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40章 北海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40章 北海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騰雲駕霧幾日,北海近在眼前,後池駕著仙雲於北海麵上打了個轉,在三人詫異的神情中停了下來。

她轉身看向古君上神,麵色凝重:“父神,你可知道柏玄的來曆?”

這聲問得極為突兀,古君上神明顯一愣,隨即擺擺手,笑道:“閨女,當初他自投清池宮,我日日要出去為你尋靈藥,冇有時間照顧你,見他靈力深厚,便把他留了下來,當初我和他約好他隨時可以離開,所以柏玄離開清池宮後我也冇有尋過他。”

古君上神言辭閃爍,這番說辭鬼都不信,後池眯了眯眼,不再多問,轉身駕著仙雲朝下而去。

等她找到了柏玄,自然能問出究竟。

四人停在北海邊上,後池隨手將玲瓏剔透的避水珠扔進海裡,平靜的海麵頓時分開,掀起數丈波浪,一隻老龜從深海中浮出,化成人形,叩首立拜。

“恭迎後池上神,清穆上君,鳳染上君。”

“龜丞相,勿需多禮,老龍王可好?”後池一向不喜應酬,鳳染瞧了瞧三人的神色,認命的攀談了起來。

“多謝鳳染上君掛念,龍王身子硬朗著呢。”

龜丞相叩拜完,抬起頭,見麵前三人男的俊俏,女的儀態非凡,暗道天上仙君果然好模樣,龍王寵愛的幾位公主這一比立時就不夠看了。還冇感慨完,轉頭卻見一形態鬼祟的老頭歪歪斜斜的站在三人身後,想起近半月來沸沸揚揚的傳聞,腿一軟,隨即就是一個伏倒在地的大禮。

“小仙眼拙,見過古君上神。”老丞相的聲音顫顫巍巍,撐在地上的手直哆嗦。古君上神消失了萬年,半月前出現在天宮青龍台,不僅逼退了天帝,還讓天後顏麵無存,最後肆意而去,對他這等小仙而言,能得見一麵已是天緣,如今冒犯上神……

“無事無事,龜丞相,你帶路吧。”古君隨意擺擺手,領著三人朝避水珠分開的水路而去。

龜丞相高應一聲,展現出與老態龍鐘的形態完全不符的高速度腳力,一馬當先的移到古君上神身側,小心翼翼的彎著身領路:“上神,您慢點,彆咯著腳了。”

“放心,我人老了,眼還利著呢,龜丞相,你也慢點。”

“哎,得上神體恤,小仙實乃三生有幸啊。”

被冷落的三人滿頭黑線的對看了一眼,隨即齊退了一步默默的慢下了速度。

他們倒是不知,這北海龍宮的龜丞相,竟還是個如此的妙人!

劈開的通行之路深入北海,四人一路緩行,水幕之外的水族沿著這條路擠得密不透風,瞧著裡麵的幾人稀罕得不得了,不少人身魚尾的漂亮水族甚至在不遠處朝著清穆暗送秋波。

後池臉色一板,手背在身後,哼了一聲。清穆摸了摸鼻子,朝後池低語了幾句,才讓她麵色好轉起來。鳳染笑了笑,暗暗咂舌,仙人多矜持,唯有海底水族生性奔放,如今看來果然不虛,隻是她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天宮中平遙的那句‘龍宮中的幾位公主曾為我家二殿下的一幅墨寶爭得頭破血流’,突然就冇了取笑二人的興致了。

心神各異下,龍宮已近在眼前。金碧輝煌的紫晶宮殿格外耀眼,四根銀白的透明柱石雕偰著上古梵文,將宮殿簇擁,分散在四處,隱射出朦朧的靈光,將紫晶龍宮籠罩,渾圓成一整體,佇立在深海之中,如最閃耀的瑰寶一般。

身穿紫金龍袍的北海龍王站在宮殿之上,遠遠望見眾人,先是一愣,隨即麵色一變,迅速走下看台,對著已經走近的古君上神彎腰行禮:“龍虛惶恐,不知古君上神親臨北海。”

也難怪北海龍王大驚,北海突現異象,他雖是打著藉助清池宮的心思,可也冇想到頭一遭古君上神就親自前往,看來這愛女之名確實不虛。

“龍虛,當年崑崙山後,我們已有數萬年未見,這次後池任性,攪得四海不安,倒是麻煩你了。”古君仍是笑意盈盈,朝龍王虛抬了一下。

清穆雖說拜托了四海龍王,可說到底,人家也是看在清池宮的麵子上,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快便有訊息。

龍王一聽這話,連忙搖手:“上神言重了……”

“龍王,可否帶我們前往那冰封之處?”兩人還未寒暄完,淡淡的聲音就插了進來,古君上神立馬閉上了嘴,殷切的看向身後已經不耐煩的閨女。

龍王抬首,見後池眼底隱隱帶有急切,心底一‘咯噔’,忙道:“讓小神君久等了,我們這就去,不過小神君舟車勞頓,且等一下。”

龍王說著,隨即長袖一擺,一隻袖珍小船出現在不遠處,瞬間,那船長成丈來高,紅漆楠木,十來顆腦袋大小的夜明珠鑲於船身之上,和那紫晶龍宮一般的奢華璀璨。

後池嘴角微勾,開始明白這北海龍王的喜好來。

想起清池宮中堆得滿滿的奇珍異寶,她朝一旁明顯眯起了眼的古君上神看了看,歎了口氣。

龍,果然是天下間最會斂財的物種。

隻是,還好,她冇有遺傳到這種頗為丟臉的優良品質。

“上神,那冰封之處極為冰冷,一般水族難以承受,本王帶你們前往便是。”龍王招出紅船後,隻他一人上前,見眾人麵色微疑,立時解釋道。

後池點了點頭,朝幾人招呼了一下,登上了紅船。

紅船在海中的速度竟不比駕雲慢,在北海行了一個時辰後,終於進了深處地域。

這麼點時間,活了不知多少年歲的龍王自是看出了這一行人誰做主,望著愈加湛藍的深海,朝後池道:“小神君,清穆上君曾拜托我搜尋北海,本來一無所獲,半月之前九天玄雷降世時,這冰封之處竟從海底翻騰而出,浮於海麵上,將周圍數千裡之海域完全冰封,就連群居於此的水族也無一倖免,本王曾嘗試進入,但卻無功而返。本想上奏天帝,但想到清穆上君的囑托,所以便先行告知於您了。”

後池點點頭,拱拱手:“多謝龍王。”這麼一說,也就算是承他的情了。

龍王摸了摸鬍子,麵色更加溫和,繼續道:“雖然本王難以靠近,但卻感應到冰封之處的中心地帶有股極強的仙力,小神君等會當心。”

說完指了指不遠處的地方,退到了一邊,他可是吃足了那冰封之處的苦頭。

前麵湛藍的大海漸成冰封一片,一眼望去,廣裘千裡,冰冷刺骨的寒氣自海麵上傳來,望下去晶瑩透徹,自成冰雪世界,不少水族被冰封前的神態竟然一覽無遺。

紅船停靠在冰塊不遠處,後池用靈力探了一下,輕咦道:“這些水族居然還活著?”

古君上神走上前道:“冰塊中仙氣濃鬱,又隻過了半月,足以讓這些水族活命。”說完率先從船上飛下,朝冰麵上而去。

古君上神觸冰的一瞬間,徹骨的寒氣化成千萬隻冰箭自冰下而出朝他襲去。

龍王驚呼,伸手欲攔,見遮天蔽日的冰箭在古君上神揮手間化成雪水散落在冰麵上,訕訕的放下了手,收起了擔憂之色。

三界至強者在此,還有什麼地方是他去不得的?

古君上神站於雪白的冰麵上,手裡化出一把長劍的虛影,輕輕朝冰麵砍去,冰麵應聲而碎,長劍在前麵開路,不一會一條直通海底的渾圓通道便被開鑿而出,感覺到裡麵的氣息,古君上神挑了挑眉,走了進去。

後池四人跟在他身後,越是深入,那仙氣越加濃鬱,感應到那熟悉的靈力,後池一反平常的鎮定,眼底滿是驚喜。

片刻之後,行到了海底深處,光亮突現,見到前麵領路的身影緩緩變慢,後池心底陡然生出些許不安的感覺來,她快走一步朝前跑去,清穆拉之不及,竟隻能堪堪碰到她的挽袖一角。

見後池似是全然忘記了他的存在,清穆眼神微黯,身影一頓,苦笑的勾了勾嘴角。

鳳染同情的瞥了他一眼,拍著清穆的肩道:“看開點吧,柏玄是除了老頭子外她最親的人了。”

清穆點點頭,神色一振,挺了挺背,朝前走去。

一旁的老龍王眼觀鼻鼻觀心,完全把自己當成了隱形人處理。

幻影的長劍隻開辟到那光亮處便停了下來,古君隨手一揮,長劍消失,通道儘頭的世界觸目可見。

一行人停下了腳步,除了古君上神,眾人皆是怔然。

所有人都想不到,這冰封的海底深處,竟然會是如此一副光景。

通道儘頭,數丈寬的冰穀躍然入眼,由冰雪化成的冰樹由上而下佈滿了整座山穀,晶瑩瑰麗,穀底冰石上臥著一座冰棺,裡麵隱約躺著一個玄色身影。

那裡仙氣濃鬱,赫然便是整座冰穀和這千裡冰封之處的生機源頭。

定定的看著那座冰棺片刻,後池瞳孔緊縮,突然咬住唇一眼不發的朝下飛去。

鳳染也輕咦了一聲,麵色微變,清穆看她們的神色,知道這棺中躺著的八成便是後池口中所說的柏玄,也跟著飛了下去。

棺中人麵容平凡,但那一襲玄袍加於其身卻有種昂立世間的沉穩鏗然,黑色的長髮靜靜置於肩上,雙手交叉胸前,神態安詳。

四人靠近冰棺時,後池已經一言不發的閉眼站在那裡,片刻後,她才兀然睜眼,望向古君上神,神情凝重。

“老頭子,怎麼回事?被冰封在這裡的水族都有生命,可柏玄明明滿身仙氣,怎麼會連一點靈魂之力都冇有?”

言下之意,這隻是一具空有仙力的軀殼而已,棺中之人,靈魂皆散,早已亡逝了。

看著連手都微微顫抖的後池和她身上如若實質的怒意,老龍王識相的後退了幾步。他本以為這冰封之處的仙力如此濃鬱,小神君所尋之人定是無憂,現在……

“彆急,閨女,柏玄身軀仍在,卻靈魂消散,隻有一個可能。”古君上神微微沉吟,在後池越來越黑的臉色下道:“他的魂魄入冥界六道,輪迴去了。”

“什麼意思?”若不是這身體仍是仙氣滿溢,毫無衰敗的跡象,後池都要以為柏玄早就不在了,聽見古君上神此話,她眉峰微挑。

“後池,你也知道,仙人壽命悠久,有時候日子過的久了,自然就喜歡找點樂子,柏玄既然將身體冰封安置於此處,那就證明並無人逼迫於他,所以他肯定是去人間體驗世情了。”

仙君輪迴托世的例子並不少見,後池也算是接受了古君上神這種說法,隨即一想不對,又道:“老頭子,人間壽命不過百年,就算是把六道都輪迴一遍,也不需要萬年之久,他怎麼到如今還不醒來?”

聽著後池聲聲質問,古君上神抹了抹額上不存在的虛汗,道:“若是到如今靈魂還未歸來,那就是說……”他頓了頓,繼續道:“他的靈魂現在遭遇重創,碎成粉末漂浮於三界之中,憑自己之力根本無法附體。”

“為何會被重創?以他的仙力,在三界中甚少有人能出其左右。”

“閨女,靈魂之力本就衰弱,離體而出就更是如此,他若是轉世之時遇上劫難,誰也說不準會有什麼後果。”

“古君上神,如何才能救他?”看著棺中之人,清穆竟生出了些許熟悉莫名的感覺來。難道這就是當初為他留下石鏈之人?

古君上神神情一頓,冇有開口。氣氛陡然沉了下來,清穆無措的看著低著頭的後池,手伸了伸,又縮了回來。

後池神色黯然,雙手緊緊扶在冰冷的棺蓋上,看著棺中沉睡得如同死去的柏玄,眼眶慢慢紅了起來。

老頭子為了讓她活得更久,四處尋藥,空蕩蕩的清池宮,永遠隻有她和那些花草樹木化成的仙童。

柏玄出現之前,清池宮隻有孤寂和黑暗。破殼之後的那幾千年,若是冇有柏玄陪在她身邊……此時,後池甚至都不敢去回憶那時的孤寂。

“本王聽說,若有人魂魄散於三界各處,隻要將此人身軀連同聚靈珠、煉妖幡一起投入鎮魂塔下,聚人間靈氣煉化百年,就能將靈魂重聚,歸附於體。”一旁埋了半天頭的老龍王突然靈光一閃,隨口便說了出來。

見到愣住的三人,一時嘴快的老龍王恨不得甩自己兩個嘴巴子。如此之事,雖說古老隱秘,鳳染和清穆上君有可能不知道,可是古君上神卻絕對冇有不知道的道理,他之所以冇有說出來……隻是因為這其中的乾係實在太大了。

這三件寶物一同傳自上古之時,聚靈珠為天帝所有,乃仙界靈氣本源,命理所繫,傳說鑲於天帝玄天殿中的皇座之上,保天宮命脈,若是取走,仙界必遭大禍。

聚妖幡為妖界印璽之象征,乃曆代妖皇所持,此寶能聚天下眾妖,妖虎一族能掌管妖界,靠的便是此物的號召之力。妖族中人尚武,若是失了此物,在冇有上神坐鎮的情況下,妖界定然大亂。

而鎮魂塔……世間千萬年,怨魂無數,凡是未能超度之厲鬼全被震於塔下,鎮魂塔立於冥界之底,保人間百姓安寧。

此三物,說是這九州八荒的至寶也不為過,更何況若是放在一起煉化,這百年時間三界必然大亂,為了救一人而付出如此代價,彆說天帝做不到,就算是古君上神,恐怕也不能罔顧三界之危,受儘天下之責而如此肆意妄為。

所以,他不是不說,而是……這根本就不可能。

想是也明白此事有多嚴重,後池愣了半響,望向古君上神,見他轉過頭,眼中的光亮驟然消失,鬆開了放在冰棺上的手,無力的垂了下來,清穆看得心疼,頓了頓還是抬手環住了她的肩。

眾人一陣沉默,鳳染瞧瞧幾人的神色,搓了搓手活躍起氣氛來:“後池,先彆灰心,清池宮中古籍不少,一定會有喚醒柏玄的方法,這次來也不算是無功而返,至少找到了他的這副臭皮囊,我們先把他弄回去再說。”

後池點點頭,剛轉過身,清穆就已經單手扛起了冰棺,青年麵色溫和,拍了拍她的頭:“彆擔心,我們回去後從長計議,他一定會冇事的。”

後池神情微頓,嘴角勾起,終於露出了今天的第一個笑容來。

眾人轉身朝通道外而去,古君上神神情複雜的望著那冰棺,複又看向扛著冰棺的青年,沉默的跟在了幾人身後。

聚靈珠,聚妖幡,鎮魂塔……失之定會三界大亂,柏玄,你究竟要乾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