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歡喜記事 > 第四十七章身孕

歡喜記事 第四十七章身孕

作者:木嬴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19-09-23 16:41:01

雲初太想出宮了,早點出宮,就能在宮外多待上一時半刻,一著急,就容易丟三落四,記得帶顏寧給冀北侯府的禮物,卻忘了帶上自己的那份。書趣樓()

走到半道上,纔想起來,也顧不得宮規,四下沒什麼人,她輕提裙擺往回跑,這一跑,落入了齊王的眼。

宮裡的宮女多循規蹈矩,唯恐行差踏錯,大家閨秀自持身份,更是壓著裙擺走路,別說跑了,走都慢吞吞的。

再加上雲初容貌姣好,就更惹眼了,齊王進宮是為見太後,但這會兒他並不急了,直覺告訴他那丫鬟會原路返回。

他就站在假山旁守株待兔。

等了不到一刻鐘,雲初就拎著東西回來了,她滿心歡喜,結果被一隻手執玉扇的手擋住了去路。

要不是雲初反應還算靈敏,真就朝人胳膊撞去了。

雲初一身宮女打扮,盡量把容貌化醜,不然自己太顯眼,可就是這樣,容貌也不是尋常宮女能比的,齊王看她隻覺得漂亮,外加一點點眼熟,並不知道雲初就是文遠伯府大姑娘,但雲初一眼就把他認了出來。

雲初福了福身,邁步就走,齊王攔住不讓,“撞了我,一句賠禮也沒有,是不是太過失禮了?”

明顯是找茬了,她根本就沒有撞到他。

雲初不想多事,說一句對不起又死不了人,她乖乖賠禮,齊王搖著玉扇道,“賠禮的這麼敷衍,心不甘情不願。”

雲初急著出宮,正好遠處有腳步聲傳來,她忙道,“齊王妃……。”

齊王轉身望去,隻有幾個宮女走過來,哪有齊王妃的人影?

等他再回頭,雲初已經跑的遠遠的了。

齊王再怎麼樣,也不敢在宮裡追一個宮女,做出這麼有失體統的事來。

“好一個聰明的宮女!”齊王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見齊王沒追上來,雲初鬆了口氣,但眉頭卻擰的緊緊的,自打進宮後,她一向循規蹈矩,從來沒有招惹過齊王啊,為何齊王會針對她?

就算太後要除掉她,也不會讓齊王動手纔是……

不過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去冀北侯府,宮女出宮是沒法坐馬車的,出了宮,為了節省時間,雲初叫了駕馬車。

隻是沈鈞山並不在府裡,雲初有點失望,冀北侯夫人問顏寧在宮裡的情況,有雲初陪著她,冀北侯夫人放心多了,但她是拿顏寧當親生女兒看的,顏寧嫁的又是皇上,不能時時知道顏寧的情況,冀北侯夫人總擔心她會出事。

雲初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冀北侯夫人點頭道,“在宮裡一切安好,我就放心了,在宮裡,即便有皇上護著,也要萬事小心,隻可惜鈞山去萬堂山瀑布處練武去了,不然讓他送你回宮。”

冀北侯府人多的事,送雲初回宮叫兩個小廝就行了,這麼說,隻是委婉的告訴雲初沈鈞山人在哪裡。

這時辰不算晚,去一趟萬堂山也來得及,顏寧少她一天陪伴也無妨,畢竟雲初也不可能在宮裡陪顏寧一輩子。

雲初告辭後,就出了冀北侯府,沈大少爺連馬都給她準備好了,騎馬比坐馬車快,雲初會騎馬,當初要不是偷了沈鈞山的馬,也不會結緣。

沈鈞山在瀑布處訓練,水霧朦朧,看不清人,隻隱約看到一道清秀身影走過來。

看清楚是雲初,沈鈞山心底抑製不住的激動,他往前走了一步,又退了回去。

訓練不能斷。

雲初就站在一旁看著他,見瀑佈下有魚,她捲起裙擺抓魚。

生火。

烤魚。

當初從梁州進京,雲初吃了不少苦頭,也學了不少本事。

誰也不知道將來還會不會有這樣的遭遇,雲初有意識的鍛煉自己單獨生存的本事,燒火做飯都攔不住她了。

香噴噴的魚烤好,沈鈞山也訓練好,需要歇息了。

他渾身濕漉漉的坐到雲初身邊,拿去魚就吃,道,“手藝不錯。”

雲初看著他坐在石頭上,不一會兒,地上就一灘水了,她道,“風大,這樣不會著涼嗎?”

沈鈞山失笑,“習武之人,哪那麼容易生病?那邊有鹵牛肉和酒。”

雲初隨著沈鈞山手指向的方向,果真看到了一食盒,不由的有點愣神,她先前怎麼沒發現?

她把食盒拎來,裡麵有三盤子菜,外加兩大碗米飯以及一小壇子酒。

這是沈鈞山的午飯,沈鈞山每天天不亮就出府訓練,他的早飯和午飯由小廝送來,晚飯則回府吃,夜裡要麼直接倒床就睡要麼看會兒兵書再睡。

一整天安排的滿滿當當的,連進宮的時間都擠不出來,雲初能來瀑布找他,天知道他有多欣喜。

隻是他的欣喜,雲初看不見,哪怕這條魚太鹹了,他也全吃光了。

雲初自己吃的時候,鹹的吐出來,“這麼鹹,你怎麼全吃了?”

沈鈞山從她手裡接過魚,道,“吃鹹點無妨,喝水方便。”

雲初都被他打敗了,她對自己的手藝很自信,怎麼就都放了鹽呢。

雲初沒吃午飯,不過她帶了糕點來,吃了兩塊,沈鈞山要把飯分她一半,雲初沒吃。

訓練耗費體力,她怎麼能吃他那份,若不是為了幫文遠伯府,他也不會開罪太後,把自己的親事給搭進去,他加入飛虎軍一來是因為他的理想抱負,二來就是想藉此推脫太後,暫緩迎娶孫六姑娘過門。

不然以他冀北侯府二少爺的身份,要上邊關打仗,不是一定要加入飛虎軍不可。

陪他吃完飯,雲初就要回宮了,沈鈞山看著她道,“不能再多待會兒嗎?”

雲初搖頭,她也不想走,“今兒太晚了,我改日再來看你。”

這個改日,已經是十天之後了。

雲初再來的時候,沈鈞山關著膀子在石頭上練槍,雲初看的麵紅耳赤,上回雖然渾身濕透,好歹穿了衣服的。

她轉身要走,沈鈞山哎呦叫疼,雲初趕緊去看他,“你怎麼了?”

“餓了,想吃魚,”沈鈞山道。

雲初恨不得捶他。

當然,她確實捶了,沈鈞山銅皮鐵骨般的身子,敲上去,他不疼,雲初手疼。

沈鈞山悶笑,雲初還怕耽誤他訓練道,“你就當我不在,我去抓魚了。”

雲初從石頭上跳下去,去水裡抓魚,好半天功夫才抓到一隻食指長的魚,小廝躲在暗處,輕易不露麵,實在是看不過眼了,這麼小的魚,開膛破肚再一烤,估摸著就隻剩下魚刺了,默默抓了一竹簍的魚拎過來。

雲初有點不好意思,趕緊把魚收拾乾凈,把火生起來,這回她多帶了些調料來,魚烤的香噴噴的。

沈鈞山聞著味道,“比上回長進不少。”

“我找禦廚學了好幾天,這回肯定不會鹹了,”雲初道。

雲初還拿了條給小廝,感謝他幫忙抓魚,小廝都有些惶恐,沒辦法,自家二少爺那嫌棄的眼神,明擺著責怪他吃了他一條魚。

沈鈞山吃著魚道,“表妹也學烤魚了?”

一猜就準。

雲初學烤魚,顏寧也跟著學做給皇上吃。

皇上那叫一個高興啊,以至於太興奮,被魚刺給卡了喉嚨,吃饅頭喝醋都不管用,最後還請了太醫……

每十天,雲初就出宮看沈鈞山一回。

隻是在河邊久了,難免有濕鞋的時候,抓魚的時候,不小心腳下一滑,栽水裡頭了。

這一栽,渾身濕透。

光是弄乾身上的裙裳就花了一個多時辰,再加上崴腳,等沈鈞山送她回宮,宮門已經關嚴實了。

沈鈞山也不想送她回宮,雲初則怕顏寧擔心她會出事,沈鈞山道,“我已經讓小廝給表妹送信了,她知道你會晚些回宮,也知道你崴腳了。”

把雲初帶回冀北侯府,肯定不行,所以兩人住的客棧。

雲初睡床,沈鈞山打地鋪。

雲初看著他,“你確定不回冀北侯府,要在地鋪上睡一晚?”

“讓我回冀北侯府,我肯定願意睡地鋪,”沈鈞山道。

“不過你要讓我睡床,那我肯定不願意打地鋪。”

他撐著腦袋看著雲初。

越說越沒正形了,雲初紅著臉背過身去,留給他一後腦勺。

沈鈞山真老實的睡了一晚上的地鋪,訓練太累,他倒是想爬上榻,可他怕萬一控製不住自己,什麼都沒敢做。

反倒是雲初,翻來覆去睡不著,借著微弱燭火看了沈鈞山大半夜。

第二天一早,沈鈞山就把雲初送到宮門口了,看見她進宮,他才離開。

雲初是顏寧身邊最得力的宮女,她出宮一夜未歸,太後和寶妃都派人盯著呢,再加上是沈鈞山送她回來的,流言蜚語一下子就傳開了。

雲初是顏寧的左膀右臂,行事又謹慎小心,很難抓到錯處,太後想除掉她都找不到機會,再者她是文遠伯府大姑娘,隻是進宮陪顏寧,算不得是宮女,不是大錯,想處死她幾乎不可能。

眼下這麼好的機會,太後怎麼會錯過,趁機逼顏寧送雲初出宮,別哪天肚子都大了。

這話真真是羞辱人了,雲初直接氣哭了,她知道自己落人口舌了,但這樣的話太傷人,更傷顏寧的臉麵,雲初第一次頂撞太後,“冀北侯府二少爺隻是念我崴腳,送我回宮,太後若是懷疑我的清白,大可以讓嬤嬤檢查!”

“若我真做出丟了雲妃顏麵的事,太後隻管派人通知文遠伯府來領我的屍體!”

太後被頂撞的半晌回不過神來,雲初可不是尋常人,她是狠的下心滾釘板告禦狀的人。

太後哪敢讓嬤嬤檢查雲初清白,弄不好,這倔丫頭真和她爹一樣一頭撞死。

正好齊王來了,他找雲初找了好些天了,沒想到她是雲妃的丫鬟,是文遠伯府大姑娘。

齊王幫忙打圓場,太後就把顏寧和雲初都打發走了。

太後找齊王來,問道,“我怎麼聽說齊王妃這幾日身子骨不大好?”

齊王道,“應該沒什麼大礙,我要給她請太醫,她都說不用。”

太後瞪他,“不讓你請就不請了?待會兒帶個太醫回去。”

太後怕齊王妃是得了什麼難以啟齒的病,女兒家臉皮薄,在所難免。

齊王妃確實怕見太醫,她嫁給齊王才幾個月,齊王對她就沒多少新鮮感了,背著她,敢調戲她的丫鬟了。

這還有些怕她,不敢過分,要是她病了,齊王還用得著顧及她嗎,便是她,自己不便伺候,還要寬厚大度的挑幾個丫鬟幫她伺候齊王。

齊王妃不敢掉以輕心,隻是齊王帶了太醫回來,齊王妃推脫不掉,隻能讓太醫把脈了。

來的太醫是太後的親信,想收買都不成,不過結果也出乎她意料,她是有了身孕了。

太醫道賀的時候,齊王妃還有點恍惚,“我有身孕了?”

齊王也喜不自勝,畢竟是他第一個孩子,他要做父親了。

太醫點頭,“是喜脈沒錯,隻是王妃近來憂思過度,要放鬆心情,否則會影響胎兒。”

齊王妃差點沒哭出來,她要知道自己是懷了身孕,她用得著擔驚受怕被奪寵嗎?

隻要生下世子,誰也別想撼動她的地位!

太醫得了重賞退下。

齊王派人進宮向太後報喜,太後高興的合不攏嘴。

正好寶妃也在,太後高興之餘,不免潑寶妃的冷水,“齊王妃比你晚出嫁,都懷身孕了,你連房都還沒圓,多和皇上撒撒嬌不會嗎?”

太後一臉的恨鐵不成鋼。

寶妃嫉妒的扭緊繡帕。

不過懷孕的是齊王妃,寶妃就算嫉妒,也沒有多少,不過一會兒就消了。

可過了沒幾天,顏寧在禦花園嘔吐暈倒,太醫診出是喜脈,寶妃氣的在寢殿大發脾氣。

太後高興了幾天,被人潑了這麼盆冷水,再也高興不起來了。

她給雲妃送的血燕窩,雲妃日日服用,怎麼還會懷上身孕?!

隻怕雲妃早就知道她在燕窩裡動了手腳,吃的根本就不是她當初送的!

太後氣的一口銀牙沒差點要崩掉。

整個皇宮,最高興的莫過於皇上了,從給太醫施壓,治不好顏寧就要太醫的命,到知道懷身孕,重賞太醫,也著實把太醫嚇的不輕。

歡喜記事

歡喜記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