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將軍,夫人又要爬牆了 > 第029章將軍的秘密

將軍,夫人又要爬牆了 第029章將軍的秘密

作者:暮雨霏霏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2-02 01:29:11

第029章將軍的秘密她忍不住捫心自問,用這次西南之行,來換一紙合離書,是值還是不值呢?

若她現在還在京城,絕對不會像上輩子一樣畫地為牢,生生把自己困在國公府中,可以隨意找個理由離開,到外麵遊山玩水也好,做些其它想做的事情也罷,肯定不會像這般受罪。

可若不來西南的話,家中長輩也無人肯在合離書上簽字,到時便要像前世一樣困於國公府。

這就麼左思右想著,秦珂終於漸漸眯了過去。

直到臉上傳來一陣癢癢的濕意時,她才從夢中驚醒過來。

秦珂緩緩睜開眼睛,天已經亮透了,外麵傳來人走動的聲音,門也開了一道縫,四喜兩條前腿趴在她床沿上,粉紅的小舌頭在她臉上舔來舔去。

秦珂立時從床上爬起來,把四喜抱在懷裡摸摸,正想過去關門換衣服,瓊兒就推開門從外麵走了進來。

她臉上的表情好像沒有昨天那般沮喪了,笑著朝秦珂道:「姑娘快起來看看,外麵來了好多人,都是來給你送東西呢。」

秦珂忍不住詫異:「給我送東西?」

瓊兒點點頭:「是啊,他們說你是將軍夫人,這些東西都是你該得的,我方纔看了下,可真不少呢。」

秦珂蹙眉,讓瓊兒伺候著收拾妥當,開啟門出去。

她今日穿得素凈,上麵是杏黃色馬麵褂配淡藍色紗衣,下麵一條藍色百褶裙,頭上梳的飛仙髻,並未過分裝扮,隻戴了兩朵素色絹花和一支梅花簪,麵上更是脂粉未施。

剛到中庭就聽到外院傳來一陣吵吵嚷嚷的聲音,還有一個略蒼老的聲音道:「鄉親們,別著急啊,少夫人就在裡麵,一會兒就出來了。」

「何管家,你快去把將軍夫人叫出來吧,赫連將軍在亦城建府都好些年了,我們好容易盼著他成了親。」

「是啊是啊,你快去把她叫出來吧,讓我們看看她長得什麼樣子!」

「哎呦,你們昨日沒瞧見麼?將軍夫人長得就跟天仙兒似的,可好看吶,也隻有赫連將軍那樣的人才配得上她……」

話說到這,內院的門吱呀一聲被人推開,秦珂帶著瓊兒從裡麵走出來。

剎時間,整個院裡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朝她瞧著。

秦珂被他們齊刷刷的目光瞧得一愣,半晌沒敢動,隻到好一會兒後,終於有一個人叫起來:「哎呀,這可真是,方大嫂說得沒錯啊,就跟天仙似的,配得上赫連將軍啊!」

「就是就是!!」

話才說完,就得到眾人積極附和。

秦珂聽得臉上微微泛紅,又有些無奈,正想問這是怎麼回事,管家何伯就走到她跟前,笑著拱拱手道:「少夫人,我是管家何伯,昨日你回來的時候我剛巧給將軍送東西去了,晚間纔回來的。」

秦珂點點頭,瞧著眼前這老頭兒,發現跟京城定國公府的那位老管家有點像,應該是兄弟倆。

何伯又說:「聽說這次將軍帶著你回來了,鄉親們都激動得不行,搶著要給你送東西,你看看這些都有什麼適合的,咱們就留著,要是不合適,你就說。」

秦珂順著他指的往桌麵上一瞧,呦嗬,還真是什麼都有。從白菜蘿蔔到鐮刀篩子,更有甚者還把小娃娃用的撥浪鼓長命鎖啥的都送來了,擺了滿滿一桌,連地上堆的都是。

瓊兒也算開了眼界。她在秦珂麵前向來不拘謹,便上去一個個拿起來瞧,卻有許多叫不出名字的。

看她似是在挑揀了,擠在院中的鄉親立刻有人叫起來:「少夫人,你就都收下吧,那都是鄉親們送給你和將軍的賀禮,你們要是缺啥,我們都願意給!」

秦珂哭笑不得,她這個將軍夫人還不知能當幾天呢,到時候人走了,這些禮該怎麼還?

瓊兒卻不知她心思,看著那些東西覺得挺有意思的,忍不住起了興趣。

這時何伯也朝秦珂道:「少夫人,你就別客氣,都收下吧,這些東西都是鄉親們對你和將軍的心意,你們的親事沒在這兒辦,鄉親們沒喝著你們的喜酒,一大早就急著送了這些東西來,你要是不收的話,會讓他們覺得寒心呢。」

好大一頂帽子!

秦珂終於說不出拒絕的話了,她這個將軍夫人遲早是要退位讓賢的,若是在那之前便讓這些人寒了心,那不是更罪過麼。

於是她點點頭,朝瓊兒比劃道:那就先收下吧,等以後有機會再想辦法回禮給他們。

何伯大約早知道了她是啞巴的事,所以看到她打手勢並沒有多大反應。

倒是來送東西的鄉親裡有些人懵了。

將軍夫人雖然長得好看,卻是個啞巴啊!

秦珂自然看出了他們眼裡的詫異,用手比劃道:各位鄉親辛苦了,我先代將軍謝謝你們,今日就先請回吧。

把人送走後,秦珂站在門口看著那一地東西發獃。

這麼多,她該怎麼處置?

扔掉肯定是不行的,外麵大街上隨便走一個,可能就是剛才送東西的人,要是給人接撞見了,那多尷尬啊!

正當秦珂為難時,趙毅負著手悠然地從內院走了出來。

他今日精神好了許多,不再像前幾天一樣病怏怏,穿著長衫負手而行,很有幾分翩翩君子的風姿。

「方纔起床就聽到院中格外熱鬧,原來是有人送東西呀!」

他對這種情況似乎見怪不怪,彎腰在那堆東西裡隨意挑揀了兩下,就拿出一把沒柄的鋤頭來:「這東西不錯,你們瞧這院裡到處都是野草,有了鋤頭我們就可以把草鋤乾淨了。」

瓊兒顯然不知鋤頭是何物,拿在手裡瞧了瞧:「這東西要怎麼用?」

趙毅沖她一笑:「等著,我做給你看。」

說罷,轉身到牆角找出一根木棍來,又隨手在那堆東西裡拿起一把鐮刀來把木棍削了削,再把那鋤頭往上一套。

「你看,這不就可以用了麼?」

瓊兒一瞧,還真是!

趙毅對農活似乎非常熟悉,隻見他把長衫往腰間一挽,揮起鋤頭就到牆角下挖起來,不一會兒就清出一小片。

秦珂看著他汗濕的額頭,突然覺得這個書生還挺有意思。

雖然窮困潦倒,行至末路,但他身上依舊有一股從容不迫的氣質,拿起鋤頭挖地,放下鋤頭看書,無論身處何境,都能瀟灑自若。

朝趙毅看了一會兒,秦珂就走過去跟何伯比劃:找人把這些鋤頭都拚起來,我們一起把院子清理乾淨吧。

何伯聽了瓊兒的轉述,立刻點頭應下,不一會兒就找來昨天趕車的王六,把鋤頭全都拚好了。

這天,秦珂合將軍府上下所有人之力,花不到半天時間就把庭院清理乾淨了。

午飯後,她又和瓊兒一起去街上,打算添置些東西回來。

不想一聽她們開口,便立刻有攤主主動將東西送到她們手上,還硬是不收錢。若是秦珂非要給,對方就搬出一堆理由,將軍長將軍短的,似是受了多大委屈一般。

秦珂無法,隻得挑要緊的拿了些,便又帶著瓊兒回來了。

路上瓊兒還忍不住感嘆:「這裡的鄉親都好熱情啊,連咱們買東西都不收錢,那我們帶來的銀子豈不是花不出去!」

聽到她竊喜的聲音,秦珂卻忍不住沉吟起來。

這些鄉親願意送她東西,其實都是看在赫連欽的麵子上。她上輩子嫁給這個男人二十多年,卻從來不知,他竟被這麼多人愛戴。

到家時,何伯正帶著他的媳婦陳媽準備做晚飯。

將軍府上下,除了秦珂瓊兒和趙毅三個,便隻剩何伯兩口子並王六一個小廝。

那廚娘是西南本地人,做出來的菜幾乎都不合秦珂的胃口,好在瓊兒還懂些廚藝,親手另給秦珂做了兩道菜。

飯桌上,何伯儼然已經把秦珂和瓊兒當自己人看待了,把這些年在西南發生的事一一講給她們聽。

「少將軍剛來西南那會兒,亦城附近根本住不了人,不是土匪就是蠻夷,在這一片兒燒殺搶奪,讓人根本沒法活。」

何伯說著抹了把嘴:「少將軍一來,先是把蠻夷趕走了,後來又帶兵把附近山頭的寨子一個個清乾淨。那時候他才十五六歲,天天打仗,一連幾個月都是睡在野地裡,老將軍為了歷練他,也不派人幫手,他隻能靠自己……」

秦珂和瓊兒都驚奇地聽著,直到何伯講了赫連欽一個又一個凱旋歸來的故事後,瓊兒終於忍不住發問:「赫連將軍這般厲害,就從來沒有打過敗仗麼?」

聽到她的話,何伯沉吟了下,似是嘆了口氣,點頭道:「有,他十六歲那年,剛從朝聽封回來之後,還真打了個敗仗。」

這下可把大家的興趣給勾起來了,瓊兒忍不住催促道:「那你快說說,他究竟是為什麼打敗仗的?」

何伯的目光透過他們不知落在什麼地方,嘆口氣道:「我那時候跟在老將軍身邊,也是聽別人說的,少將軍帶著一百精兵,到大漠深處去追一夥流竄的蠻夷,不知為何十多天也不見回來。」

「後來老將軍料他凶多吉少,正要派將士們到沙漠深處去尋他的時候,他卻回來了。但隻有他一個人,全身是傷,都不成人樣了,其餘九十九名精兵全都不見蹤影。」

「啊!」

聽完他的話,瓊兒和趙毅都忍不住驚嘆出聲。

「那其他人呢,都到哪兒去了?」

何伯搖搖頭:「我也不知道,少將軍沒說,也沒人敢問,老將軍當時都差點哭了,把少將軍從沙漠裡帶出來後,沒有再問過一句話。」

秦珂心想,這算是個謎團吧,赫連欽在沙漠裡到底經歷了什麼,大概隻有他自己才清楚。

「但從那以後,少將軍打仗就多了幾份沉穩,再不像以前一樣冒進,每一次計劃都做得詳細周密,算得比古書上傳下來的那些兵法都要厲害,所以咱們西南才會有今天啊。」

聽到他最後的結束語,所有人都沉默地點了點頭,對赫連欽也多了一份崇敬。

秦珂心想,看來她前世不是不瞭解赫連欽,而是非常不瞭解赫連欽。這麼好一個男人,以一己之力,守衛大宣萬頃國土,卻被她耽誤了一生,以至一輩子都不能名正言順地與自己所愛的人在一起。

秦珂越想越愧疚難當,覺得與赫連欽合離的事越發不能等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