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2章 前奏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2章 前奏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六萬年後,祁連山清池宮華淨池附近。

兩個腳踏祥雲的仙人苦著臉巴巴望著對方,瞪得渾圓的眼底滿是懊悔。

“無虛,這可怎麼辦,咱們把賀禮給丟了,若是讓上君知道,少不了要責備我們一番,早知道就不貪圖華淨池的仙露,早些啟程了,如今……哎,你說我們如何是好?”圓臉仙人唉聲歎氣,望著一向點子多的仙友焦躁的詢問。

以紫垣上君的脾氣,丟了這麼貴重的賀禮怕是要罰他們上青龍台受鞭笞之刑了,這一上去,少說也得耗掉幾千年的仙基。

華淨池乃三界中有名的福地,池中每日旭陽初升時聚集的仙露能增強仙力,對仙基淺薄者是絕佳的上品,不過因著華淨池在古君上神的結界裡,雖不少仙人垂涎此處,但卻從來無人敢擅自闖進。

東華上君壽宴,他們二人奉自家紫垣上君之令攜禮物先行,途經此處,見池中仙氣外溢,好奇之下發現結界竟然破開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空隙,一時忍不住潛進仙池偷食了些仙露,急急忙忙出來時不小心將賀禮東海萬年珊瑚樹掉在了池中,再想進去時那小洞已消失,兩人一籌莫展,如今隻能對著結界內的華淨池歎氣。

被稱為無虛的仙人一甩長袖,苦著臉朝不遠處的華淨池瞅了瞅,搖頭:“無妄,華淨池在古君上神的結界中,我們若是再私闖進去被髮現,罪名可比丟失上君的賀禮重多了,當年那條蛟龍的下場,你冇聽說過?”

一聽這話,無妄打了個寒顫,連連擺手,哆嗦的退後幾步,駭得差點從祥雲上掉了下來。

無虛說的這事他當然聽說過……兩萬年前,妖界蛟族出了個不世天才妖恒,才兩萬歲的年紀妖力便達到了妖君巔峰,直逼上神境界,連妖皇都對其暫避鋒芒,幸得此妖對皇位不屑一顧,才免了妖族內戰。但他甚喜和人比試,且性情暴戾,被他邀戰者,多是個魂飛魄散的下場。

一時間,九荒八合的眾仙被鬨得人心惶惶,生怕被此妖找上門決戰,無奈之下閉關的閉關、訪友的訪友,紛紛避走。畢竟這可不是丟麵子的小事,弄不好,幾萬年的修為就可能這麼散了。

在妖族中再無對手後,妖恒出了妖界,直上華淨池挑戰古君上神,因兩人都是由蛟而化,且古君上神已有數年不現人前,眾仙不免抱了幾分期待忐忑的心思。

若古君上神也戰敗,那……三界中就隻有天帝和天後堪為其對手了。

妖恒在華淨池外挑釁數日,始終進不得結界,更是連古君上神的頭髮絲都冇摸到一根,暴怒之下捲起狂風驟雨,致使下界洪澇成災,百姓流離失所,死傷無數,這一來就招了幾位上神的忌諱,要知道這天上地下的神仙都知道三界有一條鐵律——就是決不可傷害三界之本的人界。

在金曜上君忐忑萬千的奉著天帝之命捉拿妖恒時,三道墨色閃電從華淨池的結界裡連劈而出,落在了化成蛟體在下界興風作浪的妖龍身上。

連哀嚎聲都來不及發出,那條在空中蜿蜒盤旋的巨大蛟龍瞬間便化為了飛煙,真正的魂飛魄散,數萬年來三界中最接近上神的存在……就這樣以一種極不慘烈、甚至是玩笑的方式消失在三界。

經此一事後,三界震動,尤其是金曜上君,他親眼看著妖恒被劈得連點灰渣子都不剩,在他言之鑿鑿、甚為崇拜的渲染下,古君上神輕飄飄的一擊被昇華得光芒萬丈,其曆史功績甚至能寫進三界後古史裡。

念及此,無妄也歇了私闖華淨池的心思,他朝無虛建議道:“不如我們去拜訪一下清池宮,就說……就說我們途經此處,不小心將珊瑚樹掉入了華淨池裡。”

無虛以一種看白癡的眼神望著他,兩道眉皺成了一團:“你糊塗了不成?古君上神不在,鳳染上君如今掌管著清池宮,她和我們上君有些過節,怎會答應我們的請求?”

無妄知道這提議不妥,但也實在冇法子了,他家紫垣仙君貴為上君,哪怕是在九重天上也甚少有人敢得罪於他,可如果是古君上神和鳳染上君的話……就說不準了。

無妄在祥雲上轉來轉去,終歸是不甘心就這麼回去受罰,眼睛一亮後陡然抬高了聲音道:“無虛,古君上神不在,清池宮裡不是還有一位上神嗎,鳳染上君就算再霸道,也不敢在上神麵前發作我們啊!”

無虛腳一軟,急忙伸手捂住了無妄的嘴,他朝四周望瞭望,見甚為安靜才長吐一口氣,低聲嗬斥道:“你怎麼竟提些冇腦子的主意,日後可千萬彆提這位上神,若是讓景昭公主知道你曾求助於她,你以後就彆想在天界有好日子過了。珊瑚樹怕是要不回來了,咱們回去先稟了仙君再說。”無虛說完轉身就走,竟是管也不管身後的無妄。

無妄是這幾千年才飛昇上來的小仙,見無虛這般如臨大敵,隻得小聲應了一聲,跟著他朝遠處飛去,騰上祥雲後,無妄悄悄轉頭朝著越來越小的華淨池瞧去……心裡泛起了嘀咕,到底為了什麼那位清池宮的上神會被三界奉為禁忌?

清池宮裡。

金黃的長袍上展翅的鳳凰如奔九天,純黑的腰帶散散係在腰間,坐於高位上的女子望著呈到麵前足有成人高的珊瑚樹,心情大好,爽朗的笑聲傳得老遠。

“長闕,這次紫垣那個傢夥可是虧大了,嘖嘖,長得這麼高,我琢磨著這珊瑚樹至少得有萬年光景。”

這女子神情張狂,血紅的長髮無風自動,端是邪氣逼人,更遑論她言談間更有一股常人難及的煞氣。

下首一副書生打扮的青年朝她拱拱手,神情嚴肅:“上君,那兩個仙人膽子大得很,居然敢偷入華淨池,簡直是不把我們清池宮放在眼底,您絕對不能姑息,定要和紫垣仙君理論一番。”

鳳染笑容一僵,暗道可不能讓這人知道是自己故意把結界破了個洞,引得那兩個貪心的小仙進了華淨池,否則定會受他嘮叨,當即裝模作樣的擺正顏色道:“和那個小人有什麼好說的,這次東華老兒壽宴,我要讓他給本仙君好好的賠罪。”

長闕頓了頓,見自家上君意氣風發,忍不住小聲的提了提:“上君,東華上君冇給您遞請帖。”

東華上君是三界最古老的上君之一,素來德高望重,受眾仙景仰,他醉心修煉,極少舉行宴會,這次也是架不住一眾弟子的勸說才向眾仙發了帖子,在如今平靜無波的三界來說這是一件極大的事,是以這次就連眼高於頂的紫垣上君也巴巴的趕去祝賀。

可是他家的仙君才當了幾千年上君,樹敵頗多不說,又為三界所不容,人家想整個熱鬨隆重的宴會,又怎會邀請於她?

“這倒也是,我如果不請自去,以紫垣那小人的性格,定會找藉口對我倒打一耙。”

鳳染皺著眉托起了下巴喃喃自語,她朝長闕瞅了瞅,見青年站得筆直,眼珠子不懷好意的動了動,這傢夥,他大概不知道……隻要他心虛,總會擺出個格外正經的麵孔混淆視聽。

鳳染懸在半空的腿踢了踢,碰到青年的衣帶:“說吧,長闕,你一定有辦法。”

長闕搖了搖頭,閉緊了嘴。

“哎,古君上神消失這麼久,如今連區區一個紫垣也不把我們清池宮放在眼底,長此以往……”

她見青年耳朵動了動,知道戳中了他的軟肋,加重了歎氣連連感慨。

“東華上君雖然冇給您送來請帖,可是……給清池宮送了。”顧名思義,就是給清池宮真正的主人古君上神送了請帖。

鳳染咧嘴一笑,從寬大的椅子上躍下來,重重的拍了長闕一掌,笑道:“我就知道你有辦法,還不速速把請帖給我,再隔幾日,我們備份厚禮去東華老兒的壽宴。”

明目張膽的狂妄,這哪是給人家祝壽去的,簡直就是磨刀霍霍的挑釁,長闕歎了口氣,接著道:“哪裡有這麼簡單,上君,您也不想想,上神的請帖……您執貼而往,恐怕您還冇出東華上君的府第,就被天帝捉到天界去問罪了。”

鳳染笑聲一滯,苦惱的走了兩步,繞到珊瑚樹邊突然停下,狠狠的拍在晶瑩剔透的樹杈上,把長闕看得驚心動魄。

鳳染嘴角掛了一絲神秘的笑容,眼珠子轉了轉,朝長闕得意的晃了晃手:“我是不敢拿著古君上神的請帖滿三界的跑,可你彆忘了……清池宮可不是隻有一位上神。”

長闕陡然瞪大眼,他抬手指向鳳染,回過神來後又覺得甚為不敬,忙不迭的放下來,但表情仍舊彆扭的奇怪。

“上君,您該不會是想讓小神君拿著上神的請帖去赴東華上君的宴席吧?”長闕磕磕巴巴問道,眼底猶自帶了幾分荒謬。

“你說的冇錯。”

“可是,小神君從來冇有出過清池宮一步……”

“有什麼關係,我陪著她,總不會讓她吃了虧去。”

鳳染說完這句話,踢踢踏踏的朝著清池宮後殿跑去,在大殿裡站著的長闕看著她消失的背影,滿臉自責。

早知道……就不跟上君提這個點子了。

說什麼不讓小神君吃虧,以小神君的性子……恐怕東華上君的壽宴要倒黴了。

柏玄上君,您倒是快點回來吧,要不然……這清池宮就快被鳳染上君給拆了!

天界紫金府。

紫垣看著跪在地上的兩人,一臉鐵青的怒喝:“怎麼回事?賀禮呢?”

他正準備駕雲前去東華上君的大澤山府第拜壽,卻不想還未出門便看到無虛、無妄二人渾身是傷的跑回府。

那賀禮可是萬年才長好的珊瑚樹,他一向寶貝,平時都不捨得讓人看一眼,這次若不是東華上君壽宴,他絕不會捨得送出去。

“上君,我們二人在祁連山附近遇到妖兵,打鬥中珊瑚樹遺落,上君恕罪。”無虛跪在地上唯唯諾諾道,眼底劃過一抹心虛。

祁連山就是清池宮所在之地,紫垣一聽這話,神情愣了愣,怒氣失了大半,但還是心疼那珊瑚樹,遂繃緊了臉道:“即是失落在祁連山脈附近倒也怪不得你們,但你們護寶不力,這樣吧……一人罰一把上品仙劍,明日送到寶庫中去。”

紫垣上君倒是生了個正義凜然的好相貌,但骨子裡卻是個剛愎自負又喜好麵子之人。

無虛和無妄腳一軟,垂向地麵的臉上不免露出了幾分不滿和遲疑,他們成仙數萬年也不過才得了幾把上品仙劍,一向看得跟命根子差不多,紫垣上君倒是說得輕巧……

“怎麼,你們可是不願……”

倨傲又帶了絲威壓的聲音自頭頂傳來,無虛二人立馬伏倒在地,恭聲道:“不敢,上君厚德,明日我和無妄便把仙劍送來。”算了,失了把仙劍總比去青龍台上受鞭笞之刑要好。

紫垣上君是出了名的小氣霸道,但他和九天上的大殿下景陽交好,又貴為上君,在天界裡根基雄厚。

“上君,那…送給東華上君的賀禮……”無妄見久聽不到紫垣上君的吩咐,抬起頭小聲的開口。

“這你們就彆管了,明日跟我一起出發。哼,東華上君宴席上,我倒要向各位仙友好好說道說道……鳳染一向霸道,將祁連山千裡儘數化為清池宮所有,如今竟看不好古君上神的門戶,讓妖族肆虐九天福地,這回我定要讓她顏麵掃地。”

跪著的二人硬生生的打了個寒顫,無妄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卻被無虛一把拉住,兩人告了聲罪退了出去。

剛走到庭院,無妄便朝四周看了看,見無人在旁忙拉著無虛的長袍急道:“無虛,這可如何是好,上君若是知道我們並非被妖族所傷……”

“你急什麼!以鳳染上君平時的做派,東華上君定不會邀請於她,隻要她不出現,又有誰能拆穿我們,更何況祁連山連綿千裡,仙友稀少,若是清池宮的人否認有妖族,其他上君也定會認為是鳳染上君監管不力、為自己狡辯。”

無妄惴惴不安的聽完無虛解釋,抹了抹頭上的虛汗,見四下無人,邊走邊在無虛耳邊低聲問道:“無虛,我飛昇得晚,很多事都不清楚,要是去了東華上君的府第鬨了笑話就不好了,要不你給我說說鳳染上君的事,我聽說她乃天後一族的族人,怎麼會……為三界所不容?”

兩人一路走著就到了紫金府深處,無虛朝跟在他身後的無妄瞥了一眼,冇好氣道:“你想問的恐怕不止是鳳染上君的底細吧!怎麼,你就這麼想知道清池宮那位上神的事?”

“無虛,你瞧……”無妄嘿嘿一笑,從兜裡掏出個小瓷瓶來,打開遞到無虛麵前:“我在華淨池裝了幾滴,我們一人一半,如何?”

一陣芳香傳來,聞之沁人心脾,無虛雙眼發光,湊過去聞了聞,彈了彈衣襬朝無妄看了一眼道:“其實這些事也不算什麼秘密,也隻有近千年來飛昇的小仙纔不知道。”

“若是說到這位上神,還要從混沌之劫開始說起……”

無虛的聲音慢慢變得虛無,追憶往昔的神情中有著對那個時代難掩的崇敬膜拜。

半個時辰後,無妄總算知道了前因後果,一時間也是頗為震驚。

“無虛,你是說後池上神在殼中之時便獲了上神之位?”

無虛點頭,拿過無妄手中的瓷瓶,放在鼻尖聞了聞,眯起眼甚是享受。

“那之後呢……”無妄急急忙忙問道,總覺得有些意猶未儘的意思。

“之後古君上神在清池宮外設了結界與世隔絕,聽說那位小神君又隔了四萬來年才從殼中而出,且自小便不通神法,靈力也是極低,所以古君上神為了她還破例接納了一些散仙進清池宮護衛。”

無妄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語道:“難怪仙界中人都說那位上神投了個好胎,原來如此…這倒是個頂尊貴的命格……”話說到一半,他頓了頓,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般壓低了聲音道:“若是如此,那幾位殿下和景昭公主豈不是和這位上神還有些血脈乾係?”

無妄朝天上指了指,一臉唏噓,難怪景昭公主不喜人提起那位上神,原來是這麼個緣故。

那位小神君生來便是三界中的至尊存在,景昭公主的出身未必比她低,但位份卻猶如天壑,兩人身份又極是尷尬,換了是誰都接受不了。

九天之上的幾位殿下和公主都是憑自身之力擠入上君行列,想必對後池上神憑父蔭晉位上神的事耿耿於懷。

素聞天帝對這位唯一的公主疼若珠寶,極為驕縱,恐怕也是生了歉疚的心思。

“這話不錯,都是天後所出,自是有血脈乾係。古君上神遊曆三界,已有萬年不知下落,那位小神君降世兩萬年來又從未踏出過清池宮半步,是以仙界如今倒是冇人敢提起她來了。”

為天帝一家所忌諱,想活得滋潤點的神仙都不會這麼不懂趣。

如此一來,這位小神君就當真是麵子上最風光,裡子裡最淒清了。

“這麼說,鳳染上君也是因為小神君靈力弱,纔會被古君上神接納進清池宮的?”無妄想到了為三界所棄的上君鳳染,急忙向無虛求證。

“不錯,鳳染上君出自鳳凰一族,本來身份尊貴,可她卻偏偏是從未有過的火鳳凰,你也知道……鳳凰以金黃為尊,若是紅色則代表邪惡,是以鳳染上君一出生便被族人遺棄在了淵嶺沼澤中,聽聞乃是一千年樹妖將其養大,後來仙界和妖界在淵嶺沼澤開戰,景陽大殿下和妖界三皇子在混戰之中誤殺了那樹妖……”

無虛停了停,以一種格外讚歎的語氣緩緩道來:“鳳染上君一怒衝出淵嶺沼澤,以一己之力迎戰仙、妖兩族大軍,那一戰格外慘烈,數萬大軍儘滅,就連妖族三皇子也喪於她手,要不是我家上君正好路過救了性命垂危的景陽殿下,恐怕大殿下早就亡於淵嶺沼澤了。也是在那一戰之後鳳染上君威震三界,被尊為上君,隻不過獲封上君的同時也為三界所不容。”

三界自上古時代終結後,飛昇的仙妖皆用‘君位’來劃分級彆,仙界的‘上君’和妖界的‘妖君’是最接近於上神的存在,一旦靈力大成,天劫降臨後,便自動升為‘上君’、‘妖君’。

“難怪大殿下和我家上君如此要好,想不到竟是有這麼一段淵源。”無妄歎了口氣,遲疑了半響才道:“鳳染上君畢竟是鳳凰一族的族人,況且她亦殺了妖族三皇子,於天界有功,天帝就算是看在天後的份上也不應如此為難於她纔對。”

“你當彆人不是這麼想,鳳染上君不過才萬歲便有了上君的實力,前途無量,況且隻是一場誤會,天帝當然想招攬,隻不過……”

“隻不過如何?難道是鳳染上君不願?”

“她倒不是不願……”無虛挽起了袖袍,砸吧砸吧了嘴道:“隻是鳳染上君在淵嶺沼澤放了話——若是天帝能將景陽大殿下處死,一命換一命,她便願為天帝效犬馬之勞。”

“什麼?”無妄陡然拔高了聲音,瞪大眼:“這鳳染上君好不識好歹,那妖樹怎可和我仙界大殿下相提並論?”

天帝乃上古之神,又為仙界至尊,怎受得瞭如此挑釁?這鳳染上君當真糊塗!

無虛也點點頭,露出幾絲不讚同來:“天帝聞此震怒,下令捉拿鳳染上君,鳳染上君力戰數仙,敗退祁連山,性命垂危之際為古君上神所救,是以後來鳳染上君就留在了清池宮,天帝也冇有再追究。”

至於冇追究的原因嘛……二人心照不宣的對看了一眼,天帝對古君上神向來都很是忍讓,想必那次也不例外。

“哎,想不到三界中竟還有這麼一段曆史,我今日算是開眼界了。”無妄一邊說著一邊搖頭,神色頗為感慨。

“兩位仙君,上君說明日啟程去東華上君處,請二位仙君準備準備。”不遠處小仙童的聲音傳來,無虛和無妄心神同時一凜,互相使了個眼色朝院外走去。

與此同時,清池宮。

華淨池邊的石岩上,一道懶洋洋的輕喝聲緩緩響起。

“鳳染,我說過多少次了,我懶得出去。不過我甚是喜歡長闕最近帶進宮的人間戲本,這樣吧,我也不為難你,若是你能讓山無棱、天地合……我便答應你,如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