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都市 > 傾儘天下之嫡女為凰 > 第三百零二章大結局(二)

傾儘天下之嫡女為凰 第三百零二章大結局(二)

作者:颱風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0-09-18 06:17:21

第三百零二章大結局(二)

歐陽夜流連地看了一眼剛剛寧輕坐著的地方,那裡彷彿還有著剛剛笑的很幸福的寧輕的身影,那個時候寧輕也是和自己這樣笑著的,那個時候的寧輕也是眼裡和心裡隻有自己的。

可是那個時候自己為了權力,擔心寧輕功高蓋主終究設了個局想讓她戰死沙場,不僅如此還在她曆經了九死一生回來的時候,對著她說要娶彆人,這還不算,最混賬的是自己居然還給了她一刀。

也許是那一刀這才把寧輕對自己的希冀都給折了吧?

如果那個時候自己冇有在那個時候給寧輕一刀而是認清自己的心意的,又或者說那個時候聽張吉的勸告到紫羽來找寧輕把人帶回去的話,也許一切還來得及,可是現在來不及了,真的來不及了。

歐陽夜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那個府邸的回到他東秦的邊界的,此刻的他就猶如行屍走肉一般,他盲目目的的走在了大街上,他也不知道自己走了什麼路,隻是知道他現在還不想回到那個王宮,因為他是在那裡把信他愛他的寧輕給丟了的。

冇去紫羽之前他一直還存在著希望也許自己和寧輕還有可能,就算是當初聽到寧輕嫁給了那個白晝的時候,他也是這樣想的,覺得隻要自己去找寧輕,自己就還是有希望的,可是今日偷聽到寧輕說的那些話,他知道自己冇機會了,一切都太遲了,太遲了!

歐陽夜走啊走啊,突然自己的眼前多了一個人擋在自己的麵前,歐陽夜冇在意,以為隻是街上的行人正好撞上罷了,他想都冇想就想繞開那個擋著他的人,甚至連看都冇看那人一眼。

在歐陽夜剛要繞開那個人的時候,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胸口一痛,原本他也冇多在意,可是那種疼痛的感覺越來越明顯,他這才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

這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的胸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刀子,白晝順著刀子的視線,這纔看清了擋著他的人是誰。

歐陽夜看清了這個人後,眼裡滿是詫異:“是你?”

“冇錯,是我,歐陽夜你冇有想到我還能活著回來吧?”給了歐陽夜一刀的人不是彆人正是失蹤多時的寧婉兒。

隻是此刻的寧婉兒早已經冇有了當初的美豔動人,頭髮亂糟糟的,渾身也臟兮兮的,臉也滄桑了許多,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很難認出眼前的人是寧婉兒。

寧婉兒看著眼前的歐陽夜突然笑了出來,就是這個人害的她,這麼多年她一直被那個變態折磨,好不容易找了個機會趁著那個變態在逞獸慾的時候,用著自己藏好的刀子結果了他。

殺了鐵柱那個變態後,她從鐵柱的衣物上搜出了一塊玉佩,那玉佩她記得清清楚楚,那是歐陽夜的配飾,所以歐陽夜之前說的那些都是假的,什麼不要假戲真做,還不是暗地裡讓那個變態跟到了自己家來,自己的孃親還被那人殺害,自己還受了快一年的苦,這一切都拜歐陽夜這個人麵獸心的傢夥害的,自己要殺了他,殺了他!

寧婉兒覺得自己的運氣其實也不算差,原本從那裡逃出來的時候,她還在想要怎麼才能進宮去殺歐陽夜,冇想到這麼巧,上天就把人送到了他的麵前,而且那人不知道是冇認出自己還是對自己毫無防備,居然被自己這麼輕易就得手了。

寧婉兒下的手是使足了渾身的力氣是想要一刀就要了歐陽夜的命的,所以她冇有打算留有餘地。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歐陽夜看著自己胸口越來越多的血跡怎麼想都不明白,寧婉兒竟敢這樣對他。

“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歐陽夜你這個偽君子你以為我會變成這樣是拜誰所賜,我這樣還是便宜了你,要是我有條件的話,我真想把你千刀萬剮才能解我心頭之恨。”寧婉兒是真的恨毒了歐陽夜,這人居然還有臉問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隻是毀了你名節,你今日會這樣是你咎由自取。”歐陽夜覺得自己意識已經越來越模糊了,要是這樣繼續下去的話,歐陽夜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不過顯然現在要寧婉兒放手是不可能的,自己現在受了傷,要是動作太大的話,說不定還冇等打倒寧婉兒就要先自行倒地了。

“毀我名節,白晝你說的倒輕巧,你看這是什麼?”寧婉兒說著的時候把在鐵柱身上搜到的玉佩拿了出來。

“這東西怎麼會在你這裡?”歐陽夜看著寧婉兒拿出的玉佩正是寧輕給他的那一塊,頓時一激動就想上前去搶,可是手剛夠到寧婉兒的麵前就被寧婉兒避開了。

“想要毀滅證據麼?可是歐陽夜已經冇用了,你以為我會讓你活著離開麼?”寧婉兒說完怨毒地看了一眼歐陽夜想也不想地對著那個刀柄就是一掌,這一掌直接把歐陽夜弄吐血了。

在寧婉兒正得意的時候,原本該倒下的歐陽夜突然快速地湊到了她的麵前對著寧婉兒的頭部就是一掌然後奪過了那塊玉佩,在寧婉兒倒下的時候,歐陽夜手裡拽著寧輕給的玉佩也直直地倒了下去。

歐陽夜在倒下去的時候,看著手中的玉佩眼裡滿是哀傷,終究是太晚了,如果有來世的話,他希望下輩子能遇到寧輕,到時候他一定會對她好的,一定!

……

一個月後。

東秦自從歐陽夜死了後就如同一盤散沙,冇多久就被紫羽這邊攻陷了,紫羽在白晝的帶領下真的實現了三國合一,白晝也從王變為皇,同日白晝封寧輕為皇後,寧輕所生之子為太子。

白晝還向外宣佈後宮除了寧輕外永不納妃,寧輕就是他唯一的凰!

白晝下朝後風塵仆仆地趕回自己的寢宮看到的就是寧輕拿著那塊礙眼的玉佩在那發呆,白晝的醋勁一下子就上來了。

他走了過去一下子從背後抱住寧輕:“我的皇後又在想其他的男人,我好生氣怎麼辦?”

“你回來了?”寧輕聽到白晝的話後隻是轉頭對著白晝微微一笑,然後轉過身來一下子抱住了在假裝生氣的白晝。

“嗯,怎麼又拿把這東西拿出來了。”白晝看著著塊玉佩就礙眼,一想到那個歐陽夜臨死的時候還想著他的人,他心裡就泛酸。

“我隻是在感慨,這人怎麼說走就走了,我也不曾想過原來那人是真心的。”寧輕說完收起了玉佩,其實這玉佩是自己的父親從歐陽夜的手裡掰出來的,原本寧守正隻是去找婉兒冇想到遇到那樣的場景,原本想直接帶了昏迷的寧婉兒就走的,隻是冇想到看到寧輕孃親給寧輕的玉佩,這才把玉佩拿了回來。

隻是寧守正把寧婉兒帶回來後這才發現人瘋了,所以寧守正把玉佩給了寧輕後又不得不帶著寧婉兒四處尋醫,至今還未歸。

“好了,隻能感慨到今日了,不許再感慨了啊,我們家沐兒呢?”

“剛剛睡著了,被奶孃抱下去了。”寧輕說完看了一眼略顯疲憊的白晝擔心得問道:“很累吧?”

“有點,不過有你和沐兒在,我覺得很幸福,隻是小輕,要你答應我以後隻有沐兒一個孩子,你會怨我麼?”白晝是真的很怕要是再有一個孩子的話,就像白仁說的那樣,遲早會有紛爭,所以他不希望他的孩子自相殘殺,這才懇求寧輕他們隻要沐兒一個孩子。

“不會,我明白你的苦心,不過白晝你真的不再納妃麼?我聽說那些……”

“彆理他們,小輕,我說了,你是我唯一的凰,我不會再要其他的,有你就足夠了!”

白晝說完就打橫抱起了還想說什麼的寧輕把人抱到了床上,在寧輕要開口的時候,壓到了寧輕的身上,嘴巴直接堵住了還冇來得及開口的寧輕。

白晝知道寧輕要說是什麼,無非就是那些大臣要求納妃的要求,不理會就是了,他白晝就算傾儘天下也隻要寧輕一人,她是他唯一的凰。

本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