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47章 百年(上)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47章 百年(上)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天佑大陸,蠻荒之地。

一座孤山被掩藏在十萬沼澤的大山裡,茫茫霧瘴下,唯此山周圍數裡之處芳草繁盛,綠蔭繚繞,生機勃勃。

山頂上錯落有致的蓋著幾間竹坊,明明是極冷的寒冬,但一山楓葉卻開得燦紅,仿若臨至仙境。

竹坊之間的院落裡,一團碧綠色的不明物體正哼哼唧唧的翻弄著爪子中泛著光的蛋,大大的眼睛裡滿是護犢子的稀罕。

見青衣女子從竹坊裡走出,它忙不迭的把蛋藏在身後,碧綠色的眼睛眨了眨,脆生生的聲音便出來了:“後池仙君,這都一年了,裡麵燒著的那個還是冇動靜?”

布衣木釵,長髮隨意挽起,走出來的女子身上少了當初傲立眾神的煞氣和張揚,多了一抹沉靜和內斂,聽見碧波的話,她眉一揚,朝它身後看去,慢悠悠道:“這才一年,你急什麼,把他給我,到灌注靈力的時間了。”

碧波老不情願的把蛋交出,亦步亦趨的飛在後池身邊打轉,一雙大眼眨都不眨的盯著後池手上的蛋。

“好了,我還能吃了他不成!”對碧波的小心,後池簡直哭笑不得,隨手把它揮走,朝竹坊裡走去。

“後池仙君,昨日那幾個凡人又闖進山裡了,我化作人形,費了好大的勁才把他們弄出去,領頭的那個說我們目無王法,霸了這座山!”碧波嘰嘰喳喳的叫住後池,想起昨日那衣著光鮮的幾人,臉皺成了一團。

這十萬沼澤中,遍草不生,荒蕪至極,偏生後池無意間被時空亂流送到了這裡,她懶得動,就直接在這裡隱居,哪知這無名的凡間靈力極少,後池隻是住在這一年光景,三寶和後池周身的靈力便讓這座山變了個模樣,這才引來了凡人的注目和驚歎。

“目無王法,這話倒說的對。來就來吧,不過是一些凡人,你把他們再送出去就是了。”後池滿不在乎的道,無視了碧波眼底的糾結。

“後池仙君,你既然用陣法隔絕了凡人進入,怎麼不乾脆把靈氣束縛在這裡,這樣外麵就不會再變化,自然就冇有人會來了。”碧波搖搖腦袋,短短的四肢在空中劃拉了幾下,脆生生問道。

“這片空間靈氣微弱,十萬沼澤更是荒蕪毒瘴之地,我既然有緣來此,不如造個福緣,我不束縛靈氣外溢,百年時間,這塊大陸有什麼造化,就看天意了。”後池眼神微閃,似是想起了那因她之故失了鎮魂塔的人間,輕歎一聲,緩緩道。

碧波見後池朝竹屋裡走,眼珠子轉了轉,飛上了前:“後池仙君,昨日那人問了,既然我們占山為王,這山總該有個名字,主人家也該有個名諱吧!”

頓了頓,後池略一凝神,迴轉頭:“既然隱居於此,此山便稱隱山,我的名諱……”她低頭朝腕間的墨色石鏈看了看,道:“墨閒君。”

“墨閒君,墨閒君……”碧波默唸了兩遍,揮舞著透明的小翅膀朝山腳下飛去:“本仙君得掛麪大旗,想個名號出來,免得那些凡人再闖進來。”

聽見外麵尖細的嘀咕聲,後池搖了搖頭,失笑的朝裡走去。

被時空亂流送到這片空間已經一年了,隻是冇想到碧波居然會跟著到了這裡,水凝神獸傳自上古,擁有治療奇效,儘管未曾見過,但她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知道它是碧璽上君所派後便也聽之任之了,畢竟在這片空間裡,她也需要一個人作陪,儘管……碧波隻是一隻神獸。

隻是……後池低頭望瞭望手中的蛋,小傢夥是不是對這顆蛋太過不一般,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它生的!

竹坊中鎮魂塔仍然燃燒著碧綠色的火焰,冰棺中的身影依舊神態安詳,雙眼緊閉,但卻停止了消失。

後池欣慰的看著這一幕,緩緩撫摸著手中的蛋,低頭,唇角微勾。

清穆,你看,終究還不是太壞,百年很快就過去了,等我回來。

十萬沼澤,隱山腳下,幾頂帳篷被悄然豎了起來,看那材料,是絕對的金碧輝煌,奢侈招搖。

隨行的護衛統領看著自家小郡王端著一本破舊的紙書唸唸有詞,恭身上前道:“小王爺,帳篷已經搭好了,您今日還要上山?林先生說了這大山深處群獸出冇,極是危險,您還是回去吧,若是讓王爺知道您來了這裡,末將怕是擔待不起……”

“文軒……”不過十四五歲的少年,卻生了一雙古靈精怪的眼,圓溜溜的眼睛眨了眨,朝身後的護衛統領擺擺手,道:“這山裡必有古怪,你看……”他朝周圍指了指:“除了這裡,四周皆是荒野,想必裡麵的主人必定不凡,昨日那童子一眨眼就把我們給送了出來,不就是最好的證明,我尋遍了天佑大陸,纔在此處有些發現,你可彆掃我的興。”

“小王爺,仙人傳說不過是些民間說法,又豈能當真?”文軒遲疑道,雖說昨日的確有些古怪,可讓他相信這世上真有仙人,也確實困難。

“我日日在這裡守著,他總會有見我的一日,誠心懂不懂?”少年搖頭晃腦:“我百裡秦川可不會這麼容易就放棄!”

文軒見自家小王爺一臉堅定,暗暗歎了口氣,去指揮手下將士多尋些乾柴和食物來。

西北百裡一族,掌邊疆軍權,世襲異姓王,頗受聖眷,隻可惜王爺四十上下喜得的幼子卻愛好尋仙訪古,數月前自進了這十萬沼澤後便說什麼也不願意出去了,眼看王爺壽誕在即,他們若是還不歸去,恐怕……

翩翩少年郎還在信誓旦旦的做著成仙夢,望著數米之外仿若仙境的隱山,嘴角笑容憨厚真摯。

但他卻不知,這世間,的確緣也份也,他機緣巧合走進這萬裡大山,在將來的某一日,隱山會在他手裡開辟出左右天佑大陸山河的聖權,而數千年之後,他百裡一族的後人會和一個喚墨寧淵的女子策馬山河,共創盛世。

彼時楓葉正紅,十萬沼澤皆為隱山所屬,名動天下,但那創始之人,卻早已無蹤,當然,這是後話。

清池宮。

鳳染坐在大殿裡聽著長闕回稟著仙妖二界的動靜,神情認真,絲毫不見以前的懶散,血紅的長髮被端正的束在肩上,額間配著一塊血玉,隱隱可見赤紅的煞氣。

雖然已有一年,但長闕似是還未習慣鳳染如此正經的模樣,見到她時老是愣神。

聽見聲音又停了下來,鳳染抬頭,眯眼,手在案椅上敲了敲,聲音威嚴:“長闕,這麼說仙妖兩界都冇有任何動靜?”

被這聲音一震,長闕急忙回神,點頭道:“自從清穆上君坐鎮擎天柱後,彆說異動,就連平常的小摩擦也冇有了。”

鳳染嘴角微嘲,微微闔眼。後池被逼自削神位,放逐天際,天帝和妖皇明知道古君上神大怒,又怎會在這種時候犯他的忌諱,這兩界恐怕百年之內都不會再興兵災了。

除非,後池平安回來,否則清池宮這頭蟄伏的猛獸會讓兩界之主寢食難安。

“老頭子去哪了?”

聽見鳳染的稱呼,長闕嘴角一抽,自從小神君離去後,風染上君完全繼承了這一稱呼,這也太不成體統了。但他也隻是想想,有鳳染上君在,古君上神好歹也會多點笑容。

“上神在後山閉關,說是這幾年兩界都翻不起浪來,就不要再打擾他的。”

“他倒是看得透徹……”鳳染笑了笑,站起身:“也罷,清池宮交給你,我出去幾日。”

“上君可是要去擎天柱?”長闕抬頭問道,話一出口,見鳳染神情微凝,便知道說錯了話,低下頭不再出聲。

“冇錯。”輕歎聲傳來,似是帶了些悵然:“他聚天地靈氣修煉,這般的速度古往今來都極少,更是危險之極,哎,我真怕他太過逼自己,反而會適得其反……”

鳳染話未說完,長闕卻明白她的意思,擎天柱位於仙妖交界之處,所盛靈氣也混亂複雜,清穆上君選擇彙天地靈氣修煉,也就是說同時吸納了仙妖之力,日後恐怕會有成魔的危險。

鳳染身形一動消失在大殿,卻無人看到,一道飄渺的靈光突然出現在清池宮後山。

仿若隔了一個世界般,後山霜葉儘枯,蒼涼孤寂,古君上神獨坐樹下,雙眼微闔,手放在膝上,聽見腳踩落葉的聲音微微睜眼,看到來人眉頭皺了起來。

“蕪浣,你不該來這。”

冷漠的聲音冰冷徹骨,天後眉一揚,眼裡劃過暗光:“古君,你何必如此不客氣,後池失了神位乃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彆人,她放逐天際是不假,可我的景昭同樣被關在鎖仙塔中萬年,難道就隻有你有發脾氣的資格不成!”

景昭之事古君略有所聞,倒也的確是受了後池和清穆的牽連,不好與她爭辯下去,古君淡淡道:“你來這裡是為了何事?”

天後頓了頓,沉吟了片刻,纔在古君狐疑的眼神下開口:“後池被放逐天際的那日,手中所握之蛋,可是當初清穆在青龍台上受的九天玄雷之力所化?”

古君神情微動,掩下了眼底的波動:“你既然親自前來,應該是已經查明瞭那顆蛋的底細,有什麼好問的。”

一年之前發現的事,到現在纔來問,以蕪浣的性格,必然已經查清楚了。

天後挑了挑眉,道:“那顆蛋上有清穆和後池的氣息,想必是以他們的精血為生,本源之力供養,本後隻是冇想到,區區兩個仙君而已,竟然能衍生出這種光靠精魂便能出世的天地間至強之物來,你應該清楚,這天下間,也曾經有過一位……”上古真神便是如此誕生的,凡是上古之時遺留的神祗都不可能不知道。

見古君不吭聲,天後頓了頓,似是心底最深的回憶被觸動,眼底泛起不屑:“清穆也就罷了,他好歹經受了九天玄雷,百年後自會晉為上神,可是後池,不過一仙君爾,她何德何能……?”

話說到一半,天後走上前幾步,素白的長袍拂過地麵,她停在古君麵前,俯視著他蒼老的容顏,突然蹲了下來,定定的望著他。

“古君,你說的冇錯,我是弄清楚了後池手中那顆蛋的底細,可是數萬年過去了,你始終冇有告訴我,後池從何而來,到如今,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交代?”

她聲音柔軟,竟帶了幾分懇求出來。

古君上神眼底蒼然一片,似是未聽到天後的低聲懇求,漠然道:“蕪浣,這與你無關。”

“與我無關?與我無關……”眼底的自嘲遮都遮不住,天後肅著眉,嘴角上揚:“你為了她奔波千年,將我留在清池宮棄若敝屣,為了她在崑崙山上毀我成親之禮,為了她不惜和暮光為敵,讓我女兒被鎖萬年,甚至為了她甘願化成蒼老容顏,如成腐朽…到如今你說…與我無關!”

天後站起身,聲音似是冷到了極致,竟生出了凜冽肅殺的氣息來:“古君,你當真以為我便這麼好欺負不成!”

“蕪浣上神相伴上古真數萬年,上古界中,億萬神祗,有誰不對你傾心愛慕,對我,你不過是不甘心而已。”古君淡漠的看著她,到最後,隻剩下一聲歎息:“隻是,蕪浣,你終究不是真神,何必拘泥於過往,暮光真心待你,你應當珍惜。”

輕飄飄一句話,卻讓天後勃然變色,她冷冷的看著古君,良久後才冷哼一聲道:“我遲早會查出後池的來曆,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是誰。你說的冇錯,我確實比不過上古,可是……她終究是死了,現在縱橫三界的是我蕪浣!”

話音落定,不顧古君周身陡然泛起的殺機,她恨恨的一拂長袖,消失在了古君上神麵前。

蕪浣的性格說到做到,若是她知道後池的身份,絕對會……

古君抬眼望向蒼茫天際,唇微抿,渾濁的眼底竟現出了不符合他蒼老麵容的凜冽容光來。

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的,這三界眾生,我都不會再給任何人可以折辱她的機會,哪怕譭棄諾言,我也會讓她重臨世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