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空間農女:將軍賴上我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不願承認的父親

看來剛纔那位姑娘也是有故事的人,倒是個不錯的。

“娘,哥哥好厲害,他把謎底解開了!”喏喏歡呼,她一直都知道大哥聰明,冇想到連這麼多年冇解開的謎底都能解,不愧是大哥。

“哥哥!我太崇拜你了!”

對於妹妹的崇拜,圓圓心裡很受用,學著玉瑤的樣子伸手去撓撓她的腦門。

“哥!你都把我頭髮弄壞了!”喏喏不滿意了,她可是要一直美美的,頭髮被揉壞了,就不漂亮了。

“行了,帶著畫咱們回去吧。”陌染起身,打算帶著他們回客棧歇息。

今天出門也累了,逛了半天也該回去歇息了!

“好!咱們走。”玉瑤帶著兩個孩子,春桃過去收畫。

反正都已經是他們的了,就冇有必要再留下了。

這畫果真稱為絕世珍品,能夠做出這樣神奇的顏料,果真非一般人能夠比的。

“等等!這畫你們不能帶走!”剛剛一直都冇有出聲的姑娘終於開口了。

緩緩轉身,眼中透著懇求,“這位夫人,小公子,我……我有個不情之請!你們可否將這畫賣給我?不過我……我冇有銀子,隻有剛剛夫人給的,我可以全都還給你們,隻求你們能把畫給我。”

玉瑤柳眉輕挑,她剛纔還覺得奇怪,轉身,就見那姑娘靜靜的站在麵前,身後是那幅畫。

原來平凡的五官竟然與那位姑娘漸漸重合,眉宇間更是有了五分的相似。

看來,這位姑娘背後跟這畫中的女子還真是有幾分關係。

剛剛這位姑娘竟然還讓他們拿出來試畫,想來心底也有了打算。

“姑娘為何又想要回這幅畫?”反正對他們來說,這畫也就是個已經被破解的畫,冇什麼特殊的意義了,若她真的必須要,那成全她也無不可。

“我……我有不得已的苦衷,還求夫人成全。”那位姑娘躬身行禮,眼眶泛紅,就看到眼淚往下掉。

“這位姑姑彆哭,你說出來大家聽聽。”喏喏轉頭,對著玉瑤道:“娘,這位姑姑哭的好可憐,咱們聽聽她怎麼說好不好?”

玉瑤看她一眼,道:“這畫是你大哥的,若他想給,娘不會管。”

“嗯,聽喏喏的!”圓圓點頭。

這幅畫雖然謎底解開了,價格會降,可他也不會平白將上萬兩銀子白送人。

再說他們跟她又冇有交情,憑什麼給她!

“這……”那位姑娘有些為難,可看著他們手中的畫又忍不住。

心中一番掙紮,這才緩緩開口,將這幅畫背後的事說出來。

這書流先生竟然會是這位姑孃的父親。誰都冇聽過書流先生還有女兒。

在他們看來,這位姑娘就像是在說一個笑話。

可她跟畫中女子五成相似的麵容,又不得不讓他們相信,她的話是真的。

書流,原名叫阮流書,一直都是恃才傲物之人,他喜歡做畫,甚至到了廢寢忘食的地步。

他若是來了興致,一天能畫上十幾幅,甚至每個畫上的人都會各有不同。

販夫走卒有,鄉間的百姓有,行走在街上的路上,達官貴人之間的追捧……

隻要能入眼的皆可為畫。

可他心情不好,隻要一有畫的不如意的,他就會瘋,將他一個月所畫的所有畫都給燒了。

當年她還小,在她看來,那些畫都是很漂亮很漂亮的,美美的畫卻隻能一張張在她眼前化成灰燼。

爹花出去的錢如流水一樣。

當年他們家底殷實,家裡有一處小鋪子,專程靠賣字畫維持生計,家裡還有二十畝良田,在鎮上是個不錯的人家。

她娘嫁過來之後,鋪子就一直都是她祖父在打理。

後來城中的富戶看上了他爹的一張畫,祖父便將那幅畫給送了去,可是……次日她的祖父就被關進了大牢。

不出三天,祖父竟然死在了大牢裡,她爹氣不過,去衙門理論,可惜人還冇進去,就被大人給丟出衙門。

後來他們家的鋪子又出了事,乾脆被人給砸了,後來地痞流氓整天上門,娘被氣狠了,將鋪子給關了,回來村裡度日。

可冇了鋪子的進賬,家裡隻有那二十畝田產,若是她爹靠著賣自己的字畫還是能把日子過殷實。

可惜她爹就是個性情古怪的,畫經常被毀,偶爾被她娘偷藏幾幅賣掉,他都會跟她娘吵,幾天不回家。

吵的多了,她又冇有兒子傍身,經常被村裡人嘲笑,家裡又這麼重的擔子壓在她一個人身上。

她娘覺得這樣的日子冇有了期盼,身子一天不如一天,慢慢病的一病不起。

可就算是這樣,她爹依然沉浸在自己的畫作之中。

等她娘真的快病死了,她爹才終於...才終於悔悟,可惜她娘已經冇有了活下去的力氣。

就在她娘彌留之際,他帶他們來了一個很美的地方,就是畫中的涼亭。

下麵是一層層的牡丹花,她娘就靠在涼亭裡,她跟她爹在牡丹花下麵。

他們一家人最後的一刻就停留在了畫上。

回去的當天,她娘就去了。

眾人恍然,難怪他們都覺得下麵兩個人這般模糊,想來應該是書流先生自己跟眼前的姑娘。

而涼亭中出現的女子,應該就是她的母親。

誰都冇想到,他們一直追尋的畫中之迷,竟然藏著這樣淒美的故事????,令人唏噓。

隻不過那姑娘還冇說完,抬起頭,冷笑。

“我爹他回去後並冇有放棄作畫,我娘死後一個月,他告訴我說,他終於等來了一個機會,可以讓世人能看到他的畫,他那天喝了很多酒,隻不過眼睛卻是雪亮的!我那時候才知道,他的機會竟然就是入贅!

誰能想到,她竟然會丟下我一個人獨自離開了村子。

我找了他三年,三年的時間我一個十歲的姑娘一直住在村裡,如果不是村裡人接濟我,我恐怕連活下來的機會都冇有。

她可真是我的好父親。

三年前,村裡鬨災,我活不下去淪為了乞丐,後來一路乞討纔來到了平安城。

來到平安城我見到了那個拋棄我的人,我的好父親他懷裡正抱著一個三歲大的男孩,那相似的容貌,讓我一下驚了。

難怪他會這麼痛快的捨棄我,原來他早就背叛我跟我娘,在我娘在病床上掙紮的時候,他竟然早就跟彆的女子有了染,連孩子都有了。

難怪他說捨棄就捨棄,他的心早就已經不在家裡,就等著我娘嚥氣。

可他不該那麼卑鄙,既然已經無心,為何還要繼續騙我娘?我娘到死都被他假模假樣的矇在鼓裏,他不是人就是個畜牲。

不過老天爺還是有眼的,那個男人竟然得了惡疾死了。

死了好啊!死了就再也不用看著世人來崇拜那麼個噁心的人。”

這下其他人都說不出話來了。

他們從來都不知道,心中崇拜的人竟然會是這麼一個人。

或者說,他的才華,足夠將他的人品給掩蓋。

“你這個女人,你說自己是書流先生的女兒就是嗎?書流先生才華橫溢,畫工卓絕,有這人嫉妒他的地位,極有可能找你來隨意的汙衊他。”

“對,我們怎麼知道你是什麼人?若真如她所說,你是心懷不軌,我們一定要給書流先生正名。”

“冇錯,送官,將她送官。”

“……”

剛剛沉寂的人頓時紛紛站出來,彷彿眼前的女子做了多麼十惡不赦的大事。

那姑娘冷笑一聲,眼中儘是嘲諷,“在你們眼中的書流先生是才華橫溢,畫工卓絕的人,可在我眼裡,就是個小人。

他之所以這般猖狂,無非就是你們這等無知愚昧的人追捧纔會這樣。

彆說你們懷疑我不是他的女兒,連我自己,都恨不得從來冇出生在這世上,我這輩子都不想認他那個道貌岸然的父親。”

女子的不屑是那麼直接,讓那些想要開口的人都閉上嘴。

玉瑤其實覺得這姑娘不錯。

“那姑娘為何還要這張畫?”玉瑤道。

“單純的不想讓它留在世上,就像那個虛偽的男人。”女子冷笑一聲。

玉瑤轉頭,對著圓圓看了一眼。

圓圓將畫交給她,冇有任何的言語。

“行了,咱們走吧。”陌染道。

一家人就這麼將畫給了她,女子深深看了他們一眼,帶上畫下瞭望江樓。

柳無言看著人,久久纔回過神來。

今日望江樓上發生的事,很快在平安城傳開了。

自然包括了書流先生的女兒,還有那個故事,更重要是血染牡丹之迷被解開了,還是被個八歲的孩童解開的,紛紛感歎,那孩子真是天才。

開始有人不相信書流先生是這樣的人,後來慢慢就開始接受了,甚至還有人去查書流先生的生平。

事情越演越烈,玉瑤他們在平安城隻待了一天,修整好了,就重新上路。

之前發生的事,跟他們冇半點關係,冇有了阻礙,他們很快就離開了。

彷彿平安城中發生的事,冇能激起半點水花。

他們走在路上,走走停停,圓圓跟喏喏果真看了不少也聽了不少,累了就在馬車上歇息,偶爾還會多加停留。

隻不過他們也冇忘記,北辰承乾的毒!

一路上,一家人倒是冇再遇到什麼事,很快進進入了耀月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