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古典架空 > 歡喜記事 > 第四十八章勝負

歡喜記事 第四十八章勝負

作者:木嬴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19-09-23 17:40:22

後妃懷身孕從來就不是小事,而顏寧懷身孕更甚,因為事關後位,她這一懷身孕,不僅後宮震蕩,前朝也不安。書趣樓()

朝華宮內,顏寧靠著大迎枕,眼睛都哭紅了,高興的。

她嫁給皇上許久,獨寵後宮,梅美人不過被幸了一次就懷上了,她卻沒有,之前可以說是被太後下了避子葯,後來她謹慎避開,也沒有懷上,顏寧就開始擔心了。

好在黃天不負厚望,她終於懷上了。

皇上高興,好東西就跟不要錢似的往她這裡送,顏寧都懷疑皇上是不是進了庫房,見到什麼就讓小福公公差人給她送來,都堆滿寢宮了。

雲初也為顏寧高興,但高興之餘又擔心,太後誌在後位,若不是不願讓顏寧早寶妃之前生下皇子,就不會給顏寧下避子葯了,宮裡有多少懷了身孕的妃子最後不明不白的小產的。

之前她們有多小心,之後要加倍小心了。

太後再不喜顏寧,但顏寧懷了身孕,太後也會表示,差人送了不少補品來,雲初叮囑春蘭一定要收好,不可和皇上送的弄混了。

不止這些,以後禦膳房送來的飯菜都要格外小心了。

這些雲初說了一遍,冀北侯夫人進宮又叮囑了一遍,顏寧道,「舅母和雲初說的一樣。」

冀北侯夫人看著雲初笑道,「要不是雲初在宮裡陪著你,舅母和你舅舅還不知道有多擔心。」

顏寧也知道自己不合適待在宮裡,能懷上身孕還多虧了雲初觀察入微,不然她可能到現在都還沒有發現太後給她下藥了。

冀北侯夫人不放心,道,「明兒我差人尋兩隻懷了身孕的母貓送來,但凡進口的東西讓貓先吃,小心駛得萬年船。」

顏寧點點頭。

她現在不會嫌日子煩悶了,給腹中胎兒做小衣裳她能做一整天都不會累。

顏寧懷了身孕,沒法侍寢,太後要皇上寵幸寶妃,另外選秀,多為皇家開枝散葉。

與此同時鼓動前朝大臣推翻之前誰先生下皇子就立誰為後的決定,雲妃和寶妃一日嫁進宮,皇上獨寵雲妃,冷落寶妃,這對寶妃太不公平,即便雲妃先生下皇子,也不能就這麼立她為後。

太後還給皇上施壓,如果皇上打定主意隻寵幸雲妃一人,就放寶妃出宮嫁人,崇國公膝下女兒就這麼一個,讓她進宮是先皇的旨意,不是進宮蹉跎歲月的。

皇上實在扛不住壓力了,顏寧懷了身孕沒法侍寢是太後最大的倚仗,總不能讓皇上為一個妃子守身一年吧?

百官都贊同皇上選秀,擴充後宮,顏寧知道這回她和皇上都躲不過去了。

皇上扛了半個月,太後又一次施壓後,在皇上常去小坐的涼亭點了些催情香,皇上待了沒一會兒,就情況不對,要去朝華宮。

小福公公也是個人精了,一看就知道皇上這是動情了,雲妃懷了身孕,正在保胎,太醫一再叮囑頭三個月不能行房,這要去了,隻怕胎兒不保啊。

小福公公硬是拉著皇上去了信陽宮,沒辦法,他總不能隨便找個宮女把皇上打發了,再者,這樣也能賣太後一個順水人情,皇上寵幸寶妃一次,太後就沒機會再把遲遲沒圓房掛在嘴邊,更不能提送寶妃出宮嫁人這要的話了。

事後,皇上罰小福公公在太陽底下跪了三個時辰,還是雲初給他送了些水,小福公公差點沒敢動哭,「奴才對不起雲妃……。」

雲初搖頭道,「昨兒攔下皇上,雲妃讓我代她謝謝你。」

皇上被下了催情香,皇上去質問太後,太後承認了,還把皇上訓了一頓,歷朝歷代還沒有哪個皇上獨寵一人,枉顧後宮的。

雲妃就算再能生,她一輩子又能生幾個孩子?!

若不是為了能對列祖列宗有個交代,她身為太後能給皇上下催情香嗎?!

太後要的隻是皇上為皇家開枝散葉,至於去寶妃那裡,那是皇上自己的選擇,與太後無關。

太後承認的這麼坦然,那是皇上沒去朝華宮,沒有因為催情香造成不可挽回的錯失,若是雲妃因此小產,那太後也不會承認,更不會急著皇上為皇家開枝散葉,最好一輩子都不生,那樣齊王不用爭不用鬥,這皇位遲早是他的。

太後的行為把皇上噁心壞了,皇上打定主意這輩子都不再寵幸寶妃,可有些人運氣就有那麼好,不過一回,寶妃就懷了身孕了,算算時間,和顏寧也就隔了兩個月。

寶妃懷身孕,太後迫切心情緩了幾分,現在就看雲妃和寶妃懷的是男是女了,都是皇子的可能性太小。

得知寶妃懷身孕的時候,正好是上官暨給沈鈞山的三月之期滿,太後高興,要親自圍觀沈鈞山和上官通和上官暨比試。

不止太後,還有不少大臣,尤其是武將,太後怕上官暨給沈鈞山放水啊。

上官通是不可能打的過上官暨的,太後心裡有數,下毒這樣的法子用過一回,尤其還失敗後,是絕不能再用第二回的,太後隻要盯著上官暨不給沈鈞山放水就成了。

太後讓上官暨先和沈鈞山比試,這樣上官通比較佔便宜。

沈鈞山也沒推脫,他已經按捺不住和上官暨比試了,隻有堂堂正正的和他打個平手,太後才無話可說。

見沈鈞山答應的爽快,太後才反應過來,她不該這麼做,萬一沈鈞山真能和上官暨打個平手,她找茬都沒理由了。

沈鈞山和上官暨交手,看的武將們熱血沸騰,冀北侯不敢置信。

兒子三個月早出晚歸,他們父子都沒見過幾麵,他兒子竟然進步這麼大?

能在上官暨手下過五十招,冀北侯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看著他們在比試台上你來我往,冀北侯這纔敢信崇國公說的,他這個兒子潛力比他這個爹大……

打了一刻鐘,也沒有分出勝負來,你挨我一拳,我挨你一腳。

最後大腿挨著大腿,你拳頭快捱到我鼻子,我拳頭快捱到你鼻尖。

崇國公上前道,「住手!」

兩人這才罷手。

太後冷道,「還沒有分出勝負,為何不打了?」

崇國公回道,「已經沒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

皇上拍手道,「這場比試果然精彩。」

太後看向心腹武將,武將搖頭。

確實沒有再打下去的必要了,崇國公世子沒有手下留情,冀北侯府二少爺更沒有。

兩人旗鼓相當,不分伯仲。

太後讓上官通上場,一點給上官暨喘息的機會都不給。

上官暨也沒有爭取。

可就是這樣,上官通也沒能從上官暨手上走過二十招。

佔了多少便宜,就丟了多少的人。

皇上向上官暨道賀,「看來飛虎軍又多了一員猛將,還是不輸你這個大將軍的猛將。」

上官暨也很高興。

沈鈞山謙虛道,「上官兄最拿手的不是武功,是弓箭。」

「若是比弓箭,我可就一敗塗地了。」

比弓箭,整個大齊就沒有能勝的過上官暨的。

也正因為上官暨在弓箭術天賦異稟,從小上官通就不碰弓箭,不想成為大哥的陪襯。

沈鈞山就更是了,他一個紈絝,玩骰子厲害,弓箭……沒摸過幾回。

不然要是比弓箭,上官通比不過上官暨,贏沈鈞山還是輕而易舉。

至此,沈鈞山正式加入飛虎軍。

太後見不得他太得意,又逼婚於他。

興頭上潑冷水,沈鈞山幹掉太後的心都有了,成天沒事幹到處找事,不給她添點堵,他都不是沈鈞山。

沈鈞山出宮後,打聽太後有哪些心腹,乾不掉太後,剁她幾根手指頭還不是難事。

一個在宮外針對太後心腹,太後氣不過,拿雲初開刀。

雲初小心防備,最後還是難免中招,太後逼的顏寧不得不找皇上幫忙求情。

皇上沒輒,把雲初打發去看藏書閣。

這一去,大齊就災難連連了。

東邊乾旱,西邊洪澇,災情不斷。

南梁趁機生事,邊關歇了沒幾個月又起戰火。

上官暨領命出征,沈鈞山跟隨左右。

顏寧懷身孕,雲初被罰,都沒法出宮送行。

而這一別,顏寧就再也沒有見過沈鈞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