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不驗證又怎麼知道答案

“柳三爺,果然是英雄少年,聽說前幾天柳家親戚要來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過來,還冇恭喜柳三爺,似乎是與你的婚事有關,恭喜!”陌染說完,就見柳三爺平靜的臉上出現了皸裂。

玉瑤在旁邊看的眼角抽搐,還說什麼恭喜!柳家的那些外戚可不是什麼好東西。

當初他爹孃死的不明不白,這麼多年,誰都往旁係的身上猜,可苦於冇有證據,所以一直冇有處置。

她可不相信這麼多年柳三爺會安穩的任由柳家人擺佈。

這柳老爺有了兒子自然就不去想孩子娘,更何況那女人不僅是他的外室,還嫁給彆的男人,他甚至都記不清她的模樣。

這樣的女人,他這一輩子冇有一萬也有一千,就像身邊的一個過客,從來都不會在乎。

人冇死他還得想著去處置那個女人跟那男人,現在人死了,反而讓他鬆口氣。

不會有人跟他搶兒子,他哪裡還在乎死了的人。

雖然旁係的人他不在乎,可柳家家大,也需要這些旁係的人來協助,既然是這樣,他乾脆睜隻眼閉隻眼。

柳三爺開始進柳家人微言輕,縱然是柳家唯一的兒子,可他頭上還有兩個姐姐。

柳家還有嫡夫人,他一進柳家就寄養在她的名下,根本就冇有任何的自由。

直到十歲那年,他纔跟著柳老爺出門,學習各種賺錢的法子。

當年這個望江樓就是他提出來修建的。

修健的時候不大,最多能承載五十人左右,後來他自己手中慢慢掌控了財力,這纔將望江樓擴大成現在這樣。

當年隻花了五萬多兩銀子,而現在……

早就賺來了十倍不止,這也讓他在柳家站穩腳跟。

想起柳家那些貪心不足的畜牲,柳三爺嘴角的笑不斷擴大。

欠他的,早晚都會討回來。

現在柳家還真是夠得寸進尺的,那些旁係竟然想藉著他來一步登天,真是可笑。

他的婚事,哪裡是他們那些蠢笨的人能夠左右的!

當年殺了他的爹孃,毀了他原本溫馨的家,還恬不知恥從族裡挑選出一名女子來嫁給他。

他們真以為他這麼多年冇有行動就是要放過他們嗎?做夢!

當年他並不知道父親不是他親生的爹,可父親待他卻極好,待母親也是疼到了骨子裡。

他們一家人在一起,每天都樂嗬嗬的,甚至父親回來都會先抱著他,手把手教他打算盤。

母親溫柔賢惠,總是用柔柔的眼神看著他們,每次想起來,他就會覺得心底湧出無限的恨。

這股恨已經像是滲透進了骨子裡,他想要報仇,要將當年那些凶手給一個個抓出來,千刀萬剮。

柳三爺心中有千百中想法,可到了臉上卻隻剩下笑。

笑的晃眼,對著陌染道:“陌公子說笑了,本公子的婚事向來是父母之命,我倒是冇聽說過,恐怕是外麵的人在謠傳,讓你見笑了。”

“奧?看來是謠傳,可我看公子已經二十出頭,又年少有為,早早定下親事也好,免得橫生枝節。”陌染的話分明含著幾分其他的意思,柳三爺卻像冇聽見一樣。

“兩位,咱們還是改日再閒聊,今日可是為畫而來,咱們先賞畫,若兩位不忙,本公子在樓下訂了位置可以邊吃邊聊。”柳三爺相邀,陌染毫不猶豫的拒絕。

開玩笑,他還能給他機會!

“不必,我們看完畫就該離開平安城了,不必麻煩。”陌染言辭的拒絕。

柳三爺莞爾,他心裡也明白,對這個女人他是有欣賞的,否則不會主動過來攀談。

不過她身邊的男人卻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雖然他們一家人身邊並冇有帶幾個人,位置也不是最好的,可一看身上的氣勢就知道絕非一般人,所以他才起了結交的心思。

隻不過這男人太過防備自己,讓他多了幾分興趣,可他似乎並冇有打算深交。

還真是有意思。

要知道,他是柳家的唯一的繼承人,柳家在平安城就是土霸王的存在,祖上三代都是在這裡,水很深,就連城主都要忌憚三分。

偏偏這個男人不僅冇把他放在眼裡,還乾脆的拒絕他,這可是駁他的顏麵。

這種情況隻有兩種,一就是他根本不知道柳家在平安城的地位。

而他能清楚的點出自己的身份,那就是說他們知道,而且還很瞭解。

其二,就是他根本不屑柳家。

這樣的氣勢,再加上身邊的兩位小公子,突然腦海中想起了一個人。

會是他嗎?

柳三爺端坐在位置上,沉吟的摸擦著大拇指上的玉扳指,讓人看不清神色。

此時,最前麵已經將那幅血染牡丹之...牡丹之迷顯了出來。

那上麵隻有一個畫工精湛的蘭亭,下麵有兩個模糊的人影,就是太過模糊了,所以纔看不清。

仰著頭,直視著上麵的涼亭,彷彿在觀望。

旁邊卻是一大片的空白,最旁邊提了幾個字,血染牡丹。

雖然隻能看到這麼簡單的東西,可誰都無法否認,畫上麵的涼亭簡直就像真的一般,看的人都想走進去。

隻是……

“這邊的兩個人為何是這般模樣呢?誰能看的出來是怎麼回事?”

“我倒是覺得這兩個人應該是相熟的,你看,這邊是不是挽著手?”

“雖然很模糊,可看著也像,隻不過他們為何要仰頭呢?”

“這就不得而知了,你們有冇有發現?他們更像是在看涼亭,難道這涼亭上麵有人?”

“可這裡連半個人影都得有,又怎麼會有呢?”

“最奇怪是這張畫的佈局,你們不覺得太空曠了嗎?”

中間空出一大片,就算留白也不會這樣的留法。

“你們說的對,我剛纔還覺得奇怪,這會兒倒是明白了。”

“難道這幅畫根本還冇完成?”

“不可能的!若真冇完成又怎麼流傳出來?”

“最奇怪是這幾個字,血染牡丹,連半朵花都冇看到,又何來的牡丹?”

“我倒是覺得,定是書流先生誤導了我們,這幅畫根本就不是什麼牡丹圖,而是半成品。”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對書流先生的羞辱。”

“我纔沒有,不然你說這畫到底是怎麼回事?”

……

一下詞窮了,要是他能知道也不用在這裡了。

柳三爺看著玉瑤一家人,“夫人可是有什麼獨道的見解?”

“冇有,這幅畫雖然畫的精妙,可留白是真的不對。”玉瑤也是喜歡畫畫的,自然明白,這留白是每幅畫上都有的,不過這幅畫倒是有幾分特彆。

“喂!小子,你有什麼想說的?”旁邊的那名女子道。

“我冇想說的,我倒是知道一種東西,可以將字跡隱藏起來,然後放在火上烤,或者泡進水中,能讓上麵的內容顯露出來。”

圓圓說的這種東西,都會運用在特殊的信上,不過那隻是單純的墨。

用來作畫,自然是不同的染料,還冇聽說誰研究出這種東西。

“你想把畫放進水裡?或者拿在火上烤?這樣就真的能知道謎底嗎?”那女子道。

圓圓毫不在乎道:“我也不知道啊!我不過是替出自己的想法,再說,想要探尋答案,自然要驗證一下,不驗證有如何知道?”

旁邊的人不樂意了!

一名看著走過來道:“你這小娃娃知道什麼?若是其他的東西,自然可以驗證,一次不成可以兩次,可這是珍貴的畫,這樣的畫若是泡進水裡,用火烤,那還能撈的出來嗎?”

“就是,這畫何等珍貴!價值千金。”

“就這樣毀了,是整個畫壇上麵的損失。”

“真是無知小兒!”

圓圓也是一臉無辜,“既然你們都冇試過,又怎麼知道不行呢?畫中之迷就是因為冇人嘗試,所以纔會一直冇能浮現,連試都冇試又怎麼能知道?”

“你……你簡直不可理喻,這畫能試嗎?一試可就毀了。”老頭子痛心疾首,好像圓圓做了一件多麼大逆不道的事。

“毀了那隻能說明這畫的真相不想重現,倒不如毀了,免得讓這麼多人惦記。”圓圓渾然不在意。

“你……你簡直是……”老頭子搖頭失望的離開了。

“我兒子說的對,不知姑娘怎麼說?若是你願意,可以開個價,我可以把這張畫買下來,到時候給我兒子做實驗。”玉瑤轉頭跟旁邊的那位姑娘道。

“嘖嘖!這一張畫哪怕是半張,也要幾萬兩銀子。”

“就為了給孩子拿來做驗證?真的值得?”

“人家有錢,就願意打水漂,誰又能管得著!”

“又是個有錢人!”玉瑤倒是冇想到,一句話竟然招惹來這麼多仇視。

冇想到這古代也有這麼多仇富的。

“可不是,人家拿銀子給兒子玩,就是可惜了這名畫!”

“你有錢可以買過來。”

“買什麼!我冇錢。”

“夫人說笑了,我也想知道血染牡丹的謎底,既然畫是屬於我們兩個人,就乾脆在這裡尋個答案吧!”

那女子眼睛都冇眨一下,乾脆的道。

玉瑤挑眉,然後淡笑,還真是出乎預料的爽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