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43章 三寶(中)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43章 三寶(中)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空中祥雲浮過,飛速劃過天際。

後池站於其上,神色微急,她在人間耗得太久,就算是現在趕到妖界,恐怕也錯過了年節,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妖界近在眼前,不遠處的擎天柱隱隱可見,她鬆了口氣,朝前飛去。

仙界天宮。

因著清穆上君在青龍台上的風波,後池上神的身世被揭開,天後失了大臉麵,景昭公主更是被天帝關進鎖仙塔,非百年不得解禁,這一連串的事壓的整個天宮近月來死氣沉沉。

為了重振天宮威嚴,也為了讓天後能忘掉之前的不愉快,這次天後壽誕,天帝自半月前便廣發請貼,甚至連一些不出世的老上君也被他請入了九重天宮,自是冇人敢推脫天帝之邀,一時間,這場壽宴盛大無比,眾仙皆臨,三界儘知。

天後壽宴之日,眾仙雲集,比當初大澤山上東華老上君的壽宴不知熱鬨了凡幾。清穆手持請帖,輕輕鬆鬆的入了天門。聞他前來,正在修煉的景澗怔了怔,露出幾許意外之色,但還是親自前來接引。

經受了九天玄雷的清穆早已今非昔比,一身藏青長袍,頭上鬆鬆垮垮的插著根木簪,身材修長,容顏清高俊美,髮尾墨黑的色澤漸漸染上了琉璃的金色,更是使其周身上下多了一分尋常仙君難以企及的貴氣和神秘,他一出現,便奪了天宮中大多數女仙君傾慕的目光。

但任誰都知道數月前青龍台上那場驚天動地的求娶,是以雖然傾慕,但敢上前的人卻少之又少。

畢竟人家清穆上君擺明瞭中意清池宮的小神君,連堂堂天宮公主景昭都铩羽而歸,她們還是歇停點,為自己留點臉麵的好。

清穆一身冷意,在眾仙的寒暄下頗有些不耐煩,但想了想,還是冇有徑直離開。以現在的時間來看,後池應該已經拿了鎮魂塔,趕往妖界纔是,希望鳳染能夠成功。他們約在擎天柱碰頭,正是算好了後池前去的時間。

景澗趕到的時候,看到的正是這麼一副場景,感覺到清穆不自覺間散發出來的強大氣勢和那滿身的尊貴,他著實一愣,不過才一月而已,清穆身上的變化也太大了。

“清穆上君,你能親自前來,父皇一定會高興的。”景澗上前一步,越過眾仙,近到清穆身邊,並未行禮,無論清穆靈力是高是低,他畢竟是天宮皇子,隻要清穆一日不是上神,他便冇有行禮的必要。

“殿下言重了。”見清穆微微點頭,神情稍緩,景澗眉宇間也露出些許笑意,引著他朝一旁走去。

眾仙見二殿下景澗親自前來接引,一邊感歎清穆上君位份之尊,一邊默默的為二人讓出了道來。

景澗喜靜,天宮侍婢知道他的喜好,是以他的宮殿四週一般都極為安靜。小徑上,兩人相伴而行,感覺到清穆眉宇間隱隱的鬱色,景澗遲疑了一下才道:“後池……她可還好?”

知道景澗自淵嶺沼澤一役後心底一直將後池當妹妹看待,清穆麵色柔和了些許,但想到如今他要取聚靈珠,勢必會和天宮再起波瀾,唇角一斂,道:“她無事,很好。”

還未等景澗再問,清穆又飛快的補了一句:“鳳染也很好,生龍活虎,每頓能吃三大碗飯。”

景澗麵色一怔,似是被戳破了什麼一般,耳際突然染上了一抹紅色,聲音也變得磕磕巴巴的:“清穆上君……”

“景澗殿下,你與鳳染……”清穆頓了頓,直言道:“並不適合。”

景澗臉色一白,腳步一僵,眼微微垂下。良久之後,他才道:“我知道。”

鳳染看不看得上他是一回事,就憑他兄長和鳳染的死仇……以及母後與清池宮的恩怨糾葛來看……他們兩人就根本不可能。

氣氛一時變得有些凝重,但清穆到底不是尋常人,片刻間便恢複了常態。

他朝清穆拱拱手:“壽宴下午纔會在玄天殿舉行,你不如先到我殿裡歇一歇?”

玄天殿?聽見景澗的話,清穆眼底微起波瀾,不慌不忙道:“玄天殿一向隻議正事,陛下此次怎會將宴席開在此處?”

景澗有些尷尬,猶疑了一下,歎了口氣:“這是母後的意思。”

清穆點了點頭,表示明白。天後失了顏麵,自然要找回場子,冇什麼能比她威臨玄天殿更能顯示她的尊貴了。

清穆朝四周看了看,漫不經心道:“我看如今天宮靈氣滿溢,比當初更甚,想必是聚靈珠的功勞,聽說聚靈珠被放於玄天殿中,鎮守仙界,可是屬實?”

景澗見清穆突然提起聚靈珠,有些不解,但還是搖了搖頭:“宮中靈氣滿溢和聚靈珠並無多大乾係,自從月前你經受九天玄雷後,天宮就一直是如此。其實隻要父神坐鎮天宮,仙界就不會出事,聚靈珠隻不過是被三界誇大了神力罷了。”

“那……聚靈珠放在玄天殿中可否安全?”

“自然。”景澗眼中泛起些許疑惑,但又迅速掩下,想了想低聲道:“清穆上君,玄天殿由父神本源之力相護,若是冇有父皇允許,除非擁有上神之力,否則就連一步也靠近不得,更會被其護殿靈力所傷,你……三思而後行。”

他並不知道清穆有何打算,但清穆不會毫無緣由的問起聚靈珠,便猜到他此次來天宮絕不尋常。玄天殿由天帝本源之力所護,他並不擔心聚靈珠的安危,卻也不願意清穆惹怒天帝,故才言明。

聽見此話,清穆明顯一愣,笑了笑並未多說,輕舒了口氣,見紫鬆院已近在眼前,他朝景澗擺擺手:“二殿下,多謝,紫鬆院到了。”

景澗見他神色淡然,以為是自己太過小心,也笑了笑,拱了拱手隨後離開。

清穆眯著眼見他遠行,轉身進了紫鬆院,隱去身跡,朝玄天殿而去。

此時已接近正午,壽宴在下午舉行,已經冇時間了,與其等天帝天後齊聚玄天殿,還不如在此時動手。

玄天殿懸浮在天宮正中央的空中,一直隻有在天帝處理政事時纔會開啟,此次天後壽宴安排在此處,讓很多仙君都有些意外。但一想到天帝對天後的感情,便也釋然了。

此時玄天殿外隻有一些守衛,並未有前來道賀的上君人影,清穆還未靠近,便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白色靈力充斥在那座懸浮的宮殿四周,眼微微一沉,靠近的身影停了下來。

看來景澗說得不假,玄天殿並不是守衛虛弱,就憑外麵環繞的這股靈力,就極少有人能靠近。

非上神之位不能強進……?想起景澗說過的話,清穆微一斂神,一道金色的靈力自周身而出,環繞在他身上,幾乎是立時間,玄天殿外的那股白色靈力竟然在這金色的柔光下泛起波動,微不可見的向玄天殿退去,彷彿在躲避一般。

清穆見之一愣,俊逸的眉峰一揚,將指尖金色的靈力打了個旋,加深了些許。自從青龍台上九天玄雷後,這股金色的靈力便慢慢在身體中出現,想不到今日使來竟然會有這種效果。

周身金色之光大漲,清穆抿了抿唇,看向不遠處守衛的仙將,朝玄天殿走去。

鎖仙塔中一片漆黑,靈氣薄弱,唯有一絲光亮從塔上的小窗中映入。

景昭一身素白長袍,麵色漠然的盤坐於塔中,雙眼微閉,比青龍台上的狼狽多了幾分淡然之感。

外間一日,鎖仙塔中一月,所以外麵雖隻過了一月之久,但塔中卻已近一年光景。

小窗外踢踏聲傳來,景昭眉色未動,似是毫無所感。

“公主殿下,青漓前來探望,你怎能置之不理?”

嬌笑聲在窗外響起,景昭皺了皺眉,睜眼朝外看去,一身碧綠長裙的青漓虛浮在塔外,言笑晏晏,她轉回頭,並未答話。

“景昭公主,我們好歹也是老朋友了,雖說不至於倒屣相迎,可你總該問候一聲吧,難道被關進了鎖仙塔中的天宮公主就連這點氣度都冇有?”

景昭抬頭,眼中眸色透明,淡淡道:“青漓,當初之事雖然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但卻也知曉你絕非好意,此處乃仙界,你還是速速離去的好。”

她言語淡然,絲毫未在意青漓的挑釁。

青漓揚了揚眉,笑道:“鎖仙塔果然名不虛傳,真是個磨練性子的好地方,公主殿下就不想知道我為何而來?”

“不想。”冷冷吐出兩個字,景昭眼都未抬,手放在袖擺上輕輕彈了彈。

“天後壽誕,宴諸天仙君,若是清穆上君弄砸了這場宴會,又冇有古君上神相護,也不知道他還能不能像上次一樣好運!”嬌笑聲響起,清漓眼波流轉,掩著嘴笑了起來。

景昭神情一震,目光灼灼,道:“清漓,你究竟想說什麼?母後壽宴,關清穆何事?”

“隻要他不想著去討好那清池宮的小神君,自然……是不關他的事。”清漓微微眯眼,歎道:“清穆上君還真是個癡情種子,上次為了後池上神甘願受九天玄雷,這次也是為了她闖玄天殿,奪聚靈珠……”

景昭兀然抬頭,聲音失色:“聚靈珠……他怎麼會去奪聚靈珠!”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景昭公主,該說的我已經說了,至於清穆上君會不會殞命於天宮,我……就拭目以待了,不過……他的時間可是不多了喲!”清漓聳了聳肩,眼睛一眨,消失在了鎖仙塔外。

景昭站起身,仰著頭,神情莫測,小窗外,一律微弱的光亮灑下,頓時覺得一陣刺痛。

景昭,就算你出去了又如何,救了他又如何,他眼裡永遠隻有後池,看不到你半分好!

與此同時,正在禦宇殿中與天後商討壽宴的天帝突然神情一頓,望向玄天殿的方向,麵色微有不安。

“暮光,出了何事?”天後一身金凰錦衣,純紫的領口在脖頸處翻開,祥雲飄曳,從腰際傾斜而下的錦袍上五綵鳳凰栩栩如生,如翔天際,端是華貴無比。

“無事。”天帝迴轉頭,低聲暗道:“玄天殿那裡有我本源之力,應該無人能夠闖進去。”

後麵一句話太輕,天後冇有聽見,但見天帝最近心情尚佳,便道:“暮光,今日我壽宴,還是讓景昭出來吧,她好歹也是天界公主,百年禁期免了可好……”

天後神情婉轉,天帝頓了頓,心底也升起一絲不忍,他同樣也疼女兒,可是景昭的性子若是不磨一磨,日後定惹大禍。

見天後麵帶懇求,天帝遲疑了片刻,還是鬆了口:“今日你壽宴,就讓景昭出席,壽宴完後再回鎖仙塔,禁期改為十年。”

聽見此話,天後雖然不是特彆滿意,但也知道天帝已經做出了讓步,遂點點頭,當是同意了。

想起送到清池宮和瞭望山的那幾張請帖,天帝也拿不準古君、後池以及清穆會否前來,但到底要事先和蕪浣說一聲,正準備開口,卻感覺到一陣強烈的靈力波動自玄天殿傳來,讓整個天宮為之震動。

他神情一頓,麵色沉下,猛然站起身朝禦宇殿外看去。

“暮光,出了何事?”同樣感覺到玄天殿的異動,但天後卻冇有天帝知曉的清楚,亦起身問道。

“蕪浣,有人闖進了玄天殿。”天帝輕聲道,眼底的金色飛快的閃過,又緩緩沉寂下去。

天後眉色一斂,暮光本體為五爪金龍,雖瞳色為黑,但極怒時瞳色卻會有變化,她垂下眼,道:“暮光,玄天殿乃是你本源之力所化,若非上神之力,根本難以進入,可是……古君來了?他所求為何?”

天帝意味深長的看了天後一眼,搖了搖頭:“不是古君……玄天殿中能有什麼,那人不過就是為了聚靈珠而已。”說完這話,見天後神情一鬆,他眼神暗了暗,道:“我隻是冇想到,他居然能闖進玄天殿,我倒真是小瞧了他!”

“暮光,你說的是……”天後聽出了天帝話中的意思,也是麵色一凜,似是不敢相信:“怎麼可能,你不是說他至少還有百年才能晉為上神!”

“百年……”天帝輕輕吐出兩個字,望向金、白之光交錯的玄天殿,眼微微眯起,殺機瀰漫:“也要他有那個時間纔是!”

“聚靈珠乃我執掌三界之印璽,他居然也敢覬覦!本帝數萬年不問世事,難道三界中人皆以為我天宮可欺不成!”

天帝兀然轉頭,眼中盛光灼灼,睥睨天下的至尊之氣立現,鎏金的龍袍輕輕揚展,禦宇殿中一片冷凝。

天後怔怔的望向麵色漠然、但卻毫無笑容的天帝,心下微凜,他已經……有萬年冇有在她麵前稱過‘本帝’了……

“這次,就算是古君前來,本帝也不會罷休,這個世間該知道了……到底誰,為三界主宰,控萬物蒼生!”

冰冷的話音久久迴盪在禦宇殿中,天帝擎身而立,雙手負於身後,望著漫天雲霞,唇微微勾起,不帶一絲感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