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歷史 > 黑夜綻放的玫瑰 > 番外 白若霜雪

黑夜綻放的玫瑰 番外 白若霜雪

作者:夜也會冷 分類:歷史 更新時間:2021-01-14 04:40:42

「白霜,你聽好了,任何時候都要保持一顆純白無瑕的心,別被外物所影響,你以後的路還很長,師傅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記住自己是誰,無論是異類或同類,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

「每逢下雪的時候,我總會想起以前與師傅相伴而活的時候。」霜雪走在街上,手心接了幾片晶瑩剔透的雪花,抬頭望著聚滿灰色烏雲正在飄落更多雪花的天空,內心突然產生一種微弱的危險感。

還沒反應過來就消失不見了。

「好好的睡一覺吧!醒來的時候,你就會看到一個全新的時代!」

多年前。

夜白雪山颳起了異常強的暴雪,路過的白明鏡完成任務後在回去的途中看到在石頭縫裡麵有一朵被暴雪摧殘的幾乎已經看不出是什麼植物的花,白明鏡於心不忍,便帶走了這朵花。

當晚,白明鏡坐在山洞內烤火,他看著這朵已經快要死去的花,彷彿想起了曾經戰火蔓延到自己的故鄉,最後死傷無數,族人也所剩無幾的悲慘遭遇。

「雖說隻是一朵花,可它怎麼說也是一個生命,見死不救可不是我的作風。」說著,白明鏡用右食指劃開左手心,將手放在這花上麵,把自己的血滴在它身上。

當這朵花被白明鏡的血滋潤過後,慢慢的恢復了少許生機,白明鏡看著從死亡邊緣回來的花,內心也算是鬆了口氣。

接下來的二十天左右,白明鏡每天都用自己的血來滋潤這朵花,一天半小時。

在第二十七天的時候,這朵白裡透紅的雪蓮花變成了一個女嬰的模樣,並且還會說話。

一開始白明鏡還在防備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可當他聽到女嬰叫了幾聲「父親」之後,整個人都被這一聲父親給融化了,便不再防備,反而更加細心照顧她,反而忘記自己原本的任務彙報。

他們在山洞相處了半年左右,女嬰不再隻是會叫父親,而且還完美展示出異於常人的地方。

不僅可以和白明鏡正常溝通,而且還可以短暫感覺到對方的情緒,這讓白明鏡感到非常欣慰,雖然這隻是巧合,可自己也是因禍得福。

又過了三年,白明鏡終於想起自己要做什麼,於是便帶著自己的小可愛回到了族裡。

因為白明鏡當時是負責收集情報,以此防止外敵入侵,而他卻三年半沒有回到族裡,導致族內多次被入侵,所剩無幾的族人們傷亡慘重,人數變得更少了,所以一回來就被重罰,需要被關禁閉三千年。

而作為白明鏡的小可愛,她自願陪著自己的恩人兼任父親,一同接受這處罰。

在夜白雪山的山洞內相處了三年半,白明鏡始終沒有給她取名字,主要原因是因為不擅長,而且她還是個女孩子,萬一取了讓她不滿意的名字或者自己覺得不太好聽的名字,那就真的很難受了,結果一拖就是三年半。

但當他被關禁閉的時候,經過幾天冥想,將自己和她的經歷結合,最終取名為「白若霜雪」。

「白」指她的麵板,「若」指她的樣貌,「霜雪」指兩人是在夜白雪山相遇的。

因為是四個字,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白明鏡簡稱她為「白霜」。

兩人在相處了一百年後,白霜已經長大成為一個氣質非凡的美少女了。

「父親,你看,今夜的星空比以往還要更美。」白霜很自然的靠在白明鏡的左肩膀指著滿天繁星說道。

「我也還沒有多老,總稱呼我為父親,這顯得我已經到了隱居的年紀。」白明鏡喃喃自語。

「原來叫父親是會顯老的嗎?」鼓著臉的白霜想了一會兒,問道:那師傅呢?

「師傅我覺得比父親好。」白明鏡心不在焉的應聲道。

白霜注意到白明鏡的心不在焉,在看著夜空的時候慢慢感受他的情緒。

幾秒後,白霜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但也沒有產生任何疑惑,隻是很享受和師傅相處的兩人時光。

白明鏡從未教過她如何活在當下,因為他覺得白霜還小,有些事還是晚點教為好,隻是白霜很早熟,而且對白明鏡有一種特殊的情感,因此她總是會以他的情緒為主。

當白明鏡心情不好的時候,她也會心情不好,但她會為了讓白明鏡心情變好而故意掩飾自己的糟糕情緒,並且迅速調整狀態,再耐心安慰他。

在白明鏡心情大好的時候,白霜也是如此,雖然白明鏡很少會心情不好,可白霜卻偶爾可以感覺到他內心總會產生一種被族人孤立的無助感和無法釋懷悲痛往事的負麵情緒。

雖然白霜很多次都想幫助白明鏡解決問題,可她不想因此刺激他的痛處,因為她很瞭解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也清楚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如若一開始隻是為了安慰對方而先刺激到對方的痛處,這無非就是故意在對方的傷口上撒鹽一樣,除了再傷害一次對方,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

每過一年,白明鏡就會教新的知識,每過十年,就會給白霜準備生日禮物,這讓白霜對他的好感度更高了。

在第三百年的時候,外麵的族人們也差不多恢復了往日的光輝時刻。

隻是很不湊巧,偏偏這時候元素世界的「黑暗元素之神·黑鳶」帶著同盟勢力來到了這裡。

「說好了,七方勢力,唯我十分四。」黑鳶站在樹蔭下說道。

「隻要你確保他們任何人都無法逃離這裡,我們自然會遵守承諾。」

黑鳶一笑,雙手交叉於胸前,說道:誰不知道你們魔族人從不遵守承諾,你以為我是被人類耍得團團轉的神族人嗎?

「聽著,我的東西,不允許任何人染指,我要的東西,不能有任何人分一杯羹!」黑鳶留下這話,便帶著自己從元素世界帶來的十二黑暗元素守護者們一同沖了過去。

「元素聖瞳!」黑鳶的眼睛變成了金色,一眼就鎖定了所有人,對著身後的十二黑暗元素守護者們先後做了十二個不同的手勢後,便一人先消失了。

收到命令的他們也分開行動了。

另外六個勢力隻是站在無法被感知到的遠處傻站著,什麼也沒做,就像是一開始就打算坐收漁翁之利一樣。

除了元素世界的叛逆者「黑鳶」以外,此次前來入侵的六分勢力分別是,「黑暗世界」、「死亡世界」、「審判世界」、「黑夜世界」、「神魔世界」、「光明世界」。

雖然都是叛逆者,可隻有黑鳶一人是女性,並且她也是這七個勢力裡麵手段最殘忍,實力最強,智商從未下線,話少卻處處充滿威脅性字眼,危險程度極高的女人。

黑鳶在開啟元素聖瞳鎖定了所有人之後,她獨自一人來到防禦室外,雖然表麵上看著四周既寂靜又光亮,實則暗藏殺機。

黑鳶一開始就已經看破了陷阱,可她還是選擇故意觸發陷阱,因為她純粹就是無聊想要打發時間,省的那群在外麵妄圖坐收漁翁之利的小人們可以輕而易舉的佔盡自己的功勞。

「騰」一聲,黑鳶單手打進牆壁,扭動著隱藏機關,當轉動了兩圈半的時候,防禦室被重重封鎖,四周突然變黑,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即將到來的死亡氣息。

心滿意足的黑鳶伸回手拍了拍,笑著說道:當炮灰這種事,他們可比我更適合!

說完,黑鳶便離開了,不一會兒,慢了一步才趕到的護衛並沒有發現闖入者的身影,反而在開啟防禦室的時候發現了在外麵的入侵者蹤跡。

「這些傢夥可真是沒完沒了!」

「可惡!一天到晚入侵我們,真當我們是好欺負的嗎?」

「什麼都別說了,最後一次,我們一定要讓所有人知道,我們不是好欺負的!」

「殺光這些入侵者,以此證明我們的強大!」

「上!」所有人一時間彷彿被注射了激素般先後衝出去要和這些入侵者拚死拚活。

而對於站在高處準備看好戲的黑鳶而言,這就是他們想要讓自己當炮灰,而他們坐收漁翁之利的代價!

「有時候,如若想要利用人,那得先看看自己有沒有這個資格才行!」黑鳶看著多方勢力即將爆發廝殺,麵無表情的說道:不知輕重的傢夥,最終也還是成不了什麼氣候!

「頭腦、實力、耐心、這是成為最強者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隻可惜,你們一個都沒有!」黑鳶在嘲諷結束後,便開始了真正的行動。

在禁地內的白明鏡和白霜並不知道外麵正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其他人也在一段時間後察覺到什麼。

「大人,我們好像已經被發現了。」

「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從剛才起,四周就有一種被封鎖的能量波動。」

「怎麼會這樣?我們明明待在他們無法感知到的地方!」

「該不會....是黑鳶那個女人做了什麼吧?」

「那個女人?她能有這麼大的本事嗎?」

「別看她是個女流之輩,她怎麼說也是元素世界的主神之一,你們仔細想想看,能當上一個世界的主神之一的女人,她會是什麼小角色嗎?」

「該死!忘了她不是普通女人了,剛才真不該那樣對她。」

「現在說這話好像也已經晚了,她之所以這樣做,很明顯就是已經發現了我們想要利用她的意圖。」

「都先別說了,還是先解決一下眼前的敵人吧!」

「你們這些可惡的入侵者,真的是欺人太甚了!」其他人大喊著:兄弟們,上!讓這些入侵者見識我們的厲害!

「區區的螻蟻還想和我們鬥?」說完,多方勢力開始了廝殺。

十二黑暗元素根據黑鳶的命令,已經相繼解除了所有防禦措施,全部在禁地入口集合著,耐心等待黑鳶的到來。

黑鳶來到了地下十二層的密室,她真正想要的並不是所謂的資源,而是關乎多個世界存亡的命運係最強神器「生死命運冊」。

在開啟元素聖瞳的情況下,黑鳶不僅可以看到想看到的一切,而且還能直接無視任何防禦,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站在封印麵前的黑鳶,內心也沒什麼波瀾,隻是覺得太輕鬆,就像是自己參加了高難度地獄式荒野逃生,結果卻連一滴汗水都沒流,剛開始直接就通關了一樣的簡單。

「隻是做守護一個世界的神,這種小事實在毫無意義,隻有掌控多個世界的命運,才能讓我找到真正有意義的感覺。」說著,黑鳶從身後拿出了一把白色鑰匙插在鎖孔裡,緊接著,她抬頭用元素聖瞳仔細檢查著,沒有發現的時候,又轉身看著四周,以及腳下的地麵。

經過幾十秒的檢查,黑鳶最終在密室入口的右下方七米處找到了另一把黑色鑰匙。

先在麵前用能量開啟防護罩,再是右手心對著地麵發動了一次能量攻擊,直接弄出了幾十米範圍的深坑,可她並不擔心會因此被發現,因為其他人正忙著奮勇殺敵呢!

黑鳶用意念拿起了黑色鑰匙為了節省時間,瞬移到封印麵前,左手接著黑色鑰匙插在另一個鎖孔,兩隻手同時握著不同的鑰匙慢慢來的轉動著。

因為隻是聽說過生死命運冊,並沒有見到過相關的什麼資料和圖片,而且麵前的封印也屬於極度複雜的情況下,就算是黑鳶,她也絲毫不敢鬆懈,呼吸和心跳都開始變得緩慢而同步。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而黑鳶卻還沒有解除封印,可她並未產生任何不耐煩的情緒,反而還是一樣的耐心。

在經過十七分鐘,黑鳶用了幾千萬次不同的方法後,她總算是解除了封印,在封印消失後,她並沒有看到什麼生死命運冊,隻是看到裡麵有張泛黃的紙條。

她拿出泛黃的紙條看了看,發現上麵寫的是提醒:「逆天而行是重罪,為何不活在當下呢?」

得知自己被戲耍的黑鳶,臉色開始變得有些難看,她燃燒了這張泛黃的紙條,一言不發的轉身離開了。

當黑鳶趕到禁地入口的時候,其他黑暗元素守護者告訴黑鳶裡麵還有人,並且詢問是否要斬草除根?

黑鳶想了一會兒,發覺裡麵的人在未來會成長為一個任何人都無法惹怒的型別,便說道:別管他們了,任務已經結束了,該撤離了。

其他黑暗元素守護者看了看什麼也沒有拿出來的黑鳶,雖然有些話想說,可出於自己的身份,他們也不敢這樣做。

黑鳶也看出了他們的想法,向前走了幾步,冷冰冰的說道:回元素世界,我們要找某些人好好的交流交流感情!

其他黑暗元素守護者也不知道黑鳶剛才發生了什麼,也不敢多問,隻是默默地跟了上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