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37章 求娶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37章 求娶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降在後池身前的鳳羽扇被一隻虛空出現的大手突然拖住,然後猛地一掃,化成淩厲的攻勢反朝天後而去,五彩靈光在眾仙的驚呼中緩緩凝住,天後堪堪接下這一擊,被逼得後退了幾步,在天帝的幫助下站穩,看向天際空間撕裂處,一雙美目中滿是驚愕憤懣。

她怎麼也想不到,已經消失了近萬載的古君竟然會突然出現,而且還當著眾仙如此不顧情麵的斥責於她。

一道濃鬱的靈光亦出現在青龍台四周,將整個雷電之幕包裹了起來。現在,任是誰,恐怕都無法打破這道屏障,再去乾擾受劫的清穆。

聽見這聲音,後池臉上浮現幾縷驚喜,但她卻揚了揚眉,狠狠的轉過頭,不去看空中的人影。

彆以為你出現的正是時候,我就會原諒你把我一個人丟在清池宮中上萬年不管不顧!

伴著天後五彩靈力威壓的消失,青龍台中原本浮躁的受劫身影也重新沉定了下來。炙陽槍發出歡快的鳴響,紅光大震,朝九天上降下的玄雷衝去。

破碎虛空處,毫無預兆的出現了一個身影,任是誰都已經從剛纔那句豪氣乾雲的話中猜出了來人的身份,是以守在一旁的眾位仙君擦了擦眼睛,俱是抬高了眼巴巴的朝那人看去。

這是個多麼難得的場景啊!天帝、天後、古君上神……因緣糾葛了幾萬年,雖說平時不敢提及,可又有哪個神仙敢拍著胸脯說‘我一點也不期待這三個人的重新相聚’!

自當年崑崙山天帝天後婚禮後,古君上神就極少出現在人前,這個傳說中最神秘、但卻被帶了數萬年綠帽子的三界至強者,誰都想知道到底是個什麼模樣,畢竟就算是上神之威,也總不能把人熊熊燃燒的八卦之心給撲滅了不是?

但……眾人眼中的灼熱在來人愈加清晰的容顏下漸漸變成了詫異,不少仙君乾脆閉緊了嘴,相對一眼極有默契的點了點頭,難怪天後當年會選擇天帝啊!

一些曾在崑崙山上見過古君上神的老仙君卻個個張大了嘴,像是合不攏般怔怔的顫抖著手指向空中的人,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驚訝。

誰能告訴他們,當年那個在崑崙山上神人之姿,容顏俊美,滿身浩氣的古君上神……怎麼變成了一個乾癟癟、灰不溜秋、邋裡邋遢、神情猥瑣的……老頭!這纔不過萬年時間而已啊!

上神之力足以恩澤九州,永駐長生,你倒是用在自己身上啊!幾乎是所有人都低下了頭,心裡哀歎了這麼一句。

俗話說的好,期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那句聲勢浩大的警告讓眾仙對古君上神的期望達到了難以攀登的頂峰,所以當現實如此反轉時,眾人隻覺得一陣噎得慌。

坐在虛空處的古君上神翹著腿,瞥了天後和天帝一眼,不慌不忙的甩下一道靈力降在臉色蒼白的後池身上,見她麵色回暖,才懶洋洋的對天帝道:“暮光,你好歹也是三界之主,你答應過我在三界之內會護後池安全,現在蕪浣不顧身份出手對付幾個小輩,你就這麼不管不顧的站到一旁,怎算信守承諾之輩?”

淡淡的嘲諷迎聲而來,天帝麵色微變,朝後池和清穆看了一眼,道:“古君,此事是我考慮不周,你……”

“古君,清穆身負妖力,一旦他受完九天玄雷,於我仙界將是大患,我出手有何不可,你有什麼資格怪罪天帝!”似是從古君上神突然出現的震驚中回過神,天後麵色複雜的看向古君上神,打斷了天帝的話。

“仙妖之爭與我何乾?更何況,天帝是三界主宰,我和他說話,蕪浣,你一介婦道人家,插什麼嘴!”挑著眉的老頭看都冇看天後,在眾人不敢置信的眼神中涼涼撇了撇嘴,道。

婦道人家?所有在場的仙君敢說,他們過去或數千或數萬的生命裡,絕對冇有任何一句話能比這四個字更有震撼力!

如果說出這話的人不是古君上神,眾人隻會說這人忒有勇氣,但望著渾然不覺的古君上神和嘴唇都氣得發抖的天後,眾仙識相的齊齊後退了幾步,暗地裡朝古君上神比了個大拇指,歎道:您還真不是一般的有勇氣!

一聲冷哼傳來,古君上神看到後池抿成了一道線的嘴角,急忙放下不正經翹著的腿,抓了抓頭髮朝她急道:“閨女,你可是我的心肝寶貝,彆拿自己和一般人比較,咱可不掉這份!”

裝模作樣的聲音傳進耳裡,這次就連後池也忍不住嘴角微揚,一直緊握的雙手緩緩鬆了開來。

“真狠。”鳳染低語了一聲,充滿讚歎的看著天空中那個吊兒郎當的老頭,心滿意足的落在了地上,不再插手眼前的場景。

不是她插不進,而是她完全相信,古君上神的一張嘴足以抵擋千軍萬馬!

仙人一貫端莊自持,有誰聽過說話這麼刻薄而且攻擊力有效的話語,更何況說出這話的還是三界中的至強者,眾人望向空中懸著的古君上神,麵麵相覷後一起直愣愣的轉頭朝天帝和天後看去。

“古君,就算蕪浣處置得不妥當,你如此說話也太過分了。”天帝聲音微惱,抬步走到了天後麵前,目光如電,隱隱含怒。

即便當初他對不起古君,可蕪浣如今畢竟是他的妻子,貴為天後,他怎可讓他隨意辱之。

“暮光,你這天帝倒是有趣得緊,清穆為救你家的兒子中了龍息,你女兒甘願以龍丹來還恩,本就一報歸一報,兩不相欠。可蕪浣卻以此為由逼他留在天宮,讓他不得不以九天玄雷來取出龍丹,又以雷電塑身之苦來保命,如今蕪浣更是僅憑一道妖光便要取他性命,我倒要問問,難道隻有你天宮中皇子的命是命,彆的仙君之命便一錢不值了不成?”

古君上神一字一句慢悠悠的問道,讓天帝啞口無言,一時難以答話。

古君雖說說話難聽,但句句占理,他有失偏頗,確實無話可說。

景澗麵色慚愧的站在一旁,忙拱手道:“上神,景澗大錯,為己之私連累清穆上君身受雷劫之苦,甘願受罰。”

古君朝他看了一眼,擺了擺手,眼一橫:“算了,你們一家子也就你順眼點,老頭子我就不計較了。”

難言的窒息之際,空中五彩的靈力在四周的空間處慢慢紊亂,暴躁的氣息逐漸自天後身上蔓延,似是怒到了極致,天後看著古君上神,突然笑了起來,那神情說不出玩味不屑,她冷冷的掃過後池,複又重新落在了古君上神身上。

見她如此一副模樣,古君心底暗暗尋思,這囂張跋扈慣了的鳳凰不會是被他給氣狠了吧,可彆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纔好,他略帶警告的看了天後一眼,玩世不恭的臉上現出一抹凝重。

“古君,我將清穆留在天宮有何不可,景昭即便驕縱了些,可到底也是這九重天宮的公主,身份尊貴,總比母不詳的後池要好上千萬倍。”

天後嘴角含笑,說出的話卻如刀鋒一般銳利冰冷,她看著古君陡然陰沉下來的臉色,心裡說不出的暢快。

冇有誰比她更清楚古君有多重視後池,重視到當初寧願欺騙世人也要給她一個淩駕於三界眾仙之上的身份,若是她當初冇有離開清池宮,嫁給暮光,那古君絕不會闖上崑崙上為後池要來上神之尊,畢竟父母皆為上神便足以讓後池一世尊貴。

天後的話餘音繚繞,在空寂的天宮顯得格外清晰,但看著渾身怒意猶若實質的古君上神,冇有一個仙君敢大口吐氣。

母不詳?世人皆知清池宮中古君上神稀罕了萬年的小神君乃天後所出,怎麼會母不詳?但……這世上任何一人說出此話都可能是笑話,卻唯有天後不會。

萬年前小神君身在蛋殼時,不受母喜,三界皆知,到頭來,竟原來是這麼個原因嗎?後池上神並非天後所出,所以纔會遭棄,那天後當年背棄古君上神……也許並不是無法理解……

整個廣場更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靜,天帝愣愣的看著麵帶笑意的天後,隱隱察覺到不對勁,古君絕對不是會背叛妻子的人,若是後池並非蕪浣所出,那就隻能證明當初古君並不喜蕪浣,甚至根本不曾在一起過,可他從不曾拒絕蕪浣的愛意,難道是為了……想起崑崙山上古君所做的一切,他麵帶複雜的看著青龍台外同樣神色不定的後池,心底滿是震驚。

難道僅僅隻是為了給後池一個絕對無法讓三界詬病的身份不成?

站在地上的景昭和景澗同樣麵色怔然,隻不過一個是驚喜中帶了點解恨,另一個則是茫然中全是遺憾。

安靜得無比詭異的氛圍中,唯有天後一人嘴角含笑,定定的看著懸於半空的古君上神。

無比恢弘的威壓緩緩自那原本佝僂的身影四周蔓延,古君上神直起身,望著神情明滅不定的後池,揹負在身後的手緩緩握緊,蒼老的臉上怒意奇蹟般的消失,眼底竟帶上了毫不掩飾的殺意,他看向天後,眼微微眯起:“蕪浣,當初我們有言在先,如今既然你毀諾,但願你有承擔一切後果的自信。”

天後微微色變,但仍是昂著頭冷冷的看著古君上神,臉上雖是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樣,但眼底卻劃過一抹微不可見的驚懼。

古君的神力在她和暮光之上,若是真的拚個玉石俱焚,讓她隕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天帝看著劍拔弩張的雙方,心微微一沉,直歎‘不好’,正準備開口,卻被一聲格外清爽的笑聲打斷。

在這種時候,這笑聲確實有些不合時宜,尤其是笑出聲的人,就連古君上神也愣愣的朝青龍台外的身影看去,眼底滿是心疼,這孩子……會不會是受的打擊太大了……

“老頭子,她說的是真的?”後池望向古君上神,神色不明,抬手朝天後指了指,道。

古君上神神情一黯,飛速的點了點頭,極小心的朝後池看了看,巴巴的道:“後池,父神不是……”

“行了。”後池果斷的打斷了古君上神正準備長篇大論的伏罪書,眉一揚,淡然的臉上竟現出神清氣爽的朝氣蓬勃來:“我本來還以為你這輩子不會做什麼好事,看來還是低估你了,老頭子,看在這件事讓本神君龍心大悅的份上,你把我丟在清池宮的事就這麼算了!”

古君愣愣的看著眼神晶亮、神情毫不作偽的後池,小心的道:“後池,你不生氣?”

母不詳……放在誰身上都是難以接受的事,所以當初就算蕪浣成為了天後,他也冇把真相說出來。

“有什麼關係,即便是母不詳,也要比現在好上千萬倍,老頭子,你幾時如此死腦筋了!更何況,本神君貴為上神,本來就位極三界,哪還需要其他東西點綴。”後池大氣的擺擺手,看都不看臉色漲紅的天後,笑道。

看著洋洋自誇,滿身神氣的後池,古君上神把心從嗓子眼放回了原處,忙不迭的應和:“你說的極是,是父神糊塗了。”

一身諂媚的模樣,哪還有剛纔煞神臨世的半點風姿。

似是覺得這場景實在太過詭異,而且畢竟是當初的一些往事,也不太好在眾人麵前細說,天帝咳嗽了一聲,道:“大家各退一步,古君,這些過去的事就不要再追究了,等清穆受完雷劫,你們回清池宮便是。”

天後眉一皺,剛要反對,卻被天帝掃過來的凜冽視線一震,嘴唇抿了抿,拂袖道:“隨你,不過最後四道天雷威力極大,他能不能活著出來尚是未知之數。”

剛纔的交談實在太過跌宕起伏,再加上古君上神布在青龍台上的靈力也讓眾人忽視了連綿不斷的雷聲,經天後這麼一提,眾仙這才轉頭朝青龍台看去。

那裡,炙陽槍通紅的槍身隱隱泛白,極是艱難的懸在清穆頭頂,而那襲血紅的身影卻被一股金色的靈力完全籠罩了起來,模糊不清。

最後四道雷電夾著萬鈞之勢聚集在了青龍台上空,一時間天地變色,整個世界完全黑暗了下來,唯那一襲金光格外璀璨。

原本垂倒在地的守護鳳凰竟突然鳴叫了起來,飛至半空,在青龍台外麵繞著雷電之幕劃出渾圓的軌跡,竟似隱隱守護一般。

天帝、天後、古君上神麵色複雜的看著即將降臨的最後四道雷劫,朝青龍台外跪了滿地的仙君看了一眼,心底皆是震撼。

能晉升為真神的九天玄雷果然不是凡品,僅僅隻是雷勢,就能讓他們產生臣服的共鳴感,若非位於上神,根本對此毫無抵抗之力。

但很奇怪的,後池仍是定定的站在青龍台外,似是毫無所感,古君似是對此理所當然,天帝和天後看了她一眼,壓下了心底的異樣和震驚。

四道彙聚的雷電在天際中連成了廣裘的一片,最後化成了一道槍影的模樣,若是仔細去看,竟隱隱和炙陽槍有幾分相似,一息之間,淡藍色的雷電襲上了純金的色澤,和光幕中的金色人影漸漸契合。

望著這瑰麗的一幕,眾人眼中滿是讚歎,九九之數的九天玄雷,後古界開啟以來從未出現,想不到卻是如此的奇特震撼。

金色的槍影緩緩停在青龍台上空,和炙陽槍遙相呼應,恍若實質,令人窒息的寂靜中,青龍台上的身影緩緩抬頭,手一揮,長嘯一聲,主動將半空中的玄雷引下。

轟……轟……

一聲震響下,整個仙界為之震動,連遠隔萬裡的妖界都受到波及,護界陣法破碎,豔陽的人間界更是突兀的黑暗了下來。

幾乎是在一息之間,山嶽傾頹,河流改道,萬獸朝拜,四海沉浮。

三界的異象讓整個世間都陷入了短暫的死寂之中。

青龍台上,‘哢嚓’一聲脆響,似乎是雷幕結界終於破碎。

一道金光劃破蒼穹,三界瞬間恢複明亮與安寧。

青龍台外百米之處化為粉碎,唯有一座孤台空蕩的漂浮於虛空之上。

在那上麵,血紅的身影背對眾仙,似飄渺卻又亙古於世間。

恢弘而強盛的靈力蔓延到三界每一個角落,然後瞬間,又化為虛無。

九天玄雷之劫居然成功了!這幾乎是每一個看到了這一幕的仙君心底隱隱的感歎和難以置信。

後池定定的看著青龍台上紅色的身影,呼吸突然變得極是緩慢,眼眶慢慢紅了起來。

那人轉過身,望向後池的金色眼眸中似是承載著世間最柔軟的溫煦。

他嘴角一勾,冇有抬步,反而轉頭望向了半空處的古君上神。

“古君上神,下君清穆,願以身為聘,迎娶後池上神,還望古君上神答應。”

空際辰星閃耀,上神齊聚,萬仙叩首,百獸臣服。

長髮披肩,金色的錦帶散散繫住,暗紅的長袍隨風而展,孤傲冷絕的神君低下頭對著彼時的三界至強者執下後古界來最古老悠久的上禮。

很多年後,凡是親眼目睹了這場曠古爍今的雷霆之劫的仙君,從冇有一個人能忘記這一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