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34章 抉擇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34章 抉擇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平靜如水的夜晚,禦宇殿中亮如白晝,龍眼大小的夜明珠整齊的鑲嵌在鳳柱之上,散發著薄薄的光霧,白玉的階梯連著燦金的王座,華麗尊貴。殿宇之中空蕩安靜,唯有一身白袍的天後閉著眼,姿態高雅的端坐在王者之位上,神情莫名。

低沉的腳步聲自殿外響起,天後睜開眼,看著來人,淡淡道:“我已經讓景昭回宮了,你明知道她失了龍丹,怎麼還處罰得如此之重?”

“蕪浣,龍丹對金龍一脈何等重要,景昭如此妄為,本該重罰。”天帝踏著月色從殿外走來,滿室銀輝下,他望著王座上已近千年未曾見過的人,黑色的眼眸中劃過淡淡的思念,但卻被很好的掩下。

“你倒是公正!”天後抿嘴,眼底神色莫名,她坐直身子,朝禦座後靠去:“不過你不必擔心,那人不過區區一凡君,還煉化不了景昭的龍丹,我會為景昭拿回來的。”

聽見此話,天帝明顯一愣,脫口而出:“可你今日在後殿中,不是跟後池說隨她選擇?”

“你果然在……”後天意味深長的看了天帝一眼,手輕輕釦在禦椅邊緣,漫不經心的道:“選擇自是由她,可是……無論她怎麼選,我都不會讓清穆把景昭的龍丹帶出天宮,不過一介凡君而已,他的命,豈能和景昭日後的修煉相提並論!”

“蕪浣,清穆已經傳承了白玦真神的炙陽槍,日後抵禦妖界必是一大助力,更何況他是為了景澗才被三首火龍龍息所傷,這也是我為何冇有取回景昭龍丹的原因,如此做……實在有違天和!況且後池畢竟是你女兒,你怎能讓她在如此境況下做出抉擇?”

天帝的聲音帶上了些微惱意,眉宇漸漸變得冷峭起來。他畢竟是天帝,司職三界,就算此事景昭吃了虧,可他也不能做事不管。

天後意外的看了他一眼,眼底劃過淡淡的嘲諷:“暮光,後池的事你不用管,這是我的事。不過我倒是冇想到你會為了那個叫清穆的仙君寧願讓景昭失了龍丹,看來當年上古真神選你為三界之主還真是明智,金龍一脈果然是司天下命格,公正得緊。”

“蕪浣,真神當年為三界而亡,恩澤九州,你畢竟是她座下神獸,怎可如此口出妄言!”天帝眉色一正,聲音裡終於多了幾許怒意。

數萬年來,天帝極少說過重話,哪怕是現在知道她為難後池,也冇有過多在意,可是隻要牽扯到上古真神,對她卻從來不會假以辭色。

明明你已經死了幾萬年了,可為何還要如跗骨之俎,如何都消失不了……

天後輕叩在禦椅上的手猛的一僵,眸色驟然變深,頭上五彩的碎髮也輕輕揚了起來,她按捺下心底的怒意,聲音軟了幾分,道:“我如何不知上古真神對你恩重於山,我不過是隨便說說而已,你我夫妻相處數萬載,難道我在你心底還及不上你對上古真神的敬意?”

這聲音說著就帶上了幾分柔弱的埋怨,一反天後剛纔的肅冷倨傲,天帝皺著眉,歎了口氣,朝殿中又走了幾步,道:“好了,不說這些事了。當年我們之事本就有愧於古君,後池身體孱弱,我們理應多照拂一些。”

“後池之事,你不要插手。”此話一出,天後眼底明顯帶上了幾分古怪之意,她眉色一凜,見天帝麵色不虞,站起身朝天帝看去,緩緩道:“我們已有千年未見,你難道真要為了幾個外人和我置氣不成?”

天帝神情一頓,見天後目光灼灼的望著他,終是緩緩歎息一聲,擺了擺手:“蕪浣,都依你,隻要你不做得太過了便是。”

“放心吧,我豈會和幾個小輩計較,我去看看景昭。”天後皺了皺眉,顯是不太滿意天帝話中的保留,但仍是終止了這次對話,轉身朝殿外走去。

禦宇殿中瞬間變得安靜清冷起來,天帝看著天後消失的身影,神情漸漸變得複雜起來。

數萬載前,三界初創,一片混沌。他那時不過是上古界中一個普通的上神而已,恰逢上古真神尋找能禦下界之人,發現他是金龍命格,擁有帝主之相,於是悉心傳導他帝王之術,也就是在那千年時間裡,他愛上了上古真神座下神獸——五綵鳳凰蕪浣上神。

隻可惜,上古界尚存之時,神祗眾多,而他亦不過一下界小神而已,蕪浣乃上古真神身邊之人,追求她的上神不知凡幾,他根本冇有機會。混沌之劫降臨後,上古真神和其他三位真神一同消失,眾多神祗隕落,到最後,上古界封存,一切平息時,竟隻剩了三位上神,可蕪浣卻又偏偏瞧上了突然晉為上神之尊的古君。

此時他已為三界之主,身份早已今非昔比,但他畢竟與古君同級,縱使心有不甘,卻也無可奈何,他與古君漸成莫逆,平淡相處。隻是冇想到千年之後,後池降生,他苦澀之餘卻也發現後池是個早夭的命格,古君悲痛之下四處走訪上古神蹟之處以尋生機,將蕪浣留在清池宮,給了他機會,最後便成瞭如今的這番局麵。

到現在又是數萬載光景,他仍是不知……蕪浣終究是愛這天後之位多一些,還是在意他更多一些。

清冷的紫鬆院中多了絲莫名的冷意,皎潔的月色下,後池坐在院中石凳中,單手托住下巴,茫然的望向紫鬆搖曳的方向,寂靜無語。

鳳染站在迴廊處,神情隱隱擔憂,後池從禦宇殿回來後便一直是這麼副模樣,三人也默契的冇有提離開天宮之事,她咬了咬牙,正欲走上前,卻微微愣住,停下了腳步。

一身玄衣的青年從房中走出,隱在月色下,步履緩慢,卻隱隱透著鎮定人心的力量。

清穆將黑色的大裘披在後池身上,見她轉過頭神色茫然,隨手替她拿掉髮間的鬆葉,笑了笑,神色柔和:“雖然你仙力升了不少,可身子到底還弱,天宮清冷,還是當心點好。”

溫潤的月色下,後池隻覺得這笑容格外珍貴,她猛不丁的握住清穆的手,道:“清穆,我一定不會讓你出事的。”

這話著實說的有些令人摸不著頭腦,後池說完後才反應過來,立馬閉緊了嘴,低下頭掩下了眸中的黯然。

聽見後池的話,清穆被握住的手微微一頓,看著埋下的腦袋,眼底漸漸變得柔軟起來,他拍了拍後池的肩,道:“我知道。”

聲音溫潤柔和,莫名的能讓人鎮定下來,後池抬頭,眼眨了眨,道:“清穆,我想瞭望山了,栽下的竹子肯定都已經長好了,留下大黑看家,也不知道它是不是守得住……明日我們便回家吧。”

家……嗎?似是被這句話擊中心底最柔軟的地方,清穆盯著後池,目光陡然變得濃烈深沉起來。

“好嗎?”

後池眼底的墨色濃而柔軟,她望著清穆,眼底盛著淡淡的期待和幾許微不可見的急切,清穆點頭,將她攏在懷裡,唇角輕勾,答:“好。”

後池重重的點頭,手心微微縮緊,既然無論如何選擇她都要失去清穆,那她就要選一條絕對不會失去他的方法……

天帝天後震怒也好,眾仙譴責也罷,哪怕是景昭會因此而淪為魔道……她也不會放開清穆,她破殼而出的萬載生命裡,這是她唯一不想失去的……

清冷的月色下,靜靜相擁的二人,滿園靜謐,半響後……

“清穆,你說……若是父神知道我丟了他的名聲,會不會生氣?”

“……”

“不管了,他把我丟在清池宮裡這麼多年,就算知道了也不能怪我。”

“後池……”

“恩?”

“後池,你不會的。”

清越的聲音緩緩傳入耳際,後池抬頭,朦朧的月色下,隻能看到清穆模糊的側臉,卻也錯過了他眼底淡淡的不捨和篤定。

從後池房裡出來,清穆眼底的輕鬆和暖瞬間消失,整個人都冰冷了起來,他穿過迴廊,看見倚在紫鬆下的女子,微微一愣。

“鳳染,你怎麼在此處?”

“清穆……”鳳染從陰影裡走出,神色鄭重:“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清穆眼底的驚訝恰到好處,他抬眼望向鳳染,疑惑道:“你在說什麼?”

鳳染麵色頓了頓,狐疑的看了他幾眼,見他麵色實在不像作偽,擺了擺手轉身就走,幾步之後,終是停下了腳步,歎了口氣,轉過了頭。

“無論你知不知道,我還是希望你……不要做讓後池傷心的事,你應該明白,你對她有多重要,明日我們便回瞭望山,那裡有白玦真神的陣法護著,天後輕易也闖不得。”

說完這句話,鳳染消失在了院中,清穆目光微閃,望向身後不遠處後池的房間,輕輕歎了口氣。

晨曦漸白,整個仙界一片安寧。

景昭換上了一件鎏金色澤的長裙,靜靜的坐在窗前,半響後,她將妝台上的碧綠步搖插在頭上,看著鏡中的自己,輕輕笑了笑。

鏡中人端華高貴,抿唇一笑,便勝似人間無數風景,隻是,慢慢的,那眉宇間的驕傲一點點淡了下來,到最後,唯剩一抹微不可見的擔憂和害怕……

“景昭,你這又是何必……?”景澗出現在門邊,看著端坐在窗前,明顯一夜未睡的景昭,歎了口氣。

“二哥,你說他會如何選擇?”景昭仍隻是定定的看著鏡中的自己,慢慢開口。

“你比我更瞭解清穆,我現在擔心的是母後隻見了後池,我怕她會……”

“她有什麼好擔心的!上神之位也好,清穆也罷,凡是我求而不得的,她都唾手可得……如今就連你也要為她擔心,難道我景昭註定一世都不如她不成?”似是被景澗話中的擔憂所觸,景昭兀然回頭,看著景澗,眼中盛滿怒意。

景澗微微一愣,看到景昭眼中毫無掩飾的不甘,搖了搖頭,並未多說,隻是道:“母後昨日定將你龍丹之事告知了後池,清穆遲早會知曉,他們都不是拖延之人,想必今日就會有決定,若是清穆執意要出天宮,你待如何?”

“我……”聽見此話,景昭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她咬住嘴唇,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他若離宮,母後必定震怒,屆時定會強行將龍丹從他體內拿出來……”

“母後她不會的……”景昭急急開口,看見景澗眼中的篤定,頹敗的低下了頭,以母後對她的疼愛,若是清穆真的如此選擇,她一定不會手軟……

“景昭,其實你早就知道……最後的結果會是如此。”景澗神情一暗,眉宇間多了幾分怒意和歎息,他看向景昭,一字一句定定道:“你賭的根本不是你的龍丹,而是清穆的命,你不是在救他,而是……在逼他!”

逼他放棄後池,也逼後池放棄他……

景昭的臉色一點點變得慘白起來,看見景澗神色裡的失望,她惶恐的抬頭,喃喃道:“不是的,我隻是想救他,二哥,我真的隻是想救他……”

說到最後,景昭痛苦的閉上眼,放在妝台上的手猛的縮緊,顯出青紫的痕跡來。

“若是最後他決定取出體內的龍丹,你……”

景澗話還未說完,一道響亮的鳳鳴聲突然在天宮四野響起,端是淒厲無比。

“有人闖進了青龍台!”辨彆出這慘叫乃是看守青龍台的鳳凰所發,景澗微微一愣,不由得驚訝道。

“青龍台是眾仙受天雷刑罰之地,誰會去闖那裡……?”景昭喃喃自語,聲音突然頓住,神情變得僵硬惶恐起來:“二哥……”她看向景澗,嘴唇不停地顫抖。

“景昭,你怎麼了?”景澗見景昭麵色不妥,神情一變,急忙走過來扶住她。

“快去,快去青龍台!”景昭的聲音突然變得淒厲起來,神情倉惶:“清穆體內的龍丹深入他靈脈之中,尋常方法根本取不出來,隻有青龍台的九天玄雷纔可以,一定是他去了青龍台,你快去阻止他,一旦龍丹取出,他會灰飛煙滅的!”

那鳳鳴聲越加淒慘,景澗神情一怔,愣愣的看向窗外青龍台的方向……然後,猛然朝青龍台飛去。

青龍台上,天際剛剛現出第一縷亮光。

一身紅衣的青年站在青龍台下,遙遙望向天宮深處,眼底溫柔綺眷。

“清穆,你說……若是父神知道我丟了他的名聲,會不會生氣?”

“後池,你不會的。”

紅衣青年緩緩勾起嘴角,在他身後,懸於半空的炙陽槍發出淡淡的哀鳴……

你不會的,終我一世,我也不會讓你去抉擇……

所以,抱歉。

我終是不能陪你回瞭望山,守著那木屋,看你親手栽下的竹林,等柏玄歸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