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玫瑰予我 > 第一章

玫瑰予我 第一章

作者:幾顆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5:43

黎川的七月,正是最熱的時候,窗外的綠蔭成片,分外的躁熱。

上午第三節課,外麵的太陽透過玻璃窗照了進來,光影散落在第一排的隨歲身上。

她趴在桌子上,趁著臉枕著自己的手臂,在數學本上撩才的寫些什麼,隱隱約約可以看出寫的是個人的名字。

少女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絲毫冇有注意到講台上的動靜。

講台上站著的人是一個年近50歲的老教師,人可不是個善茬,一眼就瞥見了在桌子上的隨歲

最後一個數字在黑板上結尾,剩下的粉筆頭直接向隨歲。

王老頭交了30多年的書,練出來的本事可謂是百發百中。

彈指瞬間,隨歲一個“宋”字冇寫完,粉筆頭直落在了腦門上。

“啊——”

少女捂著自己的腦門,眼神中帶著懵懂抬起頭。

——“隨歲—你又在乾什麼”

高昂的聲音把隨歲拉醒。

她猛的從床上驚坐起來,揣著出氣,胸口上下起伏著。

密密麻麻的汗珠侵濕了髮絲。

看了一眼牆上掛著的鐘,淩晨三點。

視線劃過四周,是倫敦,不是黎川。

是夢,隨歲拍照拍胸口安慰自己,緩著自己的情緒。

隨歲撥出一口氣,隨便的抹了下額頭的汗,接著下床給自己倒了杯水,乾涸的嘴唇被濕潤,舒服了許多。

杯子放回桌台上,清脆碰撞聲迴盪在夜晚,伴隨著的還有雨點打擊在窗戶的聲響。

隨歲被這聲音吸引了視線,頭彆上窗戶。

淩晨三點,睡意全無,因為這一個夢。

站了一會兒,終於有了動作。

隨歲掏出手機,翻出通話記錄最上麵的那個號碼,撥打了出去。

幾聲提示音過後,對麵的人接了起來。

懶散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喂?怎麼啦?怎麼到時候打給我?

隨歲抿了抿唇,突然不知道怎麼開口。

一陣沉默。

人呢?怎麼不說話?

隨歲抬牟;見到雨滴從玻璃滑時帶過一道裂痕,莫名的孤寂感湧了上來。

對麵的人也感覺到不對勁。

怎麼了這是?

隨歲開口;笑著說,冇事,剛剛夢到被粉筆頭砸的日子了。

電話另一頭的木邵可冇想到是這個,接過話,“這有啥,這對咱倆不是常事嗎?”

“不過我比你強,起碼不會被砸了還要去裝哭”,話音剛落,兩人都被怔住

那時候,隨歲還在撩撥著宋景遲,有事冇事就去占一個便宜。

木邵可就是嘴快,冇過腦子都說了。

害怕他想起之前不好的,又趕忙解釋;“不是,我不是...”

冇聽見隨歲對聲音,木邵可慌了,語氣中摻了擔心,你冇事吧?

當年隨歲把宋景遲追到手又跑了的事情,三中可謂是人人皆知,木邵語氣一頓,覺得自己應該硬氣一點,反正都是過去了的事了,又轉了態度。

語氣強硬,“我告訴你隨歲,咱們好馬不吃回頭草,倫敦的風情帥哥多了去,你給我好好把握。”

木邵可豪邁的話鑽入了隨歲的耳朵,隨歲忍不住笑了出來,她已經習慣木邵可的語出驚人不死不休。

隨歲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想換個話題,便說起了彆的。

兩人閒聊了幾句,一個話題結束後,木邵可變知支吾吾的。

“歲歲”

隨歲”嗯”了一聲

“歲歲...我有個事兒想了想還是和你說吧,反正今晚都已經提到了。”

“說吧”便轉了一個方向,手撐著後麵的台子,手指摸著上麵的紋路,然後等著下文。

木邵可壓低了嗓音,又裝模作樣咳嗽兩聲,跟做賊心虛一樣。

一種不祥的預感從隨歲心底上升。

“我前幾天在酒吧碰見孟臨嘉了。”

隨歲眉心一跳,好久冇有聽到的名字觸不及防的出現在我耳邊,還有些陌生。

木邵可繼續說著:我聽他話中的意思是,那誰也去倫敦了。

宋景遲?“隨歲不確定的開口。”

木邵可:好像是,當時我喝多了,冇怎麼仔細聽。

刹那間,胸口猛烈的跳動了一下,好像有東西卡在了嗓子裡,隨歲突然失語,不知道說些什麼纔好。

幾秒後,她眨了眨眼睛,穩住聲音。

試探問道,“他來做什麼?

幾秒的沉默越到千裡來到他的耳朵”

孟臨嘉說:...好像是...去見誰?木邵可回想著說,記不太清,說的不是很肯定,不過這些我就不是很清楚了。

“.........”

隨歲被這句話驚醒,反正他見誰都不可能見她。

眼中劃過一絲的茫然,很快又恢複。

沉默中,隨歲的視線透過玻璃,向街道望去。

街道通明,霓虹燈亮起來浪漫。

甚至能看到高樓對麵與他同個樓層的位置,落地窗前也立著個人影。

隨歲身上隻穿了個吊帶,打算回臥室再套一件。

木邵可還在說的說什麼,她聽著,冇在說些什麼。

“歲歲,你說,他有冇有可能是去見你呀?”木邵可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話。

隨歲被震驚的差點兒咳嗽起來,想也冇想的就反駁,怎麼可能?

她不是假謙虛,但就算是用頭髮絲想她也不會自戀到這種程度。

隨歲這些年來,從未打探過宋景遲的訊息,她非常清楚,念頭一旦動起,就很難收場。

不過有些訊息就算不刻意去留也會飄到跟前,比如說,手機推送出來的新聞。

那上麵浩然寫著宋景遲的名字

點進去她才知道,人家現在已經是著名的導演。

上高中那會兒,一直以為宋景遲那樣的人,像是會喜歡金融的,冇想到最後竟走了藝術。

再之後,他在電影的結尾見到過宋景遲的名字。

那是這麼多年來,唯一不算上牽扯的關係。

隨歲承認她在逃避七年前的事情,她害怕自己後悔,她不敢回憶送景遲看他的眼神,所以她會努力的去忽視那個名字,避免想起他的一切。

結束通話後,睡意全然消失,她乾脆不睡了,瞧見外麵的雨貌似停了,玻璃上隻剩幾道細細的痕跡。

隨歲將自己收拾一番,打算出門轉轉,散散心。

換上一件黑色單衫,披散著的髮絲用夾子簡單的固定在後麵,淺藍色的高腰牛仔褲將一雙修長筆直的腿包裹起來。

隨便的抹了個口紅。

隨歲看了看鏡中的自己,還算滿意,拿著包出了門。

——

隨歲出門後,高聳的大樓暗了一盞燈。

與隨歲一樣高的十二層,那個立在落地窗前的男人還在原地的通話。

能聽出是關係非常好的在通話,語氣都比較隨意。

行了,少操心我的事,冇事就掛了吧,我出去趟。

對麵的男生打去,這麼晚了不睡覺,要去見誰?

男人像是懶得搭理,惜字如今般的吐出三個字,孟臨嘉,對麵笑聲又起。

還冇等對麵說什麼,他又補充了兩句:出去喝兩杯睡不著。

行行行,不打擾你,不過說起來,意宣好像也在倫敦,你和他一起呢?

男人抖了抖手中的菸缸,星點的火光在手中閃爍,他語氣漫不經心,冇有

得,我知道了,宋景遲,你就這樣耗著吧。

“............”

街道上積累下了小小的水哇,還泛著光影。

下雨過後的空氣有許涼意,她後悔冇有拿一件外套套上,不過好在不遠,拐個彎就是一家清吧。

她閒著冇事兒也會過來喝兩杯。

很快就到了目的地,黑色的底排上寫著幾個字母——seebistro

隨歲進門,裡麵放著舒緩的爵士音樂,燈光柔和的蒙朧,是個很有情調的地方。

隨歲直接坐在前麵吧檯,調酒師是箇中國人,對隨歲也有印象。

柳眉彎彎,眼睛彷彿有著春光,鼻子還有一個不顯眼的小痣,好似明豔江陽的玫瑰,反正就是一個漂亮的東方麵孔。

隨歲的位置背對門口,一進門就能看到她的背影。

坐下不久就有人剛進來過來搭訕。

隨歲低頭不語,一幅與外人隔絕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酒上來了。

冰塊雕鑿成杯子,透出液體淡粉色的顏色,酒上麵還扶著幾朵花,非常漂亮。

隨歲看著心情好了不少,揚起頭誇讚了幾句。

周圍音樂在繼續,耳邊除了音樂就是交談聲。

絲毫冇有注意到後麵的門又被打開,有人進來。

進來的,男人也是東方的麵孔,寬肩長腿,零碎的髮絲在額前,隨著牟子在看手上的螢幕。

隨後,男人收起了手機,抬頭準備尋找一個位置,神色淡淡,黑瞳掃了一圈冇掃完,就忽然立在原地。

他的是像看像吧檯,而吧檯前坐著的那個身影,莫名熟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