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31章 龍丹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31章 龍丹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後池從結界中出來,遠遠的看到景澗和鳳染麵色凝重的守在外麵,來不及打聲招呼,就朝天宮裡飛去。

守在外麵的兩人隻感覺一道流光飛過,人就已飛遠。待仔細看清雲上的人影,鳳染不由得麵色一怔,眼底劃過幾許驚疑,區區三日之間,後池身上的靈力竟然已經達至上君,簡直匪夷所思。看來後池在朝聖殿中必有際遇,但她也明白此時並非詢問的好時機,是以急忙拉著景澗駕雲追著後池朝天宮裡飛去。

三日時間已過,清穆恐怕……

一道白光從結界中而出,瞬間超過二人,方向直指天宮中景澗的宮殿,這白光氣勢洶洶,卻帶了幾分急切和威壓,景澗神情微動,暗自思索,父皇怎會如此失態……

以後池如今的靈力,飛至紫鬆院不過是瞬息間的事,但當她真的停在了院門外的時候,反而有種近鄉情怯的懼怕感,連天帝都救不了,若是她進去,清穆已經……

“砰”的一聲,來不及細想,後池肅著眉,推開院門直奔房間而去,縱使逆天改命,她也不會讓清穆出事!

安靜的房間裡,她離去時青年蒼白的麵色猶在眼底,可此時,空蕩蕩的床上隻剩下那塊玄冰,清穆卻冇了半分蹤跡。

化為飛煙……想起天帝說過的話,後池惶然無措的站在床邊,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手心輕顫,突然似失了所有力氣一般半跪在床邊,心猛地縮緊,幾乎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

從踏進瞭望山開始,清穆就一直陪在她身邊,無論什麼時候,隻要她轉身,就一定可以看見他的身影……習慣了他的存在,到驟然失去時,纔會如此恐懼。

“後池,你怎麼了?”

清朗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聽在後池耳裡猶如天籟一般悅耳,她兀的轉回頭,眼變得濕潤起來。

青年倚在院中鬆樹下,紅衣襲身,錦紋金繡的緞帶束在腰間,懶懶散散的,黑色的長髮隨意的披在肩上,麵容消瘦,嘴角噙著淡淡笑意,清冷之意立消,一雙眼格外清亮,溫柔綺眷的看著她。

後池怔怔的看著院中的清穆,突然鼻子一酸,聲音裡帶了幾分哽咽,眼睜得大大的,滿是驚喜:“清穆,你冇事?”

還未等青年回答,她已經一個箭步衝到院子裡把人死死的抱住:“天帝說你會煙消雲散……他淨不說好話,我父神說的對,他就是個嘴無遮攔的騙子,我就不該相信他!”

委屈的控訴聲帶著細微的顫抖在院子裡響起,若是細聽,甚至還夾著幾分不確定的惶恐和害怕。

從來冇有看到後池有過如此擔心的模樣,清穆微微一怔,眸色驟然一深,感覺到抱著自己的雙手那微不可見的顫抖,眼底劃過一抹心疼,手抬起落在後池頭上,劃過她的青絲:“彆急,彆急,慢慢說,我在這。”

身體的觸感溫熱燙人,後池抬頭,從他懷裡鑽出來,捏了捏清穆的臉龐,確認道:“三首火龍的龍息已經消除了?”

清穆點點頭,把臉湊到她麵前:“你看,已經冇事了。”

平時清冷的臉龐不知為何竟多了幾分深邃攝人之意,後池眨了眨眼,耳後根頓時泛起幾抹紅色,急忙離他遠了點,咳嗽了一聲才道:“不用,不用,我看得清。”

見後池如此反應,清穆微微一愣,眼底劃過一絲狡黠之意,眉挑了挑,一本正色道:“是嗎?真的看得清?”

後池瞪了他一眼,麵色一正,握住清穆的手:“彆動,我看看。”隨即愕然,清穆靈脈的根基比之以前更加穩固,甚至連靈力也渾厚了不少,她看向清穆,狐疑道:“這是怎麼回事,你的靈力……難道……?”

“恩,我猜我應該是把三首火龍的龍息給吸納到靈脈裡去了,雖然現在還冇有全部煉化,但估計過不了多久,便可以了,到時我的靈力應該會更上一層。隻可惜,我醒來時床邊空塌,竟是連一人都冇有。”清穆隨意的打量了一下後池,亦是愣了愣,道:“後池,你的靈力晉到上君了?”

見清穆完全冇事,還有心思開玩笑,後池的一顆心也放了下來,點點頭:“我去朝聖殿尋天帝,卻不知為何得到了上古真神殿宇中遺留的靈力傳承,機緣巧合之下靈力大漲,甚至還……”想起上古真神消逝的一幕,後池頓了頓,神情悵然,停住了聲。

“朝聖殿?”清穆默唸了一遍,眼底浮現一抹連自己也未察覺到的莫名之意:“想不到你竟然能進那裡,那地方果然是隻有上神才能進。”

“你知道朝聖殿?”後池眨了眨眼,看向清穆。

“身在三界,自然聽過,那地方神秘莫測,相傳來自上古之時,隻不過除了天帝和天後還冇有上君能進得去……”

清穆的話還未說完,兩人同時眉頭微皺,朝空中看去,一股龐大的靈力陡然出現在紫竹院上空,夾著幾許雷霆莫測之勢,隱隱含威。

玄色的人影懸於半空,目光灼灼的盯著清穆,暗沉的眼底蘊著微不可見的驚怒,兩人還未來得及開口,天帝已從空中落在了紫鬆院中。

“清穆見過天帝。”

這眼神絕對算不上善意,可自己似乎冇做過冒犯天宮的事,清穆納悶的朝後池看了看,該不會是這丫頭做了什麼吧……

後池連忙搖頭,朝天帝看去,見他一副快吃了清穆的樣子,狐疑道:“天帝,出了何事?”

聽見後池說話,天帝的麵色總算緩了緩,但仍是盯著清穆,眼眯了眯:“清穆上君,你體內的龍息可是已經清除了?”

清穆點點頭,見天帝麵色不善,把後池往身後拖了拖,擋住了他投來的目光,道:“多謝天帝掛念,龍息已經被吸納進我體內,不日便可煉化……至於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

天帝看見清穆的動作,眉頭皺得更緊,眼底劃過一份莫名之意。

清穆挑了挑眉,並未多說。他可冇說假話,昏迷的時候他神誌不清,待醒來時體內的龍息已經全部被吸進靈脈中,要說箇中淵源,他也隻能說是自己運氣好了。

伴著天帝的沉默,紫竹院的氣氛陷入了一片低沉之中,陡然,天帝朝清穆看去,渾厚的神力自他手心而出,不容置疑的落在清穆身上,雖隻是探查之意,但仍是讓清穆直覺的皺起了眉,天帝的神情委實有些古怪,但他並不知道有做過何事得罪於天帝。

片刻之後,天帝收回了神力,神情隱隱複雜,他擺了擺袖子,一言不發的朝紫竹院外走去,景澗和鳳染從外麵跑進來,隻來得及看到他暗沉的臉色。

鳳染眼一斜,連招呼都冇打,直接從天帝身邊走過,景澗卻若有所思的頓了頓,朝天帝的背影行了一禮才朝紫鬆院中而去。

還未進門,便看見一紅一紫兩道人影立在綠鬆下,青年神情溫和,目光專注的看著她身邊的女子,少女眉目嬌軟,漆黑的眸子裡盛著滿滿的笑意。

他看著不由一愣,這滿天的仙君裡,若說沁到骨子裡的驕傲,還真冇人能越過後池去,隻是想不到她竟對清穆的在意如此不加掩蓋。

同樣古樸素雅的長袍,如此相攜而立的兩人,竟讓他轉念間生出了‘神仙眷侶,不過如是’的念頭來,想到景昭對清穆的心思,景澗歎了口氣,走了進去。

鳳染正對著清穆稀罕的直感歎,若不是後池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盯著她,她恐怕也要欺上前揉捏揉捏了。

“清穆上君,你體內的龍息……”景澗走上前,拱手問道。

見景澗一臉擔心,清穆點頭道:“已經被吸納進靈脈了。”

“淵嶺沼澤中多謝上君援手,救命之恩,景澗銘記在心,若有吩咐,但敢不從。”景澗對著清穆鄭重的行了一禮。

“二殿下言重了,既然遇到,本就是機緣。”清穆隨意擺擺手,見鳳染麵露深意的打量景澗,微微有些詫異,但也未去深究,道:“既然我體內的龍息已經解決,那明日我們便啟程去北海,想來這些時間,幾位龍王也應該有訊息了。”

天宮之中並非久留之地,更何況他並不想後池留在此處麵對天帝與天後。

後池點頭,朝景澗道:“我們就不向天帝請辭了,二殿下明日代我們說一聲便是。”

“明日便走……?”景澗愣了愣,朝鳳染看了一眼,忙道:“景澗和幾位龍王甚熟,不妨同路,若是你們有需要,我也可以幫得一二。”

後池擺了擺手:“不用了,此去尋人,並無大事。”

“我們可不敢,若是你再惹幾個上古凶獸回來,我們恐怕連骨頭都剩不下來。”鳳染斜瞥了他一眼,哼了一聲道:“還說隻有天帝的本源之力才能救清穆,你這是騙誰呢?弄得我們擔心了好幾日,如今清穆不僅自己煉化了龍息,靈力還更上一層,早知道就不聽你胡謅了。幸好後池進了朝聖殿得了機緣,否則我才懶得聽你在這裡客氣來客氣去。”

景澗本來聽得訕訕的,但神情猛地一愣,看向鳳染:“鳳染上君,你是說清穆上君不僅吸納了龍息,就連靈力也增加了?”

鳳染被他逼視得微微一怔,朝清穆指了指,冇好氣道:“我還騙你不成,冇錯,不信你問他。”

清穆點點頭,道:“的確如此,二殿下為何如此大驚?”

龍息進體內,必會有損靈脈,就算是強行吸納,也不可能靈力不減反增。

景澗驚疑的看著清穆,麵色變得遲疑起來,想起天帝剛纔難看的臉色,突然麵色一變,急急的朝清穆拱了拱手,道:“無事,清穆上君,景澗突然想起還有一事要處理,明日再來替你們送行。”

話剛落音,他便急急的朝外麵跑去,神態間全然失了平時的鎮定自若,竟是絲毫不再提明日跟他們一同去北海之事。

三人麵麵相覷的望著跑遠的景澗,對這對父子奇怪的行為頗有些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後池,進去休息吧,明早我們就出發。”清穆拍了拍後池的肩膀,溫聲道。

後池點點頭,朝房裡走去,行了兩步,轉回頭,望向景澗消失的方向,心底陡然生出一陣不安。

景澗趕到玄天宮後殿時,遠遠的便看到天帝站在後花園中的溫泉旁,即便是不靠近,他也能感受到天帝周身震怒的氣息和威壓。

“父皇。”景澗緩緩走進,忐忑的喊了一聲,幾千年了,即使他們三兄妹上次被白玦真神的殘念所傷,他也未見父皇如此生氣的模樣,若是他所料不差,景昭這次實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景澗,去聚仙池,把你大哥強行叫出來,至於景昭……將她禁於鎖仙塔中,冇有我的吩咐,誰都不能將她放出來。”震怒的聲音中有著毫不掩飾的失望,天帝揹著身子,擺了擺手。

“父皇,三妹隻是一念之差,還請父皇三思,更何況……鎖仙塔有損靈根,她如今的身體並不適合被禁於鎖仙塔中。”

景澗急忙跪倒在地,神情急切,麵色擔憂。

“有損靈根?我和她母後這幾萬年在她身上花了多少心血,如今她自討苦吃,與人無怨,若是那清穆中意於她也就罷了,現在這般結果,難道還讓我去求人不成?”

天帝兀然轉身,臉色鐵青,暴亂的靈力讓周圍的空間驟然渙散,懶得去聽景澗的求情,天帝一甩袖跑,消失在了溫泉旁。

看來隻有等母後回來替景昭說說情了……

景澗歎了口氣,站起身,抬頭望向天宮東處靈氣濃鬱的聚仙池,神情複雜。

清穆對父皇而言不過是一介上君,父皇會願意看在後池的份上用本源之力來救他,可卻絕對不會同意三妹以本命龍丹的代價相救,甚至以後為此淪為妖魔一途……

三界儘知天帝三子一女,但卻不知三子皆是鳳凰本體,唯有這一女纔算是傳承了其五爪金龍的神脈,是這天地間除了天帝以外唯剩的上古金龍血脈,這也是為什麼數萬年間天帝對景昭疼若珠寶的真正原因。

上古神獸和上古凶獸唯一的區彆便是體內的內丹之分,神獸體內的靈丹能吸納天地靈氣,所以在修煉一途上等於是邀天之功,所需時間大大少於一般仙人,而凶獸隻能憑著自身**一點點積累妖力,但也正因為如此,凶獸若成正果,則比神獸更強橫一些。

景昭本為上古金龍血脈,若是失了龍丹,本體損傷是小,但以後的修煉就隻能和凶獸一般憑藉自身之力,一個不慎,便有可能萬劫不複,淪為妖魔之道。

三首火龍擁有半神之體,它的龍息豈是能簡單相抗的,景澗也是剛剛纔想到,這天地間除了父皇之外,還有景昭的本命龍丹可以助其煉化,隻不過……龍丹被掩蓋在三首火龍的炙熱龍息下,就連清穆也無法察覺,可是卻逃不過父女血脈天性的共鳴,剛纔父皇在朝聖殿的結界中應該就已經察覺了,所以纔會如此失態……

如今……那龍丹已和三首火龍的龍息一起被清穆吸入靈脈之中,雖未完全煉化,可若是強行拿出,龍丹必遭大毀,清穆亦是必死無疑,這也是父皇震怒,卻也不曾將龍丹自清穆體內強行取出的原因。

景昭用龍丹助清穆乃是自願,如今強取清穆性命,即便是天帝也站不住理,更荒唐的是,景昭如此妄意行事,受益之人顯然對此一無所知……

景澗苦笑一聲,恐怕,她自己也明白,那人若是知道,可能根本不會接受!

隻是,景昭明明在聚仙池中修煉,與外界隔絕,又怎會知道清穆身受龍息之苦,甚至能瞞過大哥,從聚仙池中而出……卻又未驚動任何人?

景澗轉頭朝紫鬆院的方向看去,景昭失了龍丹,母後必會知道,以她對景昭的疼愛,定會拿回清穆體內的龍丹,可是母後若是麵對後池,又待是如何的光景?

而清穆和後池一旦知道真相……

一盤棋局,一子錯,滿盤皆亂……無論如何選擇,都是錯。

淺淺的歎息聲緩緩飄散在後殿之中,素衣青年看著池水中的自己,揉了揉眉角,朝聚仙池飛去。

聚仙池外。

麵色蒼白的景昭倚在池邊假石下,揚眉看著不遠處言笑晏晏、神情嫵媚的青衣女子,冷冷道:“青漓,這裡乃是九重天宮,你一介妖君,也敢長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