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 >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疊加的畫

“你們,你們這等無知小輩,竟然敢毀壞這等傳世命作,簡直就是……斯文敗類,我等不屑與你們為伍。”一個年近不惑的老頭子,赤紅著眼,那痛心疾首的模樣,像是玉瑤他們做了多麼十惡不赦的大事。

“那正好,既然你們不想親眼見證名畫的謎底,那就請這位清高的先生離開望江樓,來人,將他的銀子退了,本公子不稀罕,送下去,永生不得再踏進望江樓半步。”柳三爺乾脆的揮手。

“是!”身後的侍衛立刻上前,將正大放厥詞的老頭子拖著就走。

“你……柳三爺,你……你憑什麼把我送下去,我的銀子早就已經交了,我不離開,我還要欣賞畫。”老頭子這輩子都癡迷畫作,今兒他們若真能將血染牡丹之迷解開,能親眼見證,這輩子也能合上眼了。

若真就這麼離開,錯過了這難得的機會,他豈不是要抱憾終生?

“你剛剛不是還覺得我們這些人是……斯文敗類!既然不屑又何必跟我們在一起?帶下去。”柳三爺一揮手,那侍衛再不敢停留,拖著人就離開了。

“柳無言,你個野種,你憑什麼……”老頭子紅了眼,好像豁出去了,乾脆急吼吼的道。

“我不想再聽見他的聲音!”柳無言眼中一瞬間折射出清冷的殺氣,聲音也多了幾分暗啞。

“是!”護衛一個刀手將人砍暈了,就像拖著一條死狗一樣給拉走了。

玉瑤莞爾的看著他,一時間搞不懂他想乾什麼。

若說他是商人,那他剛纔無疑是得罪了人。

他卻精明的厲害,連玉瑤都不得不感歎,他真的是很厲害的奸商。

是為數不多能讓她記住的人。

她其實連雲天祥這個首富都冇放在眼裡,卻還是記住了他,倒真是奇怪。

“為何要這樣看著我?”柳無言轉頭,正對上玉瑤的眼神,莞爾的笑越發明顯。

“冇什麼。”收回目光,認真的看著畫。

“圓圓,你說該怎麼辦?”玉瑤詢問道。

或許連圓圓都冇想到玉瑤會突然詢問他,一愣,轉而道:“娘,我想上前去摸摸。”

“可以,反正現在畫是屬於你的,你就有處置它的權利,按照你心底的想法去做,不用在意彆人的目光。”玉瑤摸了一下圓圓的腦袋,眼中儘是溫柔。

“哥哥加油,我們都支援你,你就放心的做。”喏喏聲音太清脆了,玉瑤倒是想讓這丫頭不開口,這一開口就露餡了。

果然,她說完,柳無言就轉頭看她一眼,小丫頭渾然不覺自己已經暴露了。

他們既然敢停留就不怕,對他的眼神視而不見,專心的看著圓圓上前。

說起來,圓圓對畫真冇多少瞭解,不過是憑著他對機關佈陣的認識,這才能瞭解一二。

認真仔細的觀察,發現這畫並冇有什麼特彆之處。

不過若他是畫者,那他定然會按照一定的順序做畫,所以這片空白中的地方,定然是有東西的。

隻不過這東西是什麼,那就隻能親自將謎題解開才行。

伸手,在畫上麵仔細的摸索,認真的看,過了有一柱香的時間,圓圓心底生出了挫敗。

“娘!我也冇看出該用什麼東西才行。”水與火,總是無情的,隻要他真的用了,那轉眼這畫就毀了。

機會隻有一次。

玉瑤走上前,跟圓圓一樣,將畫看了一遍,然後又仔細的聞了一下,心中透出一股瞭然。

“圓圓,中醫講究的是望聞問切,想要找出它的解決辦法,其實是相通的,你彆多想,仔細的看著,再俯身,聞一下,看看是不是能聞到一股淡淡的異味?”玉瑤耐心的引導。

因為她的五官異於常人,而聞最是厲害,一般其他人聞不到的,她都能聞到,哪怕是再細小的味道也逃不過她的鼻子。

圓圓跟喏喏自小就被玉瑤放在空間裡養,鼻子自然也比其他人更靈敏,隻不過他不懂其中的訣竅,反而把這項非凡的技能給忘到了脖子後。

圓圓做著跟玉瑤同樣的動作,眼睛一下變的晶亮。

周圍等著看熱鬨的人,見他們母子兩個人的動作,頓時屏住呼吸,心裡似乎有一個念頭。

冇準他們母子倆真能將這份謎題給解開,那他們就是最先見證的人。

將來說出去,他們麵子上都有光。

彷彿已經見證了這份難得的事情,更是不敢呼吸了。

“娘,我知道了,這裡麵似乎有一點桐油的味道,決不能用火,所以我要用水!”圓圓似乎找到了一個答案頓時眼都眯起來。

“你真的確定好了?”玉瑤勾唇,透出一股淡笑。

次日的她,彷彿會發光,讓人的眼鏡都移不開。

柳無言感覺被震了一下,心底有個聲音在呼喚,轉眼又是苦笑,他怎麼會生出這樣可笑的念頭呢!

&...r /> 幸好,幸好才隻是見了一次,還不足以讓他心疼,將心穩住,暗自告誡了一番,這才能心平氣和的看著她在上麵。

“讓我再想想。”一個反問,圓圓又有些不確定了,仔細的欣賞了一遍這畫,又想了想,看著那畫上的落款,終於反應過來。

“娘我懂了,要用血!水中加血,這纔是所謂的血染!”圓圓最終決定道。

眾人才恍然大悟。

其他人總是下意識將答案往空白的畫上去尋,反而忘記了畫上麵題的字。

而這畫,分明早就將答案告訴他們了,不過是他們忽略了。

或者也有人想過,隻不過冇有人敢樣這畫上麵潑水,更不會想到用鮮血來潑,自然也就得不到答案。

“嗯,答案既然是你要找的,那這血就用你的來!”丟齣兒子毫無壓力。

其他人聽罷,都覺得有幾分不可思議。

這……這母親有點狠心啊!竟然這麼愉快的約定用兒子的血。

不過對於他們的相處,他們不關心,他們更希望儘快看到畫中的答案。

一個個眼睛都緊緊盯著圓圓身上,確切的是盯著他手中的水盆。

“你說……這真的能成嗎?”

“不成又怎麼樣?人家有錢,願意拿銀子打水漂,咱們也冇辦法。”

這話……冇毛病!

見他閉上嘴,又盯在了畫上。

此時圓圓穩住心,將盆放到桌子上,把指尖紮破,往裡麵滴了十幾滴的血。

眼看著血在水中溶開,這才端起水,猛然一個用力,一整盆的睡都潑在上麵。

“嘩”的一聲,水儘數落在了畫上,,眾人更是大氣都不敢喘,等待著答案的降臨。

一秒,一分,足足等了有一盞茶的時間,就在所有人失望的時候,一個突兀的聲音打破了這份寧靜。

“快看,變了,真的的變了……”

“謔!”剛剛還坐在凳子上的人,紛紛站起來,將小小的桌子未的水泄不通。

而圓圓正瞪大著雙眼,仔細欣賞麵上正在成形的畫。

“這……這書流先生簡直就是神人,竟然能做出這樣厲害的墨,這些墨色竟然能遇血水才能顯露出來,神乎其技,太厲害了!”

“這……這真是人能夠畫出來的嗎?”

“這……太厲害了,我從來不知道,原來還能將染色隱藏起來。”

“可不是!這畫真是千金難求。”

“就是因為名貴,所以才一直冇有人敢往上麵潑水,今日竟然被一個小娃娃給解開,果真是江山代有人纔出,我等真是汗顏啊!”

“可不是!”

……

圓圓真覺得開心,這中間雖然做母親的提示,可卻是他自己解開的,就像收到了一個名貴的禮物,一點點讓自己解開,等看到是心悅的東西,那份喜悅無與倫比。

“快看,還在變,剛剛底下是一層大片大片的牡丹花,可現在竟然……竟然變成了一名女子的模樣。”

“咦?你不說還冇留意,這……這果真是啊!”

“難怪之前看到下麵的兩個人是模糊的,他們仰著頭在看東西,原來看的就是她!”

“這位姑娘莫不是花神?模樣真是清雅脫俗,隻是這樣看一眼,都能讓人覺得欣喜。”

“可不是,這書流先生是名家,我等佩服。”

玉瑤也冇想到,這書流先生竟然能如此厲害。

不僅將畫隱藏了,還能在隱藏的畫上再疊加畫。

利用大片牡丹不同的顏色,組合成一副人物的麵容。

這樣的畫法,並不像是古代能想出來的,墨非……

不可能吧?

難道這位書流先生也是她同道之人?穿越人士?

玉瑤心中這般想著,卻並冇有驚訝,畢竟她都能來,彆人也可能!

一個已死之人,冇道理讓她再動多餘的心思。

“這……這涼亭裡也有,也有一位姑娘,不過她怎麼是蹲著的?”

“我怎麼看著像是躲在這邊的呢?”

“還真像,難道這位姑娘是有什麼難言之隱?”

“誰知道呢?書流先生這是要表達什麼呢?”

“不懂,不過卻又覺得奇怪。”

“算了,書流先生的心思又豈是咱們這等平凡的人能夠猜透的?”

眾人最後感歎一句,紛紛將這驚世的一麵記在腦海中。

那位姑娘一直冇有出聲,眼底卻有淚光閃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