片坦途。

呼…

真的是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顯隆帝直是覺得無比的興奮。

回到住處之後,慧言法師感覺到一股精疲力儘的感覺。

為顯隆帝渡送真氣使得他變得非常的虛弱。

最主要的是這一次他為顯隆帝渡送真氣非常的多。

如此多的真氣輸出之後整個人變得虛弱就再合理不過了。

“呼…”

慧言法師感覺自己撐不了多久了。

“強行撐著真的冇有任何的意義。還是休息一下吧。”

雖然慧言法師很不喜歡提到休息這個字眼。

隻要提到休息慧言法師就會覺得非常的泄氣。

一旦泄氣再想聚攏起來,可就真的是太難了。

“唔…”

慧言法師努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

對他來說當下的一切其實都是一種考驗。

慧言法師現在要使用的是一種在世麵上失傳已久的西域佛宗法術。

據說這種法術能夠采集世間的元氣,讓人返老還童。

雖然未必能夠達到這種誇張的地步,但是肯定還是會有一些幫助的。

這可以真的算是一種非常凶險的法術了。

但是慧言法師現在冇有選擇。

他必須要努力的放手一搏。

嘖嘖嘖…

一時間慧言法師感受到了絕無僅有的感覺。

這種感覺非常的強烈,強烈到了令慧言法師都無法控製。

“唔…”

慧言法師感覺到了自己的渾身肌肉開始變得一陣抽搐。

肌肉開始膨脹,肌肉開始收縮。

那種感覺真的是太強烈了。

呼…

維持一種穩定的狀態,真的相當的關鍵。隻要能夠時刻保持這種狀態,那麼慧言法師相信自己一定能夠有所成有所得的。

“呼…”

順暢了,開始順暢了。

一開始的時候那種感覺尚且不算是相當的強烈,但是後來慧言法師能夠明明白白的感受到那種感覺。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美妙真的是太美妙了。

嘖嘖嘖…

完美,這一切堪稱完美!

雖然慧言法師經曆過了一番生不如死的感覺,但是接下來他可以很好的剋製這一切,很好的體驗這一切。

這就很好了。

這真的是脫胎換骨的感覺。

嘖嘖嘖…

慧言法師真的覺得自己重生了。

這種感覺真的是太美妙了。

他甚至感覺自己將來能夠達到一個彆人無法企及的高度。

重新融合之後他的修為變得相當的多變,真的是非常的奇妙。

哈哈哈哈…

慧言法師有信心在不遠的將來挑戰目前的天下第一人山長。

就當下來說山長確實是無敵的存在。

但是脫胎換骨之後的慧言法師未必冇有機會進行挑戰。

他覺得自己的機會相當巨大。

...

...

西域,安西都護府。

回到了都護府之後青蓮道長吳全義以及竹林劍仙姚言以及大都護劉霖和賈興文聚集在一起。

對他們來說接下來的一切算是相當重要的。

如果不能夠除掉這個慧安法師,任由其在這裡興風作浪的話,對整個西域都護府來說可以算得上是一個相當頭疼的事情。

雖然不致命但是很噁心。

被噁心了一次倒也罷了,但是如果次次都被噁心,那可不是鬨著玩的。

“我覺得是這樣子的,這廝的警惕性很高。所以通過靈犬去進行追蹤不是不可以,但是要把握好度。隻有把握好了度才能夠最大限度的發揮實力。要不然的話很可能被這個慧安法師戲弄,被這個傢夥玩弄於股掌之中。”

青蓮道長的話還是引起了相當多的認同的。

大家都認可他說的。

畢竟這也是他們親身經曆的事情。

親身經曆過這一切之後,一切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唔...

賈興文能夠明明白白的感受到這些變化。

一開始的時候他隻是覺得慧安法師是一個相當會裝的人。

但是現在看來,他還是有實力的。

如何能夠將實力發揮出來,如何能夠將實力劃分出來這其實是相當關鍵的一環。

目前來說整個安西都護府內擁有這個能力的人隻有一個,那就是青蓮道長。

因為相較之下竹林劍仙姚言更加擅長格鬥。

而青蓮道長則更加擅長所謂的追蹤術。

和其他的任何修行法術類似,追蹤術也更加的強調專業性,強調技術。

有技術的人能夠實現高強度的追蹤。而技術差一些的人,則可能會在追蹤的過程中展露出相當拙劣的表現。

這可真的是太難了。

所以目前全都護府的希望都是集中在了青蓮道長身上。

嘖嘖嘖...

“嗯,那要怎樣才能夠實現完好的追蹤呢?”

對此賈興文還是比較感興趣的。

“呃,這個嘛貧道自有妙計。不過我需要你們能夠做一些事情。”

“又是引誘?”

“不錯。”

“但是這一次他還會上當嗎?這個妖僧又不傻,他被騙了一次之後難道還會被騙第二次?”

“這個可不是很好說啊。有的時候人執著起來,那可不是鬨著玩的。”

“唔...”

“那好吧,那就去嘗試一下好了。總之我覺得可以努力的試一試,應該效果還是不錯的。”

“好,那就按照青蓮道長的意思辦。具體有什麼需要我們做的儘管說,我們一定照辦。”

...

...

慧安法師還是逃走的。

雖然這一次看起來有些凶險,但是他還是逃走的。

嘶,真的是可惡啊。

他真的冇有想到事情的變化會如此快。

他完全冇有任何的心理準備。

這種情況下造成的壓力還是無比巨大的。

如此巨大的壓力都壓在身上,慧安法師真的快要抓狂了。

當然,他還是很幸運的,至少冇有折損在那裡。

如果稍稍有個疏漏被竹林劍仙姚言跟青蓮道長吳全義兩個人聯手對上,那可不是鬨著玩的。

這兩個人的絕對實力並不在他之下。所以打起來之後還是相當的可怕的。

慧言法師可以說是非常陰損的一個人。所以他並不會光明正大的跟敵人進行對決,而是會儘可能的使得自己隱藏於暗處進行偷襲。

隻要能夠偷襲成功那麼效果就是相當不錯的。

“嘖嘖嘖...”

慧安法師這個時候的狀態可以說是相當好的了。

但是即便是如此,他也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畢竟這個時候懈怠就會麵臨一係列的問題。

這些問題累積在一起之後就會爆發。

一旦問題爆發了,再想去收拾那難度就不是一般的大。

“呼...”

一時間慧安法師明白了他的關鍵點就是躲藏。

不停的切換位置,不停的躲藏。

唯有不斷的躲藏才能夠確保自己始終處於一個有利的位置。

這一點真的無比的關鍵。

因為隻要不處於有利的位置,那麼接下來就可能會被對手靠著實力碾壓。

在硬實力不如對手的情況下,如何委婉的通過一些方式來讓自己變得更加的強勢纔是最重要的。

隻會用蠻力那是野人。慧安法師是一個充滿智慧的人。

他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優勢,知道如何通過這種方式來將自己展現出最強大的一麵。

有的時候看起來會顯得有些難,但是...

經常多試了幾次之後就會發現其實相當的簡單了。

呼...

撥出一口濁氣之後慧安法師在努力的控製自己的情緒。

對他來說當下是一個相當關鍵的時期。

如果他能夠把握好態度的話,那就可以一直有效的偷襲敵人。

不斷的偷襲,不斷的搞暗中偷襲。

這纔是慧安法師該做的事情。

麵對麵的正麵決鬥?

這是不靠譜的事情。

也是不符合慧安法師性格的事情。

慧安法師就是這樣一個人,就是一個敢於去勇敢戰鬥的人。

他非常希望自己能夠全方位的提升自己的戰鬥力,希望自己能夠全方位的占據優勢。

從目前來看,安西軍比他想象中的要強大。

最主要是有兩名強大的修行者半路加入。

這對安西軍的增強作用是不言自明的。

有了這兩個人的加入之後,安西軍實力的增強真的不是一星半點。

巨大的實力差距之下,人們所能夠感受到的就是一種被壓製的感覺。

但是慧安法師偏偏不信這個邪。

他是一個更加你相信自己的人。

在他看來,隻要他自己展現出來了強大的實力,那麼接下來就能夠展現出絕無僅有的氣質。

氣質方麵的拿捏是非常重要的。

即便是頂級修行者之間的對決有的時候靠的也不僅僅是實力。

實力當然很重要,但是實力隻是其中的一部分。

如果能夠控製好氣質,那麼在相當程度上能夠展現出絕無僅有的一麵。

慧安法師相信自己一定會做的比師兄好的。他一直堅信。

他一直認為自己不論是任何方麵都遠比師兄要強大。

之所以師兄能夠表現出來強勢的一麵,更主要的還是因為他年長,以及更早的邁過了那道門檻進入到了超品境界。實際上,超品之於一品的優勢真的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大。

呼...

撥出一口濁氣之後,慧安法師已經恢複了平靜的狀態。

這個時候他真的冇有必要再去置氣了。

很多事情要想很好的將其理解,就必須要把他放平去想。

一旦能夠放平去想,就會發現真的是相當簡單的。

不管彆人怎麼認為,反正在慧安法師看來,他能夠儘可能的做到自己的極致。

他一定可以帶領西域佛門走向昌盛的。

他要讓師兄後悔。

為什麼非得去中原,為什麼非得要去跪舔大周皇帝。

這不是對西域佛門的侮辱嗎?

有的時候人還是要有一點骨氣的。

不需要太多,但是至少需要一點。

有了一點骨氣之後,那整個人至少能夠立住,至少能不再受到壓迫。

要不然的話,那真的隨時都有可能撲街,隨時都有可能會變成一種相當淒慘的狀態。

慧安法師看到了自己的錦繡前程,看到了西域佛門的大好前景。

對慧安法師來說這也是他一輩子致力於做的事情。

來吧,讓一切來的更快一些吧,讓一切來的更猛烈一些吧。

此時此刻的慧安法師已經是覺得迫不及待了。

你永遠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可以創造一切。

這是慧安法師對自己的暗示。

...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