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16章 線索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16章 線索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滿場寂靜,這句話雖然漫不經心又是十足的挑釁,但顯然那聲格外醒目的稱呼能聽到的隻有不遠處神情訝異鄭重的妖皇。場中的妖君隻是暗自吃驚這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小娃娃竟敢如此嗬斥一界之主,就算是有清穆上君相護,也忒有些不知死活了。

而那些本想上前教訓後池的妖族中人也在清穆強大的仙力和後池不怒自威的麵色下停了下來。

妖皇陛下都沉默著,他們實在不適合當出頭鳥。

端坐在清穆懷中的後池聽到這聲稱呼,也愣了愣,她轉頭撇向身後的青年,見他麵色如常,眼中流淌著溫煦的笑意,不由得哼了哼,低喝道:“冇大冇小,我好歹長你幾萬歲……”

這聲音極低,又帶著小孩子特有的撒嬌軟糯,讓人有種心癢癢的感覺,清穆眼睛眨了眨,嘴角一揚。

妖皇滿臉的冷凝和殺氣就這樣於眾目睽睽之下僵在了臉上,他愣愣看著不遠處在清穆懷中坐得極端正的女童,背在身後的雙手緊了又緊,終是緩緩鬆開,驚愕的麵色也漸漸回暖起來。

他是一界之主,這麼一息間,已經足以回覆正常。

在眾妖君不敢置信的驚訝中,他們偉大的妖皇陛下對著廣場中間綠袍青年的方向微一頷首,好聲好氣鄭重道:“盛名之下無虛士,清穆上君的仙力本皇領教了,犬子無狀,日後本皇定會教導,還請……”話說到這裡,妖皇略一遲疑,極隱晦的對著清穆的方向彎了彎肩:“閣下不要怪罪。”

就算蟄伏於清池宮的小神君再無用,上神之威都不是他可以無視的,光光隻是想到後池身後的那位古君上神,妖皇就對剛纔說過的話一陣後悔,那些輩分低的妖君也許不清楚,但經曆了三界初開時蠻荒之亂的他比誰都明白,這片廣裘的天地中最可怕的也許不是九重天上高高在上的天帝,而是那個低調隱世、不顯蹤跡的古君上神。

雖不明白後池為何出了清池宮後就直奔他第三重天,但也知曉這氣勢洶洶的小神君恐怕是把古君上神護短的性子傳了個十成十,他剛纔對鳳染的殺意明顯犯了她的忌諱,否則也不會這般讓他下不來台。

妖皇的舉動太過細微,根本無人發現,眾人隻當他是因清穆強大的仙力對其高看一等,纔會將這事輕輕放下,但一旁站著的森羽卻明顯氣不過,剛欲上前怒喝,卻發現難以動彈,驚疑的看了前麵的妖皇一眼,被怒氣充斥的臉龐回覆了些許清醒。妖界、仙界積怨頗深,遲早是要有一番爭鬥的,以清穆的仙力,就算是天帝也不能約束於他,若是他置身事外,妖界定會少一強敵……

清穆懷裡抱著的女童似是十分滿意妖皇的舉動,微一抬手,眯著一雙細小的鳳眼便道:“既然陛下求情,我自是不會和一個小輩計較,森羽禁足一年,至於清漓……”

一粒灰不溜秋的仙丹從後池手中拋出,直接飛進森羽手中,在眾人驚疑的麵色下,她眼睛眨了眨,神情略帶笑意:“我剛纔的話倒也重了些,清漓偷襲雖然不對,但卻情深意重,讓本君甚是感動,這粒仙丹乃是家父所煉,雖然不能補回清漓失掉的妖力,但化形卻是足以。”

笑嗬嗬的精緻小臉,充滿讚許的聲音,但場中站著的妖君卻硬是生生的打了個寒顫,這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小仙君果然甚是記仇,全妖界都知道二殿下揹負著清漓的恩義,這些年纔會將其帶在身邊,恐怕心裡最記掛的仍舊是常沁妖君,若是清漓得以化成人形,恢複了妖力,這其中的糾葛恐怕就要生變了。

清穆看著身前張牙舞爪的後池,嘴角抽了抽,眼底露出幾許無奈之色。這般的聰明又記仇,也不知道是誰教出來的……

一旁站著的鳳染對賴在清穆懷裡的後池投去個‘你果然很上道’的眼神,揚著的眉動了兩下,顯然十分滿意。

就連妖皇和常沁也被後池的舉動弄得有些怔然,後者還好,隻是微微皺了皺眉,反觀妖皇,卻隱隱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清漓和常沁的這件事,一直是妖皇心底的一個結,清漓失了妖丹,就連他也治不好,但卻不能強行將其驅逐,若是有了古君上神的丹藥,這個死腦筋的兒子也不會這麼執著了,常沁或許會留在第三重天,重新執掌妖界大軍。畢竟對他而言,一個驍勇善戰的妖界大將比一隻孱弱又不知來曆的小狐狸要重要多了。

雖然後池並無幫他的意思,但妖皇卻隱隱有幾分感激之意。

森羽看妖皇的神情,也知這女童說得不假,在猜疑她到底是哪家的小仙君時也不由得麵色微喜,神情複雜的朝後池拱了拱手,抱著小狐狸的手都感覺輕了幾分,轉頭立馬朝常沁看去,臉上的興奮卻在看到常沁淡然的雙眼時僵硬下來。

整個場中,隻有森羽抱在懷裡的那隻小狐狸看見森羽溢於言表的喜悅後微不可見的抖了抖,瞪大的雙眼裡劃過一絲不可置信的惶然和憤恨,她付出了這麼多,籌劃這麼多年,差一點就要成功了,怎麼可以輕易失敗,她的妖丹早已被森羽煉化,就連妖皇也冇有辦法助她化成人形,這個裝模作樣的小仙童到底是誰?

場中的氣氛變得有些詭異起來,不論如何,剛纔一觸即發的凝重境況在妖皇刻意的緩和下有所回暖,一眾妖君也不是愚笨的人,看後池隨隨便便就能拿出效力如此驚人的仙丹,也不由得猜測起她的來曆來……畢竟能比妖皇還技高一籌的前輩,三界中滿打滿算也不過才三人而已,隻是都冇聽說過這九重天宮裡和清池宮中出了這麼個小神君啊?

“陛下,鳳染之事……”後池在清穆懷裡挪了挪身子,打了個哈欠懶懶開口。

妖皇麵色一變,朝鳳染的方向看了看,眼底的殺意緩緩凝注,半響後終是歎了口氣:“鳳染上君若是不再犯我妖界,本皇自是不會再尋她的麻煩。”

後池點頭,懶得計較妖皇口中模糊的意思,擺擺手,迴轉自清穆懷中勾住他的脖子疲憊的靠了上去,以她的仙力,能在妖皇的氣勢下堅持這麼久已經很是不易了,接下來的事交給清穆就好,畢竟折騰了這麼久,兩人來妖界的目的還未達到。

妖皇也看出了後池的不耐煩,見其並無離開的意思,揮手讓眾位妖君散開,將清穆和後池請了進去,至於鳳染,他隻當冇見到,既不搭理,也未驅逐。鳳染摸摸鼻子,大搖大擺的跟在幾人身後,常沁皺了皺眉,在森羽期待的目光下也跟了進去,森羽麵色一喜,把手中的仙丹收好,急忙抱著小狐狸朝裡跑去,一時間,經曆了一場硝煙瀰漫的大戰後,重紫宮門外詭異般的安靜下來。

重紫宮大殿中,妖皇雖是地位在清穆之上,但奈何後池一直未從清穆懷中下來,他也就隻好和清穆一起坐在大殿中間的鎏金沉木椅上。

除了這三人,大殿中並無他人,是以顯得有些空蕩蕩的,妖皇踟躕了片刻,對後池的方向拱了拱手:“不知小神君此次來妖界,可是古君上神有吩咐?”

後池撇了撇眼:“怎麼,難道父神冇吩咐,妖界我便來不得了?”

清穆看後池狐假虎威的裝神氣,心底好笑,這不是明擺著的,若是冇有古君上神的威懾,妖皇肯委曲求全到這個地步纔怪!

果然,聽到後池這話,妖皇神色一僵,卻忙擺手道:“上神言重了,隻是小神君您從未出過清池宮,此次來我妖界,本皇有些疑惑罷了。”

古君上神在仙妖兩界鬥爭中一直保持中立,他可不想平添個敵人,是以對著後池倒是極和氣。

“我們這次來,是想請妖皇解惑。”把後池拉進懷裡,清穆將後池給他的妖扇拿出來遞給妖皇:“近日我和後池尋訪一友,在其住所並未見到其蹤影,隻是發現了此扇……”

妖皇聽見這話有些疑惑,看到清穆拿出的扇子,麵色陡然凝重起來,後池和清穆見他神情不對,對看了一眼有些慶幸,看來這妖皇果然知道柏玄的事,隻是不知道二人是敵是友……

“後池上神,你們尋找之人可是和古君上神有關係?”沉吟了片刻,妖皇才緩緩開口。

“可以這麼說……”後池頓了頓,接了一句:“他是我清池宮的人。”

言下的迴護之意極為明顯,讓得妖皇和清穆都是一怔,後者看著後池瞬間繃緊的身子,眼眸微不可見的動了動,看來他們要找的這個柏玄,對後池而言…並不簡單。

“上神無需緊張,本皇隻不過好奇,纔有此一問,這些年來憑靈力就能壓製住我的,清穆上君你並非是第一個。”妖皇神情有些感慨,對著清穆道。

“陛下是說……”清穆有些意動,對未曾蒙過麵的柏玄隱隱有了好奇之意。

“不錯,我曾敗於此人之手,而且毫無還手之力。”妖皇歎了口氣,倒是不在意自己曾經戰敗的事實,隨口而道。

“那是自然。”後池小臉上神采飛揚,對妖皇頷了頷首,神情十分滿意。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清穆拍拍後池,繼續問。

“八千年前,我在天火殿中閉關修煉時發現有人闖宮,便和來人交了手。”見兩人有些不解,妖皇繼續道:“妖界第三重天中的紫火結界乃是妖火殿中的妖火所化,對妖界而言十分重要,平時重兵把守,不過你們所尋之人大搖大擺的闖入,取了妖火就走,我與其交手,不過才一招,便敗在了他手下,慌亂之下將武器祭出……就是這把扇子。”

見兩人麵色有些古怪,妖皇咳嗽了一聲忙道:“我知道的隻有這麼多,雖然他取走了妖火,但卻不多,倒也不是太過分,我便冇有追上前去。”

一招就敗了,恐怕是冇膽子吧……後池和清穆聽見妖皇的托詞,眼揚了揚冇有出聲,人家好歹也是一界之主,要麵子不是,他們上門是客,還是托著點好。

就這樣?說了跟冇說有什麼區彆……見妖皇說完這段話後便住了口,兩人都是有些悻悻然的感覺,他們不辭萬裡進了妖界第三重天,冇想到就得了這麼個無用的訊息,照這麼說,柏玄也隻是在八千年前拿走了妖界的妖火,就再也冇有訊息了。

見兩人沉默不語,擺足了姿態的妖皇咳嗽了一聲才道:“上神不必沮喪,雖然我隻和他交了一次手,但也有些發現,那人仙力充沛,幻化的仙光呈火紅之色,且是九轉輪盤之勢,據我所知,三界中能以此為武器的隻有傳說中的麒麟神獸,不過自上古後,這些神獸就已經滅絕,所以我的猜測到底對不對,就不得而知了。”

清穆和後池俱是一愣,想起瞭望山中曾有神獸出冇的傳言,心底一動,難道柏玄這些年一直隱於瞭望山中了不成?對望之下都有些高興,總算有柏玄的訊息了……

清穆朝妖皇拱手,肅冷的臉上也多了抹笑容:“多謝陛下告知,我和後池還有要事要辦,就先告辭了。”

說完起身便走,頗有幾分急切之意,天知道他們趕到瞭望山的時候那隻隻聞其名、未見其形的神獸還在不在?

“上神,等一下。”清穆還未走出大殿,身後便傳來了妖皇有些遲疑的聲音。

後池騰地一下從清穆懷裡轉過頭,眼神晶亮亮的,倒讓妖皇皮厚的老臉險些承受不住,生怕自己提供的線索不合這小神君的意。

“上神,妖界的妖火一向隻存在於第三重天中,對仙界的人無用,除了構建結界外,對修煉妖力的妖君而言也是大補之物,若是您有心尋找那人的話,不妨從此處著手。”八千年來妖力大增之人,恐怕能有那人的訊息。

後池明白妖皇的意思,鄭重朝妖皇點了點頭,拍了拍清穆的手示意他出去。

重紫殿中,妖皇看著已經走遠的一大一小,眼微微眯起,神色莫名。

一名紫袍男子從大殿之後走出,見妖皇眼神微凝,道:“父皇,這就是您說的後池上神?”

妖皇微微頷首,神情隱隱有所感慨:“果然不愧是古君上神期盼了萬年的小神君,九重天上的那幾個恐怕也隻有景澗有與其相比了。”

“怎麼會,我剛纔觀之,她不過是個小孩子,心性都未成熟,他們來妖界乾什麼?”紫袍青年神色淡漠,眼神平靜。

妖皇轉過身,見到大兒子平靜無波的眼神,歎了口氣:“隻是尋找一個人罷了,和我們冇什麼大關係,隻不過我倒是覺得那人恐怕不會簡單……”妖皇微微停住聲,繼續道:“見過常沁了?”

森鴻平靜的眼眸動了動,終於染上了些許暖色,悵然道:“剛纔她來和我告彆了,我想她應該要離開第三重天。”

妖皇聽見這話有些可惜,他本想常沁能留在第三重天,看來恐怕是不行了。

“不過二弟追過去了。”森鴻抬眼望向重紫殿外,一雙深紅的眸子格外沉寂:“我想知道,她這次會如何抉擇。”

千年前你選擇留在這第三重天,盼他迴心轉意,這一次,常沁,你會如何選擇?

清穆抱著後池一路出了重紫殿,和鳳染彙合後就朝生死門走去,三人神色皆是有些歡欣,隻不過……輕快的步伐在看到生死門前那幾道熟悉的身影時,慢慢停了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