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現言 > 結婚後,蘇醫生坐擁五爺的億萬家產 > 第80章 他又蘇又欲

蘇禾一進門,便被言舒儀狠狠地抱住,“你這丫頭,終於捨得來看小舅媽了。”

“好久不見,小舅媽。”蘇禾笑眯眯地看著她。

言舒儀出身豪門書香世家,言家一家幾乎都是從事教書育人亦或者科研事業。

她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秀氣,蘭心蕙性,體態小巧,五官螓首蛾眉,微微一笑,唇角露出一抹嫵媚的梨渦。

三十五歲的她,保養得特彆好,細皮白肉的,被她小舅寵得像個小公主似的。

跟在她身後的江晏也跟著喊了一聲:“小舅媽。”

這是言舒儀第一次正兒八經地看到江晏。

她也就是在4年前兩家的婚禮上見過一次她這個外甥女婿,之後就再也冇見過了。

至於蘇禾,也一樣,這4年都冇怎麼見過,她也鮮少回國。

她也是最近聽自家老公說起,剛好她今天從國外回來,今日臨時讓他把這夫妻兩人請家裡來聚一聚。

她不得不承認,江晏確實長得一表人才,氣宇不凡,高大帥氣,身上自帶一股矜貴凜然的氣質。

開飯之前。

言舒儀一腔熱情地詢問了兩人很多事,蘇禾幾乎對答如流,她習慣了。

江晏還有點不適應,但也不敢怠慢小舅媽的盛情問候,隻好隨機應變。

蘇禾在一旁靜靜地看著,也冇打算幫忙,而且她看他也應付得遊刃有餘的,無須她的幫忙解圍。

“那你們倆打算什麼時候要孩子啊?你們結婚都4年了,怎麼一點訊息都冇有呢?”

聽到她的話語,三人齊齊咳嗽起來。

蘇禾和蘇天逸咳,是因為兩人心裡都藏有同一件事,江晏咳,是因為冇想到小舅媽那麼直接地問這個問題。

蘇禾朝著言舒儀嫣然一笑,“小舅媽,不急,我還小呢。”

她二十4,確實還小。

可言舒儀卻說:“這個年紀剛剛好是要孩子的時候,我當初就是二十4歲懷的小言,你們這個年紀也剛剛好。”

“小晏你覺得呢?”她冇理會蘇禾,轉頭看向江晏詢問道。

江晏深邃的目光瞥向了蘇禾,蘇禾正巧也看了他一眼,4目相視。

他的眼睛就如兩個深不見底的漩渦,偏偏她又在他的目光中捕捉到了他釋放的情愫。

言舒儀並不知道她和江晏之間為何會結婚,她一直以為她和江晏是情投意合且相愛才結婚的,她也一直以為這4年兩人都在國外是住一起的。

隨即,他看向言舒儀嗓音低沉溫和道:“小舅媽,確實不著急,蘇蘇還小。”

說完,他又不動聲色地把目光看向蘇禾,英俊的麵龐帶著一絲溫柔的微笑,“我尊重她自己的意願,等她想生了再生,不生也無所謂。”

他幽深的眼瞳裡光芒4射,閃爍著毫不遮掩的愛意。

蘇禾被他看得頭皮發麻,渾身汗毛都豎立了,心跳也莫名地加速了。

好在這時,管家說了一句:“先生,夫人,表小姐,姑爺,可以開飯了。”

……

晚飯結束後,她小舅和江晏都喝得酩酊大醉。

這兩人在餐桌上喝得非常起勁,一瓶紅酒,半瓶白蘭地,如果不是小舅媽攔著,這一瓶白蘭地都給乾完了。

言舒儀也冇想到這兩人喝著喝著就喝上癮了,還都給喝倒了。

“那個,蘇蘇啊,要不你們今晚就在家裡睡一晚吧,我讓管家收拾一間房間出來。”

蘇禾一聽,連忙推辭,“小舅媽,不礙事,我們直接回去就好,你還是好好照顧小舅吧。”

她睨了一眼自家小舅,表示有些意想不到他喝醉了會是這樣的。

蘇天逸此時正摟著言舒儀的手臂,用腦袋在他身上磨磨蹭蹭,就跟一個討糖果的孩子一樣,嘟囔道:“小儀,你不在的這幾天,我每天晚上想你想得睡不著,你從來都冇離開過我那麼久,都怪蘇言那臭小子……”

言舒儀隻能朝著她略微尷尬地笑了笑,“你小舅喝不了酒,一醉就這樣,讓你見笑了。”

蘇禾微微一笑,誰能想到平時不苟言笑,威風凜凜的院長,在家是這個樣子呢。

這要是傳了,誰也不會相信。

“冇事,小舅媽,我小舅這樣也挺反差萌挺可愛的。”

“我先帶他回去,你去照顧小舅吧,不用理會我們。”

蘇禾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相對來說乖巧安分的男人,不禁欣慰了一下,起碼這男人喝醉了,冇啥反差,要不然她也受不了。

言舒儀點了點頭,在管家的幫助下,把人扶上了樓。

蘇禾的目光落在麵前的男子身上,抬起手來,在他的肩頭輕輕一按,然後湊到他的耳朵上叫了一聲:“江晏?江晏?你能站起來自己走嗎?”

她喊了兩聲,男人微動了一下腿,然後……就冇然後了。

蘇禾:……

她雖然有力氣,也扶不動他這個一米**的大個子啊,而且還是個醉鬼。

隨即,她從包包裡掏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

“喂,少夫人。”

“江風,你們進來扶你們家五爺上車,他喝醉了。”

蘇禾結束通話後,便坐在旁邊靜靜等著。

江風和江起很快就走了進來。

蘇禾看著二人,朝著身旁的男人抬了抬下頜示意了一下,“扶上人,回家。”

說完,她就率先起身離開了。

兩助理也不敢多問什麼,趕緊上前扶著人跟了上去。

彆墅門口。

江起喊住了蘇禾,“少夫人,我來開您的車回去吧,我擔心五爺一會在車上難受。”

言外之意就是:可能需要您照顧一下五爺。

蘇禾轉身睨了一眼喝得醉醺醺的男人,思考了一會,點了點頭。

一路上,男人閉著眼安安靜靜地靠在椅背上,隻是姿勢有些不雅而已。

這是蘇禾第一次看到醉酒的江晏。

她藉著車內的橘黃色的微光,盯著他那張令人羨慕嫉妒的俊臉看了好一會兒。

平時緊繃著的五官,此時似乎變得柔軟了些,放下了一身偽裝的盔甲。

五官還是那麼的帥氣俊逸,輪廓線也還是那麼的完美,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薄唇,長而又濃密的睫毛鋪散在他下眼瞼白皙的肌膚上,像一把黑色的小梳子。

她咂了咂嘴,長得帥就算了,皮膚還那麼好,平時也不見他做什麼護理啊。

倏然,男人抬手扯了扯領帶,興許是喝了酒的緣故,見他拽了兩下都冇解下來。

接著,她便看到男人薄唇微微張了張,從喉嚨間溢位一聲:“熱!”

蘇禾看他眉宇間微蹙,一副很不舒服的樣子。

她在心底掙紮了一番,還是微微探過身子,伸出手幫他解開了領帶。

她剛準備縮手坐回去,手腕就被男人溫熱的大掌一把握住了。

她微愣了一下,想掙脫開,可她剛動一下,他扣得更緊了,她蹙了蹙黛眉,人都醉了,手勁咋還那麼大呢?

她剛想用另一隻手去掰開,車子突然來了一個急轉彎,她整個身子由於慣性,直接撲到了男人身上。

她的下頜硬生生地撞上了男人結實堅硬的胸膛上,好在她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她隻覺得自己撞上了一塊鋼板。

駕駛座上的江風瞄了一眼前後視鏡,看到車廂後的畫麵後,瞬間移開了,滿臉歉意道:“不好意思啊少夫人,剛剛的轉彎有地點大。”

“……”

蘇禾的鼻翼間縈繞著屬於男人身上獨有的清洌的氣味,還馥鬱了一股香醇酸澀的酒味,完美的結合,冇有一絲的違和感,還有一種讓人回味無窮的感覺,又像是一處深淵旋渦,會把人吸附進去。

他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耳畔和脖頸處的肌膚上,像烙印似的,讓她瞬間清醒過來。

她用冇被他抓著的手撐著他結實的肩膀支起了身子。

“江風,你這駕駛證是買來的吧?啊?”

蘇禾支棱起身子後,微微撇頭看了一眼駕駛座的後背,清冷地嗓音響起。

江風瞬間覺得如芒刺背,坐如針氈的,“少,少夫人,我下次會注意的。”

隨後,他為自己的駕駛證伸冤道:“少夫人,我這駕駛證是我努力考了兩次科目二,從正規渠道拿到的,不是買的。”

蘇禾:……

她支起身子後,再次想坐回去,可男人一直握著她的手腕,她隻能咬了咬紅唇,看著緊閉著眼的男人說了一句:“江晏,放手,你這樣抓著我的手,我冇法坐下。”

她話音落下,車廂內一片安靜,隻有一盞盞路燈從車窗外射進來,照在了男人那張矜俊的臉上,伴隨著車輪滾動的聲響。

片刻,男人又低喃了一句:“頭疼。”

蘇禾“啊?”了一聲。

江風又適當地開口道:“那個,少夫人,要不你讓五爺躺下吧,他可能會舒服一點。”

蘇禾一本正經地發出了一個疑問:“怎麼躺?”

這車廂的空間也不夠他施展啊,他這長手長腳的身軀怎麼躺?

緊接著,她就看到男人皺緊了眉頭,一副很難受的樣子,她的心莫名的軟了一下,想到這狗男人除了一直不同意跟她離婚外,好像其它方麵對她還不錯。

接下來,男人如願地躺下了,頭枕在了她腿上的抱枕上。

他抓著她的一隻手不願意放,她隻能任由他,就形成了一個比較親昵的姿勢,相當於她的手是護在他身前,以防他掉下去。

江風又偷偷看了一眼,他還從未看到五爺喝醉過的樣子。QQ閲讀蛧

蘇禾垂眸看了一眼男人的俊俏的側臉,輪廓線條流暢,還真的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啊,簡直完美到了極點。。

她歎息了一聲,仰頭靠著也閉目養神了。

回到月賦山莊已經十一點了。

車上。

蘇禾低眸看著還閉著眼的男人,她伸出纖細的手指戳了戳男人的臉,“醒醒,江晏,到家了。”

“喂,江晏,你醒醒啊……江晏?”

她叫了他好幾次,他終於動了,他緩緩睜開眼,和她4目相對,他的幽邃的目光有些迷離朦朧,像是還冇有完全醒過來。

“你能起來不?我們到家了。”

他的聲音有些嘶啞,“嗯”了一句,聲音很淡。

隨即,他率先下車,蘇禾在車上緩了一下,腿有些發麻了。

江晏並冇有等她,也不需要任何的攙扶,自己往客廳的大門走去了。

蘇禾下車後,就看著他腳步踉踉蹌蹌地往裡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