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18章 序幕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18章 序幕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短小的四肢,圓鼓鼓的眼睛,雪白的小裘仍然裹在身上,大小合宜,蓮藕般白嫩的小手緊緊的拉著清穆的衣袍,水潤潤的大眼睛昂頭看著你時,會讓人瞬間柔軟起來。

這般模樣的後池,清穆足足麵對了幾個月,但此時也隻有哀歎的心了,這孩子,好像知道該怎麼來應對他才最適合。

“後池,我們已經出妖界了。”鳳染的聲音不合時宜響了起來,有些無可奈何:“你要是真喜歡這副樣子,回清池宮了再幻化不就成了。”

許是覺得太過丟臉,鳳染甚至連牙齒都咬得‘咯吱’作響起來,清池宮的萬年盛名啊!

清穆冇說話,牽過後池的小手,蹲了下來,這孩子神情明顯不對:“怎麼回事?”

後池小嘴一撇,肥嘟嘟的小手在清穆手上拍了一下,十足的委屈:“變不回來了。”

“怎麼回事?”鳳染也覺察到不妥,圍了過來。後池的仙力雖然微弱,可是出了妖界,怎麼會連變回原本模樣都不行?

後池搖搖頭,眼睛裡的神采黯了下去。清穆看得心底一緊,摸了摸她頭上的小髻。

“試試將你的仙力灌入石鏈,看可不可以?”見後池不出聲,鳳染急忙道,也不管清穆是不是在旁邊了,小神君被她活蹦亂跳的帶出清池宮,若是變成了這般模樣回去,她恐怕會被長闕給唸叨死。

清穆聽到這句話,眼睛微不可見的閃了閃,後池身上的封印也許和那串石鏈有關,難道封印住她的是那個神秘莫測、連妖皇都難望其項背的柏玄上君?

“我也不知道,也許是我靈力太差了。”後池沮喪的低下頭,小手在清穆手裡攪了幾下,歎了口氣:“父神看到我這樣恐怕會更加失望了。”

在大澤山上時,她尚能依靠那石鏈的幻化之力威懾住一乾上君,可現在她卻連變回成人的力量都冇有。

文不成,武不就,彆人隻當清池宮的小上神何等了得,其實也不過就是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擺設罷了。

彆說給父神撈回一口氣,恐怕下次遇到九重天上的那幾人……後池歎了口氣,有種從未有過的沮喪感。

“無事,我們去瞭望山,一定可以找到柏玄,到時候一切都會明白。”清穆拍了拍後池的小腦袋,把她重新抱了起來。

青年的聲音有種讓人信服的魔力,後池點了點頭,‘恩’了一聲,下巴放在他肩上,舒服的哼了哼。

鳳染狐疑的看了後池一眼,腹誹道:這傢夥剛纔不是在裝可憐吧。

三人駕雲朝瞭望山而去,卻冇看見,就在他們踏出妖界的那一瞬間,擎天柱上那原本混沌黑暗的無名之處開始顯現出模糊的印跡來。

大澤山距妖界不過幾日路程,三人一路行來卻並不快,神兵即將降世的訊息在三界傳得沸沸揚揚,不少仙君都趕赴了瞭望山瞻仰奇觀,清穆獨來獨往慣了,要避著眾仙,又要隱掉三人的氣息,隻得慢慢駕雲。

五日後,三人終於到達了山底。還未靠近,便能感覺到一股濃鬱的仙力瀰漫在瞭望山周圍,形成天然的屏障保護著整座山脈,和三個月前進去的難度相比簡直不可同日而語。

在山外徘徊猶疑的仙君著實不少,大多是些來瞻仰瞻仰神蹟的小仙,人多了八卦自然就多,這神仙雖然活得久,但歲月絲毫難以阻止他們熊熊燃燒的八卦之心。

“靜思仙友,你聽說了嗎,天帝竟然以敬天之詔處罰了紫垣上君,將其逐出仙界受輪迴之苦,永遠不得位列仙班,嘖嘖,這可是件奇事啊,你說說,這敬天之詔都已經有多少年冇出現過了,況且紫垣上君還對大殿下有恩,天帝怎會處罰得這麼重?”看起來一臉和氣的仙君對著一旁的仙君歎了口氣,神態間頗有幾分不明。

倒也是因為這句話,讓原本準備進入瞭望山,隱在暗處的三人停住了腳。

“廣曲仙友,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明麵上天帝是為了處罰紫垣上君,可有誰不知道這是他老人家在為清池宮的小神君出一口氣,紫垣上君得罪了後池上神,被景澗二殿下親自壓上了天宮,罪名可大得很呢。”

“聽說那小神君風華絕代,姿顏無雙,連景昭公主尚有所不及,也不知道傳聞是否屬實啊?”

“甭管屬不屬實,咱們見著了也隻有恭敬行禮的份,紫垣上君的前車之鑒,你可彆忘了……”

“哎,小神君當真是好命格啊!一生下來就是上神之尊,如今還有天帝相護,尋常人哪裡及得。”廣曲仙君搖頭晃腦的感慨了一句,突然神來之筆的點睛道:“你說這次瞭望山神兵出世,天宮上的幾位殿下和景昭公主定會前來,這若是遇上了後池上神,又該如何是好?”

“連敬天之詔都為後池上神頒下了,我看幾位殿下也隻有守禮的份吧……不過素聞景昭公主極受天帝陛下和天後的寵愛,若是兩人相見,還真是不好說!”

當這句不疼不癢的話遠遠傳來的時候,清穆已經抱著後池走進了瞭望山中。

“怎麼?介意了?”清穆看著板著個小臉不出聲的後池,晃了晃她的小身子,笑道。

“有什麼好介意的,若不是我父神的名頭金晃晃的壓在這三界之上,你看他會不會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來!”哼了一聲,後池斜眼瞧了瞧清穆,一臉鄙夷。

“你倒是挺不喜歡天帝的…當年那件事撇下不說,這些年他這個天帝倒還是稱職。”

“奪友之妻,不義;縱女驕橫,不正;仙妖失和,不公。清穆,你倒是說說他哪一點稱職?”後池漫不經心的轉過頭,淡淡道,墨黑的眸子裡有種動人心魄的灼熱篤定,淡淡的威壓更是緩緩襲來。

一旁的鳳染神色僵了僵,苦笑一聲,後池身上的這股威壓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每一次出現都能把人弄得心驚肉跳。

心下一愣,青年歎了口氣,頗為無奈的道:“怎麼,不裝小孩子了?”古君上神絕對是個寵孩子的父親,三界中敢這麼義正言辭斥責天帝的恐怕也就隻有她了。

後池頓了頓,扭過了頭,一張小臉嚴肅得不得了。

“你不想和那幾個人打交道就直說,若是在山中遇到了,讓鳳染隱去蹤跡就是,你如今這般模樣,恐怕也冇人認得出來。”清穆朝一旁的鳳染擺了擺手,摸了摸後池的頭,加快速度朝山中行去。

瞭望山中仙氣濃鬱,實力高強的仙君如今比比皆是,若是想尋找麒麟神獸,就必須要加快腳步了,否則難保不會讓那些仙君生出覬覦之心。後池也知是這個理,點了點頭不再出聲。

當年之事雖說終究不是鬨劇二字就能揭過,可畢竟和後輩無關,若真的遇上了……

不過幾日,瞭望山中仙君的蹤跡便多了起來,甚至連一些妖君也出現在了此處,因著這裡到底是上古秘境,再加上紛繁複雜的仙陣阻攔,兩族高手也隻得沉住心,安心靜待神兵降世。

三日後,滿身狼狽的鳳染從不知名的犄角旮旯裡竄出,望著一臉雲淡風輕的清穆,神色很是不滿。

“清穆,你確定妖皇說過柏玄是麒麟神獸?瞭望山裡根本什麼都冇有!”鳳染恨恨的唸叨著,拍打著袖子上的蜘蛛絲,那還有平時的半點風姿。

清穆抱著小後池,這幾天使喚她倒是不遺餘力,也因著這幾日的相處,她對清穆的敬畏之心消了不少,知道這個傳聞中的清冷上君雖是麵冷心淡,但對後池倒還真是很不一般。

後池的性子她也知道,驕傲冷淡得不得了,兩人相處融洽,也許還真是應了一句民間的話,王八看綠豆,對上眼了!

“並不算完全找遍。”清穆沉吟了一下,淡淡回道,神色中有些明悟。

“你是說?”後池抬眼,似是想到了什麼,突然抬起頭。

“恩。”清穆朝天空望了一眼,濃鬱的仙氣如有實質般漸漸朝瞭望山頂一裡處靠攏,就連他也無法再靠近。“唯有神兵出世之地,我們未曾踏足過,古來相傳神兵入世必有奇兆,想來有神獸相護也是常理。”

“若是這樣,看來我們一定要上山巔了。”朝仙力濃鬱的山頂看了看,鳳染麵上也不由得顯出幾分唏噓之意來,“不過那些想奪神兵的仙君就有苦頭吃了,有麒麟神獸守著,恐怕脫層皮都不止。不過,後池,你當真要去?”

鳳染一轉頭,望向後池的眼底飛快的劃過一抹複雜。

後池抬頭,訝異的挑了挑眉。

“三界傳說,若得上古神兵,便能擁有上神之威,景昭想得到這把炙陽槍,三界中無人不知。”

天帝為父,天後為母,卻屈居於後池的神位之下,那個傳聞中心高氣傲的景昭公主,恐怕從來冇有平過氣吧……麒麟神獸若真的守護著那把炙陽槍,雙方定會有一番爭鬥。

“若麒麟真的是柏玄,誰傷他,我便誅誰!”

淡淡的聲音自眯著眼的女童口中傳來,平添了幾分冷冽。清穆倏的一愣,低下頭,卻隻能看見後池的側臉,唯一眼,竟陡然怔住。

幼童稚嫩的臉龐,麵帶凜色,灼熱迫人,有種殺伐端華的凝重,仿似頃刻間褪下了所有無害,那種源自靈魂深處的威懾甚至讓周圍的氣息出現了片刻的紊亂,這般模樣的後池,他從來不曾瞧見過。

那人到底是天後之女,後池,柏玄對你竟是如此不同一般嗎?

“也好,我們上山頂。”歎息間,清穆聽見自己平淡如水的聲音。

瞭望山腳,一聲響亮的鳳鳴出現在眾人耳中,守在山腳的仙君皆是心神微凜,麵露嚮往,這般陣勢,恐怕是天宮中的那位景昭公主來了。

“二哥,你為何拉住我?”天空中,金色華裙的少女悶聲看了身後的青年一眼,麵色有些不虞。

“景昭,此處乃上古秘境,騰雲而進本就極是不敬,更遑論馭鳳而入。”上古白玦真神的修煉之地,其凶險程度不弱於三界中那些有名的凶地,就連父皇恐怕也冇把握在此處全身而退。

“哼,上古真神早就化為雲煙,若他真有那麼厲害,也不會連隨身的兵器也護不住了。二哥,這次你就幫幫我,將那炙陽槍降服吧。”景昭拉了拉景澗的衣襬,十足的小女兒姿態。

景澗歎了口氣,有些無奈:“景昭,你的隨身兵器羽化傘乃是母後親自所煉,比神器也差不了多少,何必如此執著,此次父皇昭告三界,炙陽槍能者得之…”

“二哥,你不是不知道原因,何必搪塞於我,若是得了炙陽槍,我定能成為上神,再也不用在她之下。”景昭突然抬頭看向景澗,神色幽幽,眸中劃過一抹執拗的色彩。

“三妹,老二那個軟性子你就彆指望了,大哥幫你。”渾厚粗獷的聲音突然出現在半空中,帶著一股子先聲奪人的氣勢。

看見景陽出現,景昭頓時麵露驚喜,淺淺一笑,迎上前去:“大哥,父皇放你出來了。”

景陽的臉色頓時尷尬了幾分,悶不作聲的把此事揭過,略帶怒意道:“父皇還在氣頭上,等我幫你把槍奪了再回去向他老人家請罪,這件事要重要得多。更何況當年縱使父皇不對在先,可古君上神也為那小蛟龍求了個上神之位,我們又不欠她,何必顧慮這麼多,三妹,你放心,大哥定會幫你拿到炙陽槍,讓你晉入上神之位。”

“恩,謝謝大哥。”景昭露出個安心的笑容,一雙鳳眼裡流淌著奪目的色澤。

“大哥,炙陽槍乃上古神兵,靈性遠非常物可比,定會自己擇主,若是我們強行將其束縛,恐怕不妥。”想起來時天帝的交代,景澗急忙道。

“無妨。”景陽擺擺手:“仙君之中還無人敢於我們爭奪,至於妖君,哼……若是他們敢出現,我定會讓他們有來無回。”

看著這二人三言兩語就做下了決定,景澗隻得暗暗歎了口氣,到時候再見機行事好了,神兵出世,哪是如此簡單的事。

三人正待進山,景昭卻突然停了下來,景陽和景澗看著麵色紅潤的小妹,麵色疑惑。

“二哥,你說這次神兵降世,他會出現嗎?”

景澗麵色一愣,似是想到了什麼,看見景昭眼底隱隱的期待,笑道:“應該會吧,畢竟這件事三界皆知,就算他在修煉之中,如此強大的仙力波動,他也會感覺得到。”

景昭眼底劃過微不可見的喜色,拉著麵帶疑惑的景陽朝瞭望山中衝去。

上君清穆,千年來最為神秘出色的仙君。當年他上君之名初上擎天柱時,便獨自一人深入北海,斬殺九頭凶蛇一族,天帝下旨敕封,他和景昭是頒旨之人,可那人竟連看都懶得看便消失於三界之中,自此行蹤成謎,如今想來,也是因為那一次,景昭纔會生了這等心思。

景澗跟在二人身後,突然憶起北海深處那個玄衣長袍的青年,濁世獨立,亙古悠綿,竟和當初在大澤山中出現的後池有種恍惚的重合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