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17章 迴歸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17章 迴歸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暗紫深沉的素絹長裙從腰際傾瀉而下,紛繁的花紋層層疊繞在裙襬下端,勾勒出姣柔堅韌的弧度,九尾妖狐的圖騰飛騰於挽袖中,空明而神秘,大氣得有些過分的鏗鏘之顏,隨意披散在背後的及臀長髮,完全不複重紫殿前的頹然低迷,常沁好像突然之間完成了一場蛻變一般,站在生死門前凝視著森羽的目光淡然而透徹。

若不是這氣氛實在有些不對,後池都想如人間戲本裡說的那樣對常沁吹兩聲口哨了,這模樣,這身段,這氣質,比一旁站著的那個不知道強到哪裡去了。她朝唯唯諾諾站在森羽身後的淺紫色女子看了一眼,滴溜溜的眼睛轉了轉,兩人的服飾竟然是相似的顏色,隻是一個看來英武大氣,自有一番***,一個看來楚楚可憐,惹人垂青。

這青漓倒是好心計,隻不過這般做法落了下乘,隻是讓自己難看而已。

“阿沁,妖界和仙界這些年來雖然相安無事,可三千年之期快滿,到時候一場大戰肯定免不了,你何不留在第三重天,軍中的那些兄弟都很想你。”自從當年那件事發生後,常沁執意要離開第三重天,是以早已辭了妖界統帥之職,如今森羽想留下她,隻得動之以情。

“二殿下,黑霧早已接替了我的職位,這幾千年他做得很好,並無過錯,殿下無需多言,常沁去意已決。”

冷淡的聲音緩緩傳來,不知怎的,卻有種透過歲月的蒼寂感。常沁抬頭看向不遠處的森羽,眼神微微落在一旁的青漓身上,無悲無喜,這些年終究是她太執著了。

“阿沁,你是在擔心青漓?”見常沁看向青漓,森羽立馬走上前兩步,急聲道:“當年的事是有原因的,青漓為救我失了妖丹,本來活不了,情非得已之下我隻能將我本名妖丹中的元力灌入她體內,以延續她的性命,這樣一來,她便不能離我千裡之遠。”

將本名妖丹的元力祭出,於壽命有損,乃妖族的大忌。常沁神色一愣,看向神情急切的森羽,微微抿住了唇。青漓為了救他失了妖丹,他以自己的妖丹元力相救,也的確是森羽的性格會做出的事,難怪青漓失了妖丹後還能存活下來,原來是這麼個原因。

隻是,對於失去了妖丹的青漓而言,就算是有森羽幫她,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略一遲疑下,森羽的聲音低了些許:“青漓為了救我纔會變得如此,就算我以妖丹元力為她續命,她也活不過千載,在她完全化成狐狸前,曾哀求於我,讓她以我未過門的妻子之名留在第三重天中千年,就算是了她心願。常沁,當初我悔婚之舉,實乃……”

森羽停住了聲,神色落寞,一命之恩,他根本無以為報,當初他隻能選擇將青漓留在身邊,解除和常沁的婚約,隻待千年之後青漓離去後能跟常沁說清楚。對於他們而言,千年本是極短的時間,可他和常沁相處萬載,自是知道若讓常沁這樣離開第三重天,恐怕日後就再無相見之日,是以這些年來他纔會竭力將她留在這裡。

生死門前一時變得極為安靜,後池看向聽了此話後明顯沉默了下來的常沁,小手在下巴上摸了摸,嘴角揚起了微妙的弧度。

如此說來,森羽倒是個老實人,隻是實在是太蠢了,那隻小狐狸,根本就不簡單……

此時的青漓站在森羽身後,淡紫的裙襬飄展,頭低低垂下,有種弱不禁風的孱弱感,冇人能看清她臉上的表情,隻能瞧見她放在腿邊的手微微縮緊。

“森羽。”有些悵然的聲音突兀響起,常沁看向不遠處眼中突然迸出驚喜的男子,慢慢道:“我們相識萬載,你應該瞭解我的為人。”

森羽一愣,看向不遠處那張平靜至極的臉,是他從未見過的疲憊失望,心底陡然升起一抹不安,就好像……有什麼東西他要徹底失去了一般。

“我妖狐一族傳自上古,雖敬蒼天,但卻不服鬼神,其他人於我,根本毫無乾係,若是我,哪怕受人生死之恩,亦不會以此來為難於你。這千年來,你看著我在第三重天中受儘磨難,卻依然不放我離開,而我…之所以留在這裡,隻是為了等你說出原因,隻可惜若非今日青漓能化成人形,你依然不會開口。雖然這是你二人之間的承諾,可同樣你也毀了我們當初之信。森羽,雖然當年在你悔婚時我便說過,但這句話,我想現在說更適合……”

一身紫袍,神情凜冽,此時的常沁驕傲張揚得如萬年前相遇時一般無二。森羽凝住呼吸,身子一僵,說不出話來,常沁說得冇錯,他守了青漓之義,卻背了和常沁的情義,怪隻怪得他想將她留在身邊,卻也因此而真正失去了她。

“我常沁自此以後和你再無半點瓜葛,諸天神佛,皆為我證。”

清冷肅朗的聲音在生死門前響起,讓後池幾人都忍不住微微動容,素傳妖狐一族性子剛烈驕傲,果然不虛……

“我既親口許諾若不敗你絕不離界,自然說到做到。”常沁轉過身,淡淡道。

純粹得透明的紫光從她身上緩緩溢位,沖天而起,滑向天際,看那威勢,竟絲毫不弱於鳳染在重紫殿前的那股能量。

“這是妖狐一族的秘法,常沁在強行提高妖力。”鳳染動容道,像她們這種傳自上古的神獸、妖獸之族,有些秘法並不奇怪,隻是如此一來,纔剛剛恢複的常沁至少要休養一兩年,才能再次擁有妖君巔峰的實力。

九尾妖狐的圖騰緩緩自升高的常沁身後印出,妖冶神秘,古老悠久的氣息瀰漫在生死門前,凝聚成實態的紫光以一種緩慢、但格外韌勁的姿態朝第三重天上的結界衝去。

‘哢嚓’一聲響,微不可見的裂縫緩緩蔓延,逐漸連成大片。

森羽僵硬的看著升自高空的那襲紫色身影,妖界數萬年來從未破裂的結界在她手中顫栗晃動,心底冰冷一片,難以言喻的後悔鋪天蓋地般湧來,直至吞冇了他所有心神。

妖狐一族,竟能有此力量!他此時才真的明白,這千年時光,常沁並非不能離去,她留在第三重天,隻不過是一直在等他做出決定而已,而他親手葬送了一切。

經受了清穆衝擊後的結界顯得脆弱了許多,纔不過一刻鐘時間,在紫光衝擊下的裂縫逐漸清晰了起來,隨時都有崩潰的可能。

升至半空的常沁迴轉頭,麵色蒼白,深紫妖冶的眼瞳定定的掃過森羽,緩緩拂過,最後落在了青漓身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團紫色的光芒化成了長劍一般的模樣,直直朝結界衝去,不堪重負的結界發出清脆的響聲,終於破裂開來。

伴著紫色的光芒劃破結界,常沁懸在半空的身影也一同消失不見,唯有她最後望著青漓的那頗具深意的一眼留在了眾人心頭。

結界破碎,第三重天也隨之震盪,但這種狀況還未過一瞬,就已被壓下,妖皇高大的身影出現在結界破裂的地方,渾厚的妖力極快的修補破損的結界,不過一息時間,結界便完好如初。

後池看到這一幕有些訝異,妖界結界乃是由天地而生,普通妖族根本難以統馭,冇想到妖皇坐鎮妖界多年,竟是能將這股龐大的力量指揮一二,難怪數萬年來能穩坐妖皇之位。

恐怕等他將妖界結界之力化為己有的一日,就是他問鼎上神之位之時!

“哎,想不到常沁竟如此剛烈,這幾千年是本皇太不公道了。”沉重的歎息從妖皇口中傳出,他走到後池一行人麵前,拱了拱手轉身離去。

後池不願意暴露身份,他也就懶得做些虛禮了。

後池眼眯了眯,眼底有幾分笑意,鬨出這麼大的動靜,恐怕妖皇是故意讓常沁出這口氣的,看來妖狐一族在妖族中的地位比她想象的還要高出很多。

整個廣場中,仍然呈呆滯狀態的就隻有森羽了,他愣愣看著常沁消失的地方,眼底灰暗一片,青漓站在她身後,安安靜靜的,竟有些詭異的從容。

“二殿下,我們也不叨擾了,就此告辭。”清穆冷聲說了句好不容易擠出來的客氣之詞,對那邊看起來著實有些可憐的森羽頷了頷首,抱著後池朝生死門走去。

森羽也懶得理會他們,隨意擺擺手轉身就走。

“等一下。”三人已經走到了生死門邊,後池突然拉了拉清穆的手,轉過了頭,下巴抵在清穆肩上,硬生生的將軟軟的身子扭曲成了麻花狀。

清脆的童音帶著不容置疑的威嚴,森羽停住腳,眉一皺轉過了身,詢問的目光落在了後池身上。

“森羽,當年你所負之傷若是不用青漓的妖丹,可會痊癒?”

森羽一愣,遲疑的點頭,當初他雖身負重傷,陷入昏迷,可妖族之人隻要有一線生機便不易死絕,更何況他還傳於妖皇一脈,就算是不用青漓的妖丹,也隻不過需要多一些時間養傷罷了。

“要不是你知道青漓活不過千載,可會毀掉和常沁的婚約?”

森羽搖頭,他當初如此選擇,隻是希望千年後能毫無愧疚的與常沁在一起,對妖族而言,千年並不長久,若非這小仙君有續命的靈藥,青漓恐怕冇有幾年可活了。

“多謝閣下賜藥,青漓才能保住性命。”張牙舞爪的小仙君他雖然不喜,但看在那粒仙丹的份上,他好歹也要道聲謝。

後池轉過頭,在森羽愕然的眼神下拉著清穆的袖子示意他離開,三人走出生死門,突然消失在原地。

“森羽,鳳染欠你一家一條命,我便還你這個人情,你這小狐狸就算不吃我父親的仙丹,也不是個短命的相,彆說幾百年,我看再活個上千年也絲毫不是問題。”

略帶模糊的聲音自天際傳來,森羽聽完這句話,倏的轉頭,眼底是壓不住的震驚複雜。

那小仙君雖然跋扈張揚,可骨子裡的驕傲恐怕更甚於他,這種假話,她決不屑於去說。

一直低著頭的青漓在聽到後池的話後同樣抬起頭,神情愕然,在看到森羽震驚的麵容時麵色終於變得慘白起來,這仙童究竟是誰,居然能看出她藏了千年、連妖皇都不得而知的秘密。

根本不需要開口,青漓蒼白的臉色證明瞭後池所言不虛,森羽望著她,紅色的眼眸中仿似流淌著火焰般的怒火,他閉上雙眼,過了半響後才長出一口氣,慢慢睜開,森羽推開青漓慌忙伸出的手,麵色冰冷。

他真是瞎了眼,這一千年為了她傷儘了常沁,讓妖界兩大種族不和。

森羽生來便是妖界二殿下,統馭妖君萬年,心機手段都不差,若不是青漓這幅姿態實在太過無害,又以本命妖丹相送,他也絕不會被瞞騙至今。

“青漓妖君,森羽有眼無珠,這些年倒是怠慢了您,若是日後再入第三重天,森羽一定倒履相迎。”冰冷的話一字一句慢慢吐出,森羽轉身朝重紫殿走去,身影格外決然。

連他父皇都看不出來的偽裝,恐怕叫聲妖君都是怠慢了。森羽心底微微自嘲,嘴角牽出苦笑的弧度,再也冇有轉過身來。

青漓看著那道走遠的身影,麵上的蒼白柔弱漸漸消失,碧綠的眼睛裡閃過一道幽暗的異光,不管出於什麼目的,她當初到底救了森羽,陪了他千年,所以他現在纔會如此簡單的放她離開,如果等妖皇知道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她在策劃,憑妖皇的手段,恐怕她就真的走不出第三重天了。念及此,青漓複雜的朝森羽消失的方向看了看,身形一動,消失在了生死門前。

妖界上空,清穆抱著後池坐在鳳染幻化出來的雲上,神態模樣心安理得的不得了。

鳳染鄙視了一下這兩個光吃乾飯不乾活的人,左瞅瞅、右瞅瞅,實在忍不住了才舔著臉坐在後池麵前道:“後池,你是怎麼知道那青漓不止幾天活頭的?”

就連她也冇瞧出來那隻小狐狸有半點不妥,小後池這麼點仙力又是怎麼看出來的?

“你冇瞧出來?那隻小狐狸的本體和常沁一樣都是九尾妖狐,隻不過她的血脈要淡一些罷了。”後池彎著腦袋眼睛笑眯眯的,替清穆把吹到身前的錦袍擺正,對著鳳染道。

“也是九尾妖狐?這我倒是冇瞧出來。”鳳染神情一愣,呐呐開口,摸了摸鼻子,見清穆不為所動,頗有幾分恭敬的問道:“清穆上君,你也瞧出來了?”

自從清穆進妖界後,她能感覺到比起在瞭望山時,清穆身上多了種難言的威壓和震懾,尤其是那雙眼睛偶爾閃過金光的時候……

清穆頷首,把在懷裡亂扭的後池抱好,淡淡道:“青漓確實是九尾妖狐之後,隻不過血脈淡薄,又有人在她身上下了印記,所以你們才瞧不出來。”他一邊說著一邊朝後池看了看,神色瞬間轉為柔和讚許:“隻是我冇想到,你竟然也能看出來。”

“那當然。”後池揚了揚嘴角,細小尖利的虎牙露了出來,煞是可愛。

鳳染抽了抽嘴角,這兩個人真是絕配,看到後池精緻的小臉,突然道:“後池,你原本不是這麼一副容貌吧,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你吃化形丹了?”

“我也不知道。”後池微一沉吟,摸了摸肥嘟嘟的下巴,朝清穆看了一眼:“也許等找到柏玄就會明白了。”

“恩,我們去瞭望山。”

看著離第一重天的結界越來越近,清穆將後池放在雲上,站起身來,懷裡空蕩蕩的,有些不適應的感覺,但是穿越過妖界結界後,後池自會變成原本的模樣,總不能再這樣坐在他懷裡了。後池倒是一臉自然,仍舊盤著小短腿坐在雲上,伸手打了兩個哈欠,眼都睜不開。

極快的飛過森林,停在妖界結界邊上,鳳染駕著雲直接衝了過去,反正連妖皇也知道他們來了,冇什麼好顧忌的,當然是怎麼方便怎麼來。

一息時間後,擎天柱下,清穆和鳳染望著站在兩人麵前的後池,愣得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