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32章 天後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32章 天後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碧玉的裙襬長及腳踝,輕紗下的姣好身姿若隱若現,騰空坐在聚仙池旁靈樹上的女子容顏妖媚,垂下頭彎著眼看著明顯一副強弩之末的景昭,笑容清脆張揚:“景昭公主,我幫你瞞過了景陽殿下,讓你從聚仙池中出來,還告訴你用何種方法可救得你那清穆上君,你何必如此拒人於千裡之外?”

景昭神情一頓,看了她一眼道:“你是妖君,若是被我父皇發現,少不了要落得個煙消雲散的下場,早早離開有何不可?”

“你是怕我告訴那清穆上君,他的命是你救的吧!”懸空的雙腳蕩了蕩,踢在枝葉上,靈樹上的仙露隨之落在地上,青漓‘嘖嘖’了兩聲,嬌笑道:“想不到天宮的景昭公主倒是個癡情種子,隻不過,你以本命龍丹相救,心上人卻全然不知,豈不可惜?”

景昭蒼白的臉色襲上一抹不屑,瞥了她一眼,淡淡道:“青漓,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清穆豈是森羽那種人可比,你以為他會為了我的一顆龍丹就留在天宮嗎?當年你的手段如何,三界儘知,如今何必在這裡妄作好人!”

聽見此話,嘴角噙笑的青衫女子神情一頓,眉色間劃過一道厲色,她眯了眯眼,聲音裡滿是嘲諷:“景昭公主,你又何必故作清高,你以龍丹相救,不也是希望清穆可以為此感恩,留在你身邊,更何況就算你不說,天帝和天後遲早也會知道,不要以為你的心思可以瞞得過彆人,你口口聲聲不願讓他所知,說得大義凜然,其實和我又有什麼區彆!”

也許生來便為天之驕子,享眾仙尊崇,景昭從未聽過如此刻薄而又不屑的話語,但句句卻直指人心,藏在心底的幽暗根本無所遁形,倚在假山上的景昭登時低下了頭,她甚至冇有理會青漓言語間的冷屑,乾枯的唇角狠狠咬緊,散亂的髮絲靜靜垂下,沉默而又狼狽。

俏坐在靈樹上的青漓冷冷的看著她,半響後,才聽到景昭的聲音。

“你說的不錯,但我至少願意用我的命去賭一次。青漓,你比我更可憐,花了萬年時間去織造謊言,一朝夢醒,可會後悔?”景昭抬頭,定定的看著坐在樹上的青漓,神情認真而篤定。

青漓眼底的嘲諷緩緩化去,她眯著眼,眼眸深處泛起一絲波動,突然勾唇笑了起來:“自是不會,至少他陪了我萬年光景,我得不到的,誰也彆想得到。景昭公主,既然你願意賭,那我就看看,清穆是會為了一命之恩留在天界,還是會回到那清池宮的小神君身邊?”

說完這句話,青漓看了一眼天宮的方向,驟然消失在了聚仙池旁,不見蹤影,唯有她剛纔坐過的靈樹上,留下了一股異香。

聽見青漓最後說出的那個人,景昭眨了眨眼,手微微縮緊,神情露出些許不甘,沉默的閉上了眼。

千載之前北海深處,玄衣仙君,一眼相望,自此萬劫不複,清穆,若我願意押上所有賭一次,你可會為我駐留腳步?

片刻後,景澗出現在聚仙池旁,他麵色複雜的看著虛弱的倚在假山旁的景昭,歎了口氣道:“三妹,你這又是何苦?你明明知道……”

“二哥,不用多說了,父皇他待如何處罰我?”景昭打斷了景澗的話,眼睜開,裡麵劃過一抹決絕。金龍內丹對她而言有多重要,父皇就一定有多失望……

“父皇說……讓你去鎖仙塔。”景澗遲疑了一下,說出了天帝的諭令,但看到景昭麵上的冷寂,急忙道:“三妹,你彆擔心,父皇最是疼你,他隻是一時之氣罷了,等他消了氣,就會冇事的。”

景昭麵色蒼白,並未言語,隻是眼底劃過隱隱黯然。

“景昭,你是如何得知清穆中了三首火龍的龍息,又是如何從聚仙池中出來的?”景澗頓了頓,還是將心底的疑問問了出來。

“二哥,你不用問了。大哥在聚仙池中,你將他喚醒吧,我現在就去鎖仙塔。”景昭搖了搖頭,站起身,身影孱弱,眼底劃過一抹倔強。

景澗看得一急,忙伸手去扶,卻被景昭身上突然出現的五彩之光拂開,那光芒靈力濃鬱,暗蘊威壓,將景昭籠罩其中,纔不過片息時間,她蒼白的麵色便恢複了幾分紅潤。

景澗眉心輕緩,知道是何緣由,不動聲色的退後了幾步,立直身子,眼底登時襲上了一抹恭敬之色。

“景昭,你這性子怎麼還不改改,都如此模樣了,還要逞強?”

五彩的光芒自景昭身上緩緩消失,清冷的聲音在虛空處響起,帶著一抹怒意和疼惜。

“見過母後。”

天後閉關修煉已有千年,她的壽宴還有數月纔會舉行,平時景澗也極少有機會見到她,但卻不想她竟會因此事驚動,提前破關。

景昭抬頭,看向空中的那抹虛影,眼底的委屈終於決堤,泛紅的眸子溢位滿滿的霧氣:“母後,景昭不敢。”

一聲嬌呼,便讓虛空中人周身的怒意減了不少,天後的聲音緩緩傳來:“我和你父皇花了幾萬年心血教導你,如今你卻為了區區一介上君弄得自己如此狼狽,母後問你,你當真屬意於他?”

“母後……”景昭一愣,麵色頓紅,竟露出了些許小女兒的嬌態和不知所措來,忐忑的開口:“您知道了?”

“你體內的龍丹在那仙君體內,我神識一探便知,豈能瞞得過我?不過他靈力深厚,在仙君中也算罕見,我竟不知仙界千年來竟出瞭如此人物……”天後的聲音頓了頓才道:“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要取回他體內的龍丹,景昭,他不過一介凡君,你怎能用龍丹相救?”

母後已有千年不曾過問仙界中事,就連上次他們三人受傷,她亦隻是傳話讓他們入聚仙池而已,不知道清穆很正常,景澗麵色一頓,正準備出聲,卻被景昭急急打斷。

“母後不可,他若冇了龍丹,必定毫無生機……”景昭跪倒在地,眼底滿是慌亂,她瞭解天後對她的疼惜,若是她因此事而遷怒清穆,清穆日後定是再難在三界中容身。

“景昭!你失了龍丹,日後修煉必會大損,你可知道這後果有多嚴重?”看見景昭如此冥頑,虛空中的聲音陡然變得嚴厲起來,甚至帶上了濃濃的失望。

“母後,景昭不悔,還望母後成全。”景昭兀然抬頭,嘴唇抿成脆弱的弧度,但神情卻格外倔強堅持。

空中的浮影沉默了下來,隔了半響才道:“也罷,他可曾向你父皇求親?”

此話一出,景澗眉頭微皺,暗道一聲‘不好’,在母後想來,景昭願意以龍丹相救,兩人自然是情投意合,若是她知道……

“什麼?”景昭愕然抬頭,明白天後的意思後臉色陡然慘白起來,她咬緊嘴唇:“母後,他並不知道是女兒救了他……”

“你說什麼?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母後,他另有屬意之人……若是知道女兒以龍丹相救,必定不會答應。”

“哦?那女子是誰?”

預料中的怒喝冇有傳來,但天後的聲音卻陡然冷了下來,景澗心底一突,歎了口氣。恐怕在母後眼中,三界之中都無人能及得過景昭吧,她是否早已忘了……清池宮裡那個被遺落在三界之外的後池?

“是……後池。”似是極艱難,景昭緩緩吐了口氣,終於說出了這兩個字。

聚仙池旁突兀的陷入了沉默之中,空氣瞬間冷凝了下來,半響後兩人才聽到天後有些莫測的聲音。

“是嗎?”那聲音停了停,突然變得淡起來:“景昭,你回宮休養,你父皇那邊由我來交代。景澗,明日讓她來見我。”

儘管天後冇有說明,可是任是誰都知道,這話裡的‘她’說的是誰。

留下這句話,虛空中的淡影緩緩消失,立在聚仙池邊的景澗臉色變得難看起來,他轉過身,將景昭從地上扶起來,神情複雜:“三妹,你……”

“二哥,我不會拿回清穆體內的龍丹的。”

“可是你明知道,母後若是介入,他遲早會知道實情!”

“我想賭一賭。”景昭垂下眼,指尖插進掌心:“就這麼輸給她,我不甘心。”

景澗眉角微皺,輕輕歎了口氣,抬眼看向天宮深處,神情莫名。

天宮的清早一如既往的安寧祥和,後池坐在紫竹院中,麵帶笑容的聽那名喚‘平遙’的仙童嘮嗑著人間趣事,不時的扔給他幾顆鬆子以示嘉獎,兩個牛頭不對馬嘴的人倒也生出了幾分和樂融融的氣氛來。

景澗走進紫鬆院的時候,瞧見的正是這麼一副光景,後池眉角帶笑,整個院落都因她的存在變得柔和安寧了下來,也是這一幕讓院中短短幾步距離變得猶如天壑一般難以跨越。

“景澗?”景澗進院的腳步聲並不輕,後池拍了拍平遙的肩,示意他退下去,轉過頭,眉宇間的冷色淡了不少,道:“你可是來送行的?”

景澗遲疑了一下,背在身後的雙手微微握緊,半響後纔在後池愈加古怪的麵色下緩緩道:“後池,母後想見你。”

這一次,他冇有稱呼後池為上神,而是直呼其名。

輕輕一句話,卻讓剛纔還安寧平和的氣氛陡然冷了下來,後池垂下眼,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指尖合成半圓敲打在一旁的石桌上,發出清脆的抨擊聲,她眼底現過一絲悠遠的神情,淡淡道:“天後……想見我?不必了,天後乃三界之主,身份尊貴,豈是我隨便可以覲見的?”

嘴裡雖是如此說,可後池神態間並無半點誠惶誠恐的意味,景澗眼底劃過淡淡的歎息,苦笑了一聲:“就算是不樂意,你好歹也裝一下……”

後池斜過眼,眸色突然變得深沉起來,神色間竟有了些許凜冽之意:“二殿下,這天上地下,我隻認我父神一人,其他人與我毫無乾係。”

“後池……”景澗微微一愣,歎道:“母後畢竟是你……”

“笑話,我尚在龍殼、生死不知的時候她不在……年幼衰弱、難以化形的時候她不在……靈脈斷絕、受三界恥笑的時候她亦不在,彼時她高坐雲端,受眾生敬仰,萬靈朝拜,可曾記得我?如此之人,遑論為我後池之母?”後池眉色一正,目光灼灼,一字一句,漫不經心卻又極儘認真。

這聲音實在太過冷淡,若是由彆人說來,景澗定會以為這是悲憤難當之詞,可由後池淡淡道來,他竟感受不到絲毫憤怒,就好像她隻是極認真的在陳述一段事實一般。

直到此時,景澗才真切的感受到,他們四兄妹引以為傲的母後,受三界景仰的上神,在後池眼底也許……真的是不屑一顧。

或許,後池有多在意古君上神,對母後就有多厭惡……

院中的一襲紫影好似突然染上了剛烈的意味,景澗呼吸一滯,竟說不出半句辯解的話來。

半響後,他眼底終於劃過一抹釋懷,道:“後池,你和清穆離開吧,現在就走,回清池宮,或者瞭望山。”

整件事因他而起,本就該他承擔責任,景昭失去的龍丹,無論用什麼辦法他也會儘力補償,但若是清穆和後池留在天宮……

後池狐疑的看向突然嚴肅起來的景澗,聽他話中有意,皺眉道:“景澗,到底出了何事?你可否有事瞞著我?”

後池的眼神太過透徹,景澗心底一沉,讓麵色變得更自然些,道:“冇有,隻是若你不想見母後,還是儘早離開的好。”

景澗此話剛剛說完,後池還未有反應,紫鬆院突然被一股五彩之光籠罩了起來。

“後池,過門而不入,你父神這萬年來……便是如此教你的嗎?”

淡漠的聲音響徹在紫鬆院上空,虛無縹緲,蘊著一抹漫不經心的威壓和不容置喙,後池微微眯起眼,突然笑了起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