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嫡女醫策,權傾天下 > 第684章死亦無憾了

嫡女醫策,權傾天下 第684章死亦無憾了

作者:九歌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10-09 10:54:04

第684章死亦無憾了

「葉相不是說,聖上引咎退位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教女不嚴,叫女兒殘忍殺死臣子之女嗎?」

尉遲容翻身下馬,她似乎無需多言,活生生的出現在這裡,就足矣證明葉相一黨的彌天大謊。

「玉玳公子,快救救玉琪!他還有氣息,或許毒未入心脈!」

尉遲容半扛著玉琪,急聲說道。

聽聞這兩人的名字,便有更多大臣不能淡定了,特別是年事已高的老臣。

「玉琪?玉玳?可是姓秦嗎?」

「這是……這是先皇,是武帝的孩子?」

玉玳閉目不言,玉琪已經昏迷不醒。

這時有那知道昨夜葉相逼宮政變真相的太監,想要將功贖罪,忙不迭的往內宮密室尋去。

鳳凰馱起玉琪沈昕,玉玳也正要往上跳的時候,沈世勛被太監攙扶著,從內宮疾走出來。

他高聲疾呼,「昕兒!昕兒!」

玉玳一手扶著鳳凰,緩緩回頭看了他一眼,「聖上……昕兒怕是再不能回答您了,若知結果如此,您當初還會執意接她回來嗎?」

沈世勛腳步踉蹌,險些栽倒在地。

兩三個太監才堪堪扶住他。

「別走……別走……」沈世勛沖他連連招手。

玉玳哼笑一聲,眼中卻儘是悲苦之意,「執迷不悟!」

他縱身要跳上鳳凰的背。

沈世勛卻兩步並作一步,撲上前來,緊緊攥住他的衣帶。

「放手!」玉玳勃然大怒,「別以為你是沈昕的爹,我就會對你客氣!」

「我能救他們!」沈世勛臉上濕漉漉的,似乎全是淚。

玉玳擰眉看著他,像是看著一個瘋子,「你能救?連小鴿子都救不了他們了……」

「我能!」沈世勛重重的點頭,「我能救!」

玉玳揮開他的手,扯回自己的衣帶,眼目卻緊緊的盯在沈世勛的身上,眼神懷疑掙紮,卻隱隱泛著希冀。

沈世勛連連點頭,他一麵看著玉玳,一麵不斷的轉臉看躺在鳳凰背上一動不動的沈昕。

這鳳凰不愧為神鳥,體態極大,它張開羽翅,能穩穩噹噹馱著這三人。

如果連這神鳥都救不了的人……「讓我試試!那是我的女兒,因我懷疑她,沒有及時查清真相,還她清白……我錯過了她的童年少年,硬逼著她回來,卻把她害到如今地步……她還這麼年輕……她不過豆蔻年華……我卻把她害死了……是我錯了!讓我試試!讓我試試!讓我救她……」

沈世勛泣不成聲,委頓在地,眼淚橫流,他頭髮也有些蓬亂,身上的龍袍已經被人扒下。

隻穿著裡衣,他就急急忙忙的跑出來,如今之態,哪裡還有昔日身為皇帝的威嚴,他這麼放聲大哭,隻是一個平凡又可憐的老父親……麵對著自己唯一的女兒,無聲無息的躺在那裡。

他悲慟的哭聲,回蕩在皇宮殿前。

惹得大臣們都垂頭跟著暗暗抹淚。

「莫哭了……」玉玳抱著沈昕,從凰鳥的背上縱身跳下,「我讓你試試!」

沈世勛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伸手要抱過沈昕。

「但是……」玉玳縮了一下手,話一出口,他卻又抿住嘴,好似不想再說下去。

沈世勛卻重重的點頭,「我明白……不論行與不行,我都不會再強迫她,不會再強迫她留在宮中,留在我身邊……我憑什麼呢?我有什麼資格?生恩不及養恩……我虧欠她的太多了……」

玉玳這才把沈昕交在他手上。

他又把玉琪從鳳凰的背上抱下來。

「隨我來……」沈世勛抱著女兒漸漸變冷的身體,一步一步往金殿走去。

他像是一下子蒼老了許多,眉眼間儘是老態。

玉玳皺緊了眉頭。

沈世勛抱著沈昕穿過金殿進得後殿,揮手叫宮人都退了出去。

卻也不見他召太醫來。

玉玳以為他要叫道士來,卻見他什麼人都沒有傳召。

「沒有太醫,沒有道士,什麼都沒有,你要用什麼……」

玉玳話未說完,卻見沈世勛拿出一隻白玉瓶子。

瓶子小巧精緻,清透漂亮的白玉,像是千年的寒冰,纖塵不染。

「這是還陽丹……」

「什麼?」玉玳一驚。

「你娘做的。」沈世勛晃了晃手裡的白玉瓶子,像是想到了什麼過往,臉上露出一抹輕笑。

玉玳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你不是急昏了頭了吧?我娘什麼時候做過這種東西……不是,世上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

「有,當年明宗逼你娘所製,其實成藥共有三枚,其中兩枚在我手上。明宗隻得了一枚。」沈世勛拿著那白玉瓶子,一步一步靠近躺在榻上的沈昕和玉琪。

他垂眸看著兩個年輕的男女。

「多好的年紀,你們還是孩子呢……」他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白玉瓶,「我這一輩子起起伏伏,經歷了太多太多的事情,還有什麼遺憾呢……沒有了,死亦無憾了。」

他從白玉瓶裡倒出了兩枚熒光流轉的藥丸。

玉玳張了張嘴,卻沒有阻攔,已經這樣了……吃了又何妨?便是有毒……又何妨?如果以後的日子都在沒有沈昕,自己高興還是悲傷都毫無意義。

「當年你還小,也不知你還記不記得,閻君為了那本「長生道」費了多少周折……就是怕有成藥現世……」沈世勛嗬嗬笑了兩聲,咬了咬牙,猛地掰開沈昕與玉琪的嘴,將藥丸塞了進去。

他鬆開手,看著兩人的嘴慢慢的合上。

他長舒一口氣,緩緩閉了眼,「人心真是貪婪……真是可怕,剛剛那一刻,我竟然還猶豫了一下……」

沈世勛抬手扶額,又覆上自己的眼,似乎無顏麵對自己的女兒。

玉玳卻有些絕望,他悲慼的看了沈世勛一眼,終是不忍的走上前去,抬手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也許他是急糊塗了吧,他心裡未必就比自己好過了……少年喪妻,中年喪女……

「昕兒喜歡西北的天高地闊,喜歡長沙落日,喜歡騎著馬和狼群一起跑……我會帶她回西北,把她安葬在……」玉玳吸了吸鼻子,他說不下去了。

玉玳沉默半晌,猛地給了自己一拳頭,「為什麼我要這麼晚才明白自己的心意!為什麼她活著的時候,我沒有好好的珍惜她?」

沈世勛卻猛地推了他一把。

玉玳抓住他的手,往自己身上拍,「你打我,你替她打我吧!你替她出氣……」

「你看!」沈世勛卻壓低了聲音說道,像是怕驚動了誰似的,「你看吶!」

玉玳飛快的抹了把眼,眼裡還有水汽,他又使勁的閉上眼,擠乾水汽,再飛快睜開。

「這……這是……昕兒……」

「別吵!」沈世勛拽了他一把,伸手在唇邊比劃了一下,「別吵著她……」

玉玳怔了半晌,咧嘴似乎想笑,還未笑出聲,卻嚎啕大哭起來……這哭聲裡夾了多少興奮,多少後悔,多少痛苦……沒人能分得清。

許多年以後,百姓們茶餘飯後,還會記起,曾經有一年丞相政變,險些毀了武帝退位時立下的選舉政策。

好在有位民間的「頤和公主」以一己之力,撞倒城門,破壞了奸賊的伎倆。

公主也死在那城門下,但公主誠心感動天地,神鳥鳳凰現世。

鳳凰送來了「仙丹」救活了公主,也治好了公主沒有眼白的頑疾。

公主乘著鳳凰離開了京都,卻為大夜朝留下了武帝的血脈……秦玉琪,人稱鐵麵無私玉公子。

玉公子如今已入了內閣,乃是內閣裡最年輕的大學士之一。

另一位最年輕的大學士,不但年輕還是位女子,複姓尉遲,年少時命途多舛,大難不死,福澤深厚。

「昕兒,我們以前經常在這裡騎馬,你說你最喜歡在馬背上看夕陽……」

「哦。」淡淡的回應。

玉玳卻有些急,「除了夕陽,你還喜歡別的。」

「什麼?」沈昕眼眸之中黑白分明,黑的純粹,白的透徹,映著夕陽,璀璨生光,煞是好看。

「就是……就是陪你看夕陽的人呀!」玉玳悶聲說完,臉上既忐忑急切,又含著欣喜期盼。

「哦。」沈昕點了點頭,仍舊是淡淡的,明澈的眼眸中波瀾不驚。

玉玳抬眸,「啊?」隻是一聲哦而已?就沒有點兒別的反應?

「你知道的。」沈昕勾了勾嘴角,「我不記得了。」沈昕低著頭玩著手上的那隻草環,不時間抬起頭看向遠方的天際。

「嗯……」玉玳點了點頭,臉色頹敗。這些年來,他帶著她東奔西走,幾乎把他們年少的時候,跟著爹孃一起遊歷過的地方,又重新走了一遍了……

可她丟失的記憶,怎麼就是找不回來呢?

「怎麼你醒過來什麼都忘記了……玉琪他倒樣樣都記得清楚……」玉玳懊喪的撓了撓頭。

沈昕垂眸,她黑白分明的眼睛,眼簾微垂也是那般的明媚好看,她朱唇輕啟,「忘了又有什麼關係,我隻記得如今陪在我身邊的是誰,不就好了……」

隻是她聲音太小,撓頭懊喪的玉玳,什麼都沒聽見。

「我們去江南,快是吃橙釀蟹的時候了,你還記得麼?你以前最喜歡吃橙釀蟹了,喜歡柳大娘做的……」玉玳不氣不餒,又滿臉興奮的抬起頭來,「我帶你去吃遍江南美食!」

「哦,好。」

全劇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