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35章 雷刑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35章 雷刑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第一縷白曦出現之際,淒慘的鳳鳴聲響徹在了安寧平和的九重天宮之上,安逸了數千年的仙君們還來不及反應發生了何事,如晨鐘暮鼓般厚重的驚雷聲已經一道道傳來,緩緩朝三界蔓延而去。

轟……轟……轟……

傳自青龍台的雷聲連綿不息,彷彿永無止儘,足足七七四九之數,待那雷聲停下來時,整個仙界陷入了一片無比詭異的寂靜之中,就連玄天宮和禦宇殿也不例外。

三界皆知,青龍台傳自上古之時,乃諸天仙君受罰之處,雷刑極損仙人靈脈根基,非大過從不輕易動用,更何況天雷之刑太過霸道,十道天雷足以重創一位仙君,就算是上君巔峰也不過捱得十五下而已。

天地之中,無論仙、妖、魔都是受雷劫而晉位,天雷一旦超過三十六道,便被稱為九天玄雷,乃晉升上神必經之途,可這七七四九之數……彆說後古界開創數萬年來未曾出現,就算是上古之時都很少有。

所以,當青龍台上預示著即將降臨的天雷之數終止時,整個仙界的仙君幾乎都不受控製的朝青龍台飛去。

無論是何人引發,這都必定是後古界來最震撼之事!

玄天宮和禦宇殿中同時響起了一道詫異的驚疑聲,然後白光一閃,天帝和天後消失在了各自的殿宇之中。

在紫鬆院中等著清穆的後池狐疑的朝雷聲之處看了看,抬眼見到急匆匆從清穆房中走出來的鳳染時,心底生出了些許不安。

“後池,清穆不在房中,剛纔青龍台上是怎麼回事?”顯然鳳染也聽到了那聲勢浩大的雷聲,望著後池不安的眼神心底猛然一震,清穆他該不會……

“是四九之數,有人強行以仙力引動了玄雷,我想應該是有仙君要晉升為上神了,這是個好機會,天宮大亂,天後定然不會注意到紫鬆院,清穆去哪裡了?”後池心不在焉的迴應了一聲,看鳳染神情有些不對經,急忙問道。

“後池,清穆恐怕知道了他的命是景昭用龍丹就回來的……我怕……”

“你怎麼知道?”後池神情一頓,手心猛然縮緊:“是景澗說的。”

九天玄雷……若是龍丹深入清穆靈脈深處,就隻有青龍台上的天雷才能將其強行逼出!

十五道天雷就足以重創於他,若是四十九道天雷劈下……更何況一旦龍丹取出,清穆也會被龍息焚身,灰飛煙滅。無論結果如何,他都不可能活下來。

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後池心底冰涼一片,她怔怔的抬頭,望著鳳染,眼底是不知所措的茫然:“鳳染,他昨天答應了我,會陪我回瞭望山的。”

“後池……”鳳染眼底滿是疼惜,伸手朝後池肩上拍去:“恐怕已經太遲了。”

玄雷之聲響起,那就說明清穆已經入了青龍台……

但她歎息聲還未完全消逝,後池就已經化為一道青光,朝青龍台而去。

青龍台上,青年一身紅衣,麵色冰冷的看著空中積蓄待發的雷霆之電,神情漠然。

而他四周,青龍台一米之處,竟生出一層由雷電而化的帷幕,將整個青龍台都籠罩了起來。

刺眼的電光下,青年凜冽的身影格外單薄,冰冷的氣息緩緩蔓延,渾厚的靈力自他身上湧出,朝天空中的雷電隱隱抗去。

可是他身上的靈力再渾厚,也遠不到晉升上神的地步,引下玄雷無異於送死!聞訊而來的仙君看到站於青龍台之中的紅衣青年,麵麵相覷,臉上皆是驚疑不定的神色……

景澗和景昭趕到的時候,看到的正是這麼一副光景,看見清穆站在雷電之下,景昭推開景澗,跌跌撞撞的朝青龍台跑去,卻被那層薄薄的雷電帷幕擋在了外麵。

‘噗嗤’聲響起,淡淡的雷鳴化成電光朝景昭而來,景澗急忙飛過來擋住,擔憂的看向景昭:“三妹,太遲了,玄雷已經引下,現在除非他能抗完四十九道天雷,否則這屏障根本不會消散。”

四十九道天雷,恐怕還未劈完,就已經……

“不會的……”景昭惶然轉頭,麵色慘白,全然不顧四野懸在天空的眾多仙君,朝清穆喊道:“清穆,我不要你留在天宮了,你快出來,要是龍丹取出來,你會死的!”

四周圍著的仙君聽見此話俱是一愣,也明白過來到底發生了何事,在青龍台上引下九天玄雷的想必就是清穆上君了,前些時間聽聞清穆上君身受三首火龍龍息之苦,後池上神帶其上天宮求助於天帝,看來這清穆上君八成是被景昭公主以龍丹相救了……

瞭望山神兵降世後,傳聞清穆上君和後池上神情意相投,如今看來此言果然不假,景昭公主恐怕是神女有夢,襄王無心了。

“景昭公主,多謝你以龍丹相救,不過,清穆的命,我自己來做主。”冰冷的聲音緩緩從青龍台上傳來,連身都未轉,彷彿絲毫未曾在意景昭和眾位仙君的到來,清穆隻是定定的看著天際積聚的雷電,麵色淡然。

“清穆,不要受雷劫,快出來……”景昭仍是在青龍台外苦苦哀求,眼底滿是後悔,髮釵散亂,碧綠的步搖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碎片滿地。

一旁的仙君哪裡看過向來華貴端莊的景昭公主如此狼狽的模樣過,站在一旁嘖嘖稱奇,俱低下了頭裝作冇看見。

“景昭,你這是在乾什麼,成何體統!”盛怒的嗬斥聲從天際傳來,兩道白光閃過,天帝和天後出現在虛空處,看著下麵的一幕,麵色皆有些難看。

“母後,你快把屏障打破,讓清穆出來,若是玄雷降下,他肯定扛不住。”景昭惶急的朝天後所在的方向跑去,毫不在意天帝的嗬斥,神情急切。

“景昭,玄雷之幕乃天地而生,除非玄雷降完,否則根本不可能破損。”天後垂眼看了一眼景昭,歎息了一聲,複又轉頭朝青龍台上的清穆看去,神情莫測:“清穆,你當真寧願受九天玄雷,也不願意留在天宮?”

她從冇想過,清穆的性子居然如此決絕,寧願受死,也不想受天宮束縛。

冰冷的威壓伴著天後的這句話緩緩朝台上的清穆而去,在天雷的轟鳴聲下越發讓人膽顫心驚。

青龍台上半響無語,良久後,才聽到青年冰冷得有些過於淡漠的聲音。

“蒙天後厚愛,龍丹一出,清穆不再欠天宮任何情誼,也和景昭公主再無半點關係。”

景昭站在青龍台外的空地上,愣愣的看著那抹決絕的紅影,眼眶瞬間變得模糊,身子不知所措的顫抖起來。

他怎麼可以如此無情,三界皆知她傾心於他,甘願以龍丹相救,如今眾目睽睽之下,哪怕是鐵石心腸,他也不該說出這種話來!

不是他不欠,恐怕是想說後池不欠吧……

景澗擔心的看著景昭,暗暗歎了口氣,走到景昭身邊,將她扶住,清穆此話,是說給父皇和母後聽的。

淩空站於天際的天後和天帝聽到這句話,臉色都是一變,天帝甩了甩手,退後一步不再出聲,天後神色一沉,眼底也襲上了一抹冰冷之色。

“既然如此,那本後倒要看看清穆上君是不是能抗下這四十九道九天玄雷!”

天後此話一完,一道青光劃破天際,出現在眾人麵前,從雲上走下的少女一身青衣,麵容素淡,但全身上下都有種古樸淨悅的醇和氣息。

看到景昭公主陡然繃緊的麵色,不用多猜,眾仙也知道來人是誰了!

玄雷下的背影格外刺眼,後池一步一步從雲上走下,緩緩朝青龍台而去。

她定定的看著清穆,自她身上沖天而起的憤怒氣息讓整個廣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似是有所感覺一般,一直背對著眾人的紅衣人影在這詭異的安靜下緩緩握緊了背在身後的雙手,眼微微垂了下來。

後池站定在那層雷電之幕外,雖然無風,但青色的長袍卻不知怎的漸漸揚展了起來。鳳染駕著雲從遠處飛來,看到這一幕,停在了後池身後不遠的地方,擔心的看著她。

“你必須要出來,靈脈儘毀也好,淪為凡人也罷,就算是被龍息焚燒得隻剩下精魂,你也要給我出來。”

無比篤定的聲音在青龍台外響起,不帶一絲猶疑和驚慌,就像是在陳述一件無比真切的事實一般,後池的話中,一反平常的淡然,竟帶上了濃濃的煞氣。

“你需要一世輪迴,我便等你一世,十世黃泉,我便守你十世!”

天帝和天後望向後池,眼底帶了絲彆樣的意味。相比於景昭在青龍台外的苦苦哀求,後池不過區區一句話……

青龍台上的身影兀然一頓,然後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

正在此時,璀璨的雷光劃過天際,轟鳴聲響起,一道天雷終於在青龍台上空成型,朝清穆降下。

轟……

濃鬱的靈力自清穆身上發出,裹著炙陽槍化出一道紅光,和降下來的雷電狠狠的撞在了一起,雷電的精魂之力沿著炙陽槍被引進了清穆體內,深入靈脈之中,緩緩引導著龍丹從體內出來,而攻擊的雷光漸漸消散,炙陽槍下的人影紋絲不動,如磐石一般。

後池緊握的手微微鬆開,輕輕的吐了口氣。

以自身靈力相抗,然後將精雷之力引入身體,這在青龍台上是從冇出現過的事,眾仙一邊驚訝於清穆的靈力,一邊感慨於這雷電的威力,玄雷果然不一般,纔剛剛開始,便有著如此氣勢。

天帝輕咦一聲,眼底也劃過些許疑惑,他望向天後,神情凝重:“蕪浣,這玄雷是否有些古怪,三首火龍晉升上神之位時,威力大不如此,而且隻有三十六道,這清穆怎麼引下了七七之數……這是怎麼回事?”

“玄雷是看受劫之人的靈力深淺而來,三首火龍是凶獸,按上古典籍記載,確是引下三十六道玄雷冇錯,七七之數隻有上古時一些神脈深厚的仙人在晉升上神時才能引下,可是清穆論靈力遠在三首火龍之下,也不知怎的居然會引出來……”天後搖了搖頭,將眼神放在青龍台外紋絲不動的後池身上,道:“也許清穆日後機緣不淺,所以這天雷纔會降下,不過玄雷之力一道重於一道,到最後更是層層疊加,以他現在的靈力,要把四十九道玄雷抗完根本不可能。”

隨著天後的話落音,又一道天雷隨之降了下來,和炙陽槍化成的紅光相抗。

轟轟轟……

天雷的速度越來越快,纔不過一息時間,十五道天雷就已降完,青龍台上短暫的平息了下來。

紅光散開,圍在四周的仙君看著隻是微微喘氣的清穆,俱是驚呆了眼。

十五道天雷,已經是一般上君的極限,就算是有炙陽槍相幫,清穆上君的靈力也太過恐怖了。

看著青龍台中微微***的身影,後池的腳步抬了抬,終是握緊指尖,停在了原處。

眾人的驚歎還未完,雷電之勢又起,比剛纔更加可怖的雷電重新積聚,朝著清穆而來,一道道雷電之下,那穩如泰山的紅色身影終於微微顫抖了起來,炙陽槍身上的紅色光芒也被漸漸削弱……

‘哢嚓’一聲脆響,紅光完全消失,炙陽槍發出淡淡的哀鳴,從空中掉落在清穆身邊,景昭驚呼,捂住嘴,臉色蒼白的看著猶若實質的雷電直接劈到了清穆身上。

每一道雷電消失,青龍台上的身影就彎曲得越加厲害,終於,一聲悶哼響起,鮮紅的血跡緩緩從清穆唇邊逸出,他全身顫抖,半跪在地,手狠狠的拄在了地上。

後池定定的看著青龍台上的人影,突然將輕顫的手握緊,抬步朝雷電之幕闖去,卻被一雙手死死拉住,在她身後,鳳染的聲音緩緩傳來,盛著慢慢的歎息。

“後池,你幫不了他。”

雷電毫無顧忌的劈在他身上,血肉之軀,完全承載了雷霆之怒,紅色的長袍漸漸染成了暗紅色。後池甚至不知道,那紅色到底是由多少鮮血才能染成那般濃烈,暗沉。

她轉過身,玄墨的眼眸深沉一片,裡麵竟隱隱的沁出了血紅之色,鳳染瞧得一愣,怔怔的鬆開了後池的手。

“我知道,鳳染,我從來冇有像現在一樣痛恨過自己的無能。”

淡而清冷的聲音緩緩響起,帶著空洞的蒼白。

身為上神,卻靈力低微,彆說幫助清穆抗下天雷,就連這帷幕也跨不過一步。

我隻能在你一米之外,看你為我受儘諸天神罰,清穆,你讓我情何以堪!

一道道數著,轟鳴的雷電聲漸漸讓人變得麻木起來,眾人看著那彷彿永遠也不會倒下的身影,眼底的驚訝漸漸變成了歎服。

最後五道雷電降臨之前,整個天際安靜了下來。鮮紅的血跡緩緩自清穆手上滴落,染紅了青龍台,那身影搖搖欲墜,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已是強弩之末,若再降下幾道雷電,等龍丹從他體內被逼出,恐怕清穆連抵抗體內龍息的靈力也冇有了………

最後五道天雷在眾人凝神屏息下緩緩聚集,但卻遲遲冇有降下,正當眾人奇怪之餘,卻發現……那五道雷電居然緩緩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毀天滅地之勢,濃濃的威壓自那雷電中傳來,甚至讓站得近的仙君隱隱有臣服叩拜的感覺!

後古界以來,從來冇有一個人能抗下九天玄雷到如此地步,也就從來冇有人知道,最後五道雷電其實是疊加而成!

眾人麵色大變,彆說取出龍丹,恐怕這最後一道天雷降下之際,就是清穆灰飛煙滅之時!

“母後,我求求你,救救他,我不要龍丹了,我後悔了,我不賭了!”景昭喃喃自語,突然朝天後的方向跪了下來,眼底滿是惶恐和絕望。

“景昭,太遲了,如今天雷之勢已成,無人能夠逆轉,若是他不接下,受這雷刑就會是整個天宮。”天帝緩緩搖頭,眼底同樣滿是意外和驚疑。

他與蕪浣和三首火龍一樣,都是受三十六道玄雷晉升為上神,也從來不知,七七之數到最後會有如此恐怖的威力,在他看來,清穆能接下前麵四十五道天雷本就已經是奇蹟了,況且他能感覺到,現在的清穆不過是靠著一絲靈氣將命吊住罷了,救或不救……其實根本都冇有活下來的希望……

天後對著景昭看了一眼,冇有出聲。

“父皇,母後,求求你們了。”景昭神色哀慼,緩緩倒在景澗懷裡,眼底滿是後悔:“二哥,我後悔了,我真的後悔了,求求你救救他。”

景澗緩緩搖頭,麵色不忍,歎了口氣。

“清穆,告訴我,你會活著出來。”滿室寂靜下,後池緩緩開口,眼底深沉一片,鮮紅的血跡自她掌心滴落,她麵色仍是一片淡然,甚至連眉角都冇有皺一下,但聲音卻顫抖冰涼得如同冬九臘月的冰石一般:“清穆,說話!”

“後池,我答應你,一定……一定會活著出來!”

虛弱的聲音自青龍台上傳來,半跪在地的青年緩緩轉過頭,大口大口的鮮血自他嘴中湧出,髮絲散亂的披在肩上,容顏模糊,但一雙眼卻明亮得猶如晝夜的星辰一般。

眼睛漸漸變得模糊濕潤,後池突然無可自抑的顫抖起來,她望著跪在青龍台上的清穆,眼底竟恍惚的出現了朝聖殿中那難以忘懷的一幕。

懸於天際的祭台,一身黑袍的上古之神,席捲三界的洪荒世界,還有……那被阻擋在陣法之外,眼睜睜看著上古消失的玄色身影。

無儘的悲涼和痛恨,能如潮水一般將整個人淹冇……

無論你是誰,數萬年前,你是否也曾同我此時一般,無比憎恨被隔絕在這一米之外的地方,隻能看著那人的生命緩緩流逝,卻寸步難儘,無能為力!

如果是,那這世上最絕情之人,一定是將你置於如斯地步的人!

“清穆……”

伴著後池的低喃,毀天滅地的雷電從天際劈來,整個天空一片黑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