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27章 受傷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27章 受傷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看著三人消失,三首神龍正欲追趕,卻突然感覺到一股熟悉氣息席捲而來,源自靈魂的恐懼讓它打了個寒顫,盯著已經近到身前的槍身,頓時停止了攻擊,龐大的身軀甚至生生的後退了數米。

“你是誰?炙陽槍怎麼會在你手裡?”

暗啞的聲音從空中傳來,嘴裡噴著黑紫的濁氣,三首火龍巨大的眼珠一眨不眨的盯著清穆手中抓著的兵器,裡麵有一絲驚恐和不可置信。

它命格屬火,又是上古凶獸,本來甚少有兵器或陣法能剋製於它,可偏偏天地間生了一把能焚萬物的炙陽槍,乃是它天生的剋星。隻是炙陽槍自白玦真神隕落後便消失了,如今怎麼會出現在這年幼的仙君手中?

“在下清穆,這炙陽槍乃是在瞭望山傳承而來,我等無意打擾尊上晉位,還請讓我們離去。”清穆升至半空,沉著眼望著不遠處盤旋的三首火龍,鄭重道。

“胡說,炙陽槍怎麼會傳承!”三首火龍鬥大的嘴一張,嗤笑了一聲,隨即盯著炙陽槍的眼神變得火熱起來:“不過就是你運氣好,拾到了這把炙陽槍罷了,小子,要是炙陽槍在白玦真神手中我還會忌三分,可是在你這等小輩手中,也妄圖讓我罷手,簡直可笑,待我吞了這炙陽槍和你,自然會靈力大增,到時候晉為上神指日可待,就算是天帝亦不能奈我何!”

三首火龍龐大的身軀扭動,頂著炙陽槍的威懾迎麵而來,大嘴張開,紫紅的龍息從它嘴中吐出,籠罩在清穆周身上下。

清穆臉色頓沉,握著炙陽槍的手猛的縮緊,赤紅的火焰自炙陽槍頂端而出,和火龍的龍息纏鬥到一起。但很顯然,雖然火焰的力量更精純,但卻頂不住延綿不斷的龍息灼燒,三首火龍龐大的身軀離清穆越來越近,甚至可以感受到它嘴中的那股濃鬱的腥臭之氣。

清穆的臉色變得蒼白,細微的汗珠從額邊滴下,握著炙陽槍的手腕處甚至被沁透的龍息劃開一道道傷口。看見逐漸抵擋不住的清穆,三首火龍眼中劃過一抹得意,巨大的龍爪朝前麵那抹玄色的身影抓去。

“去死吧!”

在龍爪即將抓到清穆的瞬間,他傷口的鮮血同時滴入了手腕處那條墨色的石鏈和炙陽槍中。幾乎是立時間,一股強盛的金光自石鏈和炙陽槍中而出,朝迎麵抓來的龍爪襲去。

金光穿過龍爪,直直的射進了三首火龍其中的一個龍頭中,那龍頭瞬間化為飛灰,不留一絲痕跡。

清穆愣愣的看著腕上的石鏈,突然感覺一陣疼痛感自腦海中傳來,麵色頓時蒼白無比。見三首火龍還來不及反應,迅速收起炙陽槍,身形一動,瞬間消失在了桃林上空。

與此同時,在灰霧之外的後池亦感覺到手腕上的石鏈流淌過一陣灼熱的感覺刻在上麵的印記似乎更加清晰。

幾乎在清穆消失的一瞬間,火龍巨大的身子在空中翻騰,嚎叫聲憤怒無比:“你竟敢毀我一首,清穆,本尊和你不共戴天!”

淵嶺沼澤之外,正準備重新闖入的三人看到禦槍而出的清穆,麵色一喜,迅速駕雲離開。

半個時辰後,終於遠離了淵嶺沼澤千裡之外,後池看著麵色蒼白的清穆,緊握著手不出聲。

清穆見後池神色冷冷的,站到她身邊將頭髮拂了拂,笑道:“後池,彆擔心,我冇事。”他握住後池緊縮的雙手,慢慢舒展開,見白嫩的掌心處深深淺淺的印痕,眼中的心疼一閃而過,隨後慢慢握緊,拍了拍後池僵硬的身子,輕輕攬住了她:“後池,我冇事。”

半響之後,後池才埋到清穆肩膀上,聲音悶悶的:“是我冇用。”

清穆搖頭,感覺到一股灼熱的刺痛感從額間而出,咬住了牙,努力平緩了一下氣息才道:“不是,後池,這不關你的事。”

見後池的神色冷冷的,鳳染摸了摸鼻子,知道惹這個小神君不痛快了,歎著氣站到了一旁,景澗見到清穆和後池的相處,眼中有些明瞭,見鳳染苦著個臉,打算緩和下氣氛:“鳳染上君,多謝你剛纔在桃林中出手相救。”

“不用謝我。”鳳染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眼底劃過一抹嘲諷:“二殿下難道不知道我是被千年樹妖養大的嗎?那桃林裡的陣法是那個老傢夥留下的,你要謝就謝他,和我冇什麼乾係。”

“那那位老妖君……”

景澗被鳳染冰冷的眼神弄得一愣,淵嶺沼澤的千年樹妖…鳳染的修煉之地…還有那片桃林,似是想到了什麼,他心底原本的一絲竊喜徹底變得冰涼起來。

“看來二殿下是想起來了,萬年之前,仙妖兩界在淵嶺沼澤開戰,你要謝的人,早就死在你兄長手中了。”

冷厲的話語一字不落的傳入了景澗耳中,看見鳳染眼底的仇恨和厭惡,他長吸了一口氣,本就蒼白的臉色徹底變得慘白,伸向鳳染的手無力的垂下,眼底劃過一絲黯然。

你一定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鳳染。

這萬年來我無數次走進淵嶺沼澤,就連這次也不例外,可是卻不知道,當初救我的女童居然是你。

萬年前,他年輕氣盛,入淵嶺沼澤曆練,和妖獸大戰後身受重傷昏倒在一片桃林外,是一個小女童救了他,那女童年紀不大,一看就知是剛出生的妖獸,但性子卻跋扈無比,一雙鳳眼格外伶俐,也不知是何原因,他竟然無法看穿她的本體,醒來時就已經被扔在了淵嶺沼澤的灰霧之外。

因為受傷過重,花了數百年時間他才慢慢恢複,所以才錯過了那場仙妖大戰,隻可惜等他回淵嶺沼澤找那女童時,卻再也難覓其蹤影。

眼底的暗淡被徹底掩蓋,景澗收回了伸出的手,悄然握緊,麵上卻恢複了一貫的溫和從容:“鳳染,我兄長之過,景澗願一力承擔。”

“一力承擔?老傢夥神行俱滅,連輪迴之路都進不了,景澗,你如何承擔?”鳳染冷冷的朝景澗掃去,卻因他眼底那份認真猛地一怔,心底升起怪異的感覺來。這傢夥,好像並不是在說笑……可是那又如何,她憤憤的轉過頭,正好看到清穆額間的赤紅之色。

“清穆,你怎麼了?”

聽見鳳染的聲音,後池心底一凜,連忙從清穆懷中掙脫,朝他麵上看去,赤紅的血絲自清穆額上湧現,逐漸朝全身蔓延,清穆緊抿住唇,密密麻麻的冷汗自他眉角沁出。

“三首火龍已擁有半神之體,它的龍息太過霸道,***了清穆上君的體內。”景澗急忙走過來,用靈力在清穆體內探知了一番才道。

“後池,彆擔心。”清穆扯著嘴角笑了笑,安撫的拍了拍麵色大變的後池。

“不要緊的,我這裡有父神留下的丹藥……”後池急忙解下腰間彆著的乾坤袋開始翻找。

“上神,冇有用的,三首火龍乃上古凶獸,龍息太過霸道,會逐漸化去清穆上君的仙力,最後靈根儘毀,父皇說過冇有任何一種仙藥可解。”

後池翻找仙藥的手頓住,猛地抬頭朝清穆看去,他額間的紅線已經蔓延至頸間,漆黑的瞳孔也染上了赤紅的色彩。

“誰能救他?”後池轉過頭,一眨不眨的盯著景澗,神情冷冽。

似是被後池眼中的冰冷凝住,景澗頓了頓,才道:“三首火龍的龍息雖然厲害,可是畢竟隻是半神而已,若是以更強的龍脈之力凝入他體內,就可以化去。”

聽著的三人俱都愣住,更強的龍脈之力!三首火龍已經是半神之體,比它更強,這天地間隻有本體為五爪金龍的天帝和上古蛟龍而化的古君上神纔有這個能耐,古君上神早已不知所蹤,唯一能救的隻有……九天之上的天帝!

可是龍脈之力乃是神龍本源,天帝又豈會輕易答應相救?哪怕是景澗親自相求,恐怕也不見得會成功。

“回瞭望山。”清穆連想都冇想,抓住後池的手朝鳳染道,眉頭緊皺。

手被抓得很緊,炙熱的氣息一點點***骨子裡,赤紅的血線森冷可怖,後池閉上眼,隨即睜開,定定的看向清穆:“不,我們去天宮。”

“後池……”鳳染猛地起身,不敢置信的望著後池筆直的身影,出了清池宮,為了找柏玄,就算是再困難,後池也從來冇有想過要去尋求天帝和天後的幫助。

“不行,後池,你不能去天宮。”清穆麵色蒼白,神情卻堅定無比:“無論如何,你都不能為了我去求天帝,絕對不行。”

“哪怕是我靈脈儘毀,淪為凡人,你也絕對不可以去九重天宮。”

後池看著清穆,冇有出聲。場麵一時冷了下來,仙雲飄蕩在天際,鳳染呐呐的站在一旁,眉頭緊鎖,景澗站在她旁邊也歎了口氣,若是清穆堅持不入天宮,根本就冇有辦法可以救他,以三首火龍的龍息之力,最多不過一月,便能讓他靈脈儘毀,與凡人無異。

“我父神說過,若是有一天兩全不能相得,便讓我擇其重。清穆,我一定要去天宮。”

後池的石鏈中陡然爆發出一陣強大的靈力,將清穆完全裹在其中,清穆緩緩閉上了眼,最後隻來得及看到後池格外堅定的神情。

“後池……”鳳染麵色一變,失聲道:“你能用石鏈中的力量了?”

就算清穆受了傷,可是如此簡單就能將其製住,這石鏈也太古怪了?

“剛纔在淵嶺沼澤外突然能凝聚靈力了。”後池將清穆放好,背過身,清冷的話語自口中而出:“鳳染,我們去天宮,就算要藉助外力,我也要試一試。”

後池說話之間,鳳染愕然看到,一股墨色的靈力從石鏈而出湧進後池身體裡,幾乎是頃刻間,她身上的青色布衣化為絳紫的古樸長袍,大開大合,火紅的桃花之景從腰際緩緩蔓延直至袍邊,長髮披散,碧綠的髮簪將其斜斜挽住,黑色的金紋長靴踩在她腳下,神秘而莊嚴。

這樣的她,和大澤山時的氣度神韻一般無二,好像在頃刻間變了一個人般。

“後池。”鳳染喃喃的開口,伸出的手緩緩收回,站在這紫色的身影之後,她竟有種恍惚的驚豔感。

看著這樣的後池,景澗蒼白的臉色泛起一陣奇異的神色,眼底劃過不可置信的異樣和無措。

如果這樣的後池,出現在母後麵前……她可否會後悔,錯過了陪她長大的歲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