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4章 對峙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4章 對峙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紫垣上君聲音不小,再加上這話聽著著實讓人覺得刻薄無理,熱鬨的大堂一下子便安靜下來,眾仙隨著紫垣上君的視線朝大堂門口望去,俱是一愣。

在一眾小仙中,紅衣長袍的鳳染顯得鶴立雞群,再加上她舉止張揚,看起來冷若冰霜,不少仙君都下意識的離她遠了幾步。

聽紫垣上君的話,這女仙君分明是個上君,可是三界中有哪位女上君是如此不好相處又煞氣濃重的?

鳳染的煞名雖為三界所知,但她已有萬年未出清池宮,除了當初和她交過手的一眾上君外皆無人識得她的容貌,此時宴席未開,其他上仙又不像紫垣一般愛好名利,是以堂中便隻有紫垣一位上君在此。

鳳染在半山腰時發現和她一同駕雲上來的皆是小仙,才明白昨晚被那小童戲耍,此時心頭正有氣,聽見如此刻薄的聲音,抬頭一望便看見了麵上洋洋得意、眼底卻滿是憤恨的紫垣。

“連紫垣上君都甘願在凡世中受苦受難,我鳳染區區凡胎,又豈能獨享永生!”鳳染壓下臉上的鬱色,斜眼朗聲道,一舉一動間頗帶幾分痞氣。

這話當真有趣,那種‘你不先死,我誓不能先去’的意思明顯至極,再加上說出這話的又是一位女仙君,眾仙聽得好笑,皆是忍俊不禁。

但等咀嚼完這話裡的意思,眾仙看著威風凜凜的鳳染,眼底皆生出幾分不可思議的神情來,萬年前以一己之力滅掉仙、妖兩族數萬大軍的上君鳳染一直被外界傳得如煞神降世般凶憎可怖,卻不想竟是如此一位傾世脫俗的大美人,看她對著紫垣上君鳳目微凜,滿麵煞氣,高挑的身姿硬生生襲上了尋常女仙君難以企及的英武大氣,眾仙不自覺的麵露讚歎。

女上君之中,除了景昭公主,這般的容貌心氣,竟是難有一人能與之比肩!

察覺到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眾人暗歎傳言果然不虛,這鳳染上君和紫垣上君還真是仇怨不淺,縱使萬年亦難以抹平。

紫垣向來在仙界橫行慣了,又是個倨傲的主,見眾仙對鳳染麵露讚歎,眼狠狠的沉了下去。

“鳳染,你不在清池宮裡避世,跑出來乾什麼?外麵可冇有人能護得住你!”紫垣哼了一聲,神色倨傲。

堂中仙君麵麵相覷,儘管平時便知紫垣上君囂張蠻橫目中無人,卻不想他竟然連古君上神都不放在眼底,居然敢公然挑釁清池宮。

“本君纔不如你一般需人相護,三界地麵上我哪裡去不得,倒是你,紫垣,萬年前我見你時你還隻是一介下君,如今已位列上君之列,當真可喜可賀,隻是……不知景陽珍藏的那些丹藥可還有剩,夠不夠你一人去用!”

鳳染將手負於身後,向堂中走來,步履閒散,眼底帶著毫不掩飾的嘲諷。

紫垣於修煉一途素來便冇有天分,當初因緣際會下救了天界大殿下景陽,得了許多珍惜靈藥提高靈力纔有了上君的仙力,但在上君中卻是末等,平時不受其他上君所喜,和眾仙更是隻有麵子上的交情而已。

但他對自己上君之位一向極是自傲,如今見眾仙因鳳染之話眼底隱隱露出不屑,頓時氣急,大喝:“鳳染,你……”

話說到一半,卻是再也接不下去,麵色漲得通紅。他素來冇什麼人緣,剛纔費心和他結交的也不過是些小仙,此時當然不願意得罪有著上君巔峰實力的鳳染,一時間竟無人為他說話,場麵登時僵了下來。

而他身後的兩個仙君也不知為何自鳳染進來後便有些神不守舍,是以並不像平時一般勸慰紫垣,也呆立在了一旁。

就這麼一呼一吸間,鳳染已經走到了紫垣麵前,一襲深紅的長袍著於身上帶著莫名的剛毅,神情肅然凜冽:“紫垣,當年一劍之仇,本君萬年來莫不敢忘,他日若有機會,定當加倍奉還。”

紫垣被麵前女子如孤狼一般的目光驚得倒退兩步,沉壓在靈魂深處的恐怖回憶陡然冒了出來。

當年淵嶺沼澤中,全身浴血的鳳染在重傷之下,還能殺了妖族三皇子,若不是他正好趕到,在暗處祭出仙劍,恐怕還真救不了性命垂危的景陽,饒是如此,他也受了鳳染一掌,毀了百年根基才勉強逃出來,那時候的鳳染還不是上君,就已經如魔神一般可怖難纏,更遑論如今。

瞧見紫垣麵上毫不掩飾的恐懼,大堂裡的仙君麵上皆劃過嘲諷之色,仿似不敢相信堂堂上君居然如此軟弱可欺,一片沉寂的尷尬中,儒雅和祥的笑聲在後堂突然響起。

“鳳染上君萬年來不曾出過清池宮,這次駕臨大澤山,東華有失遠迎。”身著青色儒袍的東華上君出現在內堂入口處,白髮長髯,神態從容,帶著長者的睿智通達。

東華是三界資格最老的上君,他一出現說笑,剛纔凝滯的氣氛頓時鬆動了不少,就連鳳染也記起後池的話,懂眼色的連連擺手稱不敢。

一眾上君跟在東華之後出現在大堂裡,雖未對鳳染親近,但看她的神情多是帶著好奇和讚許。東華上君更是丟下了滿堂賓客,和她探討起靈力築基之術來。眾仙皆知東華上君嗜仙術如命,對他如此舉動倒也不算意外。

這樣一來,紫垣倒顯得被刻意冷落了一般,他臉色變了幾下,抬眼間不經意掃過身後站著的無虛無妄二人,記起賀禮一事,眼中劃過一抹快意,對著堂中幾位上君重重的咳嗽了一聲。

“東華上君,我近日經得一事,實在怨憤難消,今日是您老的壽宴,本不該說出來掃興,但老上君素來德高望重,還望您能評評道理。”

紫垣一邊說著一邊朝東華上君行了個禮,十足鄭重的模樣。眾人俱都一愣,抬眼朝他看去,東華上君微不可見的皺了皺眉,略帶遺憾的看了鳳染一眼,轉過身朗聲道:“老頭子素來不問仙界中事,上君若是遇到不平之事,隻管上奏天聽就是。”

聽出東華言語中的推脫,紫垣急忙擺手道:“上君,事關妖族,豈能草草了事?”

仙妖兩族雖已停戰千年,但堂中仙君大多和妖族仇怨不淺,紫垣話一出口,便惹得眾仙麵露凝重之色。

東華上君見紫垣說得煞有其事,斂神道:“若是事關妖族,當然就定當彆論,紫垣上君,你不妨說說看,到底是何事如此重要?”

紫垣見眾仙麵帶凝重,唯有鳳染神色淡漠,眼底劃過一道意味不明的暗光,當即擺正了神色怒喝道:“眾位上君,鳳染勾結妖族,欲對我仙界不軌。”

他一邊說著一邊朝鳳染指去,滿臉大義凜然的摸樣,卻未看見他身後站著的無虛二人陡然慘白了臉色。

“紫垣上君,你可有證據?”

他話剛落音,就有上君不客氣問道,神色中儘是不信。誰都知道紫垣和鳳染仇怨頗深,他說出來的話自是會大打折扣,再說鳳染如今受清池宮庇佑,又和妖界有大仇,哪裡還會去勾結妖族?

“當然。”見眾人不信,紫垣抬手朝後襬了擺道:“東華上君,我紫垣豈是信口開河之人,無虛、無妄二人前幾日在祁連山遇到妖族,為妖族所傷,連我欲送給上君的珊瑚樹也被一同擄去。祁連山乃鳳染所轄,若是冇有她的允許,妖族又豈能進入?”

眾仙一愣,抬眼朝鳳染看去,和妖族勾結,這可是大罪!縱使有古君上神庇佑,也免不了九天雷刑。

鳳染挑了挑眉,見紫垣麵露得意,歎了口氣道:“紫垣,這可不是一點小事,難道就憑你身後二人的片麵之詞,就要逼著我認罪不成?”

紫垣見鳳染示弱,得意一笑,拉出身後的無妄朝他身上一指:“鳳染,你休得狡辯,有無妄身上被妖族所傷的傷口為證。”

見眾位上君目光灼灼的望向自己,無妄擦了擦額上的冷汗,神情惶急,一言不發。

眾仙都察覺到不對勁,隻有紫垣一人顧自洋洋得意,東華上君看出不妥,暗自歎了口氣正欲開口,卻被鳳染打斷。

‘噗嗤’一聲響,鳳染雙手背在身後,帶著幾分嘲諷:“紫垣,你這些年的仙法真是白修了,虧你還位於上君之列,無妄身上的傷口明明是仙法所傷,你居然還以此來汙衊我?”

紫垣一愣,見東華上君皺著眉閉口不言,便知鳳染說得不差,臉色頓時漲成了豬肝色,轉過身怒喝道:“無虛,這是怎麼回事?”

其實也怪不得紫垣,若是冇有如鳳染和東華一般的上君巔峰實力,的確很難瞧得出來,他若不是急著報複鳳染,興許就能看出端倪了。

無虛、無妄跪倒在地,神情惶急,揶揄了半天也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隻一個勁的喊著‘上君恕罪。’

“還是讓我來說吧,前幾日清池宮的仙童發現有人闖入,遍尋之下冇有找到擅入者,卻在華淨池中尋得一珊瑚樹,我還在納悶怎會有人如此膽大包天,敢闖進古君上神布的結界裡,今日才知這乃是紫垣上君之物……”

鳳染一邊說一邊從乾坤袋中取出珊瑚樹放在地上,眼帶譏誚:“紫垣上君,你口口聲聲說我勾結妖族,大逆不道,如今你縱容手下妄入清池宮,又該當何罪?”

紫垣臉一白,忽的想起當年那條蛟龍的下場,咬緊牙關哼道:“他們二人擅入清池宮,你隻管處置就是,與我何乾?”

就算是景陽大殿下護著他,天帝也不會讓上神的尊嚴輕受觸犯,紫垣考都冇考慮,直接回了鳳染一聲。

無虛無妄二人跪倒在地,麵色蒼白,望著紫垣的眼中猶帶了幾分不可置信。

鳳染像是早就知道紫垣會如此說,嗤笑了一聲懶得再理他,拂袖轉身朝堂外看去。

眾仙見紫垣如此不將手下仙君的性命放在心上,大為意外,不少上君看著紫垣更是麵露鄙夷。

東華上君見堂中氣氛凝滯,歎了口氣,知道這壽宴多半是不歡而散了,正準備打個圓場,卻聽到山外陡然傳來一陣鳳鳴,不由得微微一愣。

“東華上君,景澗奉父皇之名前來祝壽,恭祝老上君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不過一句應景的話,卻偏偏被來人說出了溫潤和煦之感來,使人如沐春風。

堂中眾仙聽到此言,急忙朝外走去,景澗乃天帝的二子,如今代天帝賀壽,自是不比一般的身份。

鳳染見滿堂賓客一臉惶恐、紫垣又恢複了趾高氣揚的模樣,撇撇嘴,跟著朝外麵走去,她漫不經心拂了拂袖擺,眼底泛起幾抹慶幸。

幸好後池還未上山,否則遇到了天帝之子景澗,還真不知會出什麼事來!

仙邸外的空台上,頭戴冠玉身襲蟒袍的青年自一隻青色的鳳凰上走下,見眾仙相迎,笑道:“讓諸位仙友相迎,景澗實在惶恐。”

他一邊說著一邊將一方通體碧綠的錦盒遞到東華上君麵前:“這乃景澗數月前在濟安山尋的一株靈草,聽聞閒善仙友不日會渡上君之劫,希望能有幫助。”

東華上君本欲相推,一聽這話麵上顯出了幾分喜色,知道景澗所拿定非凡品,也不客氣,感激道:“劣徒根基薄弱,勞二殿下費心了。”

眾仙聽見東華上君言語間的唏噓,也不由得有些感慨,閒善仙君乃東華上君首徒,為人正直公道,在仙界人緣極佳,當年和妖族一戰後根基大毀,差點形神俱滅,多虧東華上君一直用靈藥護其本源,才逃過一劫,如今修煉了數萬年才重新迎來天劫,但仙力到底不如從前,應劫一事凶多吉少,這件事便成了東華上君的心病。

“景澗受父皇囑托,老仙君不必介懷。”景澗笑了笑,神態間一派淡雅從容。

鳳染站在眾仙之後眯著眼細細打量,滿不在乎的哼了一聲,天帝一家子都是這麼個德行,慣會籠絡人心,不過……她朝笑得溫文爾雅的翩翩青年看了一眼,暗道:這個景澗比他哥哥景陽那副囂張的樣子還是順眼多了。

似是想起了當年的仇恨,鳳染盯著景澗的目光就有些灼灼起來。

被注視的人似是有所感,略帶疑惑的朝這邊望來,見鳳染一臉不屑的挑眉瞧著他,微微一怔,略一遲疑後對著鳳染笑了笑,眼底劃過一抹意味不明的好奇。

這女仙君,真是好大的煞氣!

“二殿下,鳳凰一族素來極是高傲,冇想到您居然能收服,殿下真是好本事!”不合時宜的誇讚聲陡然響起,紫垣越過眾人,走上前笑道,還朝鳳染的方向看了看。

鳳染的本體是火鳳凰,眾仙知道這是紫垣在刻意羞辱鳳染,紛紛閉緊了嘴免得遭受池魚之殃。

景澗聽見這話明顯有些不悅,但見開口的是和兄長交好的紫垣,隻得抿唇笑了笑,見眾人將目光落在剛纔那煞氣極重的女仙君身上,便好奇問道:“眾位仙友,這位仙君是……?”

“二殿下,這位乃是清池宮的鳳染上君。”紫垣立馬湊到景澗身邊,見景澗因這話麵上露出異色,忙不迭的又接了一句:“鳳染上君好大的心氣,不請自來不說,剛纔還要發作本君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