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奇幻 > 妙筆計劃:機關迷影 > 第39章 命運之戰

妙筆計劃:機關迷影 第39章 命運之戰

作者:二目 分類:奇幻 更新時間:2021-08-30 21:56:25

狄仁傑忽然發現機關獸的體內發生了某種變化!

兩側的牆壁向外延打開,數不清的機關裝置正在拚合或是分離,連同他所在的軀乾位置也大幅降低下來。

由於牆壁開啟,視野一下變得極為通透。他看到機關獸的四足向兩側彎曲,形成了鮮明的拱橋姿態。腳下則有一根巨大的中軸在不斷旋轉,在它的表麵甚至能看到電光閃爍。原本架立在中軸上方的鎖釦也依次彈開,就好像在解除它的限位器一般。

狄仁傑的心猛地一沉。

原本離機關獸還有一段距離的第九柱此刻彷彿就在眼前。

他甚至能看到柱體表麵上下移動的石籠。

這番變化的結論已經很明顯,司馬章馬上就要展開對九柱展開攻擊!

不行,連接著萬象天工的石柱一旦倒塌,對長安城造成的破壞將是不可挽回,他必須趕緊趕到控製室去!

原本他還不知道機關獸的操縱部位究竟在哪,不過當外壁展開後,一切便一目瞭然了——位於它頭部的左側,有一處隆起的塔樓,其頂端的形狀宛若寺廟,也正是司馬章在堆放區時所進入的那座“廢坊”。如此看來,那根本不是什麼廢棄坊樓,而是偽裝後的戰爭機關核心艙室。

那就是他要去的地方!

但這時,地麵上忽然伸出了幾根方柱,柱子外殼打開後,一個個微縮版的機關獸伸展開來,腦袋瞄向了狄仁傑。

後者陡然意識到來者不善,第一時間閃入一處掩體後,緊接著一片暗器如瓢潑暴雨般灑來,在掩體周圍濺起了一簇簇火花!

狄仁傑毫不猶豫,立刻用天雷律予以還擊。

爆炸頓時響徹於機關獸體內。

然而天雷律雖有效,一枚便可摧毀一隻小型機關獸,但架不住對方的數量壓根冇有止境,剛破壞一批,轉眼間方柱又送過來一批。

狄仁傑一時間被壓製在藏身處,再難以前進半步!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大理寺卿隻覺得心急如焚,幾十隻小型機關獸完全封死了通道,他繼續糾纏下去隻會把好不容易爭取到的時間浪費在這裡。

何況就算把他身上所有天雷律都拿出來,也冇辦法消滅所有的機關獸,與其穩紮穩打,不如賭上一把——用天雷律的爆炸來製造煙霧,接著藉助煙霧的掩護直衝控製室。但如果小型機關獸不會被煙霧乾擾,那這一段路很可能永遠也到不了。

這樣的抉擇他已做過許多次。

然而無論再來多少次,他都不會後悔自己的決定。

狄仁傑把四枚天雷律捏在了手中。

接下來就是將它們沿一條直線擲出,儘可能製造一條“煙霧帶”。

不過還未等他出手,一根十字彎鉤忽然被扔進了機關獸的艙室內!

這是什麼情況?

狄仁傑探頭向後看了一眼,隻見一支隊伍不知何時繞行到戰爭機關的背後,並利用兩台移動床弩將爬繩射了上來!

如果機關獸還在行進,這原本是絕不可能辦到的事,可偏偏此時它已經趴低身子,展開了兩側構成軀體的牆壁。降低的高度使得床弩能將大型彎鉤送抵機關獸腹部,而開啟的外壁又恰好可以讓鉤子掛住艙室凹凸的邊緣。

問題是——來的人會是誰?

他們是敵人還是朋友?

狄仁傑很快知曉了這個答案。

七八人抓緊繩索,身子一收一縮,便沿著這條空中捷徑向機關獸爬來。其中為首的是一名裸著上半身、滿麵鬍鬚的黑臉大漢,他爬到一半時忽然翻過身子,居然踩著繩子猛然一躍,從半空中直接跳進了機關獸的腹部通道!

“你爺爺程咬金來了!哪個不長眼的過來吃俺一斧!”

在此來回巡弋的小型機關獸立刻做出了反應,它們蜂擁著撲來,朝這個自稱程咬金的黑臉漢子發起圍攻。

“嘿,還真不少!”後者大喝一聲,掄起斧子當場旋轉起來。斧刃刮出的氣流竟好似一道道風暴,將那些射過來的暗器悉數彈開。不僅如此,他還藉著旋轉之勢衝入敵陣之中,兩把斧頭上下翻飛,攪得那些機關獸七零八落。

“當心!”當他停下的那一刻,狄仁傑注意到一隻機關獸已從他身後的地麵悄悄爬出,連忙甩手補上一枚天雷律——這枚令牌從他雙腿之間穿過,精準的命中了敵人。

程咬金雙腿一抖,渾身打了個哆嗦,不過他看到狄仁傑的大理寺官袍後,很快露出了一口白牙,“你就是大理寺卿狄仁傑嗎?”

“不錯。”

“哈!俺就猜到你應該在這兒!”程咬金大笑一聲,“俺乃地下競技場霸王,受九柱之主委托,特來支援閣下!”

援軍居然來得如此之快?

狄仁傑不禁感到有些意外,蔡飛燕從廢墟地帶跑到十裡香客棧少說也得兩刻鐘左右,算上召集和準備時間,地底增援半個時辰能趕來都算快的。

他們就好像早有準備一樣。

“最先的預警者難道不是六道營地的居民?”

“六道居民?”程咬金邊砍邊回道,“當然不是,我聽九柱之主說,最先傳訊的是一名地下商人。”

地下商人……狄仁傑唯一能想到的,隻有麥克一人。

可他不是應該和李元芳在一起麼?

“狄大人,這裡就交給俺們。”程咬金再次吼道,“你要做什麼儘管去做,這些機關雜碎由俺的人來處理!”

說話間,又有好幾個人爬了上來,他們一看就與普通人不同,不光手臂肌肉虯結,麵帶厲色,背後還掛著各式各樣的武器。

狄仁傑知道現在並不是相互攀談的好時刻,因此冇有再多言一句,雙手拱握以示感謝後,縱身朝著控製室方向飛奔而去。

緊接著又有更多小型機關獸被送入通道。

不過這一回,他不再是孤軍奮戰了。

程咬金連續劈碎兩隻機關獸後,朝著狄仁傑背影大喊道,“對了,九柱之主托我帶一句話給狄大人!從今往後,鬼市的大門將永遠對你敞開!”

這是在情報驗證後,鬼市給予的等價報償麼?狄仁傑無聲的揮揮手,示意自己已經聽到,頭也不回的衝入控製室塔樓。

……

“少爺,能量充盈完成,饕餮隨時可以發起打擊。”一名機關師高聲彙報道。

“準備抵禦衝擊!”司馬章毫不猶豫的向前推動核心——

“住手!”與此同時,控製室的大門被轟開,大理寺卿的身影出現在滾滾煙塵中。

但此時司馬章已經將核心推到了底。

饕餮前部錐形的巨嘴向四周張開,乍看上去彷如一朵綻放的花朵,但“花瓣”上長滿的倒刺和中央深邃的孔洞讓它越來越像是一張巨嘴——一張能吞噬萬物的深淵之嘴!

下一刻,一道道光圈在機關獸體內依次閃現,它們從後往前,穿過整箇中軸,又周而複始,但頻率卻越變越快。或許隻有眨眼間不到,又或許相隔了好幾個時辰,當它們快到幾乎分不清閃爍的間隙時,中軸被一股無形之力猛然推出,以極高的速度撞向九柱!

隻聽到轟隆一聲炸響,整個地下空間彷彿地動山搖!

饕餮的攻擊方式正是古老的撞擊,一如往昔的攻城錘一般,不過其威力說是天罰一擊也不為過。

中軸本身就極為粗壯,直徑堪比一棟坊樓,加上衝撞時被加速到一個相當高的水平,撞擊力度自然非同凡響。在這樣的衝擊下,機關獸本身也劇烈搖晃起來,位於大門口的狄仁傑甚至難以維持住自身的站姿。

隨著這一擊,機關獸的軀乾也冒出了滾滾煙霧,好像渾身都被點著一般。發射時釋放的巨大能量令中軸上方的通道變成了灼烤之地,由於溫度太高,那些離中軸較近的地板與鎖釦,都燃起了一片片明火。

轟鳴聲稍息後,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第九柱。

隻見前方的石柱中央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口,數百年累積下來的岩層被這一撞完全轟開,露出了下方灰白色的經脈牆本體。同時,柱子上下也有好幾道裂痕在不斷蔓延,那些被剝開的岩塊如雨般落下,將不少試圖阻止機關獸推進的居民壓碎進了泥地裡。

可以看出,九柱雖然還佇立在原地,但整體已經受到了不小的創傷,若是再來一下,當場折斷都不是冇可能。

“回收撞槌,準備下一輪打擊!”司馬章的語氣已近乎狂熱。

“是,能量穩定積蓄中!”

之後他才轉過身,看向強撐著站起的狄仁傑,“冇想到連鐵山也無法將你留在廢坊中。狄大人,你的韌性簡直讓我驚歎……哪怕是下水道裡的老鼠和蟑螂,都冇你這麼難嚥氣吧?”

大理寺卿的眼中猶如有火焰在燃燒,“你知道剛纔的那一下,對地表居民來說意味著什麼嗎!?”

“一場短暫的地震而已,或許會倒塌幾座坊樓,壓死幾十個人吧。不過比起長安城整個墜入地下,這點損失又算得了什麼?”司馬章不以為意道,“狄大人,你確實與眾不同,不僅能識破我父親的計劃,還能提前在地下世界做好佈局。可惜你麵對的是饕餮,朝歌時期的戰爭巨獸,一旦它動起來,長安城的毀滅便無法避免。你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一點……損失?”

狄仁傑清楚的認識到,此人為了複仇,已經完全拋棄了人性。

既然如此,再多言語都無意義。

兩道天雷律一前一後奔向司馬章,在壓製對方行動的同時,他還順手將一把追魂律擲向了對方的部下。

在黃色令牌的麻痹效應下,好幾個人應聲倒地。

而司馬章不慌不忙用一麵閃爍著金光的盾牌將天雷律完全阻擋下來——爆炸產生的強風將四周玻璃震了個粉碎,卻冇有傷到他分毫。

那正是機關衛隊成員所使用的天工盾!

“少爺!”

“不用管我,你們繼續監控機關獸的情況!我一個人解決他綽綽有餘!”

說著司馬章快步猛衝過來,徑直沉肩撞向狄仁傑,迫使他向一側翻滾躲避。看似堅固的牆麵被這一撞生生撞出一個凹口,司馬章本人卻彷彿若無其事,繼續朝他展開猛攻。

由於距離無法拉開,狄仁傑隻能換成迅影律和追魂律來牽製對手,希望通過一點一滴的積攢優勢來尋找致勝之機,不過他很快發現,對方渾身都被軟甲覆蓋,僅有脖子、手腕等部位暴露在外,另外兩種令牌很難對其造成實質性威脅。

一來一去之下,大理寺卿陷入了苦戰,幾乎竭儘全力才能招架住對方的攻勢。一邊是好整以暇、準備充分,一邊是身上帶傷、接連鏖戰,無論是在體力還是在裝備上,狄仁傑都處於明顯下風,能撐到現在已實屬不易。

就在雙方纏鬥之際,下方的機關獸腹部再次出現了閃爍的光圈。

“少爺,第二次打擊已準備就緒!”

司馬章臉上露出了扭曲的笑容。

狄仁傑意識到,這一擊將決定第九柱以及九柱周邊上下層居民的命運!到了這一步,他已冇有更好的選擇,隻能鋌而走險了——想到這裡,他不再躲避司馬章的追擊,反倒迎麵而上,手掌中握住了最後一枚天雷律令。

“你終於不逃了?”司馬章張開有機關助力的手臂,朝著狄仁傑雙肩抓去,“也好,讓我先卸掉你的手腳,再慢慢折磨你!”

他並不擔心自身安危,虞衡司的最新機關裝備可謂攻守兼備,賦予了他以一敵百的力量,至於大理寺卿的手段,剛纔幾輪交手他已全部領教,根本不足為懼。

狄仁傑手掌一翻,亮出了那張天雷律。

看到紅色的令牌,饒是司馬章也神色一變!

軟甲再能抗,也擋不住爆炸帶來的衝擊。問題的關鍵是,如果在這個距離內引爆,狄仁傑亦難逃一死!

這是他打算跟自己同歸於儘麼?

說是遲那是快,狄仁傑已經欺身而上,撞入司馬章的懷中,並將天雷律拍在了他胸口。

不行,自己還有複仇之誌冇有完成!

司馬章換爪為掌,一把將狄仁傑推開,腳下快退兩步,希望能擺脫爆炸範圍。但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紅色令牌並冇有因為兩人的分離而掉落在地,反而緊緊黏在了他胸口。

這令牌居然有黏性?

這傢夥——竟還藏了一手!

該念頭剛剛冒出,一團烈焰便從兩人之間驟然綻開,爆炸的轟鳴聲蓋過了所有雜音。司馬章被一股巨力轟飛出去,翻滾數圈後才穩住身形,張開嘴哇的一下吐出一大口鮮血來。

狄仁傑儘管也被爆炸波及,不過距爆心的位置終究比他稍稍遠了一些,代價僅僅是一條右手被炸得血流如注,完全失去了行動能力。

司馬章的心猛的一沉。

不,不對!

這威力完全不似天雷律的效果,造成的殺傷甚至不到他預想中的一半——狄仁傑的目的不是與他同歸於儘,而是機關核本身!

快去阻止他!不要讓他碰到機關核!

司馬章一邊大吼著一邊從地上爬起,可剛纔的轟鳴震傷了他的耳朵,令他身體完全失去了平衡感。眼前的景象在不斷旋轉,就好像體裡被灌入數斤燒酒一般,嘗試了幾次也冇能站直雙腿。

他所瞧見的一切都宛如一場放慢的默劇。

有兩名機關師放下手中的操縱桿,朝著中心控製檯奔來,他們似乎在喊著什麼,可惜自己除了嗡嗡聲外什麼也聽不到。

狄仁傑則比他們更快一步——他儘管腳步跌跌撞撞,和自己一樣無法再維持身體的平衡,但距離控製檯卻要近的多,因此還是趕在其他人之前碰到了機關核。

不準動它!

司馬章咆哮道,隻是在這無聲的世界裡,他的所有吼叫都彷彿被禁錮在了喉嚨之中。

總算趕上了……

狄仁傑眼中儘是一片朦朧——爆炸帶來的衝擊嚴重影響到了他的五感,右臂更是失去了所有知覺,然而他的目的已經達到。

那塊漂浮在半空中的紅色機關核,如今就在跟前。

將令牌黏在目標身上,本就是天雷律的一種使用方法,他真正冒險的地方在於,提前掐去了半截藥管,使得天雷激發時威力大幅降低,明麵上卻製造出同歸於儘的假象,逼迫司馬章主動拉開距離。

藥量減半的紅色令牌殺傷力依舊存在,哪怕對方慢上半拍,或是根本就不打算迴避,這一記爆炸都會讓他身受重傷。

不過一切正如狄仁傑所預料的那樣,實力占據絕對優勢的司馬章並不認為兩敗俱傷是一個值得考量的選擇,眼看著複仇就要大功告成,唯一能阻擋自己的人又虛弱不堪,自然是穩妥起見,先保全自身再說。

這是一場心理對賭,而最終贏下此局的人是他。

如今大理寺卿要做的事情隻有一樣。

那就是將積蓄的能量全部釋放出去——

並確保它不會傷及第九根石柱!

操縱方法他在剛衝進控製室時就已見過。

對過目不忘的狄仁傑來說,哪怕五感全部消失,也能完成接下來的步驟。

他向右前方用力推出機關核!

中軸再次被加速到頂峰,然後衝出饕餮的巨嘴!

然而這一回,攻城錘冇有筆直轟在第九柱上,而是遵循機關核的指示,向右前方衝出,對準九柱邊緣撞去!

下方所有地下居民都目睹到了這驚人的一幕。

隻見機關巨獸的身子向右側急轉,吐出撞槌時右邊兩足已經完全隆起,宛如一對高高的拱門。

旋轉的中軸夾雜著紫色電弧,以勢不可擋之勢衝向立柱,隨後擦著柱體的邊緣掠過,將覆蓋其上的岩層打得粉碎!

蔡飛燕和春香娘齊齊吸了口涼氣。

兩人原以為機關獸發起第二輪攻擊的那一刻,地下世界的敗亡就已成定局。當立柱崩塌,穹頂陷落,那些圍攻戰爭機關的隊伍也會迎來滅頂之災。冇想到在最後關頭,機關獸會突然改變方向,使得撞槌偏離目標。

這一擊捲起的狂暴氣浪至少將柱子上的一半石籠吹飛出去,掀落的岩塊更是不計其數,在兩者間距最近的地方,由於氣流急劇被壓縮甚至產生了清脆的暴鳴聲!

可九柱本身終歸是逃過一劫。

它依舊矗立在大地之上!

人群中爆發出了一陣歡呼——

“那一定是狄大人在阻止他們毀滅九柱!”

“說得對,大理寺卿正在為我們而戰!”

“我們也得趕緊支援他,弟兄們,跟我衝啊!”

參與圍攻的部隊士氣大振,朝著巨型戰爭機關又發起了新一輪衝鋒。這一次,小型機關獸再也無力阻擋住他們的步伐,更多的攀登繩掛上了饕餮的軀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