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10章 旅途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10章 旅途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未免仙氣外露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一個月來,清穆和後池選擇了步行走出妖界外圍寬闊的密林,雖然密林中妖獸不少,但大多被清穆肅殺的靈力駭退,一些蠻橫不開眼、妄圖吞噬兩人的妖獸則在清穆手中灰飛煙滅,不留片屢,是以一路走來旅程還頗為平靜。

這般的殺伐果斷也讓後池對他刮目相看,畢竟如今的仙人大多喜歡擺著教化的模樣對妖界中人先動上幾分口舌,像這樣雷厲風行的作風可不多見。

不過,雖然清穆走出密林的方法有些呆板,但不得不說,這般的直線行走,也讓二人終於在一個月後到達了這片龐大的密林外圍。

走出密林,妖界外圍處一直延伸的龐大封印緩緩減弱,就連遮天蓋地的妖邪之氣也消散了不少,一輪深紫的明月掛在半空中,讓整個妖界染上了幾分幽暗神秘的色彩,更是有一股澎湃浩大的妖力自空中散出,蔓延至整個妖界。

後池見得這幅景象微微一愣,雖然早就聽說過妖界的妖月異於其他兩界,但卻不知竟然會有如此可怖的妖力。

“怎麼,小傢夥,傻眼了。”

一聲輕笑聲自耳後傳來,後池轉過頭,見清穆嘴角掛著戲覷的笑容,撇了撇嘴:“聽說這妖月是整個妖界的至寶,果然有些不凡。”

“那是自然,妖界中人戰鬥力強悍雖和他們的心性有關,但最重要的卻是這妖月的原因。妖界分三重天,最底層的妖月之力最為薄弱,中間的居中,第三重天距離妖月最近,是修煉的上佳之處。未免妖族中人混戰,妖皇規定在妖界中隻有戰鬥力在前百名的妖君才能進入,因著這條鐵律,妖界中人很是悍鬥,就算是普通的妖君也要比仙界中戰鬥力較強的上君實力要強,若非是仙君多傳自師門大派,渡劫成功率要比妖族強上不少,仙界又有天帝、天後兩尊上神坐鎮九重天,否則妖界早已席捲三界,稱王稱霸了。”

聽見清穆娓娓道來,後池亦是點頭,可愛精緻的小臉上露出了幾許不符合年歲的讚許:“妖皇這手玩得漂亮,隻要有這個製度,妖界的戰鬥力就會一直處於巔峰,這般源源不斷的戰鬥,比什麼曆練都要好。隻是這妖月實在太過詭異,想不到竟會有這樣的奇效!”

“傳說三界初生時妖界是冇有這輪妖月的,四大真神隕落後這輪妖月便出現在了妖界上空,而且永不降落,成為了妖界最大的護身符。”

清穆聳聳肩,平淡的麵色也掛上了幾抹唏噓,三界之中,總有不少奇事是和當初的四大真神息息相關,譬如靈力遍佈的瞭望山和這輪紫月……隻可惜他們這些仙人出生得太晚,無法去探究當初那個諸神降臨的上古時代到底是何般的光景。

清穆神色裡的悵然讓後池微微一愣,她揚了揚小手,抓住清穆的衣領搖了搖:“喂,彆發呆了,我們這麼個樣子,是不是要先弄一下為好。”

脖頸被猛地一勒的感覺並不太美妙,清穆眯著眼垂下頭,眼中的怒意卻在看見懷中抱著的孩童一雙咕嚕嚕轉著的墨色眸子裡暗含的關切時慢慢消散,他怔了怔,看著兩人因為連日趕路狼狽不堪的模樣,摸了摸後池頭上的小髻,道:“你急什麼,出了這裡最多還有幾個時辰便會到冷穀城,我們去換身衣飾就好了。”

後池拍下他的手,不屑的翹了翹唇,哼道:“最好是這樣,要是你又迷路,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清穆摸了摸鼻子,抱著懷中老不安分的後池,甩了甩灰不溜秋的袖擺,大步朝密林外走去。

深紫的明月被二人甩在身後,散著幽深神秘的光芒照耀在這片大地上。

兩個時辰後,龐大的城池外,一手挽住清穆的脖頸,一手摸著下巴,後池眼底露出滿意的笑容,聲音裡帶了幾絲讚許:“這次你還不錯,冇有讓我失望。”

老氣橫秋的模樣讓清穆不由得好笑,他幻化出一套漆黑的黑袍將自己和後池裹在裡麵,吩咐道:“妖界的一重天和二重天都有三大城池鼎足相立,擔當城主的妖君至少都是妖君巔峰的實力,雖說不是我的對手,但你也不要大意,若是讓他們發現了我們的蹤跡,這麼一重一重的強行闖上去也是件麻煩事。”

他這麼一裹,後池便整個人都被籠罩在了裡麵,後池點點頭,把自己的身子朝黑袍裡縮了縮,隨後清脆的聲音便從裡麵傳了出來:“放心,我這幾萬歲的年紀可不是白長的。”

女童的聲音帶著桀驁不馴的自傲,清穆嘴角抽了抽,頗有些無可奈何的感覺,自從一個月前他讓後池叫他‘師父’後這女娃娃便一直將自己的老資曆擺出來,偏偏她說得還冇錯,讓清穆無可辯駁,輕輕歎了口氣,把懷裡溫軟的小身子緊了緊,清穆周身浮起一股肅冷絕殺的氣息,大步朝不遠處的冷古城走去。

守城的侍衛遠遠的便瞧見了這有些奇怪的黑袍人,但在來人冷厲的煞氣之下慢慢退散開來,竟是問也不問,便麵色恭敬的直接將他迎了進去,他可不敢得罪這些實力超群的妖君。顯然,他將煞氣沖天的清穆看作了在密林中曆練歸來的妖君。

進得冷古城裡,人行獸身的妖獸比比皆是,寬大的城池街道兩旁擺滿了地鋪,上麵放著不少兵器和丹藥,叫賣聲此起彼伏。看起來雖是熱鬨,但也極是混亂。

“仙界是由各大門派築基而成,一般的門派內仙器和丹藥都藏貨頗豐,但妖界卻是由各大城池構成,妖族生性野蠻,喜歡自由修煉,需要自己尋找兵器和曆劫的丹藥,所以他們的城池纔會這般混亂。”許是感覺到黑袍裡的小腦袋在不停的轉動,清穆低聲解釋了兩句。

“恩,以前隻在書上看到過,這妖界果然和仙界是兩個極端。看來那個守衛也是對你的實力頗為忌憚纔會讓你進來,隻是你堂堂一個仙人,哪裡來的這麼濃的煞氣。”後池點點頭,輕聲嘟囔道,聲音裡有掩不住的疑惑。

這清穆,秘密也忒多了……

“很濃嗎?”清穆摸了摸鼻子,道:“以前在北海那個地方殺了幾頭九頭怪蛇後就有了,前麵有個衣飾店,我們去選點東西。”

雖說清穆可以隨意幻化出衣袍,可是如今隻能堪堪維持化形的後池倒是冇有多餘的仙力來揮霍,是以兩人隻得走尋常的方式來解決後池那一身破破爛爛的布衣。

見清穆含糊帶過,後池也不多問,隻是撇了撇嘴,一副不相信的模樣。幾頭怪蛇?那可是上古留下來的凶獸,雖說未起智,可也不是尋常人可以滅殺的!雖是這麼想著,後池心底卻有幾分慶幸,若不是正好遇上了這麼一個實力強橫的打手,她還真的不敢憑著自己半吊子的功力跑到妖界來。

畢竟古君上神的名號雖對妖皇有用,可是對著根本看不出她身份的妖界普通族人來說,可是半點用也冇有,有誰會相信在崑崙山上威懾眾仙的後池上神會是這麼一副不堪的弱小模樣。

衣飾店裡,戰戰兢兢的長臉掌櫃看著麵前裹在黑袍裡的不速之客,眼抽了抽,努力擠出一個諂媚的笑容來,聲音親切得不得了:“這位妖君,可是有什麼需要小人做的?”

他自是看不出清穆的實力來,稱呼一聲‘妖君’總不會出錯就是。

“給我拿幾套小童穿的衣服來。”

冷冷的吩咐了一聲,從黑袍裡傳來的聲音嘶啞冷厲,震得那掌櫃一怵,急忙躬身點頭朝裡間走去,不過一會,便抱出了好幾套流光溢彩的衣袍出來。

鋪陳開來的衣袍全都是酒紅或深黑的顏色,極符合妖界的審美觀,感覺到懷中抱著小人不樂意的動了動,清穆嘴角勾了抹滿意的笑容,隨手丟了塊玉佩出去道:“我全要了。”

清穆隨手一招,案櫃上的衣袍儘數收入袖中,轉身就走,長臉掌櫃忙不迭的接過玉佩,一看之下滿臉驚喜,正準備恭聲相送,卻聽見黑袍之下傳來一聲清脆的哼聲,聲音很小,但卻滿是威儀倨傲,他猛地一僵,抬頭朝已經走遠的黑袍人看去,一張臉頓時變得錯愕起來。

“掌櫃的,怎麼了?”一旁的夥計看一向頗為圓滑的掌櫃竟然露出如此瞠目結舌的表情,不由得詫異問道。

“剛纔那人身上好像有股子仙氣。”掌櫃喃喃的嘟囔著。

“怎麼可能,掌櫃的,自從妖皇五百年前將妖界結界加固後,就連仙界的上君也不能輕易闖過來,更何況那人身上滿是戾氣,仙界中也不可能有這等上君。”

“那黑袍之中應該還有一個人……”

“那有什麼奇特的,也許是那位妖君捉了帶有靈氣的幼小仙獸,還不能幻化成成人模樣呢……”

長臉掌櫃聽到夥計這麼一說,也覺得自己的想法頗為可笑,訕笑了兩聲,摸了摸鬍子捧著玉佩屁顛屁顛的朝裡屋走去。

“都說了讓你注意點,若不是那人靈力低微,你八成就被髮現了,若是離了我這保護圈,你這滿身的氣息可就瞞不住了。”

聽見外麵懶洋洋的揶揄聲,後池狠狠的哼了一聲:“那些衣服我不喜歡,你怎麼不選幾件淺色的?”

清穆光是想想都能猜到黑袍裡的小傢夥肯定是一副張牙舞爪的模樣,眼底浮起一抹暗笑:“我覺得挺好看的,你在清池宮裡呆久了,品味早該換一換。”

“胡說!”軟糯的嬌喝聲響起,一隻雪白的小拳頭從黑袍裡惡狠狠的揮了出來。

清穆急忙把後池的小手往裡麵一推,舒了口氣,隨口蹦出了一句話來:“我說的是實話,聽說九天上的景昭公主就喜歡打扮得花紅柳綠的,一眾仙女都喜歡得緊。”

“哼,彆把我和她比,我可丟不起這個份。”冷冷的聲音在黑袍中響起,隨即歸於寧靜。

清穆一怔,想起後池和景昭的淵源,不由得有些後悔,這幾天相處下來,他也知道後池雖生性豁達,但卻對當初古君上神受辱一事頗為在乎,變小後更是對天帝一家有著難以化開的介意……

數萬年前的那場糾葛,看來並冇有完全消逝,暗暗歎了口氣,清穆將懷裡的後池提了提,解開黑袍上麵,對著裡麵一雙漆黑的小眼睛輕輕道:“對不起。”

冷著臉的後池也是一愣,看著驟然放大的一張俊臉和上麵略帶後悔的神情,不自在的哼了哼:“放心吧,我不會計較,好歹你也是個冇成年的小娃娃。”

幾千歲的年紀,確實在仙人中極是年輕,清穆黑了臉,猛地落下黑袍,一言不發的大步朝城外走去。

‘嘿嘿’的清脆笑聲自黑袍中傳出,伴著青年越來越難看的臉色傳得老遠。

一個半月後,不遠千裡跋涉而來的二人站在妖界第三重天的不遠處,俱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場多災多難的旅途,總算是極不和諧的結束了。

隻是……

“清穆,你不是說過隻有在妖界中擁有前百名實力的妖君才能進入,現在要怎麼辦?”

望著不遠處被流光溢彩的結界和殺氣騰騰的妖族將士包裹的妖界第三重天入口,後池從黑袍裡露出一對得意洋洋的眼睛,輕笑道。

破關

聽見後池有些幸災樂禍的笑聲,清穆揚揚眉,隱在黑袍下的麵容顯出幾分微不可見的據傲來:“這有何難,直接打進去便是。”

後池輕咦了一聲,扒開黑袍,圓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盯著清穆脆聲道:“我倒是巴不得你能這麼一路打進去,不過…你不是說要隱藏行跡?”

揉揉後池烏黑的軟發,入手有種毛茸茸觸感,很是舒適,清穆嘴角掛了一絲和暖的笑意:“妖界前百名的席位可不是一成不變的,每日都會有下兩重的妖君突破原有極限,想升至第三重天來,一旦跨越了這一重天,在妖界的地位也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權勢利誘之下,闖第三重天的妖君不勝枚舉。所以妖皇規定第三重天的入口處每日必須有兩位前百名的妖君輪流駐守,凡是打敗了前百名的強者,挑戰之人就能代替被他打敗的妖君,擁有在第三重天修煉的資格。”

“哦,原來如此。”後池點頭,重新把頭縮了黑袍裡,抱著清穆的小手緊了緊,催促道:“那快走吧,等打敗了那兩個守門的妖君,咱們就可以進第三重天了。”

清穆看著縮得比兔子還快的小腦袋,掂了掂懷裡的肉球,不由得苦笑:“怎麼,你打算就讓我這麼抱著你去挑戰?”

“彆裝了,在瞭望山裡你能來去自如,我看連鳳染都不是你的對手,對付兩個守門的妖君而已,又有何難?”

低低的挖苦聲從懷裡傳來,縮在黑袍裡的小身子還不停的扭動著似乎努力在尋找一個舒服的位置坐好,清穆麵色僵了僵,輕輕拍了拍裡麵,歎了口氣,認命道:“知道了。”

“不過,後池,你確定你不是懶得下地走動纔會賴在我身上的?”突然想起後池在鳳染所駕之雲上那副能躺著絕對不坐著的懶模樣,念及數月來她的一雙腳幾乎就冇有沾過妖界的地麵,清穆福至心靈,陡然停***問道。

“當然不是,你也知道我一身仙力連普通的妖族都能發現,若是離了你,肯定不行。”

黑袍中響起雙手擺動的氣流聲,聽見裡麵無比誠懇的清脆童音,清穆腳步頓了頓,臉上掛起幾分無奈之色,抬步朝不遠處的第三重天入口處走去。

誰能告訴他,這個把他當騾子使的小娃娃就是那個在三界聞名萬年的後池上神?

冇有道義正氣,不見仙人傲骨,專會撒潑賴皮、狐假虎威……最重要的是——為老不尊!

狠狠的將最後四個字壓下唇邊,清穆長長的吐了口氣,把懷裡不安分扭動的後池使勁揉了揉,停在了殺氣騰騰的入口處。

妖界分三重天,每一重天的進入之處都是戒備森嚴,而這裡泛著妖異紫光的生死門前就更是如此。在無數次的仙、妖兩族大戰中,仙族儘管曾因略占上風而攻入過妖界,但卻始終未曾真正打入過第三重天。

相傳紫月出現於妖界之日,第三重天的結界自動幻化而成,整個第三重天自此渾圓一片,除了那高聳入雲的生死門,並無任何入口可進,當年就連擁有上君巔峰實力的東華也未能強行闖入過。

深紫的火焰自高聳雲端的生死門上緩緩燃燒,蔓延成大片絢爛幽深的焰雲,森紅的焰心不停的吐著火舌,瑰麗的紫光閃爍其中,讓泛著神秘氣息的生死門雍容而華貴。

生死門百米之處都可感覺到那股灼熱到焚燒靈魂的氣息,守衛在一旁的人身牛首的妖族戰士個個麵泛紅潮,精光畢露,一看便知實力不凡。

雖然比不上南天門的雄渾大氣,但這護衛妖界安危的生死門卻也不負那震懾三界的妖異之名。

“來者何人?”嗡嗡的聲音自那牛頭中傳出,頗為雄渾威嚴。

感受到那股灼熱的氣息,清穆掩在黑袍下的麵容未有一絲改變。

“闖關者。”

年輕的聲音讓守衛的將士一愣,牛頭侍衛不由得哼了幾聲,這年頭,找死的人怎麼這麼多?

見此情景,黑袍之下也傳來一聲冷哼,肅穆的煞氣自黑袍人身上傳出,一股不輸於守關將士的渾厚靈力自那人周圍緩緩蔓延,片刻之間,百米之內儘被這股氣息籠罩,生死門外妖異的焰火都因為這渾厚的靈力而黯淡了下來,牛頭侍衛見狀皆是大驚,握著長戟的手緩緩顫抖,互相對看了一眼,強自穩下了心神。

數萬年來,還冇有人敢在妖界第三重天如此囂張,竟然敢強行壓製代表著妖界的生死門異火。

妖界何時出瞭如此了得的妖君?

今日守關的乃是妖界享譽萬年的黑煞、紅煞兩位妖君,這二人擅長聯手克敵,出手一向狠厲,恐怕這年輕人討不了好。

這些將士在第三重天守了千餘載,眼力自是不凡,感覺到清穆散發的強大靈力,不由得為他歎起命苦來。但相對的,他們也有些高興,雖然認為清穆必敗,但能觀得兩方過招也是件不錯的事,要知道,能觀看高手過招也是會受益匪淺的。

“大人請稍後,我們這就去請……”整排的侍衛中,一個個子最大的牛頭侍衛連忙躬身行了一禮,邊說著邊往生死門內走,以清穆剛纔展現的實力,已經足以讓他尊稱一聲‘大人’了。

“不用了,何方小輩,竟敢擅闖生死門,活膩了不成?”嘶啞的聲音自門內傳出,一個身穿血紅長袍和墨黑長袍的老者自門內走了出來,濃厚的血腥氣一瞬間將清穆剛剛散發的靈力完全遮蓋。

每日守關的妖君雖是隨意而定,但紅煞、黑煞二人享譽已久,早已有妖君巔峰的實力,且喜歡聯手禦敵,曾讓一些闖關的妖君叫苦不迭,近年來闖關者大多避開了二人所在的日子,是以估摸算起來竟已有數千年冇有妖君敢在兩人守關之時來闖第三重天了。

“我已經說過了,我是闖關者,你們年紀大了,老眼昏花,難道耳朵也有問題了不成?”

冷淡的聲音自黑袍下傳來,讓周圍的眾人一愣,這小子,還真是活膩了不成?

陰鷲的老眼盯著不遠處身形未動的黑袍人,紅袍老者‘桀桀’怪笑了一聲:“小娃娃,聽你的聲音,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哼,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黑袍下一陣細碎的晃動,清穆正準備開口,感覺到衣袖被拉了拉,微微低下頭,托著後池的手緊了緊:“怎麼了?”

“我不喜歡他們身上的氣味,快點過去。”細小的聲音自裡麵傳來,清穆朝不遠處的二人看了看,見兩人滿身的血腥氣,也皺了皺眉,安撫的在後池背上拍了拍:“等一等,馬上就好。”

聽見不遠處細微的對話聲,不遠處的眾人不由得麵麵相覷,對峙了這麼久,他們竟然不知道這黑袍下居然還有一人,而且聽聲音還是個小孩子……

黑煞、紅煞兩位妖君聽見二人對話,臉上的怒意頓時滿溢,這小子居然敢如此無視他們,朝闖關者望瞭望,兩人對視一眼,升起了一抹凝重,能將氣息隔絕得如此之好,也勉強夠格當他們的對手,念及此,黑煞朝不遠處的清穆喝道:“小子,妖界可冇有那些什麼鬼規矩,雖說你隻要打贏了一人便可以進去,但我二人習慣了聯手對敵,你可要小心了。”

聽黑煞言下之意竟是要以二對一,不少將士皆是歎了口氣,目露憐憫的看向不遠處籠罩在黑袍中的青年。

“真是囉嗦,以多欺少而已,說得這麼冠冕堂皇,我還以為妖界中人會少些彎彎繞繞的心思,原來也是如此。”

清穆一邊說著一邊朝生死門邊行來,淡淡的聲音裡滿是嘲諷。

這份倨傲和淡漠也讓眾人下意識的忽視了他話裡的含義。

“你……”

黑煞、紅煞皆是麵色一滯,頓時目露凶光,兩段深綠的長鞭突然出現在二人手中。

“找死!”

喝聲傳來,長鞭如有靈性般卷著凶猛的妖力自空中交錯揮出,連成緊密的大網朝清穆掃去,大網之上綠色的妖光不停閃爍,泛著陰冷的色澤,眾人大驚,想不到這兩位妖君竟如此記仇,一出手便是死招,光看氣勢,這些妖光一旦沾染上勢必性命難保。

長鞭交錯聲‘噗嗤’響起,看到閃也未閃便徑直朝綠光走去的青年,周圍眾人不免吸了一口冷氣,如此不閃不避,這年輕人也太托大了,就算是大皇子也未必接的下這二人聯手一擊。

不過幾秒時間,泛著綠光的大網已近到黑袍人身前,轟的一聲響,劇烈的爆炸聲傳來,漫天的綠煙將百米處籠罩。

長鞭自手上飛出,黑煞、紅煞兩君猛地一顫,齊齊退了一步,麵露驚恐的看著綠煙中那模糊的身影,雙手不停的顫抖,一口鮮血自二人嘴邊逸了出來。

兩人神情大震,這人竟是直接將他們的功力化去,至少千年之內,他們絕無恢複妖君巔峰的可能!

妖界何時有瞭如此了得的人物?

眾人觀此情形亦是大驚,但誰也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何事,隻得愣愣站在原地。片息之後,待到綠煙散去,守關的將士看到綠煙中的光景,不由得瞪大了眼,齊齊倒吸了一口涼氣。

爆炸的中心處四周的土地斷裂出一丈來開的大坑,細小的綠光在裡麵閃爍,發出哀鳴的聲音,一隻白皙的手散發出濃烈的能量氣息,站在大坑之外的黑袍人單手托著一團綠色的能量拿在手中慢慢把玩。

誰都想不到,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竟然能這般輕鬆的接住擁有妖君巔峰實力的二人聯手的絕命一擊,這種實力,簡直太恐怖了,妖界之中,除了妖皇,根本無人會有這等手段。

想到此,看見站在坑邊青年輕鬆的將手中綠色能量團朝天空中拋了拋,眾人額邊驚出一陣冷汗。

“無趣。”清穆淡淡哼了一聲,在眾人驚異的眼神中用力一捏,手中的那團綠光立刻化為了飛煙。

“就你喜歡顯擺。”細微的諷刺聲自黑袍裡傳來,但卻帶著一絲連自己都未察覺的讚歎。

一招戰勝兩位妖君,就算是鳳染也遠遠做不到!清穆的實力,果然不像她,是貨真價實的強,想到此,後池本就低垂的小腦袋更是聳拉了下來。

清穆低頭朝裡麵瞥了瞥,揚了揚嘴角,隱在帽簷中的眉微微上挑,嘴角掛起一絲笑意,抬步朝生死門走去。

見他走來,不僅是守衛的牛頭侍衛,就連原本囂張霸道的紅煞、黑煞二位妖君也齊齊的朝後退了一步,做完這個動作後兩人才感到有些許的尷尬,對看了一眼,但到底冇敢再靠近生死門邊緣。

“千年之內,不要出現在三界之中,否則……”清穆望著二人緩緩開口,話未說完便轉身朝生死門內走去。

紅煞、黑煞二人齊整整的打了個冷顫,恭敬的應了一聲又退後了一步。

妖界之中強者為尊,相比於他二人剛纔的殺招,清穆的警告並不算過分。

“這位大人,此乃在第三重天中行走的證明,還請保管好。”見清穆靠近,牛頭侍衛長急忙恭敬的將一塊純紫的玉佩遞到清穆身前。

他朝一旁的牛頭侍衛擺了擺手,淡淡道:“拿走,我不需要。”

牛頭侍衛頓了頓,正欲開口,陡然感覺到一股森寒的煞氣自黑袍中湧出,不由得麵色大變,急忙將綠佩收了回去,躬身道:“即是如此,我會專門向妖皇陛下稟告,大人在第三重天可以暢行無阻。”

實力如此可怖,就算是妖皇陛下恐怕也隻會招攬,而不會得罪。

由始至終,因為清穆靈力中的那股煞氣,冇有一人懷疑過他的來曆。畢竟仙君修煉的仙力極少會是這樣的氣息,估摸算起來,三界之中滿打滿算也隻有兩個人有此際遇,一個是數萬年未出清池宮的鳳染,一個就是站在這裡的清穆了。

“恩。”冷淡的迴應了一聲,清穆抬腳朝生死門裡走去,走了兩步,在眾人膽顫心驚的眼神中又停在了生死門的門檻之下。

第三重天內,生死門數米之處,錯綜夾雜的石林之中,擎天的石柱佇立其中,兩排漆黑的大字書於其上,遠遠望去,幽冷的氣息上竟帶著遠古的厚重蒼涼。

“生死門,生死由命,乾坤在天。”

背對著眾人,清穆緩緩唸了一聲,盯著那漆黑的刻字,一瞬間竟有些微微的晃神,陡然之間,他漆黑的眼眸中突然燃起了燦金的火焰,直逼天際的威壓緩緩自他身上湧出,蔓延至生死門前,一瞬間席捲了千裡之處,在這股雄渾恐怖的氣勢下,生死門上那燃燒了數萬年之久的紫色火焰竟然完全熄滅,守衛的將士也是陡然間就朝著那襲黑袍跪了下來,就連那兩個妖君也不例外。

整個生死門內外陷入了一陣詭異的安靜中,就連清穆也恍若失去了知覺一般靜靜的眺望著那沉黑幽深的墨字。

一聲清脆的咳嗽聲突然響起,清穆猛地一驚,低下頭看見後池擔憂複雜的眼神,緩緩吐出一口長氣,眼中暗金的火焰緩緩熄滅,他苦笑的摸了摸後池的頭,轉身看向身後詭異跪著的眾人,身形一動,消失在生死門前。

片息之後,那已然熄滅的紫光緩緩復甦,但那震懾人心的神秘氣息卻在一瞬間為第三重天所有強者所知,包括——千年未出重紫殿的妖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