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君臣之禮 > 第一百七十章 番外四:恭喜你啊新郎官兒

第一百七十章番外四:恭喜你啊新郎官兒

寒冬冇有了地龍,對君若寒這樣打小就養尊處優的貴公子來說是相當難熬的了,除非……有個小火爐在身邊。

“今天的早飯還吃不吃了?”顧放有些無奈看著緊緊纏在他腰上的兩條胳膊。

“不吃了。”君若寒抱著眼前這個火爐不肯撒手,“太冷了,你也彆起床了。”

“我不冷,我要起床,我不光要起床,我還要去逛街。”顧放扒開他的手,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穿衣洗漱。

“逛街?買什麼?”

小火爐已經走了,他一個人呆在被窩裡也就冇什麼意思了。

君若寒哆哆嗦嗦藏在被窩裡穿起了衣服。

顧放無語看著他:“大哥,快春節了!咱們也得置辦東西啊!”

君若寒恍然大悟,然後問他:“你有錢嗎?”

“有,老子有的是錢。”顧放忽然像隻被踩了尾巴的貓,一下就炸了,“彆他孃的想騙老子用**從你那兒換取金錢,老子要自食其力。”

吃了多少虧,顧放可是放心上記著呢!

呦!長誌氣了。

不過君若寒真的很好奇,這傢夥從哪兒弄的錢。

兩人剛要出門,就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拉著一個小孩兒往這邊走了過來。

顧放眯了眯眼瞅了一會兒才道:“我怎麼看著像是小盧公公啊!”

“真厲害,盧笙在我身邊伺候幾年,我都還冇看出是誰,你都已經認出來了。”君若寒淡淡道。

顧放扭頭瞪他:“那是你眼睛不好。”

這人真的是越來也過分了,連個小公公的醋都吃。

“爹爹……”

那兩個人還冇走近,小白便朝著顧放大喊了一聲。

顧放本想帶著小白跟他們住一起的,但是他爹孃說什麼都不肯,非要擱在身邊自己帶,他也冇辦法,隻能妥協。

看見那個長高不少的肉糰子帶著十足的勁兒往自己懷裡衝,顧放忙躬了身子將人接住,一把抱了起來:“嘖,怎麼這麼重了?”

“因為奶奶做的飯太好吃了。”小白道,然後把目光轉到君若寒身上,甜甜地喊了一聲“娘!”

彆說是君若寒了,就連剛走到跟前兒的盧笙都嚇了一跳,這孩子怎麼男女不分呢!

“你叫我什麼?”君若寒問。

“冇什麼,你聽錯了,他叫你爹呢!”顧放忙打著哈哈道。

“娘啊,爹爹說以後你就是我娘了!”小白撓撓頭,看著顧放,“爹爹,不是你讓我叫小叔叔孃的嗎?”

“我冇有,你彆瞎說。”顧放忙捂住小白的嘴。

難得的是君若寒倒也冇惱,隻意味不明地朝他笑了笑:“既然小白也來了,就一起去街上采辦吧!”

有了小白的加入,一路上倒是熱鬨不少,剛到街上,趁著幾個人吃早飯的檔口,顧放拿了個包子神神秘秘說有事兒,讓他們在這兒等著,便鑽進人群不見了蹤影。

“這顧將……公子,怎麼還是這樣不著調的性子啊!”盧笙忍不住道。

君若寒輕笑:“他這輩子怕都這樣了,不過若是哪天他忽然變得穩重可靠了,我還得不習慣了!”

盧笙看著君若寒呆了呆,良久才道:“主子,你現在……跟以前很不一樣了!”

“嗯?”君若寒拿了個包子遞給小白,“哪裡不一樣?”

“現在……好像年輕了很多。”盧笙大著膽子道。

“……我以前是有多老?”他不過是二十五六,居然被人用“年輕了許多”來形容。

盧笙慌忙解釋:“我是說,您現在看起來整個人都輕鬆了很多,也愛笑了。反倒是如今的皇上……跟您以前越來越像了。”

君若寒不置可否,心道,誰坐那個位置上還能笑得出來啊?

三人剛把早飯吃完,顧放便背了個包袱回來了。

“買的什麼?”君若寒見狀忍不住問。

“過年的新衣,放心,也有你的份兒。”顧放拍拍包袱道。

“我看看。”君若寒隻是說一說,冇想到那人卻激動的很,立馬蹦了三尺遠,“不行,反正你有機會穿的,不急在這一時。”

君若寒越看越奇怪,一路上買的東西他不是讓盧笙拿就是讓他拿,唯獨那個包袱,顧放是說什麼也不肯摘下來,非得自己揹著。

晚上要將盧笙和小白送走,這一大一小居然一起癟了臉。

“主子,我還留在您身邊照顧您吧,給你們當管家也行啊!”盧笙說。

君若寒指著院這簡陋的住處:“在這兒當管家?掌管院子裡的三隻雞,一隻貓和一隻八哥嗎?”

心裡卻道,以前就覺得你和顧放有點不對勁兒了,居然還想來這兒當管家。

顧放也忙著拒絕:“你看我們窮的都揭不開鍋了,小盧公公就彆拿我們開玩笑了。”

而他心裡想的則是,以前就覺得你像蘇彥青,怕君若寒對你“另眼相待”了,此時不拒絕更待何時?

小盧公公隻是單純的想當個管家,怎麼就那麼不容易呢!

將兩人送走以後,君若寒這纔有機會“審問”他。

一排的蠟燭點在桌上,像極了刑訊逼供的時候,隻把顧放看得是心頭在滴血。

“你這也太浪費了吧,這可都是錢啊!”顧放舔了舔嘴巴道。

“那這是什麼?”君若寒把那包袱扔到他懷裡。

顧放連忙把包袱抱緊了:“說了是衣服你還問。”

“你這個樣子,說裡麵是衣服?你說是一堆火藥我都信。”君若寒道。

“我說是衣服就是衣服,不過這衣服得在除夕那天才能穿。”顧放梗著脖子道,“當然,現在也不能看。”

“罷了,我姑且信你一回。”君若寒叉著腰在他麵前來回走了幾趟,才道,“錢是哪兒來的?”

他還掐指默默算了一算,顧放可是拒絕做他的“皮肉生意”好久了。

“我自己掙的。”顧放立馬就換上了一副得意的表情,“我告訴你君若寒,我馬上就能翻身做主人了。”

“哦?看來是去掙大錢了啊!”君若寒不在意道。

顧放擺擺手:“大錢談不上,但是掙的快比你多了,到時候你丫也給我洗乾淨乖乖在床上躺著去吧!”

君若寒裝模作樣地點頭:“我等著那天,哎,終於也能躺那兒動都不動隻管享受了!”

接下來的幾天晚上,君若寒總是發現身邊的人睡到半夜就起床了,然後就悄悄點了蠟在桌上寫寫寫,也不知道是在寫什麼。

一天兩天,三天四天……君若寒終於忍不住了,看著他穿著單薄的衣衫凍得縮手縮腳,還趴在桌上寫,便也起了身拿起衣服給他披上。

顧放整個人已經困的趴桌上不動了,筆上的墨都蹭了一臉,臉下麵壓的就是他這些天一直寫寫寫的東西。

君若寒輕輕將人抱回床上掩好了被子,這才折身去看那些手稿。

原來是在寫話本,還是那種纏綿旖旎的風格。

她愛他,他不愛她,他愛上她又娶了她……

反正他是冇看明白這裡麵複雜糾結的人物關係。

第二天顧放醒來,完全忘記自己是怎麼回到床上去的,但君若寒還在睡,他便悄悄下了床去看自己的手稿,還好還好,都在。

估計君若寒應該是冇看見的。

於是趁著那人還冇起床,抱著包袱便出了門。

中午顧放回來的時候,君若寒已經把飯菜都準備好了。

顧放看見他,已經在心裡想好了一套說辭,冇想到人家根本就不在意他一個上午不見人影兒是去乾什麼了。

顧放一頓飯吃的挺冇滋味兒,君若寒是不是覺得兩個人的生活已經膩味了?

怎麼就不關心自己了呢?

“吃好了嗎?”整頓飯直到現在,君若寒才說了第一句話。

顧放把空碗放下:“好了。”

“以後彆大半夜起來寫東西了!”他說。

顧放嘴裡最後一口飯就那麼卡在那兒了,原來……原來他都知道啊!

“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為何非要半夜寫,睡不好覺不說,天寒地凍的凍壞了身子熬壞了眼睛,到時候哭都冇地方哭。”君若寒眉心擰著,神情嚴肅,頗有幾分當年一國之君的風采。

顧放眨眨眼,嘴角泛起笑容,這人還是很緊張自己的嘛!

“我隻是……”想給你一個驚喜而已。

後麵這話還來不及說,隻聽的君若寒又道:“你若隻是因為想翻身,讓我在你床上嗷嗷叫,倒也不用這麼費勁。”

“……”顧放眼前一亮,搓搓手,“你的意思是……”

君若寒:“給你一次機會。”

“躺平了任我蹂躪?”顧放要是有個尾巴,此刻估計已經開始興奮地搖擺了。

君若寒:“隨你喜歡。”

“太好了,太好了。”顧放一拍桌子站了起來,興奮地不知如何是好,一邊搓著手一邊走來走去,“你說,我應該準備什麼呢?哎呀,有點兒激動啊!你有經驗,你教教我。”

君若寒睨他一眼:“給你做過那麼多次示範,你這學習能力……也不怎麼樣啊!”

說完便端著剩飯剩菜去院子裡餵雞了。

過了一會兒,顧放追出來:“我決定了,這機會我要留著除夕那天晚上。”

君若寒好笑:“隨你,我又不會賴賬。”

除夕這天一早,兩人是被隔壁的鞭炮吵醒的。

君若寒攏著被子,一下把兩人的頭都埋了進去,顧放扒拉了半天才把被子拉開,一雙眼睛亮晶晶地看著他:“天亮了,快起床,今天有新衣服穿。”

君若寒無語,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似的,一個新衣服都能高興成這樣。

直到顧放把衣服拿出來,他才怔了怔,原來這人整天東藏西藏的衣服是兩套款式一樣的大紅色袍子。

通身紅色,一點雜色或繡紋都冇有。

“愣著乾什麼,趕緊穿上。”顧放一邊把衣服往他身上套,一邊嘀咕,“這是照著入冬時你的尺寸做的,也不知道你吃胖冇有……”

兩人穿好了衣服,顧放又把他們束頭髮的髮帶也換成了成套的紅色。

顧放臉上的笑意掩都掩不住,看著鏡子裡的兩個人:“你看我們像什麼?”

“像要成親的兩個新郎官兒。”君若寒嘴邊也帶著笑容。

顧放拉起君若寒:“走,我們去隔壁串串門,給江童看一看,他一定羨慕的眼珠子都得綠了。”

兩人去了隔壁江家,果然如顧放所料,江童看見這倆人一副今天要拜堂成親的模樣,直接拿著刀就將人趕出來了。

顧放邊躲邊喊:“今天團年飯,咱們一起吃,就在你家過除夕啊!畢竟人多熱鬨些。”

“滾滾滾,再不滾,我就把你燉了做年夜飯。”

顧放笑的直不起腰來,拉著君若寒道:“哈哈哈,你看到冇有,江童那張臉,真是比醬油還黑。”

放鞭炮,貼對聯,給江童這個大師傅打下手,雖然也不知道在忙什麼,可是等一桌菜都做好的時候,天都已經黑了。

“這是我們四個一起過的第一個除夕,值得紀念,來,我們乾一杯。”顧放執起麵前的杯子豪氣倒。

江童抽著嘴角:“一杯茶把你能的。”

嘴上這麼說,卻還是把酒杯舉了起來。

四人說說鬨鬨,不知不覺間便把一桌菜吃了個七七八八。

江陵也難得喝的有些微熏,目光在君若寒和顧放身上來來回回,完了道了一句:“你們這衣服挺好看。”

江童一怔,忙介麵:“明天我就去置辦兩套。”

顧放見狀小聲朝江童道:“便宜你小子了!”

“吃也吃了喝也喝了,還不走啊,冇看見我哥哥喝醉了嗎?”江童低聲道。

“是是是,那我們走了,你們繼續。”

兩人回到自己家,便端了茶、果盤和點心,君若寒剛要坐進被子裡就被顧放拉住了:“等會兒,給你個驚喜。”

“什麼?”

顧放三兩下將人衣服褪了下來,把反麵翻到外麵再給人穿好。

隻見那件素麵的紅衣此刻卻是完全變了個樣。

袖子的肩膀處大大兩個喜字,胸前一對……鴛鴛,旁邊還繡著兩人的名字。

這一堆紅紅綠綠的圖案看的君若寒隻覺得眼花繚亂,不過卻忍不住扯了嘴角。

“驚喜吧!”顧放也給自己的衣服翻了個麵兒,“今天就當咱們成親了,恭喜你啊新郎官兒。”

“同喜。”君若寒捏著他的下巴狠狠吻了一下,他總是能有這麼多讓他意想不到的花樣兒。

顧放摳著他的腰帶,不太好意思道:“這會兒離子時還早,我們……”

“嗯?”君若寒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但卻故意裝作不明白他的意思。

“就你上回說……”

“我上回說什麼了?”

“你……你該不會想賴賬吧?”顧放臉色一下就變了,直接就上手去扒人衣服了,“孃的,跟你費那麼多話乾什麼,趕緊給我躺床上去。”

“……不用這麼急,我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你還怕冇有機會麼?”

“怕。”顧放停了一下,“你是說,你還會給我機會?”

“不會。”

顧放齜牙咧嘴:“那你說個屁啊!”

——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