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玫瑰予我 > 第二張

玫瑰予我 第二張

作者:幾顆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15:43

宋景遲一動不動的站了好久,直到有人來問他需不需要幫忙。

回過神來,掀起眼皮看向那人,眼神中冇有任何情緒,隨後他對那人搖了搖頭,什麼話都冇有說,挪開了腳步。

他從後麵繞了個圈子,找了一個在角落的沙發,坐了下來,前麵隻有零星的幾個人。

這個方向看過去,很巧的,能正好看到隨歲的側臉。

呼吸驟然停止。

與記憶中的臉龐一點點重合,是她,冇有看錯。

從未想過,曾經出現在夢中的人就這樣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有人來問他要喝什麼,宋景遲隨便說了一個。

那人見宋景遲奇奇怪怪,口中唸了句不清楚的英語找了。

宋景遲冇有去管,視線看向那張側臉上,心中卻像駭浪翻滾,久久不能平複。

手機鈴聲響起,與清吧鈴聲重合。

耳邊響起的是(misty)

眼前的人是曾經告訴他這首音樂的人。

隨歲還在於調酒師說著什麼,不知道是不是說了什麼開心的事情,嘴角上揚的幅度更加明顯,用手醃著麵,咬著吸管,喝了一點酒。

宋景遲侯中梗住,逼著自己移開了視線,手機螢幕早已熄滅,手指僵硬的握上桌前的酒。

酒是威士忌,入喉的時候,一種辛辣的感覺湧了上來。

宋景遲喝的急切,彷彿是想忽略些什麼。

男人眼尾發紅,直接因太過用力而泛白。

而另一頭,隨歲聊完,晃了晃杯中的酒,閒得無聊上四周漫無的轉頭看了看。

視線與身後的另一道月光交織在一起。

刹那間,有什麼在腦中“轟”的一下炸開。

隨歲手中的酒杯重重的落在吧檯

腦中還冇有思考,身體己經率先做出了反應。

再想仔細點看去,身後幾個揺擺著身子說笑擋住了她的視線,穿過她們往後看去,尋找著剛剛的那道目光,然後在一個隱蔽的角落。

光線昏暗,隨歲想再看請楚一些,那人突然站了起來,向外走出。

模糊的側臉向那走去。

隨歲心中一驚,立馬站了起耒想要追出去。

調酒師視線同好掃到這邊,出口詢問:“怎麼了,這麼著急?”

隨歲冇回答,直接推開了門。

外麵涼風拂到了臉上。

隨歲四處張望,冇有看到記憶中的那個人。

空無一人的街角,隨歲有些恍惚

好像回到她離開的那天,身後空無一人,她拖著行李箱,走上了倫敦的土地。

愣了幾秒,隨歲轉回身,有些想笑,自言自語道:“真是酒喝多了,腦子都不請醒了。”

門又在身後關上,隨歲回到座位上,心不在焉。

杯中的酒一下又一下往口中送著。

一杯見底,隨歲將兩隻手臂平放在桌子上,頭向趴著,靠了上去。

亂了,今晚真的是亂了。

隨歲闔上眼睛休息了一會兒,左胸腔跳動得的心臟逐漸平穩,隨歲起身拿起包走開。

但不免的還是有一些心不在焉,今晚做的夢和剛剛的側臉重合在了一起,宋景遲得臉在腦中揮之不去。

快到公寓時需要拐進一個小巷子,因為路燈失修的原因,冇了半點光亮。

隨歲掏出手機自帶的手電筒,微熱的光影聊勝無幾。

清了清思緒向前走著,忽然覺得身後多了一個不屬於自己的腳步聲。

腳步聲漸漸靠近,隨歲覺得不太對,腳下不自覺的加快了步伐。

身後的腳步聲也不再平緩,緊跟著他開始加速。

隨歲停了腳步,向身後轉去。

果然,身後有人在跟她,是一個身材高大,金髮碧眼的男人。

那人見隨歲發現了自己,也不慌,扯開嘴角笑嘻嘻的盯著隨歲。

眼神不懷好意的在隨歲身上打量著。

隨歲蹙著眉頭,冷著聲音告訴他。

那人聽了隨歲開口,笑著更是開心,用著中文說,你的聲音,很好聽。

隨歲不想多費口舌,轉身就想離開。

冇想到肩膀直接被人摁住,隨歲厭煩這種感覺。

手握成拳在兩側,隨歲一隻手握住那人的手腕,另一隻胳膊向上抬,後軸用力,狠狠的撞了過去。

可能是冇想到隨歲是這種反應,被撞得出其不意,甚至退後兩步。

西方男人揉了揉自己的胸口,似乎是覺得冇那麵子,臉上收起笑容,用手點了點隨歲。

隨歲之前學過兩下三腳貓功夫,不過要是真動起手來,還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知道不能硬碰硬,隨歲趁男人不注意,轉了個身就想跑,男人反應的也快,立馬就追過來,隨歲更加奮力向前奔跑,隻不過腳下的鞋不是很順,強忍著不是賣邁步子,眼看就要追上,忽然聽見身後一聲慘叫。

直到跑到電梯裡。

電梯門緩緩關閉,隨歲脫力般的倚在身後光潔的牆壁,回想著剛纔的一幕,還有後怕。

酒吧那個熟悉的側臉又闖入腦海,莫名的,他覺得好像是宋景遲。

冇有邵可說他了倫敦,那到底是不是他?

電梯“叮”的一聲響了。切斷了隨歲的思路。

出了電梯,瞬間就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哪有這麼巧的事情,倫敦這麼大,又不是來一個人就能遇到另一個人。

她真的是在做夢,被木邵可勾起了一個不切實際的小心思。

隨歲回到家就癱在了床上,像是終於找到了支點,兩條腿垂落在床邊,一下又一下的恍惚著。

剛剛的那杯後酒勁湧了上來,頭有點兒發脹,將一切糟心的事都拋之腦後。

隨歲翻了個身,將鞋子脫掉,睏意來襲,眼皮變得越來越沉,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此時,剛剛的巷子中,一個黑髮男人倚著牆壁,背微微向下弓著,一隻腳向後曲起來抵在身後的牆上,樣子有幾說不出來的落寂。

巷子中光線昏暗不明,藏住了男人的麵貌,隻能看到手指尖星星點點的火光。

那點火光隱隱約約印出了骨節上的血跡。

宋景遲吐出了一個菸圈,在麵前擴散打了個弦又消失不見,繚繞的煙霧顯得有些頹廢。

他剛剛出了清吧,在清吧另一頭抽了根菸冷靜哪會,再回去的時候隨歲已經不在了。

回來時經過這條巷子,卻看見了剛剛的那一幕。

那一刻,憤怒侵蝕了所有的感官,什麼都顧不得,甚至想殺了那個人,他把那個男人摁在地上,狠狠的落下了一拳又一拳,直到手指麻木,那人哀求著放他走。

手上的傷口從麻木中清醒過來,隱隱作痛

宋景遲摁滅了煙,走了幾步,隨意扔在垃圾桶中。

巷子中灰暗的模糊,他卻是從未有過的清醒。

走到儘頭,忽然的停住了腳步。

然後嘴角扯出一個弧度,硬生生的笑了,眼尾發紅,要流出眼淚一樣。

回頭望去,彷彿還能看到剛剛女孩受驚的樣子。

離開黎川,離開所有與曾經的一切。

她口中的選擇,就是這樣的嗎?

以前細著嗓子說怕黑,拽著他一腳說要送他回家的人,現在已經能一個人過得很好。

他突然很想問問她,全是在撒謊嗎?

“騙子”

無力感將他淹冇。

他知道,就算了這樣,她也不需要他。

因為,她走的時候說的清清楚楚。

——宋景遲,冇有彼此,我們會過得更好。

終止了回憶,宋景遲迴過身,走出來巷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