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開局聊齋打鐵十五年 > 第271章 填坑是作者的基本素質

隨著大量的妖氣入體,秦白自己都感覺有些頂不住了,因為哪怕是由清氣包裹,經過食道時依舊有種灼燒感。

硫酸當水喝也就如此了。

好在他離經文已經隻有數米的距離,一咬牙便衝了過去。

秦白隻看到大量的符紋相互糾纏,從而不斷的產生妖氣,他體內的佛氣不受控製的流轉全身。

唯一慶幸的是佛門修為並不高,否則光是反噬就夠吃一壺了。

秦白嘗試著接近經文字身,但妖氣太過於濃鬱,冇了辦法隻得加大吸收的速度。

水族箱裡的荒島已經出現了妖魔化的痕跡,最明顯的便是土壤之下生出一條條血管,內臟也在地底深處形成。

驢子眾獸都知水族館是秦白的神通所在,麵對如此情況也不敢太過魯莽,它們隻得做出木筏打算遠離荒島。

花了十數分鐘,秦白終於已經接近經文,兩者之間的距離幾乎是麵對麵了。

也不知是否有牽扯到地藏菩薩本願經的原因,他的魂魄都微微出現了異樣,竟然本能的感受到了想要元神出竅的念頭。

秦隨即反應了過來,自己也不知該怎麼利用經文來推演功法,他猶豫了片刻後向著經文伸出了手掌。

原本以為經文會嘗試著融入自己的血肉中。

未免不可控的情況發生,他已經做好了自斷手臂的準備,反正實在不行就花大價錢兌換能夠斷肢重生的食材。

等秦白接觸到經文的刹那,整個十裡桃林變得寂靜了,就連原本不斷崩塌的邊緣地帶都有所緩解。

他的意識陷入到無儘的黑暗中,耳邊響起了唸誦經文的聲音,而且隨著時間愈發震耳欲聾。

經文這時開始嘗試融入秦白血肉,不過佛光在他身外形成了一層屏障。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秦白的意識彷彿穿越時間與空間。

等到他緩過神的時候,自己已經來到了間破舊的廟宇中。

秦白感受不到勁氣與真氣,卻能察覺到絲絲佛氣,但也是若有若無的狀態。

不過他身穿著地藏法衣,並且掌握了元神出竅的法門,想要從此處遁走並不難。

廟宇的牆壁斑駁,上麵滿是黴變以及鮮紅的掌印,就像有無數人曾在此處掙紮著死去。

秦白神情有些恍惚,他看了眼不遠處的佛像,邁步向廟宇外走去。

可還冇等他靠近大門,刹那間又回到了原地,而之前在地麵留下的腳步依舊存在。

秦白立刻反應了過來,這像是某種幻境,也不知與地藏王菩薩有沒有聯絡。

他朝佛像走去,這次冇有返回原地,不過片刻就順利的來到了祭拜的燭台前。

秦白嘗試向佛像看去後,他的表情有些愕然。

雖然佛像本身穿的地藏法衣與他樣式一模一樣,但腦袋卻空空如也,隻剩下個流淌著粘稠黑血的脖頸。

由此可見地藏王菩薩肯定發生過什麼,所以地府也會生出變故,從而導致妖魔橫行。

不過對於秦白來說,考慮這些還太遙遠,更重要的是眼前的利益。

這個念頭剛生出,缺了腦袋的地藏王菩薩突然動了起來,它伸出一隻手臂做拈花指狀。

秦白隨即瞭解到隻要自己有所需求,投入魂魄即可推演道門練氣的功法。

不過著實有些古怪,明明地藏菩薩是大願的象征,如果某個佛陀的雕像能夠推演功法,更應該是代表智慧的文殊菩薩纔對。

秦白隨時準備施展元神出竅。

接著念頭一動,它的手中多了個朦朧的靈光,這是隻有四十年經曆的普通偽魂魄。

魂魄他自然是冇有的,但偽魂魄還有不少。

這段時間秦白的運氣較差,導致編劇神通產生了數量不少的普通偽魂魄。

其中大多被收入萬魂幡裡,也留下了十幾個偽魂魄,現在正好能派上用場。

隨著偽魂魄取出,秦白明顯感受到有道目光死死盯住自己,其中充斥著貪婪的念頭。

秦白眉頭皺起,他原本懷疑現如今世上已無神佛,有的也是類似濟顛這樣征得果位的修行者。

可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他心裡不禁有些推翻了這個想法。

難不成連地藏王菩薩都已經化為妖魔了,那地府到底已經混亂成什麼模樣……

秦白手中的偽魂魄一鬆,靈光頓時朝佛像飄了過去。

他不眨眼的注視著,就在佛像即將觸碰到偽魂魄的刹那,其胸腹部的位置裂開了一道縫隙。

緊接著血盆大口張開,密密麻麻的尖牙利齒看的人頭皮發麻。

佈滿符紋的舌頭伸出,輕鬆將偽魂魄捲入了嘴裡。

接著咀嚼聲響起,速度卻有些慢,可能連它都覺得味道有些怪異。

秦白感覺籠罩自身惡意不但冇有消退反而愈演愈烈,甚至有種將他吞下的衝動。

他又取出幾個偽魂魄,佛像一一吞下。

直到佛像完全滿足後,舌頭伸了出來,似乎在討要著什麼。

秦白仔細回憶關於道門練氣功法的內容,幾頁寫滿字跡的黃紙突然出現在麵前。

舌頭將黃紙捲起吞下,佛像口中傳來粗重的呼吸聲,並且伴隨著十幾人絕望的慘叫。

片刻後舌頭伸出,上麵多了本與道觀中相似的書籍。

秦白接過後翻看了起來。

書籍裡的內容似是而非,竟然是利用生人的魂魄壯大自身神念,仍誰都會覺得是本魔道功法。

其中結成金丹的法門劍走偏門,但可行性還是很大的,到時候也能燕赤霞幫忙檢視下。

如果秦白接下來找不到結成金丹的法門,便可以利用這功法來進行突破,總比困在原地好些。

佛像在吐出功法後便不再理會秦白,而這間古怪的寺廟也有種將他驅逐出去的趨勢了。

秦白自然不會滿足如此,隻有結成金丹的法門,之後突破煉神化虛的呢。

想就這樣把我打發了?

他靠近佛像仔細觀察起來,還用手在其胸腹部敲打著。

佛像穩如泰山,而秦白拍打的氣力也逐步增加。

在這個古怪的幻境裡,他雖然無法動用勁氣與真氣,但自身體質卻冇有削弱,用力之下廟宇開始震動崩塌。

而在外界的葉孤城所視又是另一副場景了。

隻見秦白緊閉雙眼,明顯意識已經不存。

經文中一點白光飄散而出,緩緩向著他的眉心而去,淺淺的佛光屏障隨之碎裂開來。

葉孤城剛想提醒,秦白本能的伸手抓住了白光。

他的右手肌肉緊繃,使用的力氣越來越大,經文周圍的妖氣想要阻止秦白的動作,但被吐出的清氣吞入腹中。

而秦白的意識所在廟宇中,他對佛像出手試探後,攻擊越打頻率越快。

佛氣不自覺的湧入雙臂,打出的拳頭愈發劇烈。

秦白有些犯怵正考慮著遁走的時候,佛像上的血盆大口又重新出現,無以倫比的惡意再次籠罩自己。

他並未太過慌張,隻要能夠施展元神出竅就不可能被困在此處,況且外麵還有葉孤城護佑著自己。

秦白直接將佛像上的嘴巴用力扯開,然後取出個偽魂魄塞到了裡麵。

強行營業下來,佛像的氣息變得不穩定了起來。

秦白絲毫冇有停手的打算,一個個偽魂魄進了佛像的嘴巴。

看到時機成熟,他利用記憶再次生成黃紙,這回連之前推演的功法內容都加了上去。

佛像將黃紙吃了下去,緊接著裂縫在它的身上蔓延,廟宇坍塌的速度更加快了。

秦白連退了幾步,看起來這佛像好像是被玩壞了,他便隨時準備利用地藏法衣離開幻境。

但出乎他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佛像在吸收大量偽魂魄後,它的脖頸斷口處開始長出肉芽,似乎有嶄新的頭顱正在長出。

秦白眼中滿是興趣,他倒是要看看佛像最後會長出怎樣的頭顱,不管如何必定隱藏著極大的資訊量。

正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右手掌心傳來刺痛感,而且隨著時間愈發劇烈。

這種疼痛感是作用於血肉骨骼,並且不斷深入,哪怕是秦白都忍不住齜牙咧嘴。

他攤開手掌後,隻見一個“卍”字在上麵浮現,像是用烙鐵硬生生燙出來的。

滋滋滋……

“卍”字開始滲透骨髓,並且有朝魂魄中烙印的趨勢。

秦白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不知道現世到底出現了什麼狀況,但顯然不能在幻境裡久留了。

他最後看了眼佛像,其頭顱已經有大半長了出來,能夠確定的是與尋常的地藏王菩薩完全不同。

特彆是下巴有一道如同火焰般的疤痕,極為恐怖的凶性撲麵而來。

秦白彷彿看到了堆積如山的屍體,以及白骨拚接而成的蓮花寶座,一尊地藏王菩薩在血霧中若言若現。

他咬牙施展元神出竅,以免陷入幻境無法自拔。

刹那間,秦白意識返回了現世,手上的刺痛使得他清醒了過來。

秦白下意識的張開手掌,疼痛感煙消雲散,一塊指甲大小的白色碎片從中漂浮而出。

不過手掌上並冇有“卍”的烙痕,隻是體內佛氣變得活躍了起來。

他剛開始還以為白色碎片可能是部分舍利子,但等仔細看去的時候卻發現像是眼珠的碎片,裡麵還夾雜血絲。

葉孤城臉上卻冇了原本的淡然,察覺到了其中的古怪後立刻動身。

他一把拔出長劍用力斬去,劍光瞬息之間消失不見,可哪怕如此迅捷都冇有傷到碎片絲毫。

“不好!!!”

碎片化為白色粉末融入十裡桃林,緊接著巨大的眼睛出現在秦白的麵前。

秦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恐怕隻有初次麵對黑山老妖時才能媲美,他渾身不自覺的戰栗起來。

眼珠冇有透露出任何感情,隻有輕而易舉便能摧毀魂魄的冷漠。

葉孤城揮劍沖天而起,目標正是眼珠,但距離太遠已經有些來不及了。

秦白泥丸宮中的地藏法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破爛,魂魄承受著無以言表的壓力。

他連忙將其餘的偽魂魄都用作施展末那識,但也不過多堅持了幾息。

如此形勢下,秦白隨即化為白銀巨人,利用機械思維來考慮破局之法。

不過還未等他有所反應,體內的佛氣就自主運轉了起來。

葉孤城突然停下了身子懸空看向秦白,對方這術法他之前也見過,但這次卻略有不同。

銀白色的身體表麵浮現金色的紋路,玄妙的好似陣法。

這些紋路主要集中在秦白的右手掌心,使得整個手臂膨脹了兩倍有餘,構建之下形成了一隻精美的佛手。

佛手上能看到亭台樓閣,亦有無數居民生活其中。

他拍了出去,佛手輕巧的印在眼珠上。

氣浪爆開,十裡桃林重歸平靜。

眼珠不見了蹤跡,一切就像是無事發生過。

秦白渾身失去力氣向地麵掉去,最讓他驚愕的是那碎片竟然出現在自己泥丸宮中。

現在地藏法衣破損,碎片直接朝秦白的魂魄撞了上去,使得他忍不住七孔流血。

碎片與秦白的魂魄相融,產生了複雜的後續變化,大量陌生的記憶生出,但壓根不知是真是假。

他彷彿回到了上千年前的青丘古城,大量狐妖生活在其中,安居樂業的樣子亦如普通城鎮。

恍惚之後古城陷落,原地隻剩下一個深坑,如果從天空往下看去像是隕星墜落導致。

群山中龐大的白蛇正在吸收日月精華,常人根本看不到它的真身。

白蛇時常用身軀幫路過的行人遮風擋雨。

秦白的魂魄像是受到重擊,隨即記憶中隻剩下了苟延殘喘的白蛇,身軀上滿是烈陽炙烤的痕跡。

他發現這碎片的作用除了推演功法,似乎還能將回溯發生過的事情,隻可惜被草草的消耗了。

秦白不知這些記憶有何意義,但他明白這個世界遠冇有表麵上這麼簡單。

至少能夠說明千年以前的妖魔並冇有嗜血的凶性,為何會到如此地步,恐怕與地府密切相關。

不過以秦白的修為去一趟地府間隙都夠嗆,考慮這麼多也無用

葉孤城接住了下落的秦白。

十裡桃林要不了多久便會徹底化為虛無,他也不再猶豫向著天空全力一斬。

如同鏡麵破碎,一道裂縫出現在葉孤城的麵前,他立刻邁步走去其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