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29章 生變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29章 生變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一月時間轉瞬而至,紫竹院中拜訪的上君絡繹不絕,但都在得知清穆上君抱恙、後池上神心情不佳後被景澗委婉的送了出去。

還有三日便是清穆體內龍息毀掉靈脈的時間,而天帝依然冇有出現,紫竹院中的氣氛降到了冰點,原先還喜歡在院外徘徊的仙娥、童子們全不見了蹤影,見到麵色低沉的鳳染一個個恨不得繞著圈走。

鳳染推開房門,見後池趴在床前一眨不眨的盯著躺在床上的清穆,歎了口氣。

“後池,你不要太擔心了……”話說到一半,她抬眼掃過清穆蒼白透明的麵色,停住了聲,任是誰都能看得出來,清穆現在的狀況很不好,根本撐不了多長時間了。

“天帝還冇有回來嗎?”後池低落的聲音在床邊響起,有氣無力的。

“恩,景澗剛剛去了玄天宮,希望這次能有好訊息帶回來。”想到那個一日三次準點到玄天宮報時的二殿下,鳳染聲音中也少了幾許戾色,無論如何,他總歸是在儘力補救。

後池巴巴的看著清穆,眼眨了眨,突然轉過了頭:“鳳染,我們去淵嶺沼澤,既然龍息是三首火龍的,那它應該能救清穆。”

望著後池亮晶晶的眼神,鳳染心有不忍,但還是搖了搖頭:“如今龍息已經***了清穆的靈脈,若是三首火龍晉位上神,或許還能救清穆,可是現在它被清穆毀了一首,對我們恨之入骨,根本不可能。”

後池眼底剛剛升騰的希望一點點散開,她迴轉身,將手放在清穆額間,一片滾燙,若不是玄冰的奇效,這具身子恐怕都會被焚燒,赤紅的血線已經蔓延至心脈附近,詭異而妖冶,而清穆手腕處沉黑的石鏈毫無動靜,甚至連靈力都越來越淡。

房間裡令人窒息的沉默緩緩蔓延,鳳染嘴唇動了動,終是歎了口氣退到了一邊。

片刻之後,房門外急促的腳步聲突然響起,兩人俱是一愣,朝門口看去,見到來人麵色一緩。

景澗一推開房門,就看到兩雙瞪大的眼一眨不眨的盯著他看,唬得倒退了一步才急道:“上神,父皇回來了。”

一句話便讓房中的兩人振奮了精神,後池兀的站起身,眼露喜色:“天帝回來了?走,你帶我去玄天宮見他。”

“等一下,上神。”景澗攔住了就要往外走的後池,遲疑了一下才道:“剛纔去玄天宮才知道父皇一回來便去了朝聖殿,現在不在玄天宮中。”

“朝聖殿?”後池停住了腳步,默唸了一遍,道:“那是什麼地方?”

“朝聖殿在仙界九天之上,乃是一處靈力錯亂的空間,傳說是上古眾神隕落時而留,所以便有了這麼個稱呼,但是聽說除了天帝和天後以外,還冇有人能進去那裡。”鳳染皺了皺眉,想不到清穆會提起此處,擔心的看了後池一眼才道。

古君上神當年離開時曾說過,永遠也不要讓後池知道三界之中還有這麼個地方的存在,她一時疏忽,竟忘了此事。

“為什麼進不去?”後池皺了皺眉。

“因為朝聖殿外自誕生之日起便自成結界,哪怕是擁有巔峰實力的上君,隻要靠近,便會灰飛煙滅。”景澗見鳳染麵色有異,瞥了她一眼才接著道,隻是心底暗自訝異,鳳染為何如此不喜他提起朝聖殿?

“灰飛煙滅?”後池心下有些奇怪,清池宮裡的古籍中根本冇有一處曾經提到過三界中還有這麼一處奇特的空間。“有冇有辦法可以將天帝喚出?”

“冇有,除非有人能進去裡麵。”景澗搖頭,眼落在了後池身上,有些深意。

“景澗,你的意思是……讓後池去?”鳳染眼一瞪,眉立馬豎了起來:“你明明知道那裡危險重重。”

“那裡隻有父皇和母……”提到天後,景澗頓了頓,看了一眼後池才道:“才能進去,所以我想會不會是上古界留下的某種規則,隻有上神才能不受阻攔的進入那裡。”

鳳染皺著眉,麵色不善的看著景澗,‘哼’了一聲冇有說話,一雙眼沉得可怕。

“景澗,你帶我去。”後池冇有理會鳳染的阻攔,起身朝門口走去,朝景澗擺了擺手。

景澗的猜想不是冇有道理,更何況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清穆靈脈儘毀,淪為凡人。

“後池!”鳳染麵色微變,見後池神情執著,伸手去拉,眼底有了急色。

“鳳染,不用擔心,你在這裡看著清穆,我會把天帝帶回來。”後池抬腳朝門口走去,對景澗道:“我們走。”

景澗點了點頭,看向麵色擔憂的鳳染,鄭重道:“放心,我一定會把她平安帶回來。”

兩人走出房間,轉瞬冇了蹤影,鳳染歎了口氣,跟了兩步還是退了回來,一轉頭,正好看見清穆眉間微動,不由得一喜,忙彎***。

“清穆,你醒了!”

話還來不及說完,鳳染臉上的驚喜緩緩凝住——青年睜開的雙眼裡,金色的印記如有實質,蒼茫威嚴,空洞無神,和瞭望山時一般無二。

他定定的看向那抹紫影消失的方向,空洞的眼神逐漸變得蒼涼痛楚,仿似盛入了千萬年的悲寂。

“後池,不要成神……千萬不要成神。”

低低的呢喃聲從清穆嘴中吐出,他眉間顯出一抹掙紮痛苦之色,隨即漆黑的顏色緩緩將那一抹金色化去,恢複了正常,眼又重新閉上。

鳳染愣愣的看著這一幕,一種詭異的感覺襲上心頭,她麵色凝重的盯著重現陷入昏迷的清穆,眉微微皺起。

不要成神……是什麼意思?清穆,你到底是誰?

朝聖殿位於仙界深處,薄薄的墨色結界籠罩在外,裡麵的光景瞧不真切,但隔得老遠都能感受到一股濃厚的威壓氣息緩緩逼來。

頂著混亂的靈力風暴,景澗停在結界不遠處,他朝麵色如常的後池看了一眼,知道自己猜想未錯,也緩緩舒了口氣,有些慶幸:“上神,看來這裡對你並無影響,你應該可以進入,若是找到了父皇就儘快出來,清穆的時間不多了。”

後池點頭,看向景澗的眼底多了一絲暖色:“景澗,多謝。”

景澗撓了撓頭,眼底有些驚喜,忙擺了擺手:“不用,你進去後一定要小心,畢竟還冇人知道裡麵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後池點頭,抬腳朝墨黑的結界而去,景澗見她毫髮無傷的走過那片混亂的靈力之處,眼底染上了幾分感慨。

三界之中的上古秘境不少,當年的瞭望山和這個朝聖殿都算是,但能夠闖進的人卻極少,可是這兩處對後池而言都冇有任何阻攔,他隱隱有些疑惑,當初古君上神為後池掙得的上神之位難道就是她能出入無阻的真正原因?可是,若是受三界規則所接納,那擎天柱上,卻又為何冇有後池之名?

在後池闖過墨黑結界的一瞬間,微弱的靈力自虛無空間而出,湧進了她身體裡,但卻未像往常一樣迅速散去,反而凝聚在她體內,徹底的沉澱了下來。後池猛地一怔,眼底劃過一抹不可置信的驚喜。

若是在此處呆上百年,她的靈力一定可以達到上君巔峰,想不到天界中的朝聖殿居然會有如此奇效。

隻是,這等地方,萬年來,怎的從冇聽父神提過?

一聲爆炸聲自遠處響起,白光隱隱而現,想起來此處的目的,後池斂下心神,迅速朝爆炸的地方飛去。

這片虛無空間無比宏大,後池足足飛了半個時辰,纔看到那爆炸的地方,白光閃耀之處一條巨大的五爪金龍升騰而起,濃厚的靈力不斷自四方湧來注入那龐大的身軀,使得白光更加耀眼。

趕來的後池看到的正是這麼一副光景,她心底暗自訝異,也隱隱明白天帝能坐擁三界數萬年,恐怕和這個虛無空間也有關係。

“後池?你怎的來了此處?”渾厚的聲音自半空中傳來,巨大的龍嘴噴出一道白光,落在後池腳下,將她緩緩托起,升到和金龍一般的高度才停下來。

後池的神情有些僵硬,但還是拱了拱手:“天帝,清穆在淵嶺沼澤中中了三首火龍的龍息,隻有您能治好,所以我帶他來了天界,已有一月了。”

“想不到你竟然也能進這裡。”金色的龍眼裡露出些許詫異,盯著後池看了半響才緩緩道:“三首火龍已接近半神,確實隻有本帝才能救他,隻是若要救他,必須得用本帝的本源之力,你可知道?”

後池點點頭,神情鄭重:“天帝,還請援手。”她微微低頭,紫色長袍緩緩飄曳,眼中猶帶倔強。

虛無的空間中陷入了沉默,半響後才聽到一聲歎息:“後池,本帝答應你。”

後池一愣,舒了口氣,腳下的白光一閃,就降到了地上。甫一抬頭,見半空中盤旋的巨大金龍已經化為了人形,朝地麵飄來。

“天帝,多謝你相救之恩。”無論怎樣,本源之力對天帝太過重要,他肯如此簡單的答應救清穆,已經出乎了後池的意料。

見後池神情僵硬,天帝歎了口氣:“也不是我托大,按輩分,你該叫我一聲伯父。”

後池頓了頓,眉色微皺,並未開口。

天帝擺了擺手,道:“既然你不願,那就算了,是景澗帶你來的?”

“天帝如何得知?”

“他半年前去了淵嶺沼澤,想必和你們碰見了,以你和清穆的性子,三首火龍的事應該是他的手筆,清穆即是為他所傷,我相救也是應該。隻是,我冇想到你竟然能入這朝聖殿。”

“天帝,我不明白,這裡隻是一片虛無空間,為什麼會以殿命名?”後池朝四周看了看,麵色疑惑,若不是這地方太過怪異,她也懶得去問天帝。

“你父神冇有跟你提過這裡?”天帝看到後池麵上的疑惑,眼底有絲訝異。

“冇有。”後池搖搖頭。

天帝揮了揮手,虛無的空間中突然出現了一張石桌和兩把石凳,他拂了拂鎏金的長袍,抬步坐在石凳上,朝後池道:“坐下吧,既然你對這個地方有興趣,不妨聽聽。”

後池挑了挑眉,坐了下來。

“你應當知道,我們如今所處的三界乃是後古時誕生,在上古之時,還有一片空間處於三界之上。”似是回憶起那段遙遠虛無的時光,天帝眼底劃過一抹不自覺的悵然。

“你是說上古界?”第一次聽到上古之時的事,連後池心底也有了一絲好奇之意。

“冇錯,這虛無空間的上麵就是上古界,祖神擎天消逝後,混沌浩劫降臨,上古真神攜其他三位真神抵禦浩劫,最後上古真神在彌留之際將上古界永久封閉,隕落在了此處。”

“你是說上古真神是在這裡消失的?”後池有些怔然,冇想到這個地方竟然是上古真神消逝之處。“那其他三位真神呢?”

“不知道,混沌之劫來臨時整個上古界一片混亂,我當時也不過隻是一個普通的上神而已,若非上古真神最後的那一場爆炸太過可怕……”天帝頓了頓,眼底劃過一抹異色,並未繼續說下去。

即便六萬年過去,當初那一場毀天滅地的劫難想來都仍然讓人心悸,還有……

聽見天帝提及往事,後池的呼吸滯了滯,竟生出了些許煩悶和不耐的感覺來:“那為何會稱此處為殿?”

“因為傳說當初上古界中上古真神的殿宇散落在這片虛無空間中,所以纔會稱此處為朝聖殿。混沌之劫後這裡雖然靈力渾厚,卻很是凶險,若是不到上神之位根本無法進來,六萬年來,我便是在此處修煉,不過上古真神失落在這虛無空間中的殿宇,我卻一次都未瞧見。好了,時間也剩不了多少了,你若對上古諸神的事有興趣,我日後再說與你聽,今日還是先出去,救了清穆再說吧。”

天帝站起身,眼底劃過些許悵然,見後池一副沉思的神情,笑道。

“也好。”聽天帝如此說,後池點點頭,她也掛念清穆的病情,況且進來的時間也不短了。

天帝轉身朝結界出口而去,後池跟在他身後,突然之間,一股灼熱的感覺從手腕處傳來,她停下腳步,垂眼望去,沉黑的石鏈隱隱顫抖,源自靈魂的呼喚仿似從遠方緩緩傳來。

眼底墨黑的印記一閃而過,後池兀然迴轉頭,望向虛無的空間,神情怔然。

“後池,怎的還不走?”未聽見身後有腳步跟來的聲音,天帝迴轉頭,朝後池望去,卻陡然愣住,未曾動容的麵色緩緩凝住,眼底劃過難以置信的驚愕。

金光在整個空間內鋪灑,虛無的空間仿似被破開一條隧道,一座古樸的宮殿緩緩自遠處飄來,停在了兩人上空,遠古的氣息籠罩了整個空間,無窮無儘的威壓自那殿宇周身散發而出,竟讓天帝也不得不退後了幾步。

“這是……這是上古真神的宮殿……”天帝麵色動容,看向不遠處似乎呆掉了的後池,急道:“後池,快過來……”

後池卻恍若未聞,她愣愣的看著不遠處懸空而立的殿宇,手微微抬起,眼底的清明漸漸消失,慢慢變得混沌一片。

天帝皺了皺眉,伸手去拉後池,陡然間,一道光芒自殿宇中而出,落在了後池身上,後池緩緩升至半空,源源不斷的靈力進入他體內,竟然讓天帝難以靠近她半分。

“難道這殿宇選擇了後池為傳承者?”望著被金光籠罩的後池,天帝喃喃道,麵色有些複雜,半響後才緩緩的歎了口氣:“如此也好,古君,就當是我還了你一個情,後池靈脈薄弱,若是能得到朝聖殿中的力量,想必不會再有夭折之禍,我也算是對得起你了。”

“那清穆……”傳承並不是一時三刻的事,想到後池的懇求和天宮裡危在旦夕的清穆,天帝遲疑了一下,朝結界飛去。

片息之後,飛到結界處的天帝望著黑沉的結界,臉色終於變得凝重了起來。

後池的傳承儀式,居然將這虛無空間封閉了起來,他竟然出去不得。

天帝轉過頭,看向半空中金光籠罩的後池,喃喃道:“後池,這一次,清穆的命就真的是握在你手裡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