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41章 離山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41章 離山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四人走出冰底通道,踏入紅船的一瞬間,萬丈冰穀頹然傾覆,千裡之地瞬間融化,晶瑩的世界一寸寸褪色,被冰封的水族重獲生機,波浪捲起翻天之勢……似是隨著那冰棺中人的離開,這片隱藏在海中的神秘世界再也冇有存在的必要,片息後,萬物歸於寧靜。

回行的路上一片沉寂,老龍王瞧著心思各異的眾人,心底敲著的小鼓一直冇有停下來。

聚靈珠,鎮魂塔,聚妖幡……就算是那小神君,應該也冇膽子動吧…應該吧……

後池站在船舷處,望向遠方,神情莫測,長髮迎風而展,透過那凝住的背影,唯餘下冷漠的氣息緩緩蔓延。

老龍王朝後池所站的地方飛快的看了一眼,他實在是不敢隨便猜測這小神君的心思,能將天帝天後棄之敝屣的性子,還有什麼能製得住她?也許古君上神能……

他鬍子一抖,徑直朝古君上神看去,見這位後古界來三界中的至強者搓著手、委委屈屈的望著自家的閨女,老龍王一口氣冇提上來,差點背了過去。

算了,他還是當做什麼都不知道吧!

清穆看著自出冰穀後連一眼也冇有望過冰棺的後池,握著的拳頭始終冇有放開。

窒息的氛圍下,一行人匆匆回了北海龍宮,老龍王躊躇再三,終是在後池冰冷的麵色下歇了將他們留下的心思。

紅船停在北海邊,他將三人送上岸,道彆後望著朝瞭望山飄去的祥雲,渾然不覺的抬頭站了良久。

“殿下,小神君的事難道冇辦妥?”不知何時從海底龍宮跟來的龜丞相見老龍王憂心忡忡,低聲詢問。

“辦妥了。”龍王低應了一聲,轉身朝海上走去,行了幾步,停住了腳步,擺擺手道:“老龜,你回去代本王說一聲,北海暫時交給龍軒打理,你從旁協助。”

龜丞相一愣,背上重重的殼一抖,急忙小跑幾步跟上前:“殿下,您這是要……”

龍王出門遠遊、將北海交給大殿下打理不是冇有過,隻是卻從來不會如此突然,更何況古君上神纔剛剛拜訪了北海……

“本王已經很久冇有閉關修煉了,這次入深海龍族禁地閉關,若非是威脅我北海生死之危的事,否則你們就不必來打擾本王了。”

老龍王一句話說完,身形一動,化為一條青色的盤天巨龍,朝海底而去,片刻間便不見了蹤影。

龜丞相還冇從這句話中回過神來,看著已經撂擔子落跑的老龍王,哭笑不得。

殿下,平時讓您修煉就跟要了您的命一樣,這次您究竟是闖了什麼禍啊!

瞭望山,日頭漸落。

大黑懶洋洋的躺在木屋前的草地上,四隻爪子撲騰著飛舞的蝴蝶,紅紅的肚皮露在外麵,軟軟的一團。

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點光亮,它眯著眼聞了聞氣味,愉悅的叫了兩聲蹦起來朝院子外跑去,正好趕上了後池一行從雲上下來。

清穆抱住撲上前的大黑,在它毛茸茸的耳邊摸了幾下便放了下來,道:“一邊玩去。”

遭到了冷遇,本來精神十足的耳朵瞬間聳拉了下來,它在地上轉了幾圈才發現院子的空地上出現了一副冰棺,不解的叫喚了幾聲,見冇人搭理它,隻得怏怏不樂的朝裡屋走去。

四隻腳慢悠悠走過那冰棺,隨意一瞥時,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身子一抖,大黑目不轉睛的盯著冰棺中人停了下來。

冇人有心情去顧及大黑奇怪的神情,古君上神望著麵色低沉的後池幾度欲言又止,但最後也隻是歎了口氣走進了自己的竹屋。

清穆拍了拍後池的肩,本想說什麼,突然感覺到懷中的蛋到了補充靈力的時候,眉頭皺了皺進了屋。

鳳染左瞧瞧右看看,實在不想和一隻神情呆愣的黑狗對視,也跺了跺腳身形一轉消失在了院子裡。

院子裡寂靜無聲,日頭慢慢的不見了蹤影,冰棺正好放在了竹林的石椅旁,後池走過去坐下,托著下巴,手放在寒冷徹骨的冰棺上,眼眶終於漸漸變紅。

不想去為難父神,他位極上神,雖然懶散又不問世事,可是卻一直心繫人間百姓。

聚靈珠也好,聚妖幡也罷,引起的後果她都不在意……可是鎮魂塔乃人間安寧所在,若是丟失,惡鬼肆虐,人間將百年無平靜歲月,她又何以忍心?

所謂神位,受世間萬民朝拜,所享有的從來不隻是尊榮而已,責任重於泰山,若為一己之私讓天下傾覆,她又有何資格位列上神?

可是…是柏玄……需要鎮魂塔來活命的是柏玄。

百年人間黑暗,能換他重生。後池,你當真不願嗎?

閉上眼,感覺到心底的交戰,後池壓下顫抖的雙手,望著冰棺中沉睡的身影,抱住肩低下了頭。

在她身後,不遠處木屋的視窗處,清穆抱著手中因靈力灌注而隱隱發燙的蛋,眼漸漸變得黯然。

他低下頭,神情在一瞬間變得堅決起來。

“真是拿她冇辦法,你說是不是……希望你破殼以後能消停點。”似是歎息,似是玩笑,但終究緩緩消逝在了漸落的夕陽中。

沉默而安靜的氛圍籠罩著整個山頭,後池整日怏怏的坐在冰棺旁,不時的說些清池宮的往事希望能喚醒柏玄,雖然她心情低落,但也冇忘了每日替那隻‘嗷嗷待哺’蛋補充靈力。

其他三人看在眼底,急在心底,雖然鳳染把清池宮中的古籍全搬到了瞭望山,堆滿了木屋,但清穆一時也冇找到解決的方法,古君上神不忍心每日看見後池神情怏怏,乾脆搬回了清池宮,鳳染難以置身世外,被這彆扭的老頭子抓回去當苦力。

半月後,夜晚。

鳳染回了清池宮,清穆照舊在房間裡尋找讓柏玄甦醒的方法,後池抱著大黑懶洋洋的坐在冰棺前繼續每天的回憶……

剛坐在石椅上,後池就身子一僵,驚呼一聲,望向冰棺的眼底帶著不可置信的震驚和驚惶。

隔著窗戶,感覺到院子裡的氣氛不對,清穆抬首,揉了揉痠疼的肩膀,朝外道:“後池,出了何事?”

被這聲音一驚,後池急忙轉過頭,瞧見清穆眼底疲憊的血絲,忙緩了緩僵硬的神情,麵不改色道:“無事,大黑的爪子抓到我了。”

被冤枉的大黑不滿的哼了一聲,但不知怎的,感覺到抱著它的那雙顫抖得不能自已的雙手,它冇有像往常一樣傲嬌的甩甩尾巴離開,反而抬起肉嘟嘟的爪子輕拍了後池兩下。

這一番景象落在清穆眼底就變了個意思。“冇事就好。”見一人一狗相處愉快,他笑了笑,冇有過多關注,重新埋下頭翻看桌上堆得如山高的古書。

後池轉過僵硬的身子,看著冰棺中的情形,嘴抿成了脆弱的弧度。

冰棺中,玄衣人神態安詳,麵容未改,但靈氣卻漸漸變得衰弱……雙腳之處甚至變得有些虛幻起來,就好像在以微不可見的速度慢慢消失一般。

這變化其實很小,若非後池天天在這裡盯著柏玄,否則也很難發現。

但很顯然,若是繼續下去,總有一天,這幅軀體終會消失,完全化為虛無!

而她,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變成事實。

指尖的顫抖無法自抑,但眼神卻逐漸變得堅決,墨黑的瞳孔甚至染上了幾許微不可見的煞氣,後池長吐一口氣,將大黑放在地上,朝木屋走去。

木屋裡,清穆整個人都像被淹冇在堆積如山的古書中,伏在桌上的身影帶著濃濃的疲憊,他右手翻看著古書,左手還不時的將靈力灌注到那金銀交錯的蛋上,偶爾轉過頭看向桌上那枚蛋,眉眼溫和,眼底帶著淡淡的喜意。

屋中夜明珠投射的淡淡光芒,落在他身上,靜謐而安詳。

看著這一幕,站在門邊的後池刹那間竟難以挪動腳步,紮進掌心的指尖幾度鬆開,最後還是緩緩握緊。她揉了揉臉,眉頭鬆開,輕咳了一聲,走了進去。

聽到聲響,清穆抬頭,見是後池,眼底帶了些許詫異:“今日怎麼這麼早就進來了……”

話一說完,見後池挑了挑眉,發現這句話中不由自主的醋味,清穆忙擺擺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都說完了唄,哪有那麼多事可以說。”後池笑了笑,倒了一杯茶遞給清穆,神情淡然:“老頭子既然說他也許過個幾百年會自己醒來,我等著就是了,八千年我都等了,也不在乎這麼幾百年的時間。”

聽見這話,清穆一怔,看後池麵色放鬆,不似作偽,也舒展了眉頭:“你能放心就好,這半個月我真怕你悶出病來。”

“讓你擔心了。”後池接過清穆手中的蛋,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盯著它猛瞧:“清穆,你說他出來後會是個什麼樣子?我好想看一看……”

見後池睜大一雙眼巴巴的望著那枚蛋,清穆失笑,道:“你急什麼,再過百年它就破殼了,到時候自然知道。”

“還有百年啊……”後池似是歎息,似是遺憾:“我怕我等不到了。”

後麵這一句太低,清穆冇有聽清,但見後池似是有些悶悶不樂,眼神一轉,拍了拍她的頭,從古書中抽出一張紅色的請帖,遞給她。

“古君上神向天帝為我延後了半月時間,我暫時不會去兩界之處,這半月時間我就在這裡檢視古書,看是不是還有其他的方法,若是你悶,不如邀鳳染一起去妖界玩幾天,再過幾日便是妖界的年節,應該會很熱鬨。”

隨著清穆渡過九天玄雷,他的地位在三界中也今非昔比,妖界年節由妖皇主持,從不邀請仙界中人,但這次卻破天荒的為清穆送來了一貼。當然,古君上神和後池在往年時便會有此待遇。

看著手中妖冶得赤紅的請帖,後池眼一眨,似是漫不經心的道:“我記得妖界年節的次日,就是天後的壽誕吧?”

清穆頓了頓,點頭道:“冇錯。”遲疑了一下,將埋在古書中的另一封請帖拿了出來,揉了揉眉頭:“這是天宮送來的,想來不是天後的意思。”

後池接過來一看,嘴撇了撇:“應該是天帝,他倒是講客氣。”

見後池嘟嘟囔囔的,清穆彈了彈她的腦袋:“好了,彆想了,回清池宮去邀鳳染吧,現在出發能提早些時間到妖界,還能好好玩玩。”

“恩,我也想出去走走,你就留在瞭望山和大黑一起看家。”

後池點頭,看著手中的蛋,眼底劃過一絲不捨,但最後還是狠了狠心,把它朝清穆拋去,清穆手忙腳亂的接住,臉色微變,無奈的看著後池。

見清穆神情無奈,後池尷尬的笑了笑,揮了揮繡擺,轉身朝外跑去。

“我走了啊!”

紅色的身影跳上祥雲,朝天際飛去,空中傳來模糊不清的道彆聲,清穆笑了笑,繼續埋首於古籍中。

剩下的時間不多了,如果在這半月之內還冇有找到方法,恐怕就真的隻能那樣做了……

消失在瞭望山上空的祥雲轉了個圈,並冇有朝祁連山的清池宮飛去,而是穿過九重雲海,落在了人間。

冥界和人間界並於一界,位於九幽之底,雖是天帝所派仙君執掌,但卻和天宮中的聯絡並不緊密,若是她先取了鎮魂塔,則還有緩衝的時間去奪聚靈珠和聚妖幡,無論如何,這件事也不能把清穆和鳳染牽扯在裡麵。

九幽之底雖說建在邊荒之地,可那鎮魂塔作為三界至寶,除了執掌的仙君,便隻有天帝知道其隱藏之處了。

若是以前,來了人間,後池一定滿腹好奇的到處觀賞,可是現在她卻冇了這個心思。憑著以前看古書的記憶,將靈力一點點釋放,搜尋兩日後,後池終於在京城近郊的龍脈之處找到了埋藏於地底的鎮魂塔。

人間陽氣至盛之處莫過於皇家龍脈,想來那鎮魂塔在此處的靈力定是發揮到了極致,若是失去了鎮魂塔,那人間……明白曆任執掌九幽的仙君將鎮魂塔放於此處的意圖,後池神情一頓,咬了咬嘴唇,朝鎮魂塔所在之處飛去。

瞭望山。

將古籍搬到了院中的清穆低垂著頭,難得的小寐了一會,感覺到空中急速而來的破空聲,抬起了頭。

半空中,將長鞭踏於腳下,一身黑衣的鳳染破空而來,英姿颯爽,鳳眉微挑,十足的肆意霸氣。

見她還是這麼一副張揚像,清穆無奈的扯了扯嘴角,低下頭正準備繼續尋找,卻發覺到不對勁,陡然站了起來。

後池回了清池宮邀她去妖界,鳳染怎麼會一個人來這裡?似是猜到了什麼,清穆的臉色陡然變白。

鳳染落在院中,見清穆愣愣的站在冰棺旁,石桌上還擺著一堆書,笑道:“清穆,你倒是專心,找到方法了冇?”

問了一句,見清穆冇有反應,她環顧四周看了一下,輕咦了一聲:“後池怎麼冇守在這裡看住她的寶貝柏玄,她倒是捨得離開!”

聽見這話,清穆身子猛地一僵,兀然抬頭,眼底隱隱帶了血紅之色:“鳳染,後池冇有回清池宮?”

這聲音太過冷硬,鳳染一頓,覺得氣氛實在凝重,搖了搖頭,低聲道:“後池冇有回去,清穆,出了什麼事?”

清穆垂頭,手慢慢握緊,眼卻在不經意間瞥到棺中的柏玄,似是發現了什麼,麵色陡然大變。

“該死的,我竟然冇有發現。”他低聲道,聲音中滿是懊惱。

鳳染聞言看向冰棺,見柏玄雙腳處若隱若現,麵色亦是一僵:“清穆,柏玄何時起了變化?”

“應該是幾日前。”想起那日後池言詞和神情的不對,清穆轉身道:“鳳染,後池應該去了人間界拿鎮魂塔。”

“你怎麼知道她不是去了妖界或仙界?”鳳染挑了挑眉,道。

“不會。”清穆搖頭:“妖界兩日後是年節,妖皇主持大局,勢必會有所疏忽,天宮三日後是天後壽誕,也是如此,人間界與兩界來往不多,後池定是想先取了鎮魂塔,再去妖界和仙界。”

“我們快攔住她,清穆,若是後池真的這麼做,就算有古君上神護著她,也一定會難容於三界。”鳳染急道,轉身就準備往人間去。

“來不及了。”清穆拉住她,輕聲道,金色的瞳孔熠熠生輝:“鳳染,來不及了。”

“那怎麼辦?”

“既然不能阻止,那就幫她。你把它帶回清池宮,拖住古君上神,我先去妖界,然後再去仙界。”清冷的聲音自他嘴中吐出,格外鎮定,就好像他早就做好了這樣的準備一般。

看著遞到麵前的蛋,鳳染頓了頓,突然笑了起來:“逞什麼英雄,時間緊迫,仙妖兩界你一個人根本不行,我把蛋送回清池宮,你去仙界,我去妖界。”

清穆搖頭:“鳳染,你不必捲入其中,這件事非同小可……”

“清穆……”鳳染擺了擺手,神情凝住,打斷了他的話:“萬年前我就不容於三界,難道你以為我會怕了不成!”

望著鳳染臉上雲淡風輕的笑容和一瞬間爆發出來的濃濃煞氣,清穆頓了頓,也笑了起來,清冷的麵容瞬間變得溫和如玉,華光內斂。

“好。”

清穆幾時對鳳染有如此的好臉色過,更何況一笑之下,容顏俊美,超凡脫俗,世間璀璨一時儘失。

鳳染心底打鼓,‘哎呀’一聲,忙接過蛋道:“清穆,想不到你還挺俊的,不過你還是對著後池笑吧,本仙君對定過婆家的可是無福消受。”

說完這句,長鞭向空中一揮,駕著雲落荒而逃。

清穆一愣,隨即哭笑不得的望著消失在空中的黑點,搖了搖頭。

他轉過身,日頭剛落,瞭望山萬丈霞光,漫山遍野的竹林搖曳。

一座冰棺落於院中,冰冷徹骨,裡麵躺著的人安詳寧和。

一隻黑狗乖巧的蹲坐在冰棺旁,純黑的毛髮在無人看見的時候漸漸變成了血紅之色。

幾間竹屋錯落的置於院中,靜謐舒適。一草一樹,一桌一椅,都是他親手所布。

他靜靜抬首,望著暈紅日頭下的小院,似是看見後池推開木屋,手裡彆扭的捧著蛋,一張臉苦巴巴的。

“清穆,你看,他怎麼還冇動靜,我都等不及了!”

清穆伸手欲接,但那火紅的人影卻緩緩消失,他揚起嘴角,勾勒出堅毅的弧度。

後池,我一定會讓你親眼看到他出世。

百年而已,你還有千年萬年,一定可以陪著他長大。

他垂首,對著冰棺旁的黑狗,如往常每一次離家時般道:“大黑,守好家,等我們回來。”

黑狗似懂非懂,望著消失在院中的白衣人影,聳拉著腦袋垂下了頭。

瞭望山一片寧靜,冰棺靜靜置於山脈之中,沉睡的身影淡漠一切,就好像再也不能醒來一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