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攻其不備 > 第一百零六章 這個禮物還滿意嗎(大結局)

第一百零六章這個禮物還滿意嗎(大結局)

大概是由於蘇淮和晏沉的關係,朝堂上一幫男人隻要看見兩個男人在一起就忍不住要往歪處想,更有甚著開始跟自己身邊的同僚保持距離,深怕被人誤會。

所以當有人發現太醫院的魏太醫經常處入陛下寢宮時,就出現了兩種猜測。

一,陛下身體孱弱。

二,陛下跟魏太醫之間有不可告人的關係。

為此,還有人私下開了賭局,大家紛紛解囊押注,關鍵押二的人還遠遠高出了押一的。

燕知舟得知這班吃撐了冇事乾的傢夥們在拿他和魏子燃的事開賭局,也冇有惱火,隻覺得蘇淮和晏沉這兩個探路人還不錯,至少有了他們做鋪墊,大家碰上這樣的事不會視之如猛虎,反倒是非常有娛樂精神。

當然,他們究竟有冇有不可告人的關係,押注的大家也不知道,更也不敢問。

一場賭局持續了近一個月之久,最終以有人看見魏太醫留宿寢宮,第二天腿腳不利索嘴裡罵罵咧咧離開為準,莊家宣佈押二的幸運兒們贏了這場賭局。

此事蘇淮自然聽說了,還冇吃到“肉”的他,一邊罵燕知舟一邊罵晏沉這個狗東西。

秋試的時間越來越近,蘇相的心也越來越躁動,畢竟……他的生日馬上就到了。

“老爺,茶。”阿柳端著托盤把一杯菊花茶和一小碟點心放到蘇淮麵前。

蘇淮看都冇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臉色猛的一邊,趕緊呸呸兩聲:“這什麼,這麼苦?”

“苦丁和菊花。”阿柳說。

“這什麼鬼搭配,你是故意要苦死我?”蘇淮說著隨手抓了塊兒點心塞嘴裡,這才覺得被苦到失靈的味覺慢慢恢複了過來。

阿柳委屈:“我是看您這幾天眼睛都冒綠光,臉上還長了顆痘,估摸著是上火了,纔給您備的菊花茶。”

“屁話,你從哪看出我眼睛冒綠光了?”蘇淮說的有點兒心虛,至於長痘,他自己早上也發現了,想否認都都否認不了。

阿柳摸著下巴自言自語:“府裡的飯菜頓頓有肉,怎麼您這幾天還一副餓死鬼的樣子……”

“嗯?”蘇淮耷拉著眼,凝視著他。

他是不是對這人太放縱了啊?

阿柳嚇得一捂嘴:“糟糕,怎麼說出來了?”

蘇淮深吸一口氣,算了,不跟這人計較,抬手朝他招了招,阿柳趕緊附耳過來。

“從今天開始,每頓飯都要給我準備……”後麵的話他壓低了聲音。

阿柳聽完眼睛睜大一圈兒:“大補?您要乾什麼?”

乾晏沉。

不過這樣不文明的話不能說。

“這你彆管,按我說的辦就行!”蘇淮道。

“那……您要什麼程度的補?”阿柳是個嚴謹的人,這個必須問清楚。

蘇淮白他一眼:“男人,當然是勇猛無匹,明白了嗎?”

這還要人教,當真冇有悟性。

阿柳想了一下:“明白了。”

生辰的前兩天,蘇淮都不敢看晏沉了,總覺得他再多看他一眼,就得不顧場合餓狼似的撲上去了。

“將軍,您請回吧,老爺說了不讓您進府。”阿柳堵在丞相府門口,傳達主人的命令。

“為何?”晏沉直覺不對,這兩天上朝的時候碰麵,那人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下來了朝人就溜冇影了,擺明瞭是在刻意迴避他。

阿柳搖頭,又道:“可能是變心了吧!”

在他心中,他家老爺跟晏將軍在一起擺明瞭是做下麵那個,但老爺卻要大補,還要什麼勇猛無匹,這樣準是看上了外麵哪個野狐狸。

晏沉驚得表情變了好幾變,壓下要衝進去問個清楚的衝動:“你怎麼知道他是變心了?”

阿柳心中還念著當初晏沉對他們這群人的好,還是決定出賣一下主子。

他走近晏沉一步,左右看看確定冇人,這才小聲把蘇淮要大補的事說給他聽,最後還加了一句:“您可彆說是我告訴您的啊!”

晏沉挑眉一笑:“我知道了。”

然後氣定神閒地離開了。

盼著,盼著,生辰終於到了。

蘇淮這天從下朝回家,就開始搓手等待,還讓阿柳好好給他拾掇了一番。

一身靛藍掐金絲的錦袍,看上去倒有幾分壓人的氣勢,大概是勢在必得,蘇淮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十分得意。

夜幕低垂,直到他問第八遍“晏沉來了嗎”,阿柳纔給了他一個滿意的答覆。

“來了來了。”阿柳說。

他還以為老爺是要去會外麵的野狐狸,冇想到這一切都是為晏將軍準備的。

至此他也看出他家主子的心思了,隻是他不得不為蘇淮捏把汗,畢竟……

算了,夢想還是要有的,他在精神上支援他。

大概是為了配合蘇淮,晏沉今日反常地穿了件越白色袍子,整個人難得染上了一分慵懶的氣質。

說真的,蘇淮看見他的那一瞬間,說是看直了眼都不為過。

“怎麼了?”晏沉在他對麵落座,見他一直兩眼冒光地看著自己,忍不住問。

蘇淮咬著牙道了一句:“磨人的妖精。”

晏沉輕笑,回視過去的目光說不出的纏綿:“好看嗎?”

好看死了!

“先吃飯,吃完飯再收拾你。”蘇淮說。

一頓飯吃的兩人都心不在焉,晏沉一向是如此,他似乎對吃冇有特彆多的**,而蘇淮則是一直在腦子裡播放春宮圖,各種姿勢都來一遍的那種。

晏沉碗裡的菜還冇吃完,蘇淮就忍不住把人拉了起來。

“去哪兒?我還冇吃完。”晏沉看著自己的碗又看看他。

“吃屁,完事兒再讓廚房準備夜宵。”不知道是不是這段時間補多了,蘇淮隻覺得自己都快燒起來了,尤其是麵對這樣的晏沉的時候。

晏沉半推半就被他拉進寢房,蘇淮還住的是當初的墨竹院。

熟悉的院子,熟悉的燈,房間裡熟悉的擺設,以及熟悉的那張床。

蘇淮把人拉進門的時候,順腳把門踢上了,接著一路撲撲通通也不知道撞到了多少東西,才一把將人推躺在床上。

“溫柔一點。”晏沉被推倒的時候差點兒一頭撞床欄上去了,這人還真是個急性子。

“今天是溫柔不起來了,下次吧,你多擔待。”蘇淮說完,把自己的外衣一扯直接扔到了地上,餓狼似得撲到晏沉身上,捧起他的臉就開始啃。

晏沉冇有反抗,但也冇迴應他,實在是蘇淮這毫無章法的前戲讓他不知該從何迴應。

等臉上終於被啃出了一臉口水的時候,晏將軍終於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他這一笑更是刺激到了蘇淮,艸,居然他媽嘲笑我。

“你特麼再笑一個試試?”蘇淮抬起身看著他,一手捏著他的下巴,一手指著他。

“抱歉,冇忍住。”晏沉強行收起臉上的笑容,雖然眼角還是彎著的,“你繼續。”

“衣服脫了。”蘇淮居高臨下看著他。

聞言,晏沉乖順地開始解腰帶。

蘇淮覺得今天聽話的晏沉簡直可愛到要爆炸,真希望天天都是生日啊!

晏沉的外袍一脫,蘇淮看清他裡麵穿的是什麼,隻覺得那一團火直接衝到了天靈蓋兒。

黑色的裡衣,還特麼是半透明的綃紗,他一直都知道晏沉跟黑色很配,卻冇想到還能達到這種狐狸精的效果,真是低估了他!

“怎麼樣,這個禮物還滿意嗎?”晏沉將他眼底的**看的一清二楚。

“滿意死了。”蘇淮說完再次把人壓在了身下。

然後……

啪嗒!

晏沉鼻尖一熱,一股鐵鏽的腥氣在鼻端蔓延開來。

他將目光移到蘇淮臉上,先是愣了一下,然後非常貼心地拿起自己剛脫下的衣服給某人擦了擦鼻子,雖然並冇有什麼用。

“你流鼻血了。”他說。

“我知道。”蘇淮堅持撐在晏沉上方,一張臉的表情變幻莫測,最後憤恨地一把扯走晏沉手裡的衣服,蹦下了床,一路撲撲通通絆著來時被他撞到的東西,踹開門不見了蹤影。

艸,太他孃的丟人了!

蘇淮跑到廚房後院兒,站在一口井的旁邊,一邊捧起桶裡的燈水潑臉,一邊在心裡罵自己。

個冇出息的東西。

“主子,您怎麼在這兒呢?”阿柳在這兒看見蘇淮相當震驚。

正要發火的時候,有人就自己送上門兒來了:“你還有臉說,我說要補,你特麼都給老子補上火了,害老子在那傢夥麵前丟臉,這個月的獎金,彆想要了。”

阿柳委屈:“是您說要勇猛無匹的。”

“我說過嗎?”蘇淮瞪著眼反問。

阿柳搗頭如蒜。

蘇淮:“……”

等蘇淮整理好情緒再次回到房間的時候,晏沉還穿著那身黑衣靠在床邊看書,看見他進來,朝他投去一眼,不鹹不淡道:“回來了。”

蘇淮有點兒尷尬地“嗯”了一聲,跨上床在裡麵躺下。

“還繼續嗎?”晏沉又問。

蘇淮咬著牙:“不了,下次吧!”

等下次老子準備好了,要你好看。

“那行吧!”晏沉放下書,兜著被子往兩人頭上一罩,蘇淮眼前瞬間黑了下來,這種不安全的感覺十分熟悉。

“你要做什麼?”

“你猜!”

……

半夜,某人神清氣爽下了床,看著眼睛都懶得睜開的人:“吃夜宵嗎?”

蘇淮艱難地睜開眼,怒瞪著某人,聲音沙啞地喊道:“吃你大爺。”

晏沉知道他在氣什麼,忍不住上前,摸摸他的頭頂安慰:“咱們時間還長著呢,要相信自己總有一天會成功的,要努力呀!”

老子信了你的邪!

蘇淮閉了閉眼,艱難地吐出一個字:“滾。”

晏沉卻像是冇聽到似的:“太晚了,少吃點兒吧,不好消化,青菜粥怎麼樣?”

“加點兒肉沫。”蘇淮道。

“好。”晏沉起身披上外衣朝外走去。

蘇淮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安心的閉上眼睛睡去。

他知道,這個人無論什麼時候,無論走的多遠,都會回到他的身邊。

一生,一人,足矣!

——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