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將軍,夫人又要爬牆了 > 第435章正文完結篇

將軍,夫人又要爬牆了 第435章正文完結篇

作者:暮雨霏霏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3-15 15:15:28

第435章正文完結篇秦珂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赫連欽掌握西南八萬大軍,一個小小的遼城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況且他統領軍營,還要為城中的瑣事操心,身負的責任實在太重。

三日後,一行人順利回城。

到達將軍府的當天,新上任的太守大人也到了。赫連欽和秦珂在府中尚未坐熱乎,就聽到何伯進來傳話,說新太守正在門外等著,要求見將軍和將軍夫人。

赫連欽攜秦珂出去一看,剎時黑了臉。

原來這太守不是別人,正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趙毅!

「原來是趙大人,真是久違了。」

秦珂卻欣喜得很。重生後她幾度輾轉,皆在不同的地方遇上趙毅,如今更要同居一城,實在是莫大的緣份。

赫連欽則沉著臉在心裡咬牙,思量著該不該找個藉口讓宣和帝將這太守換了。

趙毅新官上任,雖然知道赫連欽不待見他,卻還是笑得如沐春風。

況且太守的品級可比以前的禮部侍郎要高不少,雖然赫連欽已經成了一品鎮國大將軍,但他在他麵前也不至於抬不起頭來。

「赫連將軍,赫連夫人,久違了,往後同守一方,還請多多關照!」

自來文人多斯文儒雅,趙毅又生得俊俏,在官場上摸爬滾打兩年,身上還多了幾分老練沉著的氣質,更顯得氣度不凡。

他邊說邊朝赫連欽行禮,目光掠過秦珂的時候,特意在她身上多停留了片刻,轉向她輕輕一揖:「赫連夫人好久不見。」

秦珂微微福身,麵帶微笑道:「趙大人如今位居太守坐鎮遼城,往後可要時常走動啊。」

聽到他們的寒暄,赫連欽的眉頭不由又皺了皺,身體不動聲色挪過來半步,將趙毅看向秦珂的目光擋了一半。

秦珂自然察覺到了,正有些無奈地蹙眉,便聽一道熟悉的聲音突然從趙毅的馬車上傳來。

「赫連夫人,原來真的是你!」

人未至,聲先聞。

秦珂抬頭一看,便見一個熟悉的人影從後麵的馬車裡走出來,不正是幾個月前同她一起進京的喬莫愁麼?

「喬姑娘,你怎麼會在這裡?」

秦珂微微吃驚,詫異地看著她道。

喬莫愁看到她,立時歡喜得不能自已,腳步輕快地邊走邊道:「之前聽趙大人說你和赫連將軍回了西南,我還有些不信呢?沒想到竟是真的,你們不去西北了麼?」

她向來有什麼說什麼,一張小嘴一疊連聲地說著,不一會兒就問了一堆問題。

秦珂之前還惦記她,不知她知道父親的死訊後會如何,現下見到她還像幾個月前那般活潑開朗,立時放心下來。

「此事說來話長,不如兩位先到府中一敘吧,順便喝口清茶,以解旅途勞頓。」

她出言相邀,喬莫愁和趙毅自然不會拒絕,立時雙雙躬身一禮,同她進了屋去。

赫連欽:「……」

赫連欽氣得咬牙!這是他的將軍府,這些人到底有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不過為了秦珂,他還是忍下來,心裡堵著,臉上憋著,一身怨氣地回到屋中。

因為太守府還在興建,秦珂便順勢邀請趙毅和喬莫愁到將軍府小住,待太守府修建完成後再搬過去。

兩人一聽,立時欣然應下,當天晚上就留了下來。

在此過程中,秦珂注意到趙毅對喬莫愁似乎極為照顧,且兩人言談間時常以眼神互動,相處得似乎十分投契。

但赫連欽卻並未注意到這些,等到晚間處理完公務回房後,還是一臉憋悶,直恨不得將趙毅從府裡踢出去。

秦珂早就察覺他臉色不虞,隻一直不動聲色,等發現他進了房間還滿臉憋屈後,這才嘆了一聲將手中的書放下。

「將軍這是怎麼了?難道是因為我答應讓趙大人和喬姑娘在府中暫住,你心裡不痛快?」

赫連欽瞥她一眼,徑直走到房間的榻上坐著,雙手扶在膝上不吭聲。

秦珂知他向來不待見趙毅,但她一向視趙毅為朋友,如今更不想對喬莫愁置之不理,隻得好聲勸道:「將軍這是何苦?能揭穿齊王和安伯侯互相勾結的事,喬姑孃的父親不是幫了大忙麼?再說趙大人是新任太守,往後你二人同朝為官,又共治一方,何必將關係鬧僵?」

其實赫連欽不是不明白這個道理,而是今日看到秦珂與趙毅一直有說有笑,心裡嫉妒罷了,聽到她這般說,才終於看向她道:「你留他們在府中住下,當真是因為這些?」

秦珂點頭道:「自然是,要不然還能是何緣由?」

難不成這傢夥還懷疑她與趙毅之間有私情?

見她眉頭突然一皺,赫連欽立刻在心裡叫一聲不好,突然伸手一把將秦珂拉過去,翻身壓在了榻上,看著她的眼睛道:「我知道了,阿珂今日全是為我著想,是我自己不對,不該多想。」

聽到他從善如流的話,秦珂臉色這纔好了些,又伸手抵在他肩頭道:「將軍這是做甚?說話不能好生坐著說麼?」

但赫連欽哪裡這般容易哄的?尤其在月亮湖邊兩次,食髓知味,現下回到將軍府,天時地利人和,自然不願辜負這大好機會。

他邊想邊低頭在秦珂唇上咬了咬,輕聲在她耳邊道:「不忙,我先同夫人商量個事。」

秦珂豈不知他心思,戒備地伸手抵在他胸口道:「將軍起來說便是。」

倒不是她故意推拒,而是現下時辰還早,赫連澈還不知何時會鬧她,萬一被瓊兒和朱紅進來撞見這般情景,她真不知道臉往哪兒擱了。

赫連欽聞言挑眉一笑,咧嘴望著她道:「夫人好久不曾喚我的名字了,卻總像個外人一樣叫我將軍,如今你我已是實至名歸的夫妻,還不願改口麼?」

秦珂微微一愣。原來是這回事,她倒不是不願意改口,隻是叫了將軍多年,她早已習慣。

見她看著自己不言語,赫連欽以為她是不願,立時蹙起眉,又低頭朝她親了親,無賴似的道:「阿珂,你還不願叫我麼?」

秦珂透過他的肩膀看著外麵虛掩的房門,頓時心中一急,用手將他的肩膀抵住。

赫連欽自然知道她是害羞,又見她一直著急地望門口看,便順勢沒臉沒皮地逗她道:「夫人若是不答應,那我便不起來了,今日我們就在這榻上試試吧。」

「你、你真是……」

秦珂被他氣得頓時語塞,臉也紅了,瞪大眼睛看著他道:「你真是越來越不知禮數了。」

赫連欽沒有再逼她,卻也沒有妥協,隻動手不緊不慢解開她的衣帶,挑起一邊眉梢邪氣地笑道:「阿珂不願叫我的名字,那便說明你答應了,放心,我會注意些,不讓你受累的。」

見他竟然要來真的,秦珂頓時急了,連忙抓住他的手臂道:「將軍就算要耍賴,也得先把門關上,這樣讓人看了成何體統?」

赫連欽聽她鬆了口,又輕輕一挑眉梢:「阿珂不必擔心,這府裡的人都是懂規矩的,無事絕對不會輕易闖進來,你還是放心吧。」

說罷,又低頭朝秦珂身上湊去。

秦珂怎麼推也無法撼動身上小山似的男人,頓時有些生氣了。

正當她氣惱之時,卻感覺赫連欽的身子猛然一滯,連呼吸也窒住。

她立時心中一緊,連忙低頭看向他道:「赫連欽,你怎麼了?」

伏在她身上的男人緩緩抬頭,眉頭緊蹙,一手捂在胸口,神色痛苦地看著她:「阿珂,我……」

秦珂連忙從榻上爬起,神色焦灼地道:「怎麼了?可是胸口又痛了?怎會這樣?」

盅毒不是已經拔除了麼?之前在月亮湖邊是也不見出現這種情況,為何回到遼城之後會發作呢?

她邊想邊執起男人的手替他把脈,又細心地觀察著他的臉色,看他是否有好轉。

赫連欽靠在榻上看著她,眉頭蹙得緊緊地,道:「我想定是因為你不願叫我的名字,所以我的心才會這樣。」

秦珂又氣又急又好笑,實在不知該擺出什麼神色來,隻好勉強牽了牽嘴角朝他道:「我沒有不願,不過是將軍二字叫慣了,若是你不願聽,我往後不叫將軍便是了。」

赫連欽可憐巴巴地望著她:「那你叫我什麼?現下叫來聽聽可好?」

秦珂看著他努力忍痛的樣子,又是憐惜又是心疼,眼角泛起一絲淚光,望著他道:「阿欽,我叫阿欽可好?」

目的達到,赫連欽立時忍不住笑起來,鬆開捂在胸口的手一把扣住她的後腦,就重重地吻上來。

「這可是夫人自己說的,往後叫我阿欽,可不能再叫將軍了。」

他邊說邊親昵地蹭了蹭秦珂的唇,又在她嘴角吻了吻,然後細心的為她繫上衣帶,將她的衣裳拂平整。

秦珂以為他體內的盅毒又發作,正傷心難過,又被他溫柔以待,吻得暈暈乎乎,直到反應過來後,才發現有些不對勁。

赫連欽替她穿好衣裳,就坐在榻上含笑看著她,並沒有像以前一樣痛得死去活來,臉色煞白。

秦珂怔了怔,朝他問:「你沒有不舒服?」

赫連欽搖搖頭,扶著她的肩膀道:「雖然不知阿珂以前為何要同我合離,但現在我們已經是真正的夫妻了,阿珂便不可再反悔,我們要白頭偕老,永遠都不分開。」

明白他是裝毒發來騙自己,秦珂本有些氣惱,但聽到他後麵說的這些話,又實在生氣不起來,隻用含淚的眼睛颳了他一眼,便點了點頭。

看她激動的模樣,赫連欽一邊扶著她的背一邊伸手在她鼻子上颳了刮,柔聲道:「真是小笨蛋,我體內的盅毒在月亮湖邊已解,你不是知道麼?怎麼可能還毒發?」

秦珂已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生氣,隻靠進他懷中用手捶了捶他的肩膀,嗔道:「還不都是你騙我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