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將軍的炮灰夫人想開了 > 第122章:這重要嗎?

將軍的炮灰夫人想開了 第122章:這重要嗎?

作者:膘行天下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11-08 20:41:15

第122章:這重要嗎?

長風回憶起在定北將軍府第一次與「沈孟離」照麵時的情形,以及阿月成親時,她過分熱情的樣子,讓他不由地要去相信褚越說的話,或者說,他打心裡希望褚越說的這件荒唐事成真。

「你與她對質過了?」長風問。

男人苦笑一聲:「沒有,她從未對我提起過這個秘密,我知道她不相信我。」

長風挑唇一笑:「她不信你也是應該的。」

畢竟當初他對王上的所作所為,確實也不值得她將這般天大秘密對其吐露。

褚越看著他:「她信任你和阿月,可也沒跟你們袒露此事不是嗎?」

長風:「……」

葉翎從來都不知道褚越跟長風還能獨處這麼長時間,記憶中長風對褚越是十分不待見的。

直到她覺得腳凍得有些冷了,纔看見長風挑簾而出。

不見褚越出來相送,葉翎自然而然跟了上去:「小的送您出營。」

長風垂目深深看了她一眼,若不是他看了那話本上的筆跡,要他相信眼前這個人就是葉翎,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沈孟離」身上有著鮮活的氣息,這是曾經的葉翎從來都沒有的。

不,也不是從來都沒有,隻是在入宮之後,她便再沒能真正快活過。

「聽褚將軍說,你要去龍延關了?」兩人一前一後走著,從前都是葉翎走在前麵,長風跟在後頭,如今卻是換過來了。

葉翎踟躕了一下:「八字還沒一撇呢!」

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是對自己十分有信心,不過該謙虛還是得謙虛一下的。

「你想去龍延關嗎?」長風又問。

這回她沒有猶豫:「想啊!這玄武營的人,沒有一個不想去龍延關的。」

「是嗎?這可真不像你。」長風說。

葉翎:「……」

這話說的稍微有些越界了,畢竟就長風與沈孟離的關係,這種話可不該出自他的口。

「阿月懷孕了,你想去看看嗎?」長風轉而道。

這個訊息讓葉翎忘了方纔他越界的話,有些激動道:「真的?幾個月了?」

「三個月,天氣漸冷,她現在也不怎麼出門了,你隨時想去,都能見著她。」

葉翎搓了搓手,高興的說話都有些顛三倒四:「我跟將軍請示一下,明天就去看她,哦對了,這個給你,你幫我給她買些補品好好補補身子,當初受了那麼大罪,就怕傷了她身子底……」

她一邊說著,一邊從懷裡掏出錢袋子,要給他錢,直到對上長風的目光,她才意識到方纔的話,說漏了嘴。

「我、我的意思是……」

「還要繼續騙下去?」長風瞬也不瞬盯著她道。

葉翎一愣,尚未反應過來什麼,便被長風伸手一覽緊緊抱進了懷裡:「我們在宮外聽到你畏罪自戕的訊息,便不分晝夜趕路入京,你可知那兩天一夜我們是怎麼過的?」

「長風……」他都知道了,葉翎實在沒想到,可當她聽到他帶著哭腔的聲音,便再也不想對他隱瞞下去了。

「你回來了,為什麼不告訴我,不告訴阿月?」長風的聲音還在顫抖,「你不想褚越知曉你的秘密,但至少也該讓我們知道。阿月到現在都還因為你沒能親眼看見她成親感到遺憾……」

不遠處的烏伽雙手抱胸,蹙眉問道:「那男人是誰?怎麼還對人姑孃家動手動腳的?」

旁邊的守衛搖頭:「屬下不知,但好像是褚將軍請來的客人。」

「嘖嘖嘖」烏伽嘖嘖稱奇,自己給自己找情敵,他還是頭一回見,「我可看不下去了。」

烏將軍說著便要上前「棒打鴛鴦」,好險被守衛拉住:「將軍,人家沈姑娘都沒把人推開,說明人家是郎情妾意,您這去了,可落不著好。」

這話絆住了烏伽的腳,他朝不遠處褚越的營帳看了一眼,裡頭還亮著燈。

「哎~」某人隻能長嘆一聲恨鐵不成鋼,最後一拍大腿打起簾子回了自己帳裡。

葉翎被長風的話說得紅了眼眶:「對不起……」

「不要說對不起,」長風整理好情緒,終於將人鬆開,「王上回來就好,方纔是屬下失態了!」

「王上」、「屬下」這樣的稱呼太遙遠了,可是從長風嘴裡講出來,卻又帶著幾分親切。

「什麼王上,被人聽見了,可是要殺頭的。」葉翎說。

「以後都不說了,那個身份從沒讓你快樂過。」長風看著她,沈孟離跟葉翎有著完全不一樣的皮囊,但透過這雙眼睛,他知道他眼前這個人就是葉翎,從小跟他一起長大,失而復得的葉翎。

而葉翎也突然意識到一件事,她回頭朝褚越的營帳看了一眼:「你、你是怎麼知道我就是葉翎的?」

長風順著她方纔目光看過去:「你以為你隱藏的很好,但你卻忘了,那人早就不是你當初好心救下的小狼崽了,他現在是狐狸,千年的老狐狸。」

葉翎呼吸一滯,原來他已經知道了嗎?

也對,很早以前褚越就跟她說過一些暗示意味非常明顯的話了,隻是她不願相信,也不信他能洞悉出這麼荒誕的真相來。

看著她錯愕的神情,長風無奈嘆了口氣,葉翎打小聰慧,入宮以後活得也通透,可在有些事情上,卻還像是未開竅一般。

「我走了,外麵風大不必送了。」長風道。

葉翎:「路上小心,明天我請假出去看阿月。」

長風朝她點了點頭。

葉翎不知道自己怎麼回的鋪房,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隻聽到青青含含糊糊的幾聲夢囈。

她坐在床普遍發獃,連身上的甲衣都沒有脫下了,不知過了多久,隻見她握了握拳,腳步堅定地又離開了鋪房。

守夜的衛峰蹙眉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越來越近,疑惑道:「這麼晚了不睡覺,來這兒幹什麼?不會是要好心幫我值夜吧?」

「幫我通稟一聲,我要見將軍。」葉翎說。

「現在?」衛峰遲疑,扭頭看了一眼還亮著燈寢帳,終於還是答應了,「行,你等著。」

衛峰進去沒一會兒就出來了,朝她抬了抬下巴,打起氈簾的手甚至都沒有放下:「將軍讓你進去。」

葉翎深吸一口氣,在心裡鼓勵了一下自己,這才邁步進去,雖然她也不知道這有什麼好怕的。

褚越沒有睡下,披著一件靛藍色的袍子坐在挨幾前看信,頭髮披散在肩頭,發梢還微微帶著水漬,看樣子是剛沐浴完。

他聽見她進來的聲音,甚至根據聲音能分辨出她正站在離自己五步遠的地方。

葉翎進來後瞧著褚越甚至沒抬頭看她一眼,當即便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怎麼,沒有話想跟我說?」男人等了許久,終於還是由他打破了沉默。

葉翎對上他的視線:「你……是怎麼知道的?什麼時候知道的?」

「這重要嗎?」褚越深深望著她,從始至終他們在乎的東西都不一樣。

葉翎眨了眨眼,這難道不重要嗎?如果這個不重要,那麼在他看來,什麼比較重要?

她總是這樣,遇事喜歡沉默,即便心裡有千萬個想法,隻要對上他,便什麼也不願說,也不想說了。

「我就是這麼一個不值得你傾訴心事的人嗎?」褚越見到她這般反應,心中更是鬱悶難消,「連長風都比不上?」

「你們……怎能放在一起比較……」葉翎淡淡道。

長風是她的玩伴、兄長、親人,而他……她也不知道在她心中褚越應該在什麼位置。

可這話聽在褚越耳朵裡,就變了味兒,原來在她心中,他真的連長風都比不上。

嗬……

「你出去吧!」褚越垂下眼,攤開了信紙,看樣子是要給人回信了。

葉翎還想說什麼,但他的態度分明是要趕人,她也隻能轉身離開。

看著她那毫不猶豫轉身的背影,褚越自己都沒發現,握著筆的那隻手差點沒把筆桿給折斷了。

「對了……」葉翎想起了什麼,去而復返,「明日我想請半天假,阿月她有身孕了,我想去看看。」

看看,不隻長風排在他前頭,還有一個阿月,待將來阿月的孩子出生,恐怕他還得再往後挪一挪。

「你是不是過分了點?」褚越咬著後槽牙,目光森森。

葉翎輕蹙眉,沒明白他突然生氣的點在哪裡,隻能小心翼翼道:「我見營裡偶爾請假探親的同袍也不少,我隻請半天……也、也不行嗎?」

兩人雞同鴨講,褚越隻能強行平復自己的情緒,深吸一口氣道:「準了,出去時留檔,按時間回營。」

「是。」葉翎道。

褚越:「卯時出營,未時歸,耽誤了時間,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我知道,我一定趕在未時前回來。」

她知道玄武營軍規大過一切,絲毫不容情麵。

畢竟烏伽曾經跟人賭醬肘子捱了二十軍棍的英雄事蹟,她也是有所耳聞的。

這晚的事對葉翎來說就像是在做夢,她曾以為若是自己重生這件荒唐事被人知道了,定是要引起一陣混亂,即便是最親近的人知曉了,也未必能有一個好結果,可事實是,一切都風平浪靜,就連她沒有一絲把握的褚越,也對此視若常事。

也許一開始,就是她杞人憂天了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