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繁體小說網 > 仙俠 >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 第48章 百年(中)

上古 (千古玦塵原著) 第48章 百年(中)

作者:星零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1-06-21 08:36:32

擎天柱上空,一縷金光隱隱綽綽,曾經昏暗蒼涼的空間被染上了鎏金的色彩,金光籠罩周圍數裡,強盛而冷漠的氣息讓人望而生畏。

藏青的長袍印上了斑駁的暗色,盤坐在擎天柱上空的身影不動如山,眉眼微闔,墨黑的長髮無風自動,自末梢處蔓延出金色的流光來。

隻是靜坐於此,便能生出一股天地間唯我獨尊的睥睨之勢來,難怪仙妖兩界最近這麼安靜,這交界處硬是半點兵戈都未起。

鳳染落在金光之外,看著虛坐在半空中的清穆,神情微凝,清穆身上的金光比一年前更盛了,緩緩打量著揚展在他身後黑髮上的金色,她頓了頓,還是忍住了聲……

清穆身上有太多秘密,根本無法用常理來解釋。

他自上君時便能在瞭望山來去自如,不僅得到了炙陽槍的傳承,還在青龍台上度過了九天玄雷,體內甚至藏有不明的妖力,還有……古君上神對他不一般的容忍和縱容。

這不是一個普通的仙君能做到的,可是他偏偏對自己的來曆一無所知……

“鳳染。”

低沉的輕喚傳入耳中,鳳染兀的回神,抬眼朝清穆看去,卻為他金瞳中隱隱的血紅之色而怔住,纔不過一年而已,吸納妖力入體內,這便是代價嗎?

“清穆……”鳳染頓了頓,神色微斂,道:“還有百年,你不用太急。”

若是以成魔為代價來換回後池重回三界的自主權,後池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清穆凝神,望向擎天柱後的蒼茫空間,沉聲搖頭:“鳳染,百年時間太短了,若是不如此,恐怕就不能在後池回來之前晉位了。”

他在擎天柱下,發現竟能輕易的將妖力化為己用,雖不知為何,但卻極為高興,三界之中,隻有上神纔算得上至尊的存在,當初他若是上神,絕對可以在天帝天後以及妖皇的威逼下保住後池。

鳳染歎了口氣,見清穆神情堅定,轉移了話題:“隻要你坐鎮在此,仙妖兩界便不會再生事端,待迎回了後池,你可還會介入兩界之爭?”

清穆搖頭,雙手微抬放在腿上扣了扣:“等後池回來,我會帶她回瞭望山,兩界之爭我不會插手,不過……”他頓了頓,才道:“景昭如今如何?”

“被押鎖仙塔,天帝下了諭令,非萬年不得出。”鳳染似是早已猜出清穆會有此一問,極快的回答,頓了頓忍不住道:“清穆,這次天帝是動了真怒,不會輕易將景昭從鎖仙塔中放出來,若是冇有萬全的打算……”

她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勸纔好,景昭因他們之責被禁鎖仙塔,可是因為後池被逼放逐天際的緣故,讓她去求天帝,她是一萬個不願意。

“你放心,這件事我來解決。”清穆擺擺手,天門之下景昭以本體相護助他逃脫,恐怕這份恩,遲早是要還的。

見清穆神情悠遠,鳳染遲疑了一下才問:“清穆,你可知……後池放逐之地是何處?”

清穆斂神皺眉,微微一頓後才道:“以我如今的靈力,根本查不到,古君上神可說過後池如今在哪?”

見鳳染搖頭,清穆眉頭皺得更緊,眼中的血紅之色也驟然加深。

感覺到磅礴的靈力在他周身蔓延,甚至有種溢滿的趨勢,鳳染神情微凝,冇有再繼續說下去。

“以後我恐怕不能經常來了。”她撇了撇嘴,牽出一抹笑容,伸了個懶腰:“老頭子把清池宮交給我,如今來投的散仙越發多了,我可是忙得很。”

清穆眼中染上暖意,看向鳳染道:“清池宮和瞭望山就拜托你了。”清池宮一向不過問世事,鳳染又是個張揚不羈的性子,如今願意任勞任怨的呆在清池宮,絕對是因為後池的緣故。

“你可真不把自己當外人!還冇進清池宮的門就把自己當女婿使,算了,你好自為之,我還是回去得了。”鳳染搖頭晃腦的丟下一句,對著清穆擺了擺手朝遠處飛去。

看著鳳染消失在遠處,清穆迴轉頭,目光落在漫天的晨星中,良久之後,才緩緩回神,重新闔上眼。

他盤坐的身影立於擎天柱之上,竟恍然亙古一般蒼涼悠久。

十年後,天佑大陸,隱山腳下。

一個身穿布衣的青年拿著蓮子滿臉笑容的看著離他一米開外的童子,神情討好:“碧波,看看,我給你帶什麼來了!”

童子身著上好的碧綠錦袍,腰間配著暖玉,額發整整齊齊的束在腦後,唇紅齒白,一雙大眼上挑著,十足的世家小公子模樣,他趾高氣揚的看了不遠處的青年,哼了聲道:“不過才幾顆蓮子而已,百裡,你真當我是冇見過世麵的凡夫俗子不成?少拿這些東西來糊弄我!”

聽見這驕橫的聲音,百裡秦川絲毫不惱,仍是笑容滿麵,他從懷裡掏出個盒子打開,頓時一陣清冷異香飄來,碧波眉毛動了動,朝他手中的盒子看了看,眼睛頓時變得晶亮,但仍是冇有靠過來。

兩人之間不過一米之遠,但卻是兩番天地。

一處如春暖之季,綠意渙然,一處如寒冬臘月,冰冷料峭。

百裡秦川打了個哆嗦,抬步靠近了幾分,但終究在碧波麵前停了下來:“碧波,這是塞外進獻給我父王的天山雪蓮,可遇而不可求……”他頓了頓,眼底有了幾分黯然:“你也不用擔心我會央你帶我進去,已經十年了,這些年父王身體一直不好,我也該是時候回去了。”他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翼翼的望著碧波,掩下了眼底的狡黠,相處十年,這小仙童的性子他可是摸得不能再透了。

聽見這話,碧波嘴角的驕橫頓時一斂,他轉頭望向近在咫尺的青年,黑色的眼珠轉了轉。

除了那人,這隱山就他和後池仙君兩個能說話的活物,要是這個走了……雖說一開始他不喜歡這些個凡夫俗子闖進來,可是這個百裡青川像個牛皮膏藥一樣在山外一黏就是十年,吵嘴伴架的這些日子一晃也就過去了。

他如今要走,倒也有幾分捨不得,更何況……後池仙君這些年也不是不關注他,念及此,碧波朝百裡秦川橫橫眼,道:“若是仙君願意見你,你可還是要回去?”

百裡秦川眼底驟生驚喜,忙道:“碧波,你有辦法?”

碧波搖了搖腦袋,轉回頭,眼底滿滿的狐疑:“你父王不是病重了,你怎麼還如此高興?”

百裡秦川尷尬的搓搓手,把手中的盒子扔進了隱山範圍中,朝碧波笑了笑:“仙君大能,定可保我父王平安康壽。”

碧波斜瞥了他一眼,看了看地上的天山雪蓮,手一揮,便進了他的袖中,但小臉仍是一板,道:“這等小事豈用勞煩神君,本仙君就能做好。”

說完消失在了原地,隻留下百裡秦川傻乎乎的蹲在山腳下拔弄著地上的枯草。

神君?百裡秦川頓了頓,想起曾有幾次驚鴻而過的背影,嘴角的笑意加深,也不知道是哪位師姐?

守在這裡十年,看來隱居在此的老神仙總算是願意接納他了。

他生於王府,雖說是自小嬌慣,但卻聰明伶俐,碧波鬆了口,想來是山中的主人對他有了興趣纔是。

山頂燦金一片,楓葉下的石桌上刻著一副棋盤的模樣,上麵歪歪斜斜的擺著黑白兩子對壘的陣勢,硝煙未見,卻是安寧沉寂。

坐於右首的青年容顏俊美,似是傾城,一身鮮紅的長袍,搖曳及地,湛藍的錦緞係在腰間,鬆鬆垮垮,猶見幾分從容不迫的飄逸,此時的他比當初突現瞭望山時多了一抹淡雅,但那股子沁到骨頭裡的妖冶倒是絲毫未減,隻是一眼,端端便有風華絕代之姿。

身著墨黑常服的女子坐在他對麵,麵容平凡,低著頭,眉角微闔,一動不動如老僧入定一般,手中拿著的棋子摩挲了半響也落不下去。

紅衣青年杵著下巴笑意吟吟,候了半響,也不見對麵的人有落子的打算,隻得扣了扣石桌,發出一聲悶響,拖長了聲調道:“怎麼,後池,你又要悔棋了?”

聲音清越篤定,後池皺了皺眉,麵不改色把桌上的白子換了個地方,纔將自己手中的黑子放下,道:“淨淵,你這步棋走得不妥,我替你改改。”

她神態自然,將過去十年間做了無數次的事又來了一次,讓淨淵一點火都發不出,他朝棋盤旁放的蛋看了看,歎道:“這樣下棋有什麼意思,你也是快當孃的人了,怎麼還如此喜歡耍賴?”

“你堂堂一個上神,讓一讓我有什麼打緊的。”輕飄飄一句話,就讓淨淵閉上了嘴,他悶聲看向對麵的後池,道:“你到如今也不想知道我的來曆?”

“不想。”後池抬頭,笑眯眯的看著他,清冷的眼睛裡有一閃而過的戲覷:“淨淵神君風姿濁世,後池望塵莫及,是以甘願成神君身邊一粒塵埃,免得妖界眾多女妖君對後池頗多微詞。”

“何意?”淨淵挑眉,勾了勾唇:“你還有怕的時候不成?”

“那是自然。”後池正襟危坐,麵容端然:“我讓仙界女仙君失了好夫婿已是整日惴惴不安,再斷了妖界女妖君的期盼,豈不是罪過?”

淨淵斂眉輕笑,掩下眼中的情緒,落下一字不再出聲。

後池瞥了瞥他,撐著下巴抱著蛋繼續下起來。

十年前淨淵突然出現在了隱山,帶來了清池宮、老頭子以及清穆和鳳染的現狀。時空亂流讓眾仙止步,就算是天帝和父神也輕易進不得,她承了他一份情,雖說彆扭,可到底還是故人,他不走,她也趕不得,就隻能這樣不生不熟的相處起來,好在他也不常來,十天半月的才顯蹤跡,下一盤棋,喝一壺酒後便消失無蹤。

但是……能在父神都望而止步的時空之間來去自如,又怎麼會是常人,想來當初仙界大勝之下,天帝卻放棄唾手可得的妖界,休戰千年,便是因為他的緣故,隻要妖界中同樣出現了上神,這三界便不再是仙界獨尊的局麵。

他的來曆,他不說,她便也從來不問。

隻是淨淵這個人,說起來還真是個妙人,從不和她談論三界中的任何事,除了嘮嗑嘮嗑隱山的花草,便隻和她下下棋,品品茶,如此一晃,便是十年。

雖說嘴上不說,但後池知道,十年時間,終究是生出了些許默契出來。

她不想談及的事,他亦是從來不問。

兩人都很清楚,仙妖遲早有一戰,清池宮亦會被捲入,世事難料,還不如此時以尋常故友相交。

隻是,每每念及他的來曆,她總會有種不安的感覺,尤其是想起了放逐之前在清穆身上顯現的金色時就更是如此。

有時候,她甚至想,她心心念念想從柏玄那知道的……是不是淨淵都能回答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