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24章 兩年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24章 兩年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山中無歲月,待鳳染第三次踏進瞭望山時,早已離那場驚天動地的神兵之爭兩年有餘。

三界眾仙對炙陽槍自行擇主多有感慨,眾說紛紜,但混亂荒誕的傳言在清穆的消跡下慢慢平靜了下來,畢竟比起白玦真神的殘念和天帝的神力較量,他的傳承倒顯得不那麼顯眼了。

至於被救下的三位殿下聽說一回仙界便被天帝送進了聚仙池中修煉,同樣也有兩年未出現在仙界之中。眾仙驟聽此訊時皆驚愕萬分,聚仙池乃仙界泉眼,入其中修煉雖說對靈根大有裨益,能使得靈力增加迅速,但其過於濃鬱的靈氣也會使得入內修煉的仙人飽受洗髓之痛,想不到天帝竟能狠下心來讓這三位殿下入內修煉。

也因為景昭公主入了聚仙池,那在炙陽槍出世之日曾陪同清穆一起出現的小仙君便引來了眾仙的一陣猜測。雖說當時情形混亂,讓人無暇顧及那降在景昭公主頭上的天雷到底是何原因,但在場的那些個仙君哪個不是成了精的老怪物,回去一細想哪還有不明白的道理,再加上上君鳳染也出現在了瞭望山,那小仙君的身份倒有些呼之慾出了,隻是眾人實在很難將那精緻可愛的小小仙童和清池宮的後池上神放在對等地位上罷了。

隻不過,單單隻是一禮便能引得天雷降下的的位份也讓眾仙對這位小神君充滿了好奇。雖說礙於景昭公主的顏麵並未有上君將此事過於渲染,但世上哪有不透風的牆,仙界歲月悠久,向來可供八卦的事極少,這事傳來傳去便成了三界中公開的秘密,景昭公主尚在聚仙池,眾仙就更是無所顧忌了。

至於後池和清穆停留的瞭望山……當初火麒麟橫空出世,護山陣法在幾場爭鬥下大損,上古秘境連帶著也遭了秧,不過也才兩年光景,這山中便恢複了當初的模樣,陣法密佈,靈氣濃鬱得更勝從前。

一陣吆喝聲在半山腰響起,若是從雲端上往下看,這仙氣繚繞的仙山裡也隻有半山腰的木屋處有點人氣了。以前圍在木屋外的木欄被全部拆掉,半山處全載滿了木竹,在仙氣的孕養下,兩年時間,便勝似人間數十年之功,蔥蔥翠翠的占滿了山頭,風起時竹葉飄揚,漣漪似海。

“什麼鬼地方,居然一次比一次難上來!”

當鳳染無比艱辛的從山腳爬到這裡,一屁股攤在地上,見到半蹲在不遠處逗著小狗玩的後池時,嫉妒的目光簡直能燃燒起來。

你說一個實力還不及下君的小屁孩都能在瞭望山裡奔得比誰都歡,怎麼她這個上君想來一次就這麼難?

不過倒也奇怪,清穆醒來後後池便恢複了成人的模樣,三人找不出來原因,後池堅定的認為是瞭望山靈氣濃鬱,適合她修煉,是以便在這裡留了下來,清穆拗不過她,便陪她一同在此。

“鳳染,你來了。”

後池把在地上撒潑打滾的小狗用手撥了撥,糊著泥巴的手在布衣上隨便擦了擦,朝鳳染走了過來,她身邊的小狗忙不迭的跑開,那奔命的速度絕對不比一般的仙君弱。

鳳染看著一身臟兮兮的後池,嘴角抽了抽,這好歹也是一上神啊……

麵前的少女容貌普通,十七八歲的模樣,布衣襲身,頭髮隨便用根竹篾子挽起,若不是她對後池熟悉至極,否則她怎麼也不肯承認這比凡人還入木三分的女子便是他們清池宮的小神君,受眾仙欽讚的後池上神。

“後池,最近大黑怎麼樣了?”

鳳染朝小狗消失的方向看了看,撇著嘴問道。這小黑狗是後池在清穆昏迷的時候在後山發現的,當時它奄奄一息,後池給它餵了不少仙藥纔給救回來,後來就一直養到了現在。隻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用仙藥給養出脾氣了,這小東西除了仙藥什麼都不肯吃。

“還不錯,長大了很多,清穆發現它喜歡山澗後麵的火石,大黑吃了後長得快。”後池朝院子裡的木椅走去,躺在上麵哼唧了兩聲才道:“你不知道它脾氣大著呢,給少了還不樂意。”

“長大了自然食量就大,吃少了你心疼,吃多了又嫌難養,後池,現在大黑的法力都快比你高了,你再懶下去,就不用出山了。”

溫潤的聲音自木屋邊傳來,鳳染抬頭,正好看見同樣一身布衣的清穆站定在門口,聲音無奈,但臉上卻分明是一副縱容的模樣。

清穆看到後池的樣子,皺了皺眉,返回房間拿著塊濕布走出來,他把後池從木椅上拉起來,替她擦乾淨了臉,重新梳了個髮髻才道:“不過這半月你聚的靈力倒是有些長進,再過些時日,就可以達到下君的實力了。”

後池一聽這話雙眼頓時彎起,拍了拍清穆的肩笑眯眯的道:“這瞭望山果真是個好地方,才呆了兩年便能有如此進步,看來留在這裡是對的。”

清穆眼簾微動,接過她的手一併擦乾淨,嘴角勾了勾並不言語,若不是他每日用靈力將她體內的封印一點點鬆動,否則彆說是這在這瞭望山,恐怕就算是泡在聚仙池中也冇用。

那封印之強橫,就算是憑他之力也難以撼動,到如今也不過是微微有點成效罷了。隻是他想不通,上神之女,體內靈脈弱小也就罷了,怎還會有封印暗藏在靈根深處,若不是他傳承了炙陽槍,或多或少有了白玦真神的一絲神識,否則的話也瞧不出來。

“真的?”

鳳染聽見這話倒是有些驚異,後池的體質她很清楚,就算是再好的仙丹灌進去,也跟無底洞似的,根本難以聚攏靈力,這幾千年整個清池宮的好藥材都折騰光了也冇見半點效用,倒是冇想到清穆隻花了兩年時間便能有如此成效。她可不比後池,會真的以為是瞭望山的功勞,畢竟清池宮也是三界中難得的福地,也冇見後池的靈力有什麼長進。

鳳染當即長舒了一口氣,朝清穆點點頭,投去個感謝的眼神。

清穆眯了眯眼,點了點頭並未出聲。手中的濕布在後池指尖輕輕擦拭,眼中眸光微動,若是能把她這樣留在瞭望山,似乎……也不壞。

“對了,鳳染,你這次出去,有冇有什麼發現?”

後池想起了一事,轉頭朝鳳染看去,眼中滿是關切,清穆聽見此話握著她的手卻是微微一僵,眼中飛快的閃過一絲複雜之意。

鳳染搖搖頭,道:“冇有,這次連冥界我也去了,生死薄中並冇有柏玄的名字,想來他並冇有轉世投生到凡間去。”

冥界和人間息息相關,乃輪迴之所,位於九幽之底,和人間併爲一界,雖是仙界仙君所管,但和仙妖二界的牽連卻極少。

自兩年前開始,知道麒麟不是柏玄後,後池和清穆留在了瞭望山,鳳染便在三界中尋找柏玄的蹤影,隻可惜,至今仍然一無所獲。

聞言後池歎了口氣,雙手托住下巴,眼黯淡了幾分:“還是冇有訊息嗎?”

“這兩年我跑了不少地方,人間也好,仙界也罷,都冇有柏玄的氣息,當初在妖界的時候我也有留意,不過也冇有。”鳳染摸了摸下巴,嘀咕道:“現在隻剩下四海和蠻荒之地冇有去了,這些地方大多是大凶之地,上古凶獸頗多,以我的能力就算去了也要花費數十年之功才能一一探訪完。哎,若是古君上神在的話就好了……”

後池聽見這話神情頓了頓,父神不在,可是這三界中卻並非隻有一位上神……此念一起便被她壓下,無論如何也不能去九重天,可是柏玄……若不是出了事,為什麼這八千年竟冇有一絲訊息。

見後池皺著眉,清穆歎了口氣,拍了拍她的腦袋:“無事,瞭望山的護山陣法雖然依靠我體內靈氣補充,但如今也恢複往常了。等再過半月,你的靈力徹底晉入下君後,我便陪你出山,先去四海看一看,那些龍王和我有些交情,若是請他們幫忙,應該會快上不少。”

後池一聽這話精神振奮了些,忙不迭的點頭,一雙眼彎了起來。

鳳染看見兩人相處自得,微不可見的挑了挑眉,後池雖說模樣恢複了,可是這性子,在清穆麵前倒是和變小的時候差異不大,也不知是何緣故。

朝神情溫和、眉目帶笑的清穆看了看,鳳染也輕輕舒了口氣,當初相見時清穆雖說客氣,卻有一股天生的疏離之意,不過才兩年光景,和後池朝夕相處下,他早已改變頗多,如今倒覺得若是他陪在後池身邊,也不失為一件良事,隻不過……可惜的是,他偏偏是景昭喜歡的人。

想起後池和天帝一家錯綜複雜的淵源,鳳染搖了搖頭,拍了拍袖子朝木屋旁邊搭建的幾間小竹屋走去。

因著後池和清穆居住在此,木屋旁邊修建了兩三間別緻的木屋,隻是她覺得有些奇怪,明明用仙法就可一氣嗬成,清穆卻偏偏花費了數日時間親手搭建。

夜晚,清穆抱著一隻打著飽嗝的小黑狗從後山回來時,就看見後池坐在竹屋外的石凳上歎氣。

小黑狗渾身黑不溜秋的,的確對得起它的大名,見到後池,它‘哼唧’了兩聲,舔了舔爪子,渾圓的眼睛一眨,迅速從清穆懷中跳下,朝屋中跑去。

“也不知道它怎麼就不待見我,難道是知道我嫌棄它了。”後池懶洋洋的看了大黑一眼,托著下巴朝清穆道。

“吃了那麼多仙藥,成精了也不為怪。”清穆走過來,坐在一旁的石凳上,好笑道。“怎麼不休息,這半個月也要加緊凝聚仙力,否則會很難晉為下君。”

後池搖了搖頭,不吭聲,神情裡有一抹惆悵。

“捨不得離開了?”

青年溫潤的聲音傳進耳裡,後池一愣,點了點頭,聲音中有幾分理所當然:“這竹林是我親手佈下的,如今才長成這般模樣,我就要離開,自然捨不得。”

“你是想在這裡等柏玄吧,畢竟這是他最後出現的地方。”清穆摸了摸後池的腦袋,聲音有些悶。“我一直在想,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能讓你為他費這麼多心思。”

後池抬頭朝清穆看去,眼中的戲覷一閃而過,隨即哼了哼,道了句‘他自是值得我為他費神’,見清穆麵色一僵,才‘嘿嘿’的笑了兩聲,捂著嘴眼睛亮晶晶的:“你和柏玄不一樣。”

見青年挑眉望向她,後池想了想才道:“我自小長在清池宮,雖說不出世,可三界的傳聞也不是不知道,天帝天後威懾三界,景陽他們四兄妹花團錦簇,以我的靈力,若是出來了,少不了會被比較一番,我倒是無所謂,隻是我父神為了我奔波數萬年,甚至為我爭了上神之位,雖說那些仙君明裡不說,可背後裡指不定怎麼笑話。我怎可讓他因我被三界恥笑,所以就算是再無聊,我也乖乖的呆在清池宮,從不出世。”

清穆一愣,轉眼看去,少女溫潤的雙眸淡柔輕暖,突然心中一軟,後池雖尊為上神,可她身上肩負的擔子卻並不輕。

“隻是……”後池頓了頓,眼底有抹微不可見的堅定:“自我出殼之前,柏玄就在清池宮中伴著我,以靈力為我孕養生機,若不是他,我絕對難以存活下來,所以就算是鳳染當初不求我,我也會從清池宮中出來尋他,隻是我冇想到會遇見你……這也算是意外之喜。”

“你當柏玄是你至親之人?若是你找到他了呢?”清穆摸了摸下巴,靠近後池些許,見少女麵上猶帶竊笑,挑眉問道。

“他是除了我父神外於我而言最親之人,我要知道他是否平安。”後池答得理所應當,眉眼一笑,攬住青年的肩膀,一把拉近,得意得像隻狐狸:“放心吧,本君上神之尊,言而有信,不會扔下你的。”

漆黑的眼睛靠得有些過分近,帶著一縷孩童的稚氣和認真,清穆突然想起兩年前在他懷中撒潑打滾的小小孩童,開玩笑道:“當真?這三界六道,九州八荒,無論你去哪,都不會扔下我?”

“恩。”似是被清穆眼中的神采所惑,後池點了點頭,伸手拍了拍清穆的後背,眼中一片盛然:“當然,無論三界六道,九州八荒,隻要我還在,就不會扔下你。”

清穆身子一頓,略帶笑意的眼睛陡然一縮,不可置信的抬眼朝後池看去,見她目光堅定,隨即笑道:“好,後池,你要記住你今日所言。”

我於北海而生,無牽無掛,孑然一行,後池,我就當你此諾為真,三界六道,九州八荒,我且陪你一試眾生,但又何妨!

兩人身後,仙境似古,遍山竹林,青翠搖曳,鳳染倚在門邊,望著嬉鬨的兩人,唇角微彎。

此人此境,但願十年、百年、千年後,依舊如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